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7)

【綠高】陰陽寮軼聞 (7)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赤司同期生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綠間正隻手撐著下顎謄寫蒐集到的資料和調查報告,而高尾就躺在一旁的塌塌米上、不斷翻身讓身體維持一定程度的低溫,夏天就連風都有點沉靜,即使掛著風鈴也不見得可以聽到什麼聲響。

沒來由的悶,說不上來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還是赤司的關係,綠間的眼角瞄了高尾一陣,又繼續書寫起來,即使是有妖怪作祟的現在,陰陽生最多也就只能做到這樣了。

綠間又忍不住 想起赤司,雖然明白赤司的天賦和能力都不是自己所能及,但好勝心總會讓他又忍不住會產生與之較量的意念。

「啊──好險呢,差點就要被那隻貓又吃掉了。」高尾的手肘就擋在那雙擅於詮釋各種神情的眼睛上:「真是可怕的妖怪吶,無法知道那傢伙本體的小真真是幸運吶。」

「那隻貓又?」叫玲央的樣子?綠間忍不住轉過頭去。

「嗯,別看牠小小一隻的樣子,可是以同為妖怪的我們為食的喔。」高尾手臂下露出了一隻眼睛,無論什麼時候看到總會帶給綠間無法鬆懈的感覺,即使高尾看起來再輕鬆不過:「就算是妖怪也是會感到害怕的。」

「即使面對人類也有可能嗎?」有點難以相信,雖然知道狐狸總是愛胡謅什麼來騙人,但綠間又有點半信半疑。

「欸──不相信嗎?一開始玩笑開過頭所以無法被小真信任了?」高尾機靈地在綠間身邊坐起身來,彷彿已經猜透綠間的想法似的前傾著身體看向綠間的雙眼、一臉瞭然的樣子:「也難怪呢。」

莫名其妙的發言讓綠間不自覺地皺眉起來,但高尾卻沒急著回答綠間,而是趁著綠間一陣困惑時搶上前去吻住了綠間的嘴唇。

不若第一次親吻時那樣黏膩親近,高尾和綠間僅只有嘴唇相互觸碰著、靜靜地吻著,高尾的耳朵和身體一樣微微前傾、尾巴自然地垂在身體後面、似乎頗為開心地輕輕甩動。

說不上過份卻又的確是毫無知會地被偷了一吻,但在高尾的嘴唇離開時綠間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生氣,充其量也只是有點惱怒。

「感謝招待──雖然不算充足。」高尾歪著腦袋舔起嘴唇的樣子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反而讓綠間起了不反擊一下會更不甘心的念頭。

「就算沒有締結契約也敢大膽地對陰陽師的後補人選下手,實在想不透你們還可以怕些什麼。」綠間伸出手胡亂地搓起高尾的腦袋,看起來總是神采奕奕立在腦袋上的尖耳朵意外地觸感柔軟而且溫暖。

「這是在說如果鬥起來的話一定可以贏過我的意思嗎?」高尾忽然避開了綠間的手、更往前地靠近綠間懷裡,那雙金橙色帶著笑意的眼睛讓綠間幾乎以為自己就要墜入金色的漩渦裡:「如果是被小真收服為式神的話,聽起來也滿刺激的?」

「無聊的事情。」綠間按下了高尾的腦袋:「而且我也從來就沒說過……」

「但是時間就快要沒有了呢。」高尾的腦袋在綠間的腰際輕蹭:「雖然精通法術和陣勢,但連證明自己擁有役使妖怪的能力都沒有的話,就現在來說應該只是更加顯得困窘囉,畢竟現在可是有妖怪在作祟的不是嗎?」

高尾柔軟的耳朵滑過綠間的手掌,在綠間的默許下又躺回溫暖的頸窩處:「雖然以人類的能力來說也不至於無計可施,不過在妖怪的幫助下事情總會輕鬆許多──所以才有式神這樣的角色產生,這些我也很清楚喔。」

如果不是自己理想的式神、或無法締結契約的話,早該遣返或驅逐才對,高尾再次深深呼吸,聞著綠間身上的味道,帶著乾淨氣息的陰陽生綠間看起來雖然一絲不苟,但行事作風間仍帶著一點天真和猶豫不決、彆扭得可愛。

「就選我怎麼樣呢?小真。」高尾仰頭親吻著綠間耳下,被綠間的髮稍騷得鼻頭一陣癢:「雖然大抵來說是人類選擇式神,不過這也並不表示妖怪沒有選擇的餘地。」

綠間沒有把高尾推開,而是伸手反覆輕拍起高尾的腦袋:「知道這麼多人類的事情、又想和人類為伍,從來就沒看過像你這種……」

「很怪嗎?」用鼻間蹭著綠間的頸側:「但又有什麼不行呢?有舒服的地方窩著、有好吃的食物,許多山鷹化成的妖怪也因此甘願假裝做普通的老鷹和獵人為伍啊,這只是互利共存的行為罷了,做為妖怪也不至於非要殺人惹禍才可以生存啊。」

綠間不自覺地摟起高尾的背並輕拍起有著柔軟耳朵立於其上的腦袋,不屬於善長或熱衷社交的綠間始終都沒有任何可以稱做往來密切的對象,即使在陰陽寮中和一群能力較為出眾的同期們比較有機會交談,但也全然無法稱為朋友,對於所謂的社交也最多只能做到和父親的朋友與親戚的往來中不致失禮,但若要到飲酒暢談這種事情,綠間往往總是安靜坐在一邊的角色。

綠間一直都對無助於個人能力的閒聊不感興趣,但長時間下來所有人也都會因為知道綠間的個性而不再邀請綠間參與聚會或宴席,雖然偶爾見面時還是會禮貌性地邀約,但也已經屬於口是心非的事情了。

等到發現時也已經處於社交圈以外,雖然並不討厭但偶爾也必須明白寂寞是必然的課題,對於綠間來說,高尾是地一個肆無忌憚的不斷靠近自己的存在。

雖然知道對方是妖狐、很吵也很煩,但意外地不討厭這種親近感。

「……奇怪的傢伙。」但總地來說,高尾對於綠間大概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噗哈……小真果然是個有趣的傢伙吶,在小真身邊果然可以排解無聊。」不在乎綠間的想法,高尾彷彿被逗樂了一樣地笑出聲來,抖動的耳朵搔癢起綠間的臉頰:「遇到這麼有趣的陰陽師後補真是無論怎麼樣都想要跟你訂下契約啊。」

「所以我才會覺得你很奇怪啊!就這麼想跟我訂下契約嗎?」完全摸不透引起高尾發笑的原因是從何而來、不想丟臉卻只能以憤怒掩蓋困窘事實的綠間覺得自己的聲音緊得快要說不出話來,氣勢全無的模樣反而讓高尾笑得更加開心。

「小真才是……超級口是心非的哈哈哈哈哈……」高尾伸手將想要離開自己身邊的綠間給一把抱緊、用力地在綠間胸口反覆磨蹭才緩緩抬起頭來:「可以的話真想馬上就和小真成立主從的關係喔。」



===

快成立啊wwww我等得好辛苦(你真的是作者嗎)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4/05(Fri) 03:15:4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