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4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看著窗外照映天空的燈火漸漸消失而顯露出星光,他開始想起小時候的過往,習慣打架搶奪的日子,還有開始照顧阿爾弗雷德以後的日子、維多利亞加入他們生活後的日子。他們曾回去育幼院拜訪,當年照顧他們的義工已經到了年紀,在他們還沒離開育幼院前就一個個因各種理由而離開了育幼院,院裡的義工又加入了新成員、以往的院長工作接手給別人,雖然說起來很不可思議,但育幼院的確就在他們不在的那幾年之內改變得迅速,認得他們的義工越來越少、而他們也幾乎無法辨認那些院童,每當他們回去一次就看見幾個新的面孔,而再下一次時孩子們又不全然是上回所看到的那些,他們漸漸地失去了回去的意義,而越來越瞭解家的難得,法蘭西斯就是那樣幸運的存在,他與養父母在不久前搬到了美國,開始了新銳設計師的生活。

亞瑟在回憶中沉睡入夢,那次旅行打破了以往的記錄,他每天都打兩通電話回家,這樣的行為反而讓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十分擔心,以至於當亞瑟一回到家裡時,那兩人像是要把他看出什麼端倪來地上下打量了好幾番。

「我真是想死你們兩個了。」亞瑟張開雙臂將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摟在一塊,他們三人擁抱在一起,亞瑟與維多利亞交換了臉頰上的親吻而與阿爾弗雷德接吻,這樣的光景令亞瑟安心多了,和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在一起對他而言就是回家,亞瑟平靜了不少,他安穩地啜飲著阿爾弗雷德替他沖泡的紅茶,將腦袋斜倚在阿爾弗雷德的手臂上,那雙眼睛像潛入了湖心一樣地深沉,在小小的紅茶杯中找尋記憶中的畫面。

「他們看起來過得不錯,西裝筆挺且談笑風生,我倒像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穿著廉價樸素,幸好我們中間還隔了一桌,否則那畫面看起來真是滑稽。」

阿爾弗雷德伸出手輕輕拍著亞瑟。

「但我也不怎麼期望他們知道是我,都這麼久了……但我還是失望了,這有什麼不一樣呢?我到現在還能回憶起他們把我帶進育幼院時的事情。」

「至少你知道我們還在這裡,亞瑟,你該高興在這部份你表現得比你的哥哥們還出色。」

阿爾弗雷德想要安慰而親吻亞瑟的臉頰,但卻讓亞瑟想起了什麼。

他們的感情依然甜蜜如昔,但亞瑟卻開始思考起其他事情來,關於這個「家」:他的確渴求一份歸屬感而讓阿爾弗雷德變成了重要的存在──在他愛上阿爾弗雷德以前──他未曾後悔過這件事情,他們在育幼院時相互照顧著彼此,現在也依然如此,有所歸屬的感覺令他感到安心而溫暖,因此無論是誰都珍惜著這樣的「家」──哥哥亞瑟,弟弟阿爾弗雷德,他們共同的姊妹維多利亞──並不是厭膩了阿爾弗雷德,事實上亞瑟十分在意這段感情,阿爾弗雷德為他帶來的一切都足以令他會心一笑,當他們一起準備晚餐並在餐桌上分享每天的遭遇時,那感覺真是再幸福不過了,那樣的幸福足以讓他每天微笑著入夢。

「你在想什麼?」阿爾弗雷德親吻著亞瑟的頸側,他的手正在撫摸亞瑟的身體:「真不敢相信,我們才交往不到一年,而你已經開始在床上分神了。」

阿爾弗雷德停止了自己的忙碌,他趴伏在亞瑟的身上,赤身裸體貼緊彼此的感覺是親密無間的,亞瑟湖水綠的眼眸直視著阿爾弗雷德的雙眼,帶著困惑的樣子十分可愛,無論身體的成長速度有多快,阿爾弗雷德始終像個大男孩。

