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甜奶油 (1)

【綠高】甜奶油 (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搭哪~」擺出女高中生可愛姿勢的高尾出現在門口的瞬間綠間高挑的身影忽然打了個哆嗦,端正優雅的跪坐姿勢倏然一歪地摔倒在矮几旁。

「高尾……」就連眼鏡都摔歪的綠間一臉驚慌說不出話的樣子,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真是的,小真的反應太差勁了。」高尾不滿地嘟起嘴。

「低、低俗!太下流了!快點趁你家人還沒回來前換下來!快藏起來!」陽光無法威脅到的漂亮肌色在這時候十足十地出賣了綠間,從頸部到耳朵全都一下子泛紅起來的模樣讓高尾反而起了壞心眼。

「真的嗎?真是的,我還陪著妹妹在店裡挑了好久呢。看起來不是很可愛嗎?」高尾拉了拉綴滿了蕾絲和荷葉邊紅黑格紋的女僕裝群擺、又對著穿衣鏡轉了一圈:「怎麼看都很可愛很正常啊,對了還買了這個。」

附上鈴鐺、緞帶蝴蝶結和貓耳的女僕髮帶,貓尾巴以及掛著大型鈴鐺與短帶的頸飾,高尾興致昂然地在穿衣鏡前將這些配件也一併全數穿戴上。

「超──可愛的吧!小真。連手袖和長襪都有成套的搭配喔超可愛的對不對?小真喜歡黑色的襪子還是白色的?兩款我都有買喔?」高尾的腿上套著的是黑色滾上紅黑格紋邊的襪子。

「快、快脫下來!不對,快換上你平時的衣服!」

……驚慌間似乎說了了不起的話呢,綠間先生,該不會剛剛真的是不小心吐出來的真心話吧?無意間發現了什麼的高尾,再次受到了不正當的刺激。

「小真,為什麼要把臉遮起來?」

「不合乎禮儀……」和擋住視線的白皙手掌呈現對比的是仍然看得見的、滿臉通紅的綠間。

「真死板那,小真,這是妹妹學校文化祭要用的衣服喔,女僕喫茶知道的吧?妹妹要扮演迷糊女僕喔,不過把茶打翻什麼的她本來就很拿手啊哈哈哈……」高尾緩緩走近綠間,但支手遮著視線的綠間大概不是緊閉著眼睛沒看到,或者是根本不敢伸手把高尾推開。

「不感興趣!」

「但是很可愛不是嗎?本來還把鞋子穿起來的,可惜腳的尺寸果然還是跟妹妹不一樣。」高尾蹲到了綠間身邊,近距離看著驚慌不已的綠間,如果真要說的話,可以讓小真慌張成這個樣子是很開心的事情,綠間這個人只有放在心上的事才會讓他的表情改變。

「總之快點把衣服換下來!這樣對妹妹很失禮!」

「欸……我以為小真想到的不是妹妹的身體耶,喔~小真你這個色狼。」

「才不是那樣的啊!」知道高尾已經太過靠近,雖然綠間想要感快躲開,卻該死地不敢放下擋住視線的手,反應太過緩慢的結果是被高尾坐上了雙腿──穿著整套女僕裝的高尾。

「剛剛還陪著妹妹做了製作蛋糕的鮮奶油喔。」

「快點停下來!」

「小~真,想看的話把手拿下來就可以囉。」雖然口頭上十分強硬,但綠間卻是一副想躲也不知道該如何躲起的窘迫模樣,高尾知道這樣的反應並不是生氣,而是無法再更加害羞而已。

綠間是個怪人,包括其實他並不是真的保守,每天拿著幸運物並非要說明不可的模樣總是有點嚇人,但這大概是綠間這個人除了投出三分球以外最具攻擊性的行為了。也就是說現在該是大餐的人並不是穿著毫無反抗能力女裝的高尾──這點高尾自己倒是非常清楚。

「吶,主人。」

「唔啊!」綠間的手馬上從遮住臉改為遮住剛被高尾輕語過的耳朵,滿是驚慌的漂亮眼睛不斷眨動著濃密的睫毛,然而綠間仍然不敢將目光放在高尾身上。

「怎麼了?很恐怖嗎?還是喜歡原本的叫法呢,小真?」無法再次貼著綠間的耳朵說話,但高尾仍是十分接近地貼在綠間的臉頰邊,柔軟的嘴唇不斷在說話時磨蹭著綠間的手背。

「高尾,停下來!」綠間就連聲音都滿是顫抖。

「才──不──要!」少見地大聲並充滿抱怨意味地拒絕了綠間的要求,高尾順著修長的身體抱住了綠間,並故意把雙手收得很緊而讓綠間沒有辦法甩開,腦袋剛剛好可以枕在綠間肩膀上的空間就像是為了他而存在似地,可以的話真想要永遠霸占著:「最喜歡小真了喔,親愛的主人?」

