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6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6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你要走去哪?這裡是你家。」

「這不是,亞瑟。」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他的笑容裡缺少了亞瑟一直所喜歡的因素,變得難看且令人感到心寒:「你以為這是什麼?我們沒有共同的父母、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或許這一切連繫的因素只是因為你一個人的幻想,你深信不疑而要求我們配合玩這種家庭遊戲,好,我陪你玩了,當我愛上你而希望你能面對真正的世界時,你做了什麼?陪我玩了幾下後,又躲回你的……家庭裡了?那我怎麼辦?亞瑟?」

「不,我並沒有拋棄你的意思。」

「有,你拋棄了我。」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變得焦躁不耐煩:「你把你的行程排得滿滿的,好讓你可以不要看見我把你當成情人一樣的蠢樣子,或許你覺得這樣就可以讓我們的關係恢復到兄弟的關係,我們就可以回到以前那樣和樂的家庭,但你知道嗎?沒有一個正常家庭的兄弟會相愛及上床,這我也知道,你該清醒點了,你這樣做只是讓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交往。」

「這就是我說的,為什麼我會希望你能冷靜,阿爾。」

「對,為了這個家,你告訴我,你要從什麼角度來告訴我這是個家,法律?血緣?還是只要住在同一間房子裡就算?」

「只要我們在一起……」

「不,很遺憾,我不得不說我不認同這種說法。」阿爾弗雷德搖了搖頭:「維多也是,否則她怎麼會這麼貼心地幫我們製造屬於我們兩人的空間?」

「維多也……」

「是啊。」

「這樣我到底算什麼?阿爾弗雷德?」

「你問到個好問題了,亞瑟。」阿爾弗雷德越過他大批的行李,走到亞瑟面前,這讓亞瑟不自覺地後退,他好久沒有這麼接近阿爾弗雷德過,當亞瑟後退到足以安心的距離時,阿爾弗雷並沒有跟上。

「你應該是我的情人,但你拒絕是,所以我們什麼也不是了,柯克蘭先生,明天收購二手物品的人員會來把這些東西都帶走,還有再見……你知道的,我們應該不會再見了。」

「不,阿爾弗雷德,你不可以走,這裡是你家。」亞瑟慌亂地越過阿爾弗雷德所有的物品,那些東西讓他不好走路,但幸好,亞瑟終於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衣襬:「我不會讓你走!」

「……這樣嗎?」

當亞瑟清醒時,眼前是一片熾白──他在醫院裡,維多還在喘息,她看起來才剛趕過來。維多利亞告訴她,因為醫院通知她才知道亞瑟的消息,救護車大概是阿爾弗雷德叫的,亞瑟的頭部受到重擊而產生腦震盪,而亞瑟始終說不出口那是阿爾弗雷德動的手。

「你只是難以面對過去而已……」維多利亞哭著說。



※※※



阿爾弗雷德笨拙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探訪的對象,他東摸西摸的才想到證件並沒有放在褲袋裡而在運動衫的大口袋中,獄警在他的臉上多停留了幾分鐘後才將證件放置在一邊。

「真是稀奇了,我以為你可以用其他方式進來,終於被逮到小辮子了哼?」

阿爾弗雷德沒有任何回應,他壓根不想提到最近遇上的那些背運氣,他走進會客室中的空位上,旁邊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和她對話的那傢伙也一頭白髮,馬修的話忽然閃過阿爾弗雷德的腦袋,這讓他渾身不舒服。

阿爾弗雷德壓根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跑過來,他大概說不出任何類似道歉的話,但他想見亞瑟,沒有緣由地想,當然他也並沒有替自己準備好開場白,所有他想到的只有他在英國時那段短得可憐的愛情,還有他到美國後亞瑟所不知道的那些經歷。

他們維持了好一段靜默,亞瑟僅僅發出一個單音後就再也沒有說出任何話,這樣的場面讓阿爾弗雷德覺得好笑,他該怎麼說話呢?

「嘿,親愛的……」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阿爾弗雷德自嘲地笑了起來,他可以想像亞瑟馬上爆跳如雷地糾正他們只是兄弟,無所謂,他不這麼認為,他想說的其實很多,來美國沒多久後他就後悔了,其實他想念亞瑟想念的不得了,他很後悔自己竟然對亞瑟動手、他想道歉,但覺得不是時候,他只是為了自己的顏面而打死不願去找亞瑟,他對於自己看著亞瑟鋃鐺入獄卻束手無策感到痛苦、憤怒於向來令他自信的工作其實是這麼的微渺,無論他對亞瑟作出多少輕蔑的舉動,事實上他也得到了該有的報應──他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我在聽。」玻璃帷幕的另一端,亞瑟湖水綠的眼眸在昏黃的燈光下閃著微弱的光芒,他的頭髮變得黯淡無光澤,整個人變得削瘦,這讓阿爾弗雷德感到不忍。