「發生什麼事了?」

「唔嗯……沒什麼。」亞瑟抬頭親吻了阿爾弗雷德的嘴唇幾下,試圖安撫阿爾弗雷德:「想到我們的事情。」

「嗯?」阿爾弗雷德轉而吻著亞瑟的頸側,他聽見亞瑟舒服的嘆息聲。

「嗯……愛上自己弟弟這回事……」亞瑟輕輕搓揉阿爾弗雷德的頭髮,細膩的髮絲觸感依然良好,他喜歡這種感覺:「從小照顧到大……應該呵護倍至的……」

「但是卻搞上床了?」

「是這樣沒錯……唔嗯……慢一點,阿爾……嗯……」

「不喜歡嗎?」阿爾弗雷德張口含入了亞瑟的乳頭,以舌尖挑玩撫弄。

「不是……啊嗯……但想起來……嗯……很奇怪……」

「沒有什麼奇怪的,亞瑟。」阿爾弗雷德架起亞瑟的雙腿,他炙熱的硬物抵在亞瑟股間,一點一點地緩緩沒入:「我們不是真正的兄弟,依靠著彼此成長到大,就算相愛也不會奇怪。」

亞瑟無法回應什麼,他還來不及把話給說出口,阿爾弗雷德已經搶先讓他無法再說出完整的句子、更別提任何思考。

「為什麼不是真正的兄弟呢?」亞瑟靠在阿爾弗雷德的頸窩,他的手被阿爾弗雷德放在胸口,隨著阿爾弗雷德的呼吸起起伏伏,雖然亞瑟已經感到疲憊,但他希望聽到阿爾弗雷德的回答。

「我們不是真正的家人,亞瑟。」阿爾弗雷德轉過身來,將亞瑟環抱在懷裡:「這是個家,但我們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所以我們的關係也可以自由改變,比如說我當爸爸,你當媽媽……」

「你在說什麼蠢話,阿爾弗雷德。」亞瑟被阿爾弗雷德的一番話給逗笑。

「所以用情人的方式居住在一起,有什麼不可以呢?亞瑟媽媽?」

「情人的方式?」

「嗯,我跟你,維多是我們的朋友。」

「朋友?」他一直都當他們是家人……

「沒錯,我們的朋友,你總不會以為我還是需要你換尿布的小鬼吧?」

「不,阿爾。」亞瑟親了親阿爾弗雷德的鼻梁:「對我而言你們都是我的家人。」

無論如何都是家人──亞瑟深信著,當他走在街上,看著孩子們蹦蹦跳跳地撲進大人懷裡時,總會讓他想起小時候的往事,一轉過頭便會發現如今比他還要高壯的阿爾弗雷德已經在他回家的路上等他。

但是有哪個家庭的兄弟會墜入愛河的呢?亞瑟當然知道這幾乎不可能,而且伴隨而來的是責難與否定,同時他也十分清楚,之所以他們未曾被辱罵是因為雙方的關係沒有公開,而他們沒有共同的父母,只是一群聚在一起的……孤兒。

所以他想要有個家,有個可以回去、有人會等待他的地方,或許他們可以同時維持著兄弟關係並且談戀愛,但那不是正常的,亞瑟已經快要無法分辨清楚,究竟是愛情還是家庭才是一場辦家家酒,而他希望兩個都不是,他需要這個家,但他也愛著阿爾弗雷德。

亞瑟在電梯裡思考著這件事情──他正要去找他的編輯──當他拿著手稿到達編輯辦公室時,那團凌亂真是他未曾見過的,他先因為在門外聽見編輯室內有十分誇張的爭吵聲而覺得自己不便進入,這讓他足足在編輯室外站了快半小時,所有經過的雜誌社員工都會轉過頭看他一眼。因為發現爭吵內容與個人私事有關,亞瑟又不得不晃到樓下去買個咖啡,再緩步踱回去編輯室。