細軟的墨黑色頭髮順著高尾的姿勢落在綠間的肩膀上,本來就很擅長撒嬌的高尾這時就像撒嬌的小貓模樣再次挑戰了綠間的定性。

「喜歡這套衣服嗎?主人。」

「不要再主人主人的一直喊了,煩死了!」雖然很想抓住高尾的肩膀用力搖晃著這傢伙,但完全透露著可愛氣息的女僕裝卻讓綠間一時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或者是覺得出手本身就是一件很下流的事情。

「這樣,所以比較喜歡我喊名字的聲音囉?小~真?」甜膩的聲音一邊用壞心的壞心的猜測,高尾更加得寸進尺地用鼻梁輕輕摩蹭著綠間的頸部。

「唔……」

「吶,小真。」

「太近了,高尾。」猶豫了很久但綠間終於忍不住抓住了高尾的腰,倒不是不能忍受高尾讓人充滿遐想的行為,但如果繼續放任高尾不斷挪動臀部往前,好像私密處就要貼在一起了:「要是給妹妹看見了,狀況會很糟糕……」

「妹妹出去了喔,會在同學家過夜。」高尾改用臉頰磨蹭綠間的頸側,有點貪婪而色情地聞著綠間身上的味道:「老爸老媽也都出門去溫泉旅行了,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很無聊嘛。」

就算不說明白也可以察覺哪裡不對勁,綠間忽然異常地安靜下來反而讓高尾感到安心起來,盡人事而待天命這種事,高尾並不覺得自己有少做了什麼,包括把妹妹打發到同學家。

「如果覺得無聊的話……」

「所以我覺得啊,」並不打算讓綠間有開脫的機會,高尾更加靠近綠間、直接打斷了綠間的話:「這幾天應該可以在家裡做、些、什、麼。」

綠間的思緒在兩人身體完全緊貼在一起的瞬間完全失去了運作功能,任由高尾的手指隨著說話的節奏在綠間的胸口輕點,有點小聲還有危險的細語在耳朵邊低響,最後在綠間的頸側輕但響亮地親了一下:「小真不反對吧?」

「每次都可以想到這件事,沉溺在其中一點也沒好處的啊。」綠間無奈地嘆息出聲,雖然還是臉紅得厲害,但終於露出了全然明白的表情摟上了高尾繫著圍裙緞帶的腰。

「只有小真才可以喵~」明明對方即將要侵犯自己了,但高尾卻莫名感覺到一股興奮的戰慄,如果真的有貓尾巴的話,現在一定是開心地擺扭著的吧。

明明總是裝傻著直到最後才要面對的綠間,其實才是真正心態惡劣的傢伙,但有時候又覺得這個人也太過純情了。一開始連「這種事情是犯法的喔,高尾你要害我坐牢嗎?」都說得出來、進入狀況前一臉僵硬得像要去死的樣子真是經典得無論回味幾次都會忍不住笑出來。

吻上了不怎麼愛說話也不怎麼愛笑的嘴唇,綠間總是給人一股無法親近也無法被接受的距離感,也因此每當確認自己的確是可以跨進那個界線之內的人時,總是讓高尾感到特別開心。

像在玩耍似的、一下又一下地親吻著,感覺著柔軟的嘴唇相互廝磨的溫暖,還有親吻時發出的細微黏膩的聲音,忍不住想要更加深入而讓高尾不小心深出舌頭舔上綠間的嘴唇。

雖然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大概還是會被嚇一跳?高尾睜開眼睛想偷看綠間,剛好對上了綠間也微瞇著的視線──唔啊!心臟忽然劇烈地跳了一下啊!

