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1-2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1-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阿爾弗雷德與亞瑟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聯絡,自從他離開英國之後。也在亞瑟到了美國許久,阿爾弗雷德才在雜誌上刊登文章的語法和口吻裡發現亞瑟竟然到美國了,但他始終沒有花時間去確認或是有任何打招呼的打算。

發現到亞瑟是這麼靠近時,那場面真是夠令人感到難堪。

兩個大漢體型的警員使勁地架著一個不斷扭動的男人進入警察局,那男人不個肥仔或是壯漢,他擁有一副中等偏纖細身材的身體,粗爆的怒罵聲還有疑似英國腔的口音倏地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熟悉而抬頭,但舉目所見卻讓他感到丟臉和懊悔──以及詫異──無論如何,那已經不是他所記得的亞瑟。

醉漢身上的酒臭味瀰漫了整個警局的大廳,員警一邊製作筆錄的同時還要小心醉漢嘔吐在他們身上,發了酒瘋的傢伙可真是夠嚇人的,時而恍惚卻又會忽然中氣十足地咒罵著不知名的人,伴隨著無法預測的拳打腳踢,這讓筆錄員警感到十分困擾,但那並不是最糟的,亞瑟˙柯克蘭不知道哪來的直覺,他看見了阿爾弗雷德,並醉醺醺地向他打招呼。

「嘿!阿爾,最近過得怎麼樣啊?」

「還不錯,繼續完成你的筆錄吧。」阿爾弗雷德狠狠咬著嘴裡的口香糖,用打招呼的輕鬆口吻帶過了這樣的尷尬,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工夫才壓下內心的怒火和震驚,如果當時他嘴裡那團口香糖是脆的,八成已經在阿爾弗雷德口中被嚼成無數碎片還吞了下去。

他可以用過去曾經整治過那傢伙為由,打發掉同袍對他們如何相識彼此的疑惑;但亞瑟公然喊出了他在英國時的暱稱時,事態對阿爾弗雷德而言顯得棘手。

所以他撒了個小謊:整治「那傢伙」時,他身邊的女伴是這樣稱呼他的,純屬玩樂性質,所以對於那個女孩的資料一無所知──這是個好方法,大部份的人都相信了,女孩子們不知道怎麼搞的,似乎對於金髮碧眼大男孩特別有興趣,這讓阿爾弗雷德在辦案過程中有程度上的吃香。

但事實上是,除了常來找麻煩的檢察官之一,娜塔莉亞以外,阿爾弗雷德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固定的女性熟面孔,若再加上「親密」這個條件的話,真抱歉,連他母親都不包含在內,阿爾弗雷德是個孤兒。

關於這件事沒人曉得怎麼問起,就像阿爾弗雷德口中的「那個女孩」一樣,但也從來沒人懷疑過阿爾弗雷德,他們的確未曾看見過阿爾弗雷德的家人來訪、阿爾弗雷德也未曾提到自己的家人過,他是張白紙、但白紙的上面又貼滿了獎章。

而阿爾弗雷德也進其所能地維持這樣衝突、但不會造成自己困擾的形象。他熱愛他充滿正義感的工作、他打擊犯罪、受到市民的歡迎,這一切美好得只要再加上一份速食套餐就是他心中的天堂了。

如果亞瑟不出現的話。

阿爾弗雷德理所當然地找了個藉口令自己失控了一下下,但亞瑟離開時的輕輕一吻卻讓他他知道這一切是如何的自不量力,他是瘋了。

他猛地用力將亞瑟推倒在自己黑色人造皮的沙發上,亞瑟發出了巨大的哀嚎聲,卻來不及阻止阿爾弗雷德扯掉他的衣物,在西裝長褲被阿爾弗雷德撕裂時,亞瑟爆怒的粗口讓阿爾弗雷德熟悉地笑了起來,彷彿這讓他感到快樂。

「把我的褲子還給我!你這瘋子!」亞瑟舉起手臂想將阿爾弗雷德推開,但事與願違,他只能從阿爾弗雷德大腿和手臂之間的空隙離開。

「嘿,慢著,你不能這樣就走。」僅用單臂就輕易地將亞瑟撈回沙發上,阿爾弗雷德笑得和警察局裡那些條子一樣流裡流氣,幾度想要撫摸亞瑟臉頰的手不斷地被亞瑟給撥開,阿爾弗雷德將亞瑟鎖在自己的雙腿之間,迅速地脫下了警察制服後復又壓回了亞瑟身上──這回他雙手分別壓在亞瑟的手腕上,他的內衣隨著胸肌的線條而起伏著,手臂上結實的肌肉在任何必要使用到的時候會有細小的血管浮上肌膚表面。

