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15)

【綠高】陰陽寮軼聞 (15)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食物對於高尾而言就和玩樂一樣,雖然不是真正的力量來源,但倒也沒什麼不能吃的禁忌,高尾在綠間宅邸內僅只是應綠間的要求,讓家僕和綠間家的人都相信高尾維持身體能量的方式就是如同人一樣是以膳食獲得,以免在豢養了妖怪的前提下又造成更多慌亂而已。

「哎呀哎呀,說得好過分吶,小真。」高尾低頭輕笑,原先藏著的耳朵和尾巴忽然出現在眾人眼前,把前來認屍的百姓給嚇得不輕,但高尾並不在意,一派輕鬆地笑著、毫不急於否認:「就是這樣囉,小真喜歡詩詞一類的東西,晚膳後我們也常玩些風雅的遊戲。」

雖然在場的人不免因為綠間竟然教妖怪認字讀詩而忍不住輕笑起來,但沒有一個人敢放聲大笑。

「不過說到狐狸嘛……」高尾的笑變了個氣息,還是那張臉那樣的笑容,但卻讓人緊張:「那位大人現在怎麼樣了,身體還好嗎?」

「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山路四周零星地躺了數具屍體,看起來似乎是差不多時間死的。

「就算把我困綁起來也是不會把事情解決的吶,宮地大人。」高尾噙著輕鬆而壞心的笑獨自走上前,高舉起了雙手:「無論是用繩子還是符咒都可以,我是不會逃的。」

「高尾,不可以無禮。」綠間忍不住想要控制住似乎有點張狂的高尾。

「沒事的。」高尾的聲音平靜,因為高舉出雙手而讓傘給擱置在地上,高尾幾乎要被大雨淋得全身濕透:「宮地大人應該很清楚。」

「……現在在京城中最招搖的狐狸也只有你一個了。」宮地大人緊鎖著眉頭,卻也不再有其他舉動。

「這才是我問那位大人的原因吶,宮地大人和那位大人的關係也算不錯,應該很明白我在說什麼吧?」狐狸見宮地大人不打算押下自己,便不慌不忙地彎下身來撿起傘,雖然渾身已經濕透,但總好過不斷被雨水沖打:「別小看只會在陰陽生身邊亂晃的狐狸了喔。」

無論是綠間還是宮地大人,只有把眉頭鎖得更緊,只有高尾獨自看起來仍然游刃有餘。

「啊啊……閒聊還是到這邊為止吧,繼續下去也只是讓躺在這裡的亡者更加悲淒不是嗎?何不早點下山大家都方便呢?黃昏之後這裡就不會有任何光線了吶。」

宮地大人沉下了目光,和附近的幾名陰陽師交換了眼神,認屍的百姓手忙腳亂地開始在泥濘中將失蹤多時的親人帶回家裡,但仍有幾具屍體無人認領,隨著雨水沖打,覆蓋在屍體上的白不也開始扶貼在逝者的容顏之上,數名逝者的屍體安穩地擺在路邊的模樣頗為駭人。

以為事情就到這裡了,但高尾就在打算回到綠間身邊時被宮地大人給叫住了腳步。

宮地大人緩緩走向高尾,伸入袖子裡的手緊握著降妖的符咒,卻似乎因為怒氣而陣陣發抖:「你到底還有什麼知道了卻沒說的?」

「這樣生氣的樣子真是亂恐怖一把的,就算是妖怪都害怕了吶。」高尾再度露出嘲笑人一樣的笑容,以袖口遮住了口鼻:「就和宮地大人知道的沒有差太多吶,但是那位大人的確沒有告訴過你吧?不,應該整個陰陽寮裡恐怕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件事情才對。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有辦法處理吶,但是真的有辦法處理嗎?」

高尾的目光輕輕地從宮地大人臉上轉移到了綠間臉上,露出的是綠間偶爾會看見的、有點寂寞哀傷的神情:「不,大概也只能這個樣子了。」

綠間看著宮地大人彷彿要把高尾給一刀劃開的表情,靜靜地開口:「說清楚吧,高尾,把你知道的都告訴宮地大人。」

「啊啦,宮地大人自己也是找到了不是嗎?」高尾淺淺地往後退了一步,拉開了與宮地大人的距離:「宮地大人找到了什麼了呢?」

「……是狐狸的氣息、修練成妖的狐狸。」彷彿是很不情願似地,宮地大人每個字都咬得死緊:「所以我才說除了你以外京城裡還有哪隻狐狸比你更明目張膽的呢?」

「完全是不同的層次吶,大人,像我這種小妖怪現在可不用這麼費工夫吶。」

「那麼就是其他的狐狸了嗎?」綠間插話道。

「正是。」高尾笑開了眼眉,即使在躺了數具死屍又逢大雨的山路上,那樣滿是雨水的容貌仍然算是絕美,帶著一絲楚楚可憐就要讓人迷失了神智,活生生地是妖怪、不該存在於人間的東西。

「那位大人養了不得了的東西吶,宮地大人。」高尾的笑始終沒有消失,而宮地大人的眉頭也始終深鎖:「是一般人難以駕馭的大妖怪吶。」

宮地大人的臉色變了幾番後不再說話。高尾看著宮地大人不再咄咄逼人,拉了綠間就要下山。

溼透的狐狸全身冰冷,彷彿已經沒有溫度可言似地,雖然是以御主的身分帶著狐狸上山,但綠間自知從頭至尾自己都無法介入宮地大人和高尾之間的交談,幾乎是將高尾放在眾陰陽師面前等待宰割。

出於愧疚或是其他難以說明的心情,綠間伸手摟住了高尾的肩,即使再怎麼希望傳遞一點溫度到高尾身上,但隔著濕透的衣物仍徒勞無功,渾身是雨水又一反平時黏人習性的高尾看起來頗狼狽。

腦袋閃過了瘋狂的念頭,但綠間沒有多想太多,拉著高尾繞離了稍後還會有人陸續下山的路徑,在林木足以遮蔽彼此身影處將高尾推到了樹幹邊。

「小……」就在高尾來不及阻止以前,嘴唇被綠間給牢牢地堵住。

濕冷的親吻和擁抱都有點躁急,但高尾很快也攀上了綠間的肩膀,用力不帶有任何享受氣氛的親吻很快就被高尾給推開。

「這裡不好、小真唔……」高尾想說什麼,卻又再次綠間給打斷了,被綠間緊壓在雙臂之間的高尾反常地不斷掙扎、想逃離綠間的懷裡,但緊壓著高尾後腦的手掌和摟著腰桿的的手臂卻不斷施加力量以讓高尾不要閃躲,就在綠間想把舌頭伸入高尾嘴裡時被狠狠地咬了舌頭。

綠間驚訝地看著高尾,滿嘴的血腥味忽然讓綠間輕醒了過來,但在高尾臉上並不是憤怒,而是一臉恐懼的模樣:「快點下山……快點!」

山雨驟響,會把人給打疼的雨珠急遽地打在林木與兩人的身上,已經遠離的山路上可以看到急於下山的百姓和零星還沒有離開的陰陽師,沉悶的雷聲中綠間彷彿聽見了宏亮的哭聲、哀鳴之中卻又像笑聲一樣,難以分辨情緒卻又再難以忽略不過,通身戰慄的感覺無論是綠間還是高尾一時都沒有辦法真正動身離開。



===

不要挖苦我又寫雨中接吻了啦,雨季不下雨就像我們現在一樣快要鬧乾旱啦QQ(自暴自棄)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5/02(Thu) 00:03:0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