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26)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26)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高尾還是覺得自己的左耳有略微耳鳴。

雖然說替自己打氣這種事情本來就很正常,但是在大坪學長和宮地學長之間,耳朵超級吃不消的。

高尾閃過了對方的中鋒,發現對方的控衛已經追上來,速度上太勉強了只好放棄把球傳給綠間,他蹲低了身體在對方穩住平衡前衝刺到了三分線內,球舉高的同時已經有手出現在視線前方,手腕一轉將球由後方拋到大坪學長手上,大坪學長拋射的力量有點不穩定,球飛的有點飄忽,宮地學長在籃邊起跳補上一把,將球打入籃中。

「做得好,宮地!」大坪學長對著攻地學長豎起拇指,所有人開始跑回自己的籃框下方。

「我可沒有搶球喔。」宮地學長在回防時用力地拍了一下綠間的肩膀,失去得到第一個進籃機會的綠間表情變得更恐怖了。

「唔哇──這種表情好恐怖喔,小真。」

「盯好你的目標,高尾。」聽起來綠間有點生氣:「然後把球傳給我。」

「是是。」察覺到對手的意圖,高尾忽然側身移動追著對手一路從對方的前場直奔到秀德的三分線邊緣,球越過了高尾的肩膀但卻被宮地學長接下,失去球權的對手很快撤離了秀德的區域、但在全數回防到自己的區域之內以前,得到宮地傳球的綠間已經抵達三分線外、立定起跳並起手投籃。

所有人都還在奔跑著的時候球已經高高飛到了幾乎不可能想像的高度,高尾愣愣地看著球落下,宮地學長在秀德的回合裡、藉由高尾的配合傳球,挾著驚人的速度和氣勢衝到了籃下灌入兩分,而綠間則又在對手控球的回合裡從對方前峰手上抓走了球並自行帶到前場得分,跨越半場的拋射能力讓高尾深覺得即使是現在,也還是有追不上綠間的感覺。

「回防,高尾。」綠間小步小步地往後倒退著,因為太過迅速而一時跟不上的高尾也跟著退回秀德的區域內,對方的前鋒帶著球打算速攻,得分後衛已經延著右路悄悄地等在高尾和綠間的身後,雖然秀德眾人已經開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時間已經晚了,秀德被攻下一球。

籃下的木村學長將球傳給了綠間、雖接近中線但太多空隙可以被阻撓的綠間將球傳給了場中的高尾,得到了球的高尾一路疾行到限制區內、起手上籃以前遭到三人組檔,然球卻從高尾的手中溜走、後方已經躍起身的人是宮地學長,幾乎是貼在籃框邊地把球送入了籃網中。

一邊跑回防守的位置,高尾有些不敢和綠間對上視線,雖然說可以的話兩邊都不想得罪,不過球場上這種事情如果可以約定好就達成的話,乾脆跟對手直接說「輸給我吧」就好了。

綠間開始展現出奪球的野心,在對手尋找出突破口之前就先數度出手奪球,但成功地得到球後,確在轉身起跳時遭到多人上前阻撓而不得不把收手球又傳給旁邊的高尾。

高尾帶著球從三分線外緣就要往籃下右側跑,盯防他的控衛已經就定位而使高尾必須將球護在身體左側,宮地學長在三分線邊緣被擋著、大坪學長和木村學長雖然都在籃下不過也依然遭到牽制、漏接的機會不小。
既然這樣還是賭一次看看吧。

「宮地學長!」雖然仍盯著宮地學長瞧並作勢將球往前傳,不過高尾的傳球的雙手忽然出現了明顯的施力差異──球往球場的左邊偏飛了出去:「抱歉了──!」

球並不是直接投向綠間所在的位置,而是比他更加靠近籃框的三分線外,搶在對方半步以前,綠間抓到了球並且迅速出手。

高尾這次終於記得先回到防守位置,但仍然不敢退後過多。

「高尾,在幹什麼?」綠間已經來到高尾身後:「如果是要等我失手的話,還是放棄吧。」

「但是……有個萬一就不好了嘛。」高尾有點困擾地回頭看了下綠間,不過果然對手已經帶著球回來了。

綠間忽然反跑到前方,在對方以為即將要上前攔阻時晃了開來,已經追上的高尾由左側順走了球,兩人持續對傳搶先回到了對方禁區四周,已經有對手的球員追上、高尾起跳上籃的時候球再度滑飛到了三分線外綠間的手上、在球落地以前高尾已經回到防守位置。

