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8)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8)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學長們露出了想救也沒辦法的眼神,默默地把宮地學長給讓了出來。

「既然我輸球的代價是撿球一個月的話,學長輸球就聽我的話一個月吧?」

高尾迅速地從人群中退到最後,以免自己抱著肚子悶笑的模樣被看到──第一次看到新生反過來欺負學長的啊,小真超有膽的!

已經完成分配的社員們各自到戶外選好了籃框和對手,剩下以一軍為主的幾個學長和兩個一年級新成員聚在體育館邊。

「讓球是你自己提的,既然分數上平手,就代表我沒有輸。」宮地學長沉著臉,非常努力想搬回學長的威嚴,但很可惜綠間並不是那種會看人臉色的人,或者說那種程度的驕傲和自我中心並不是隨便找就可以找得到。

「學長在結束比賽壽先自己承認輸球的,如果要繼續語調反覆的話會讓人很困擾。」綠間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就算宮地學長真的衝過來揍人也已經有方法可以應對的模樣。

「絕對要輾了你……說到底,就算是我們一軍的也都是和不同人一起練習,你也不例外。」

「三球。」

「住口。」宮地擰起眉毛低喊,一副再說下去就要打人的樣子。

「學長輸了我三球。」

「要我聽你的話之類的事情,就算木村家的卡車把我輾過去我也不會答應。」

「但是木村都已經去練習了,你們現在在這裡做什麼?」教練的聲音冷不防地從宮地身後響起,所有人都輕輕一顫。

「教練來得剛好,綠間那傢伙,已經連續兩個星期都指定搭檔了,沒有這種事吧?」

「搭檔?」中谷教練似乎頗感到興趣:「是誰呢?」

「……啊,是我。」雖然說不吭聲好像也沒關係,不過這樣一來就更有躲在綠間身後的感覺了吧,雖然有點尷尬,不過高尾還是吭了聲。

「是你啊,你是什麼星座的?」

「欸?」和高尾一起的,還有眾學長的困惑聲。

「我記得綠間是巨蟹座吧?你呢?」教練依然文風不動的臉部肌肉僵硬得和綠間有得比。

「天蠍座……」

「嗯……的確很適合呢。就這樣試試看吧?宮地?二年級的問題我想你也比誰都還清楚。」

宮地學長的臉色一變,偏過頭迴避了教練的問題。

「另外還有事情需要處理。」為了預防萬一,大坪學長先檔在宮地和綠間的中間:「上次宮地和綠間的比賽,因為實際進球數的差距……」

「聽命一個月是吧?」

「誰要聽那傢伙的話一個月啊?無論是訓練的節奏、進度還是練習對象,那傢伙可以找多少問題出來就有多少,更不要說每天都帶奇怪的東西來社團了,這樣下去我們要怎麼帶學弟啊。」

「那是幸運物。」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是由高尾、教練和大坪學長同時說出來的,宮地學長的表情頓時變得像看到怪東西一樣。 

宮地學長說的倒不是假話,雖然提出了具體的理由、大多有概念的人也明白初階的訓練只會讓綠間無法繼續成長和維持現有狀態,但如果一開始就以一軍的規格來對待綠間的話,也一樣容易引起眾人不滿,雖然接手的傳奇球隊的成員,但事實上要讓這樣一個能力過度出眾的學生融入以社團性質為基礎的球隊來說,完全已經不是有點難度可以形容。

「雖然說的確是少了三球……」

「但是學長平時對我們十分很嚴厲的關係,也不少一二年級的人希望看到被小真耍得團團轉的學長喔。」說到訓練這回事,宮地學長也是一個魔鬼。

「這倒是一個契機呢,宮地。」

「泰介?為什麼這樣說?」

「一二年級的事情從去年開始就有耳聞,雖然我明白那是你在乎球隊的表現,不過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只是個發洩課業壓力的社團活動。」

