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9)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9)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吶,這個給你。」一進到教室,高尾問也不問地直接塞了一本雜誌在綠間桌上。

「幸運物會被壓壞的吶!小心點!」至少放東西時看一下別人桌面!

「啊,抱歉,我只是想你會喜歡……」

「今天巨蟹座的幸運物可是非常脆弱的,是友禪紙折的氣球。」像是炫耀什麼東西一樣的,綠間非常有氣勢的秀出了手中的折紙氣球!

……抱歉,我不該回頭問你的,綠間同學──不過高尾的表情是這樣寫的。

「像你這樣是不行的,每件事情都必須慎重以對才可以。」像老媽子一樣地,綠間一邊推著眼鏡一邊說教,而周遭同學則是再度因為綠間的奇妙言行忍不住回了頭。

看起來明明外型亮眼而且又是知名度超級高的熱門社團成員,但實際相處的感覺卻是──被動內向還怪到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和這種人相處才好。許多聽說了奇蹟的世代、對奇蹟的世代或打籃球的男生感到有興趣的同學,起初滿是好奇地試圖搭訕綠間,但幾乎所有人不是被過度沉默和冷淡的反應擊退、就是一提到藍球就馬上認真過頭但又無可反駁的驕傲態度給蹂躪,最後留下來的就只有在同一個社團裡的高尾了。

或者是說,就算班上也有其他籃球社的同學,但很明顯只有高尾一個人「竟然」可以和綠間相處,竟然。

「這樣下去就真的要被孤立了呢,真的可以嗎?小真。」午休時間一到就自己轉過身來把便當放在綠間的桌上,雖然對方看似不太願意,不過並沒有出聲拒絕,所以高尾也大著膽子吃了起來。

「應該告訴過你不要這樣叫我了,還有不要在我桌上吃飯。」

「我也說了改不過來了嘛,而且一個人吃飯不是很孤單嗎?所以我來陪你啊。」高尾看著放在綠間桌上的友禪紙氣球,一邊用手指撥動著玩又一邊笑了起來:「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不過帶在身上帶著到處走就真的算了。」

「天蠍座今天的幸運物是松果。」綠間忽然像在說今天也一樣要跑操場地說出了高尾的幸運物和排名:「星座排名是第六位,算中上但也沒有太好。」

「那種東西我不需要啦,每天維持著好心情,好運氣就會來了,小真也試試看吧?」

「這種完全憑靠運氣的心態也是不行的,必須完全盡到人事才可能受到命運的庇佑,你還是不懂這個道理吶,高尾。」

「就把我當作是被命運之神忽略調的特例好了,啊對了,早上給你的雜誌你看了嗎?」

「『巨蟹座的完全幸運守則』和『星座人際指南』?那些我早就看過了。」

「真的假的?小真你是吉普賽人嗎?」明明是覺得很有意思、綠間大概很感興趣所以就隨手買下的雜誌,但沒想到綠間早就看過了。

「完全明白自己的優勢與劣勢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那種小事我怎麼可能會疏漏呢?」

「是完全把重點擺再錯誤的地方了吧……而且也根本感覺不到你有活用在人際運用。」綠間和班上和球隊的相處氣氛,就算是笨蛋也可以知道他的交際手腕和身高完全是反比。

「你說什麼?高尾?」

「什麼都沒有。」可以的話還真想問問看這個人有沒有水晶球呢。

「這是今天在報紙上看見的。」綠間從抽屜裡摸出了一張剪報,篇幅不小。

「『IH開賽在即,籃球名校蓄勢待發』,喔,預測報導啊。」誰最有機會奪冠、誰可能是黑馬之類的。

「關於秀德的部分,這裡。」

「新舊世代的斷層,是否可以成為中流砥住的二年級,萬眾矚目的得分手……嗯嗯嗯……」其實就算大概知道中學和高校籃球活動的人,也可以大概地寫出來的文章。

「注意到了嗎?」

「雖然並不是很明白你想說什麼,不過看不到文章的重點吶。」高尾誇張地皺著眉毛,幾乎整張臉都貼在剪報,而綠間則有點困惑地看著高尾的後腦勺。

──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即使是名校也可能會出現偶爾的困頓,而秀德籃球社的二年級球員正是讓球隊處於困頓的一代,雖然並不至於輸得丟臉,但說到奪冠的份上也難以自欺欺人。

現役一軍的二年級控衛雖然具有足夠的防守能力,但最大的死穴就是視野不夠開闊而造成進攻速度普通。並不是指生理上的視野,而是整個球場上的空間概念與球場裡的球員活動判斷能力,需要一定程度的經驗、判斷力和天賦,同時需要分析最有機會的球路,並且承擔著全隊進攻節奏的精神壓力。

但在一個球隊裡,控衛並不是絕對性的重要,如果其他人都可以分擔掉一點調傳球路的負擔的話,控衛本身的能力問題也會相對不明顯,看沒幾次一軍的練習之後,高尾和綠間都在心裡有了個底。

綠間並不認為學長們很差勁,但是在天賦與努力都完全具備的他之前,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是不可能被挑戰的,而高尾則是對於和二年級學長的練習顯得躍躍欲試。

在練習的時候綠間就注意到了之所以覺得高尾不一樣不是沒有原因,高尾並沒有如他以為的三兩下就因為撐不過訓練而離開社團,無論是體力還是技巧上都不難看出他確實是個有在打球並參加過比賽的人,和可以洞察他人行動而搶得先機的赤司不同,高尾的空間感十分敏銳、同時在不斷有多人連續移動的前提下,也可以準確地抓到對手或隊友的移動時間和方向,幾乎具備了無失誤的傳球和奪得反攻機會的防守能力。

雖然和黑子或赤司所擅長的領域相比都還有不足之處,但同時也具有不同於黑子和赤司的能力,就當作是一種平衡也好,綠間是這樣想的,幸運的是高尾是和巨蟹座一樣同屬水象星座的天蠍座,雖然一開始見面的感覺的確很差勁、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才好,但如果可以獲得天蠍座的信任,得到的絕對不會是壞處。

但是指望別人是懦弱的表現,如果把希望放在連人事都不願傾盡努力達成的人身上,根本是把雞蛋放在枯稻桿上一樣荒唐,雖然綠間明白自己並不能信任高尾也並不想真的和這種看起來隨隨便便的人交好,但反過來說無論是誰都會信任他著不會失手的這雙手,只要這樣就很夠了。


├水象星座彼氏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1/20(Sun) 17:16:0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