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5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但是,亞瑟。」阿爾弗雷德困難地笑了起來:「這是什麼意思?我可以打理好我自己的一切,我只想當你的情人而不是弟弟,你根本不需要擔心這些。」

「這不對,阿爾弗雷德。」亞瑟緩緩放開阿爾弗雷德,他緩緩後退的動作讓阿爾弗雷德感到心慌:「我不該愛上你,身為哥哥我該告訴你什麼是正確的,但我卻因為自己的愛情而把這個家搞得一團糟。」

「不,這真是夠了,亞瑟。」阿爾弗雷德伸手抓住亞瑟的手腕,他害怕亞瑟就此離開他:「沒有什麼是錯的,你的堅持才是令你不安的原因。」

「你該找個適合你的女孩陪你,但不是我,我是說,我是你的哥哥,兄弟之間的愛情和親情不一樣,我們不該這樣。」

「這是什麼意思,亞瑟?我需要你說清楚。」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變得認真,他當然該認真,亞瑟說的一切聽起來好像他即將要被甩了,分手若用這種方式來解決,實在是太過牽強。

「我不知道……阿爾弗雷德……」亞瑟變得語無倫次:「我不可能欺騙我自己不愛你……」

「那這樣很好,我們維持著我們的感情,你可以擁有這個家、還有我,維多她一直都支持我們,如果我們可以結婚,她一定是我們的證婚人。」

「你在說什麼傻話,阿爾?」那算是哪門子家庭,還有結婚?他到底在說什麼?

「我正在很認真地討論我們的感情,這裡沒有任何一句話是傻的,不只是你,我和維多都一樣在意這個家,但這不衝突。」

「阿爾。」

「我在這,親愛的。」

「停下來吧,我們都被愛情沖昏頭了。」

「……什麼?」

「我是說,停下來吧,我當然愛你,但我們既不能保證永遠相愛,也不能確保當那天來臨時,我們是否足以繼續維持這個家,如果我們都同等重視這裡,就不該輕易改變原有的關係,我們必須考慮到我們的感情可能會把這個家給毀了。」

「……亞瑟,你需要好好冷靜思考。」阿爾弗雷德緩緩順著亞瑟的瀏海,他將額頭靠在亞瑟的額頭上:「如果你因為這個家庭而寧可捨棄我,這會讓我心碎的。」

「……對,我們都需要好好思考,關於我們的感情,或是這個家。」亞瑟輕輕嘆一口氣,將雙手覆在阿爾弗雷德的手上,那雙手是如此溫柔而讓他感到不捨。

「我愛你,亞瑟。」

「……我也是。」亞瑟靜靜看著阿爾弗雷德好看的面龐堆滿了擔憂,這著實讓他感到難過,無論是哪種感情都在他的腦袋裡打了死結:「我也愛你,阿爾弗雷德。」

當亞瑟親吻過阿爾弗雷德的額頭後,他仍然忍不住親吻了阿爾弗雷德的嘴唇。

亞瑟當然高估了自己,他壓根無法拒絕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偶爾會陪著他一同去附近的餐廳用餐,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喜歡看他專心撰寫用餐心得和餐廳介紹的樣子,雖然他始終搞不懂那究竟有什麼好看的,當他們眼神交會時,亞瑟無法不讓自己感覺到心口的悸動。

亞瑟知道維多借住朋友家的時間越來越多,雖然維多有許多好姊妹,但她並不是非要借住別人家裡不可,他知道的,維多只是想要多保留一些屬於阿爾弗雷德和他的時間與空間,儘管維多利亞告訴亞瑟她沒有這樣打算,但這讓亞瑟覺得維多總有一天會搬走。

亞瑟始終比阿爾弗雷德面臨到這樣的衝突和窘迫,當他的編輯詢問起來接他回家的阿爾弗雷德時,亞瑟臉上的微笑差點撐不下去。

「男朋友?你們住一起?」

「對。」

「哇,我猜你大概與家人都沒有連絡了,我也認識幾個像你這樣的朋友。」

「不,我和我的家人感情很好。」

「真的嗎?他們一定是很棒的家人。」

記憶到此為止,亞瑟並不想說明他的家人正包括了他的男友──他的情人就是他的家人,誰能接受這種說法?──也並不想告訴編輯他們都是孤兒,而這一切的衝突感讓他變得混亂,他越過路面上大大小小的水窪,一回到家裡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他用棉被與枕頭埋住了自己,好讓他聽不見阿爾弗雷德敲門的聲音,他暗自決定一定要讓這樣脫軌的關係變得合乎常理。

從那天開始,亞瑟盡可能地避開了阿爾弗雷德,這很簡單,他更加積極地尋找合作機會,將自己的行程排得滿滿的,雖然剛開始不會那麼順利,但亞瑟也會盡可能地讓自己看起來很忙,好比說每天泡在不同的咖啡館裡,以免馬上就被阿爾弗雷德逮到。