「啊啊?」雖然是兼顧了社團活動的三年級,但全校成績總是在前幾位的宮地學長的確有資格感到詫異。

「說到這個,下星期有場友誼賽。」大坪學長的笑容溫和得和太陽一樣,但無論是宮地學長還是綠間都默默地後退了一步:「這陣子的友誼賽很多喔,得到奇蹟的世代的學校應該都會在這時候拉抬自己的聲勢吧,你們兩個要好好得分啊,好歹今年也得到了奇蹟的世代的一員,如果只有平常的得分數的話傳出去大概會被恥笑吧?」

「嗯,無論是哪個人都不想讓他們覺得單打就會弱下來。」想起自己中學時的隊友,綠間點點頭,高尾也跟著點頭。

「……雖然這樣說也沒錯。」宮地學長並沒有反對,但欲言又止的臉上似乎還是寫了「關我什麼事啊?」

總覺得在這時後不打住的話好像一切都無法回頭了,不過沒有人可以在這時候插上話。

「做為想要得到更方便自己的特權、以及不要完全被支配的掙扎,也為了讓大家真正見識到綠間自身的能力──畢竟如果不訴諸實力的話,大家對你時常提出的意見和要求只會更不滿吧?你覺得呢?綠間。」

「這樣說是沒錯的呢,不過我並不介意。」綠間推了下眼鏡。而高尾對於綠間這樣毫不擔憂自己的實力是否會遭到挑戰質疑的態度,再度感到不可思議而睜大了眼睛。

「宮地先出言挑釁是他的不對,如果你們兩個可以把比分再拉大二十分的話,呃……教練?」到這部分為止,大坪倒是還沒有想好該怎麼辦。

「既然是贏了三球……那就一天可以有三次任性機會吧,只要不讓學長掛不住臉、不過度反抗教練的命令或打擊球隊的向心力,其他部分大家都沒意見吧?」教練的回答倒是……亂微妙一把的。同時是一軍也同時是三年級學長的社員們都回以了有點困擾的微笑,但站在使雙方妥協的立場上,的確沒人拒絕。

「喂喂,這怎麼樣聽起來都像是只好到一個人吶?」宮地學長一臉無趣的表情。

「做得到的話,我以隊長的身分擔保你可以盡情責罵綠間。」

「欸?」綠間難得地露出了無表情以外的表情,他的確很錯愕。

「最為連坐的懲罰,高尾就當作採購時附贈的點券吧。」

「欸欸欸欸欸欸?」本來已經蹲在籃球上的高尾激動地迅速站了起來:「不是這樣的吧!」

「就是那樣,這樣可以了吧,宮地?」

「但是我不想接受這樣的條件啊,就算我不接受,得到的也是和現在一樣得結果不是嗎?」

「……」大坪學長看著宮地學長,默默地嘆了口氣:「雖然有很多學校都來信邀請,但現在看起來果然還是答應海常的友誼賽會最好?」

「什麼意思?」

「黃瀨涼太──他們也得到了奇蹟的世代的一員,位置是前鋒,雖然說對你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如果是讓身為學長和前鋒的你失去幹勁的話,做為隊長的我一定要想辦法改善這樣的問題。」

「泰介,你這根本是威脅吧?」雖然用那麼認真的表情,但也不過就是認真地在威脅人而已。

「還是你覺得聽命一個月比較好呢?宮地。」

「……真是個一石二鳥的計畫吶……泰介。」

「隊長也有隊長的為難之處呢、痛!」高尾忍不住插嘴,卻被大坪學長給敲了一記腦袋。

「綠間自己選擇的控衛是嗎?」相對於安撫劍拔弩張的宮地學長和綠間兩人,大坪學長現在的聲音威嚴得有點可怕:「下次比賽時就讓大家看看你的本事吧。」

「……喔。」高尾隨興地笑了開來:「大概會有點嚇人喔,對吧?小真。」

「一日三次的任性,我會確實收下的。」綠間推眼鏡的手掌蓋住了半邊臉,因此沒有人看得出來他是怎樣的表情。



===

明天會開始綠高本的預購,再麻煩大家請仔細閱讀預購說明了喔。
PS:預購=先付款後取書,不是預定喔O_<


終於要切入主題了啊我這四萬字的前戲(遮臉)
├水象星座彼氏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1/16(Wed) 23:00:4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