「真是……有好一陣子沒過來了呢,想我嗎?」不,亞瑟怎麼會想?他不配被想念,亞瑟如他所預料地沒有給予任何回答,他靜默著。

「沒關係。」阿爾弗雷德非常緩慢地閉上眼睛並點點頭:「我並不是真的想知道你的答案。」

因為他不敢面對。

「但我想你,亞瑟,但就和你看到的一樣,我現在沒有警徽,無法以警察職權進出你的小囚籠、我只能靠著這該死的會客室和你進行對話。」阿爾弗雷德不敢直視著亞瑟,他不希望看見亞瑟任何不認同於這番話的表情,但也不指望亞瑟會面露感動之情,怎麼可能?

「嗯哼,這聽起來真糟。」

對,這一切糟透了,他還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緒對亞瑟翻起了過去的舊帳,那真是孬種,他竟然對著已經什麼都沒有的亞瑟發了一場脾氣,那是一場失敗的溝通,他連我愛你三個字都不敢透過話筒告訴亞瑟,天啊,他到現在都還是愛著亞瑟的,縱使他曾經試圖否定或傷害亞瑟。

真他媽是個孬種,除了性愛以外,他還會什麼溝通呢?

阿爾弗雷德怎麼樣都無法說服自己把這一切拋諸腦後,相反地,他更加頻繁地探監,他所無法觸及的那頭,亞瑟還在那裡。

「我剛來美國時住在法蘭西斯家裡,其實他並不贊同我來美國,他說這是愚行,他說對了,但他還是清了個房間給我,讓我念完大學,到去年為止我才把大學時欠他的錢都還清。」

亞瑟定定看著阿爾弗雷德,他什麼話都沒說。

「然後一無所有的我加入了軍隊,被派到前線,我很幸運沒有受到任何重大創傷,不過是在身上留了幾個彈痕,像這個,嗯……對,這不是我在當警察時挨的槍傷。」阿爾弗雷德捲起袖子,展示手上的傷痕:「這樣的傷口在我身上大概有四五個,不過不是什麼大礙。」

亞瑟點點頭,阿爾弗雷德無法確認他是否有興趣聽這些。

這個城市每天都有刑案發生,每個警察都忙得像陀螺一樣,但阿爾弗雷德卻相反地因為涉及案件而增加了許多空閒時間,造訪監獄成了他的例行活動。

「退役後我轉考警察,老實說我覺得這似乎是個沒什麼創新的行為,我一樣在偌大的官僚體制中生存,幸好我混得不錯,警長的位置很快就得到了,老實說我覺得我的副局長有點嫉妒我,但他又肥又胖的,我真懷疑他是否還能接受攻堅的任務。」

他聊著,聊著那些亞瑟曾經很想知道的過去,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為了他而不惜搬來美國,和他住在一個既繁華又墮落的城市,每天亞瑟走訪各間餐廳旅館或是博物館來寫些娛樂眾多女性讀者的旅遊文章,而他在這些餐廳旅館或是博物館的旁邊、後面或是附近的巷子中追捕犯罪,領一份微薄的薪水過日子,但他當時未曾想要和亞瑟會面,或許是自卑於亞瑟已經是個名利雙收的作家,或許是他不想承認過去自己蠢得可以的愚行。

「我運氣不錯,雖然丟失了那次任務──我差點就要成功了,如果我沒有被旁邊的餘黨給撂倒的話──但是很快運氣又找上了我,一個記者告訴我他曾經潛入那個集團想要寫專題,那真是太瘋了,我一直都不看好這傢伙,結果他竟然握有我帶你回家的照片,就那麼一次而已,想不到就被他遇上了,真是不可思議對吧?」

阿爾弗雷德難以置信地笑了起來,但他只看見亞瑟皺了皺眉。

「當然我沒想到那是真的,那是個跨國際也跨洲的犯罪集團,這件事很快就通報往聯邦調查局那裡,我被委託逮住他們老大的任務,結果我撲空了,雖然我們抓到了部分成員,但代價就是我丟了我的警徽。」

「……為什麼?」一個星期以來,這是亞瑟第一次帶有主動意味地回應阿爾弗雷德,這讓阿爾弗雷德以為自己在做夢。

「因為……」阿爾弗雷德揉了揉自己的臉,他當然很感動,但這不能讓他像個娘們似地哭出來:「哪個狗娘養的把那個集團的槍枝……不,我不該和你說這些的,亞瑟……忘了它吧。你知道嗎?我就像檢察官旁的獵犬,當我失去了我的牙齒和爪子後,你就是那個讓我能感到安心的唯一了……我……對不起,亞瑟。」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3(Wed) 11:35:2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