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8)

【綠高】陰陽寮軼聞 (8)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黑鳥的但書開始減少了OwO!



「所以我才會覺得你很奇怪啊!就這麼想跟我訂下契約嗎?」完全摸不透引起高尾發笑的原因是從何而來、不想丟臉卻只能以憤怒掩蓋困窘事實的綠間覺得自己的聲音緊得快要說不出話來,氣勢全無的模樣反而讓高尾笑得更加開心。

「小真才是……超級口是心非的哈哈哈哈哈……」高尾伸手將想要離開自己身邊的綠間給一把抱緊、用力地在綠間胸口反覆磨蹭才緩緩抬起頭來:「可以的話真想馬上就和小真成立主從的關係喔。」

「完全不懂你在想什麼……」被那樣的眼睛看著就會想要閃躲,綠間知道這樣並不是什麼好狀況,對於動物來說再細微的心理反應都可以被查覺,更不要說是妖怪。

「直到現在都沒有驅逐我,小真也不討厭我吧?」高尾摟住了綠間的後頸,像風情萬種的女性一樣地放鬆了身體、仰起腦袋依在綠間胸前:「在猶豫什麼嗎?餵食我的方法?」

「光是那樣就已經足夠讓人頭痛了的……」雖然並不覺得狐狸哪裡不好,直到現在還是覺得要做到和狐狸交媾這種程度、完全已經超出預期。

「那麼,如果可以用比較輕鬆的方式呢?」高尾的尾巴在身後輕甩,有點力量但更多的是狐媚的氣息:「雖然會不太穩固……但對小真來說或許會比較好?」

「不太穩固?」

「嗯,像這樣就可以了。」高尾一邊說著,柔軟的嘴唇從綠間的臉頰蹭到了唇盼,話與間帶著比氣溫還要溫暖的氣息吹在綠間的嘴唇上:「這樣的牽絆是不怎麼深,但反過來說也已經足以到達『契約』的門檻。」

輕輕地柔柔地,明明是確確實實又深刻的一吻,卻又那麼迅速地被放開連溫度都無法停留。

人類和妖怪的契約並不來自於紙筆上的約定,而是牽絆一樣的東西。

將要用這種恍如飄落的櫻花瓣一般的方式維持契約嗎?綠間茫然地看像始終帶著神秘笑容的高尾,那對立在黑髮之上的醒目耳朵忽然抽動了一下。

「啊……真可惜。」高尾單袖遮住了嘴唇輕巧一開綠間身旁,由遠而近的急湊腳步聲讓綠間沒來由地一陣煩悶。

「綠間。」下人被來訪者遠遠甩在身後,而急匆匆的來訪者一臉沉重,是前年成為陰陽師的宮地大人:「現在就過來一趟吧。」



※※※



空氣像凝結起來了一樣、彷彿會撞及身體般的混濁沉重。

宮地大人一路上什麼都不說,陰沉的臉色就和天空上漸漸聚集起來的烏雲一樣令人窒息,高尾輕巧地跟在宮地大人與綠間的身後,難得的安靜。

「喂,你。」和綠間不相上下高大的宮地大人目光掠過了綠間的肩頭,直盯著高尾瞧:「已經是綠間的式神了嗎?」

「是的。」靜靜的沉沉的,綠間的聲音搶在高尾開口前回答了宮地大人:「高尾喜歡跟著人行動,雖然看起來奇特但不致於惹麻煩。」

「光是晃著耳朵和尾巴出現在大街上就已經很麻煩了。」宮地大人悶悶的聲音幾乎要被雷聲給蓋過,但綠間因為清楚聽到了而回頭。

跟上的高尾看起來就和一般人沒有兩樣。

雖然在赤司府邸前宮地大人更顯得心情惡劣,但最起碼也還是可以低著頭把該做的事情給完成,高尾在赤司一走出大門的同時也往綠間靠近了幾步,直到陰陽寮為止始終有意無意地靠著綠間和宮地大人的身影躲避著赤司。

彷彿要把大地給撕裂的雷聲像滾動的大石一樣劇烈作響,所有人都不得不加快腳步,機乎要把眼前照得一片透白的閃電起落之間彷彿可以看見行走在大街上的遊魂和妖物,但轉瞬間又會消失無蹤,宮地一行人並沒有走遠、也並非要前往陰陽寮,拐過幾個彎後宮地大人在一戶聚集了數名陰陽師在門口的民宅前停下了腳步,在幾乎可以把衣服浸濕的空氣中漫著薄薄的線香味。

「月初這家人的長子上山之後就沒有下落。」綠間和赤司隨著陰陽師們走入屋內,宮地大人刻意留在後面好讓綠間和赤司明白事態:「以為可能是迷路了或是走遠了,但是昨天上山的人發現了屍體。」

房間裡躺著一位青年,仰臥著的身體上蓋著白色的被褥、白色的方巾遮住了臉,空氣中除了濕氣和線香的氣味外還帶著一點酸臭味。

陰陽師和喪家交換過眼神,方巾由死者的臉上緩緩揭起,雖然心裡早有準備,但所有人還是感到詫異──死者的臉上是一片平靜安詳,死得毫無痛苦的樣子,唯一不尋常的是臉色慘白得和大病一場的人沒有兩樣。

「被發現的時候像是睡著在山林裡一樣,但又像是被人好好地整理過衣服、放在經常被行走的道路邊。附近除了野獸的腳印之外什麼奇怪的痕跡也沒有。」

黑貓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從眾人腳邊溜出來,讓喪家忽然變得驚慌失措。

「沒事的。」赤司搶先在黑貓又靠近將貓又給抓在雙手間:「以人類的力量是無法迅速找到元兇的,所以必要時我們會借用願意與我們合作的妖怪的力量。」

看似是大型黑貓的貓又在赤司的手裡張大了深櫻色的嘴打起哈欠,分岔的雙尾在赤司的雙臂間不住甩動,但聽聞是妖怪後,喪家幾乎是瑟縮在牆角不敢動彈,礙於習俗忌諱,陰陽師並沒有讓赤司的貓又繼續靠近屍體,脖子上忽然被掛上了念珠的貓又則明顯不耐煩地發出撒嬌一樣的抱怨。

「是怎樣的野獸呢?」被帶離開前,高尾聽到陰陽師是這麼問的。

「狐狸或是狼之類的吧,說不定也只是獵人的狗,最近幾天都下了大雨,實在分不出來是什麼生物的腳印了……雖然說是這樣,但是這孩子的遺體確沒有被泥巴或雨水給弄髒……」

高尾忍不住又回頭望向了停放屍體的房間,那抹淡淡的煙香味沒想到可以一路傳到門口這麼遠。

雖然是人的樣貌,但高尾還是認不住伸出手掌看著。

「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因為出門的時候沒有帶傘或是簑衣,綠間和高尾一路是淋著雨回去的,雖然距離綠間宅邸不遠,但是一路上的雷聲卻足以讓人卻步。

「沒有呢。」高尾靜靜地說著,人類可聽見的聲音之外,雷聲和雨聲裡若有似無地低沉痛苦的哭嚎聲,讓高尾忍不住感到戰慄。

綠間宅邸門口前站了一道瘦長的身影,散下的腦袋上長了像貓一樣又短又圓的耳朵,在看見綠間和高尾的身影後淡淡地帶過一抹曖昧不明的笑意轉身消失在綠間與高尾面前,隱隱約約消失的影子中似乎還可以看見分岔的雙尾。

「真是……糾纏不清的傢伙呢。」高尾難得地小皺了一下眉。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4/07(Sun) 15:47:4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