很快地他滿檔的工作列表完成了,亞瑟有大大小小的專欄要寫,短中長的旅遊遍布了他整個行事曆,而他幾乎沒有排休息時間給自己,這讓他在火車上發燒了一整晚,或是在第一次出國時就讓自己上吐下瀉直到回國,縱使阿爾弗雷德建議給自己幾天休假是為了他的身體好,但亞瑟卻為了另一層面的問題決定待自己刻薄,他希望因為疏遠而讓阿爾弗雷德對他感到疲倦,或許愛情這東西他必須要心痛地捨棄,但至少他可以保有和阿爾弗雷德一直當家人的機會。

盡可能避免遇見阿爾弗雷德的結果是對方變得焦躁。每當亞瑟回到家裡以前總感到極大的壓力,他無法想像阿爾弗雷德累積了多少寂寞心焦和憤怒,他總是儘可能地迅速躲避進房間裡,以累壞了為藉口逃避著阿爾弗雷德,但這樣的招式根本撐不了多久,他們開始產生口角。

「告訴我這個月你有多少時間是待在家裡的?」阿爾弗雷德推開了亞瑟房間的門,他不在乎亞瑟因為他的使力而差點跌坐在地上,他只想知道答案:「為什麼要躲著我,亞瑟?」

「只是工作比較忙而已……我要去的地方很多,但我不可能帶著你一起走。」

「或是你故意要把工作排得這麼滿?為什麼要避著我?你習慣去的餐廳和咖啡廳我都找不到你,你想躲避我對不對?」

「……」

他們維持了好一段靜默,亞瑟無法回應阿爾弗雷德,而阿爾弗雷德找不到任何方式來形容自己的憤怒和傷心。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為了這個家,阿爾。」亞瑟將自己的臉埋進手中,他不願意看見阿爾弗雷德更傷心的表情,那讓他感到痛苦,但如果他不願解決這件事,只會讓痛苦的時間變得更長:「如果要我選,我希望我們能有個穩定的關係,阿爾,我不能失去你。」

「你是說,家人嗎?」

「……對。」

「看看你,亞瑟,你連看著我說話都不敢。」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平靜得不正常:「所以一廂情願地終止了我們的關係,就可以留住我了嗎?」

亞瑟驚慌地抬頭,彷彿阿爾弗雷德馬上就會消失。

「在你心中我終究還是你的弟弟多於你的情人,但操他的我們根本不是什麼家人,那只是我們的幻想!就因為這種幻想而讓你覺得我們兩個不該在一起嗎?難道因為我們曾經像家人一樣地相處,我愛你就會只是短暫的假象嗎?我愛你,亞瑟,我愛你!為什麼你就是不願面對我們現在的關係呢?」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像外面巨大的雷聲,雖然維多利亞忍不住跑來關心,卻無法在這樣沉重的氣氛中說出任何一句話,她輕輕拉開阿爾弗雷德,那天之後他們陷入了不再說話的沉默。

為了避免尷尬,亞瑟依然忙碌於自己的工作,他開始習慣居無定所,就連回家也僅僅待個一兩天又要出門,每當他回家時,就是他前往附近城鎮探索新店面和旅館的時候,即使再不注意,他也可以發現他和阿爾弗雷德的漸行漸遠,這不會是他要的,但亞瑟儘可能地說服自己過一段日子後就好了。

直到剛回家時,他看見阿爾弗雷德的行李都放在客廳裡。

「這是……」亞瑟看著從未見過的全新登機箱,還有太過齊全的紙箱,這樣的熟悉感竟然讓他感到不安──阿爾弗雷德才二年級,總不會那麼快就要畢業旅行吧?

阿爾弗雷德忽略了站在他的行李旁的亞瑟,兀自忙碌著,亞瑟可以看見他的房間幾乎被清空,像是要搬走了一樣。

「阿爾,這是怎麼回事?」維多利亞不在家裡,亞瑟不得不出聲詢問阿爾弗雷德。他看著阿爾弗雷德忙碌地走來走去,但看起來並沒有回應他的意思。

「告訴我這是怎麼了,你要去哪裡,阿爾弗雷德?」亞瑟擋在阿爾弗雷德面前,這時他才發現阿爾弗雷德又變得更加高壯了些,這時亞瑟才發現他花了多少時間來疏遠彼此,他竟然可以感到阿爾弗雷德有明顯的變化。

「美國。」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沒有在亞瑟身上多做停留,他只是不斷地忙碌著。

「美國?為什麼?你要怎麼去?」

「你不需要知道。」

「你要讓我知道,阿爾弗雷德。」亞瑟再次站在阿爾弗雷德面前,希望阿爾弗雷德能好好和他談談:「不然我們都會擔心。」

阿爾弗雷德終於停下收拾行李的動作,他緩緩從紙箱中站起身,那雙碧藍色的眼睛裡讀不到任何訊息:「扮演遊戲結束了,亞瑟,你不想留住我,我自然會走。」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3(Wed) 11:33:1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