「噢,很抱歉,希望沒讓你等太久。」亞瑟的編輯看起來十分疲憊,她手忙腳亂地將辦公桌整理出一個空間好讓亞瑟放上他的手稿:「這簡直就是一場大戰,我越來越搞不懂為什麼我要結婚了,現在我除了工作外還要和律師見面、法院、我前夫、小孩……噢對還有搬家,我絕對不可能還住在那個房子裡,我已經受夠了,我怎麼不記得當我結婚時我有這麼忙?聽著,現在的十對夫妻裡有超過一半會離婚,如果你想結婚,就順便想好萬一哪天你需要離婚時該怎麼辦,別像我這個樣子,這些事情真是累死我了。」

亞瑟靜靜聽著,他什麼話都不方便回答,他想起曾經為了阿爾弗雷德不小心印在領子以上的吻痕而發生了爭執,他們的爭執方式就如同所有情侶的模式,而阿爾弗雷德是堅持不肯認錯的一方,雖然是件小事情,卻讓他們足足三天不說話,直到維多受不了地居中當協調者才得以落幕,這讓亞瑟產生了新的問題:萬一他們分手了,這樣的家庭是否還可以維持?這件事情讓亞瑟開始擔心起來。阿爾弗雷德太富有魅力,校園裡有的是對象可以任他選擇,連亞瑟都忍不住擔心幾時會對自己感到麻痺膩味,若發生那樣的事情,他是否能承受阿爾弗雷德的拋棄,或是看著阿爾弗雷德離開他?

維多利亞在傾聽亞瑟的煩惱後淡然一笑,她說這是庸人自擾,在她看來他們只是普通情侶,就算不是家人,他們也永遠都會是朋友。

亞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他的家庭竟然因為感情而瀕臨支解,如果他無法維持這個愛情,那這個家庭是不是也要隨之瓦解?他不接受這種結果,但也沒有把握自己能與阿爾弗雷德相愛一輩子──那是為時多麼漫長的形容詞。

「阿爾……」亞瑟推開了阿爾弗雷德,試圖掙脫他的懷抱:「我需要跟你說說……」

「你懷孕了?男孩還是女孩?」

「別鬧了,阿爾弗雷德。」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笑得幸福的表情,他多希望可以不要說,但這樣慌亂的猜測和不安他已經受不了了。

「說你會愛我一輩子,阿爾。」

「我會愛你一輩子。」阿爾弗雷德雖有所疑惑,但仍然順從地覆述了亞瑟的要求,並在亞瑟的手背上落下宣示一樣的親吻,亞瑟無法否認他為這一幕感動,卻又充滿懷疑。

「……不……怎麼可能。」亞瑟不禁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真是愚蠢,口頭上的誓言總是能夠輕易背叛,他該知道:「你不會。」

「無論會不會你都不會知道,除非你親身體驗過,亞瑟。」阿爾弗雷德摟抱住亞瑟,卻被亞瑟給推開。

「那我該體驗什麼呢?被你拋下嗎?眼睜睜看著我所盼望的家被我毀掉?」

「……為什麼會這樣想呢?我們不是好好的……」

「但那不是永遠啊,阿爾弗雷德。」亞瑟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雙臂,表情十分慌亂認真:「如果我們無法維持我們的愛情,那麼這個家結果會怎樣呢?」

「亞瑟……你想太多了,這不會發生,雖然我們偶爾會爭吵,但我們仍然相愛,為什麼要覺得我們會分手?」阿爾弗雷德無奈地微笑起來,撫摸著亞瑟的頭髮和臉頰想安慰他。

「連我哥哥都會把我丟進孤兒院裡,我該怎麼相信感情這回事?我該怎麼相信我們會相愛一輩子?但我可以當你永遠的哥哥,因為我知道被拋棄的感受,比起我們的愛情,我更在意這個家。」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3(Wed) 11:30:5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