雖然雙手還貼在綠間的頸側,不過這樣繼續被用這麼近的距離偷看的話,心跳一下子就會強烈得太痛苦,奇妙的羞恥感讓高尾不得不先放開有點捨不得的嘴唇:「唔!小真太狡猾了!接吻的時候還偷看著別人,你是變態吧?」

「你也一樣在偷看。」話還沒說完,綠間又要往高尾的頸側湊上。

「小真!」現在不推開就真的要變大餐啦,但就算都是球員,天生體型硬是比較高大的綠間仍然佔著勝算,嘴唇幾乎湊在高尾的肌膚上時才終於被制止:「回答我!」

「回答你?」綠間放開了高尾,推著眼鏡的樣子還是氣勢十足:「穿著女僕裝做為情趣賣點的你說這種話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一開始就打算做這種事情的不是嗎?」

「抱歉啊小真,你說的這番話就算是我也是有點不喜歡啊。」到底是為了誰穿成這樣的啊?這傢伙。

「那麼很遺憾,這是實話……高尾?」

眼鏡忽然被高尾給搶走放入圍群的口袋中,高尾再度賭氣地湊上嘴唇用力親住綠間。

「唔……高尾、唔嗯……」忽然被親上的反而讓呼吸紊亂了起來,因為有點生氣高尾的突襲,所以綠間也十分努力地搶奪起主導權,在彼此張開嘴的時候爭著把舌頭伸進對方嘴裡,相互不斷舔弄著對方口腔中的敏感住,輕輕滑過舌葉邊緣並推弄挑玩著舌尖,濕黏的親吻帶著會戰慄的搔癢感、當舌間深入口腔深處時舒服的暈眩感一下又一下地衝擊著腦袋。

「唔……」因為很舒服而開始放軟了身體,如果真要說最無法抗拒的事物,強勢的綠間剛剛好是其中一個,讓高尾忍不住想要看得更多。

親吻像會上癮的行為一樣讓人欲罷不能,綠間與高尾不斷親吻、舔著對方的口唇舌尖,唾液開始沾上唇緣、順著嘴唇流到嘴角,即使雙唇都已經濕透了也還是不斷親吻著、高尾也不斷磨蹭綠間的身體,女僕的衣服雖然看起來包得密不通風,但在彭澎裙襬下卻幾乎可以說是豪無防備的狀態,更不要說跨坐在綠間腰上的主動權有一半是屬於高尾。

雙腿內側緊緊貼著綠間穿著休閒褲的大腿外側,高尾將綠間的肩膀抱個死緊,一邊繼續與綠間持續著放不開的親吻,又一邊拉著綠間的手伸進裙襬內襯中,一心只想箝制住高尾行動的綠間則一時間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早就放在不對勁的地方、隔著多層著襯裙緊緊摟著高尾的後腰而幾乎要將裙子給拉起。
男性的衣服怎麼繁複多層也不像女孩子花俏,把高尾和大亮衣料擠在雙臂中的綠間一時也沒有發現任何異狀。

「唔……小真……小真……」像是快要無法呼吸了一樣,高尾開始發出哀求的音色,嘴角還著因接吻而溢出的唾液,半睜的眼神看起來有點癡迷色情:「快不行了……」

綠間將高尾抱得更緊更貼近了自己一點,但還是有點看不懂高尾的意思,這時才發現不明所以地高尾的雙手都向前伸進了裙襬內襯中。

專門設計來撐起須要大弧度和蓬鬆感才會好看的超多層次裙襯幾乎讓人眼睛昏花,名名單層看起來是幾乎透明的薄紗但在大量堆疊之後幾乎像是雪球一樣雖然柔軟看似透明,但實際上仍不可能看清內處。

更誇張的是這樣的裙襬竟然是掀不開的。

「咿咿咿咿耶!小、小真、等等這是在幹什麼?」雖然身體讓理智也已經在極限邊緣,但忽然被綠間翻起群襯還是讓高尾忽然一陣驚慌,但就算是有點慌亂地尖叫也還是沒有認真阻止綠間,綠間也搶在高尾的羞恥心出現前終於將結構繁複的裙襯給翻開了。

這下才終於看懂高尾穿的並不是黑長襪,而是女孩子中很流行的印色絲襪,但重點也不是這個,綠間幾乎不知道該是看還是不看、要不要挪開視線好。

「唔……就是這樣了吶……」高尾握著勃起的且套著絲襪的下體,非常色情地反覆磨擦著綠間的手背:「吶、小真不想要做些什麼嗎?」



===

標題的要訣:把甜換成「舔」再念一次看看,其實超級昭然若揭。
高尾穿的就是這種東西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2/28(Thu) 00:20:4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