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5)

【綠高】陰陽寮軼聞 (5)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赤司同期生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默認老師就是晴明,但故事中應該不會刻意強調。



雖然臉被擋開,但高尾的手指還是頗有餘裕地停留在綠間的胸口上,輕輕地以指尖刮搔著綠間的肌膚。

「像剛剛那個樣子,充其量就只是點心的程度而以囉。」高尾濕滑得的舌尖探出口唇之外,沿著綠間的手指指縫滑動起來,手掌上嘴唇柔軟濕潤的觸感滿是淫靡的氣息。

「吸食人類精氣維生的嗎?」

「沒錯喔。」高尾張開嘴,將綠間的手指含入口中,濕濡溫暖的感覺隨即包覆在綠間的指尖上,並埋沒至指節處,剛高尾緩緩吐出手指時,綠間可以看見手指上濕潤的水光,那樣的光澤和那雙金橙色的眼睛一樣有著讓人感到想要躲避卻又忍不住驅前的氣息:「小真應該很清楚我們是怎麼進食的吧?做為未來的陰陽師來說。」

綠間緊抿著嘴,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打算說出來似的。

「欸?不會吧?」高尾忍不住又扯開了笑容:「嚇傻了?真的嗎?哈哈哈哈……小真真是可愛的孩子吶,又可愛又好吃的樣子。」

「才不是可愛的那種!而且也不是小孩子!」

「是是,無論如何小真都是我最喜歡吃的那種。」高尾調整了腦袋的姿勢和綠間的手,讓綠間的手可以貼在自己的臉頰上,那樣歪起頭來半睜著眼的樣子,莫名比女人還嫵媚:「如何?小真做好做為我的食物的覺悟了嗎?」

目光雖然死沉地直盯著高尾瞧,但綠間依然什麼話也不說,高尾的手指又再次移動了起來、離開單衣無法遮蔽的部分、又隔上狩服掠過了綠間的上腹,高尾的指腹來到綠間的腰帶邊緣、探進衣服的折線中想要解開綠間的腰帶。

「我要開動──」

一直被高尾給好好貼在手掌和臉頰中的綠間的手忽然順著高尾的臉頰反繞到腦袋後方,有點超乎預期的強大臂力將高尾給往躺在塌塌米上的綠間倒去,就連膨鬆的橙色狐狸尾巴都因失衡而高舉起來。

「唉呀,真是野蠻的做法吶。」高尾趴在綠間的胸口,嘴上說的是抱怨的話,但卻又笑著臉輕輕啃咬綠間裸露出來的肌膚:「小真想要自己動手嗎?」

「已經說了不是叫小真了。」綠間伸手想剝開高尾的臉,但全然無法阻止高尾繼續貼上來的騷擾,在胸口的親吻還有在頸側的嗅聞,像極了狗卻又因為是人的樣貌而有了全然不同的感覺。

「抱歉吶。」高尾在綠間的頸側印了個吻,甜膩的聲音裡些許可以聽到一點狐狸的壞心眼:「要稱呼沒有訂下契約的人類為主人,這種事我可做不到。」

要和眼前的妖怪訂下契約嗎?

並不討厭,但若說到要以與妖物交媾為代價,綠間並不覺得自己有那樣的覺悟,而事實上綠間並沒有太多時間考慮、他甚至可能沒有機會更換式神。

平安京裡有妖怪作祟。

因為一開始的跡象太過普遍,因此確切來說沒人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

起先是被咬死的雞鴨,散落一地的羽毛和像是被咬著脖子用裡甩動過似地躺在院子裡、或是被扯爛了骨架皮肉、像破布袋一樣地被攤開在地上,看起來很像是寒冬中下山來尋找食物的狐狸幹的事情,又或者是沒關好的獵犬一時興起所為的惡作劇,因為實在不是什麼非常奇怪的狀況、也不太頻繁發生,遇到的人打多只是覺得運氣不好,一邊碎念著抱怨幾聲就過了。

春天的時候,綠間開始從父親的朋友間聽到了獵犬死亡之類的事情,大抵上都是半夜聽到狗兒們的打鬧聲,怎麼說來獵犬都是帶著一點兇性的,可能是玩起來了也可能哪裡有了摩擦,偶爾打個幾場架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最多隔天要替狗上點藥之類的,誰知道一早起來看到的狗卻是死的、全死了,像雞鴨一樣遭咬住頸子胡亂甩動地被扯開了喉嚨,斑斑血跡中可以看見被扯爛的皮毛肉屑、有的就連內臟都給咬了出來,但看起來既不像是狗兒們打架的結果,也不像被吃過的樣子,但沒人知道半夜裡的狗兒們就竟發生了什麼事。

在家禽與狗之後,大小姐和夫人們養的貓和鳥也開始成了目標。但比起狗來,貓和鳥終究是更加貼近人類、更是被寵愛著地養在屋內的寵物,空下只剩帶血羽毛的鳥籠還算是較好的了,半夜忽然響起的淒厲貓叫聲直讓人背脊發寒,更不要說沒有燈火的大小姐房間內,應該是柔軟趴伏在膝上的貓忽然慘叫變成了血肉模糊的碎片。

「我聞到了奇怪的味道,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一位大小姐是這樣說的,隔著竹簾還可以聽見她隱隱的啜泣聲:「像狗一樣卻又更加腥臭、好像有巨大爪子在地上行走的聲音,但我不敢出聲,我嚇壞了。」

接二連三地,夫人們和大小姐都遇到了類似的事情,同時間死亡的狗、家禽也沒有少過,偶爾可以看見信鴿的屍體腐爛在路上,就連獵人豢養的老鷹也遭受到作祟妖怪的侵害。

看起來不像是因為飢餓而對生靈展開狩獵,血淋淋地糊成一片的屍首全然讓人摸不著頭緒,做為負責收集受害者資料的綠間,只能不斷不斷地在各個人家裡打探記錄著所有消息,但即便留下的記錄都可以編訂成冊,但線索卻又少之又少,沒有進展的調查就連執行者本身都會感到煩躁不堪。

高高掛在天空的太陽讓路面的景象都變得扭曲模糊,髮際邊緣的汗滑過頸側落入領口,就連空氣中都帶著淡淡的汗味。綠間一人獨自行走在路上,而高尾就跟在旁邊。

「是要去被騷擾的民眾家裡吧?」高尾雙手收在袖子裡,像小孩一樣有點雀躍地輕跳著腳步:「那件事情也終於讓陰陽寮的傢伙們感到焦急了嗎?竟然連陰陽生都必須出來幫忙了呢。」

「那只是見習的一種方式而已。」綠間忍不住抽出摺扇製造一點涼意,但效果還是有限。

「這樣嗎?但是好像看不到有誰將在旁邊指導的樣子呢,該不會就是我吧?」高尾用袖口遮起自己的口唇,留下笑得有點奸詐的眉眼:「但是很可惜吶,我可是不會提供小真任何協助的喔。」



===

說到這個,我好像又記得要寫了--(被打)
怎麼辦我完全無法阻止高尾的大量語末助詞耶囧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3/24(Sun) 15:49:3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