比賽的速度因為綠間完全不受於空間限制的三分球而變得緊湊許多,雖然對手並沒有獲得太多控球時間,但是鬥志也絲毫沒有減退,以至於搶球和奪球的機會變得很多,學長們終於發現高尾始終穿梭在對手身邊但卻似乎如過無人之境。

「聽說雖然是新成立,但實力卻令眾人頗為期待的誠凜有個帝光籃球社出身的成員,存在感過低所以變成大家頭痛的殺手。」第三節結束的休息時間裡,大坪學長一邊補充水份,運動後的喘息讓他說話有點斷斷續續。

「那是黑子,黑子哲也。」綠間淡淡地應著,而高尾對這個名字還不算太陌生。

「說起來,高尾的球的確傳得很順呢。」宮地學長支手撐著臉,看著一旁的綠間和高尾:「也就是說,高尾其實和那
個黑子一樣,存在都很感低的意思?」

「啊?這樣說的話太傷人了吧,學長?」存在感過低是地位很卑微的意思嗎?

「不,完全不一樣。」綠間將眼鏡取下,從書包中抽出了眼鏡布擦拭一番:「黑子可以不驚動任何人地接近目標,但是高尾並不是那樣的角色,他的優勢在於可以看見所有死角和活路,和黑子是完全不一樣的類型。」

就連高尾都有點驚訝地轉頭看向綠間,而綠間仍然是一副什麼都非常裡所當然的樣子。

「如果以為我會連這點不同都看不出來的話,那就太天真了。」綠間拉高下巴低視高尾的模樣反而讓高尾笑了起來。
「是是、最厲害的小──真。」高尾漾出了笑容,搭上綠間的肩膀。

可以的話,真想趕快認識那位黑子呢,真的有人厲害到可以讓所有人都無法發現嗎?高尾盯著對手的休息區,果不其然地所有人看向秀德一方的目光都帶著焦躁和緊張,雖然在提出友誼賽的邀請時彼此就會先衡量過實力上的差距,不過今年算對方倒楣吧。

比分到了第三節已經完全超越了一開始約定好的分數,從第三節後半開始秀德一方除了防守以外,絕大多數的人已經放鬆開了在打,壓力非常明顯地累積在對手手上,壓力和緊張讓對手的身體變得僵硬,就連高尾都有機會試著投籃,三分線內的球是宮地的、三分線外則交給綠間,然而高尾的球靈活得讓人無法判別就竟是要傳內線還是外線,甚至在即將上籃前一刻又往外線傳球,更不要說彷彿總是可以看破每個人的移動方向而搶得球權的威脅了。

高尾撈到了球,但對方已經兩人在後阻擋,這時高尾忽然華麗而且囂張地轉過半圈同時加速、重心太低的運球讓防守者一時搶不到球,讓高尾有餘裕地拉開距離縱身一跳,傳出去的球穩穩地落到了同時後退到三分線外的綠間手上,幾乎感覺不到任何停頓差地,綠間的三分球已經高高地飛在眾人的頭上、因為極高而彷彿滯空地飄在沒有人可以攔截到的高度,高尾看著綠間將籃球送出手、仰望著飛越自己頭頂的球,他幾乎要忘記自己過去看著球以這樣的姿態飛行時的無力感,這時候反而有一點點類似瘋狂的喜悅期待著球落下,在球近乎無聲的迅速擦過網繩、並且重而響亮的打落到地面上時,高尾感覺到全身都戰慄起來變得振奮,而對手才打算要反攻時比賽結束的哨聲已經響起。



===

我要跟高尾迷們說對不起Orz
控衛真的超難寫,就連我直接去看NBA的助攻畫面都覺得有些狀況實在不可思議,
雖然順利得像理所當然一樣,事實上都是一瞬間的決定和忽然和隊友發現自己/對友就在死角上。
整個就是......想拋出跟小真一樣的球結果連丟到籃框下都做不到Orz
├水象星座彼氏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1/29(Tue) 00:08:2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