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7)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17)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綠間很明顯地愣了一下,但高尾很快就讀出了在那雙沉默的眼睛後漸漸拉開的距離感。

「真是可惜吶,高尾。」綠間上前搶回了自己的幸運物,即使高尾有點任性的稍微緊抓也沒有阻止綠間拿走。

「你所打的位置,對於奇蹟的是帶的成員來說,是上了高中之後就不可能再遇到這麼可靠的人的意思,我想這一點無論是奇蹟的世代裡的任何一人都會是這麼認為的。」綠間低頭將布偶放好,口氣間像是想起什麼人似地。

「赤司嗎?」高尾當然那個奇蹟的世代裡,並不是得分手但有本事駕馭其他四個天才的強勢領導者,但事實上是高尾不但防不了他也搶不走他手中的球、對於赤司而言他像個小孩似地。

「那也是,不過以你的程度──連黑子都遠遠不如。」綠間的眼鏡在推過之後剛好半反射著體育館剛打開的燈光,使高尾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雖然你覺得得到我的認同很重要,但很可惜我現在的確不打算認同你的能力,高尾。」

「黑子?」從來就沒聽過的名字,這個人是帝光的正式成員嗎?

「是的,黑子是特別訓練成將球傳給所有人的『影子』,因為沒有得分能力,所以除了我們以外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多虧黑子的關係,其餘在場上的四人才可以得到最好的發揮。」

「這樣。」聽起來就跟一般的控衛沒什麼差別?大概是個非常認真的控衛吧,但高尾並不覺得自己會差到哪裡去,在這方面該有的自信他也並不缺。

「如果覺得黑子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差別就大錯特錯了,即便是再好的防守也無法阻擋他的傳球,雖然我很希望他可以選擇秀德,但那個傢伙為了很天真的理由而選擇到新成立的學校裡。」

所以呢?話說回來,奇蹟的世代一掛人,無論哪一個都不是常人能夠防禦的,所以光是說防守不了根本無法想像,滿腦子困惑的高尾看著綠間就這樣轉過身去運著球,並不是很有興致的樣子、也已經不像是要和自己說話的樣子:「他的能力需要足夠優秀的搭檔才可以發揮,而新學校不可能有能力招募到和我們一樣優秀的選手。」

籃球被高高拋射到空中,就在快要到達體育館的屋頂時緩下了速度、放慢、接著漸漸加速就往籃框中心直直墜落。

球落地的聲音之大就連看著球怎麼飛行的高尾都震了一下,第二球緊接著落下,籃球落地的聲音在空下來的另半邊體育館發出了空曠的彈落聲,高尾也覺得好不容易和綠間拉近的距離一下子又被推遠了。

黑子到底是誰?帝光中學奇蹟的世代,不就是那五人嗎?

「小真。」

綠間即將出手的球硬生生地收了回來:「我說了不要這樣叫我!」

「習慣了沒辦法嘛。」高尾不痛不癢地撇開了綠間的質問:「那個叫黑子的到底是誰啊?」

「……黑子哲也。」綠間的聲音平穩地說出了一個的確是從來沒聽過的名字。

「沒聽過,雖然你說大多人都不知道他。」

「那傢伙的學校今年也會參加IH,運氣好一點說不定能碰頭。」綠間再度用完了所有的球,一邊撿球一邊像下定決心似地說著:「到時我會讓他知道他的選擇錯得多離譜……」

也就是說,在成為秀德正選以前,綠間心中的那個黑子哲也即使夏天才會見面,但如果無法超越那個人,就不可能成為綠間理想的隊友了。

真是任性萬分的標準呢。

「如果我能證明我不會比那個黑子差呢?」說是湊巧也好,但也有點誇張,綠間手中即將要拋出的籃球竟然被高尾給投出的另一球給打掉了:「關於這部分我也是有我自己的自豪之處的喔。」

直到手上的球被硬生生敲掉為止,綠間才終於轉過身來正面看著高尾:「為了得到我的認同嗎?」

「嗯,為了得到你的認同、讓你相信我所傳過去的球不會失誤。」高尾手中也還持著球,但他並沒有打算現在就拋給綠間,想也知道綠間是不會接的:「雖然二年級裡也有控衛人選,不過誰會得到先發的位置現在也還難說的不是嗎?」

在IH以前,每一間參賽學校都會用各種方式選出當年最適合的球員和新的先發陣容,如果是有野心的新進社員,都會想在那時候一展身手。

「看來我們想的是同樣的事情。」綠間露出了了然的一笑:「如果你打算全力追上黑子的話,或許我就可能會認同你吧?」

「這樣就很夠囉,總是要先有機會的嘛。」高尾歪著頭壞壞地一笑:「為了成為一軍一起努力吧?」

「這就是盡人事而待天命──」綠間這次接下了高尾的球,高高地將球拋起。



※※※



「學長,我想和高尾同學一組練習。」像是遵守著什麼不曾言明過的承諾似地,被分到和二年級成員同組練習的綠間直接了當地再次舉起了手,而一旁的高尾則被綠間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異議行為嚇了一跳。

「呿,又來了。」負責分配小組的宮地學長馬上沉下了臉:「聽好了,籃球社的活動不是你說了算數的。」

「選擇正確的對手才可以訓練出更好的狀態,我只是再在所有人都還在打量我時,選擇一個知道我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的搭檔而已。」

高尾的忽然地開心了那麼一下──哇啊啊真的假的?不過被綠間稱做為搭檔真是滿開心的啊,雖然知道那只是因為不知道還有什麼說法可以使用,所以才不得不這麼說啦,不過過過乾癮也是很棒啊。

「駁回,這種說法除了展現你不是真的有實力外,什麼說服力也沒有。」

「學長輸了我三球。」

「你自己要讓三分的渾蛋!」像是被拔了鬍鬚的貓,宮地學長猛地就轉過身來大罵,卻剛好一腳踩到了大坪學長:「啊……泰介。」

「雖然之前我就很想問,不過大概就是那個了吧。」大坪學長一臉無奈的樣子,三球果然是刮盡了身為小前鋒的顏面啊。

「哪個那個啊,我可什麼都沒有說。」

「大家都很清楚,不過偶爾輸一次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嘛。」木村學長卻一腳踩上了宮地學長的地雷。

「我就說了不是輸了的事情了啊啊啊!」

「那麼就讓我安心了。」綠間冷靜地推了推眼鏡:「做為上次比賽的輸球條件,學長必須聽從我一個月。」

「蛤?」宮地學長這時才忽然覺得自己剛才一定說了很不妙的話、接著他馬上回憶起自己就在剛剛親口承認了輸球。



===

雖然其實我有點忘了,
不過幸好在寫這段時忽然想起了那個目前對高尾來說還是巨大黑影的黑子。

大坪學長天然呆所以叫宮地學長宮地,
宮地很信任大坪所以叫泰介。
├水象星座彼氏 | 引用:(0) | 留言:(0) | 2013/01/15(Tue) 01:19:4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