阿爾弗雷德胸前的十字架墜子落在亞瑟的胸口,冰涼且搔著癢。

「你應該很想念我,亞瑟。」阿爾弗雷德微瞇著他碧藍色的眼眸,他說話的氣息吹拂在亞瑟的臉頰上,欣賞著湖水綠眼眸裡的躍動。

「……千萬別對自己的嫌犯產生興趣啊,警官。」亞瑟嗤了一聲,咬住阿爾弗雷德的項鍊以讓對方低頭,準確地以嘴唇接住了阿爾弗雷德的嘴。

舌頭滑過嘴唇,他們濕而緩慢地親吻,故意分泌了大量唾液以製造水潤聲響,將舌頭侵入對方口中時將唾沫往裡帶,他們的舌頭像交尾的蛇一樣纏繞著彼此,亞瑟輕微而滿足的喘息聲迴盪在阿爾弗雷德的耳畔,濕潤的舌尖舔在阿爾弗雷德的下巴上,細小粗糙的鬍渣讓亞瑟感到有點微痛和發麻,他米金色的睫毛輕輕拂在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上。

阿爾弗雷德一下又一下地親吻著亞瑟的額頭,彷彿在欣賞亞瑟的演出。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應該很想念我。」他笑得彷彿贏了一場賭局,滿意地鬆開了亞瑟的雙手,拉著亞瑟躺倒、使得亞瑟跨坐在他的腰上:「或許再更進一步就能喚醒我對你的印象。」

「知道嗎?」拉著阿爾弗雷德的手從腰際摸上胸口乳首,亞瑟伏低了身體讓兩人的氣息幾乎混在一起:「操你自己的屁股吧,渾球。」

「你知道你的口音很可愛嗎?」拳頭揮出的一瞬間被阿爾弗雷德給擋下,一陣天旋地轉後,亞瑟再次被壓在阿爾弗雷德和沙發之間,這次他的雙手被壓在阿爾弗雷德的膝蓋下。

「這招不錯。」阿爾弗雷德微笑著,從腰後亮出了手銬:「但你知道的,我就是有辦法。」

「你這公事和私事分不清楚的渾球!」

「哇喔,這樣說就太嚴重了,假如說……」手銬響起清脆的金屬聲,阿爾弗雷德先將亞瑟的一隻手上銬,鐵鍊繞過沙發扶手,接著把另一隻手也銬上:「你若不出現在我的轄區和我們的重大案件中,我也不需要忍耐這般難受地面對你。」

阿爾弗雷德拿下了他的眼鏡,失去了眼鏡的斯文修飾後,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像美洲豹一樣地凶狠野蠻:「你自找的,亞瑟,你不該來這裡。」

「我想到哪裡都是我的自由,你這狗娘養的。」亞瑟試圖踢開阿爾弗雷德握住他雙腳腳踝的手,但沒有成功,那頭濃金色略長的瀏海垂落在他的下腹,這讓亞瑟本能地感覺不妙。

「阿爾弗唔……嗯……」亞瑟無法夾起自己的雙腿,隔著內褲感受到的濕熱感令他的背脊發麻,舌頭的撫慰在內褲的阻礙之下變的模糊,卻讓牙齒的磨蹭不再具有太大的殺傷力,帶著危險意味的廝磨反而更容易挑起獸慾,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失去掙扎意志,俐落地扯下了亞瑟的內褲。

亞瑟的陽具不足以得到讚許但形狀漂亮,且和主人的肌膚一樣帶著不太健康的蒼白。

「看來你這裡也曬不到多少太陽。」那打量的眼神、不如更精確地形容吧──帶著揶揄意味的打量眼神。

「住口!你們這群都有暴露狂的美國人!」隨時隨地可以看見彈動乳房和蜷曲在陰毛裡的那話兒的邁阿密海灘真是再駭人不過!

「不不不,『英裔美國人』,親愛的亞瑟。」阿爾弗雷德狀似親暱地在亞瑟的嘴唇上留下一個吻,他的指腹輕柔地觸碰著亞瑟的柱身並緩慢滑動:「如果美式熱狗只有這麼點份量,去看大聯盟就等於飢餓競賽呢……」

「美式熱狗?」真難以置信!

「你比美式熱狗有趣多了。」盡管亞瑟如何掙扎,親吻在頸側的聲音仍然十分響亮。雙腿大開地胡亂扭動的樣貌更像求歡的姿勢。偶爾頂觸到阿爾弗雷德覆蓋著棉質內衣的結實腹部時,令亞瑟心虛地發現自己像個娘們似地欲求還拒,同時也讓他更加生氣。

「你這混蛋!」亞瑟劇烈地踢起腿來,他無法真正地掙脫雙腿的箝制,而阿爾弗雷德只是牢牢將那雙腳踝抓在雙手中,並未十分強制地壓住亞瑟的雙腿動作,那具漂亮而高昂的性器隨著亞瑟的踢腿而輕晃彈動的樣子可真養眼。

「如果不打算幫我吹完的話就趕快滾開!我可沒這閒工夫玩小孩子的假裝遊戲,你這只有美式熱狗和大聯盟的陽萎男!」

阿爾弗雷德響亮地吹起了口哨,並在亞瑟的龜頭沾上滿是唾液的親吻,水亮感又讓亞瑟的寶貝變得更漂亮了幾分。

「那就聽你的。」阿爾弗雷德放開了一隻手,四指併攏輕推著亞瑟的陰囊,像以手墊錢袋重樣一樣地玩賞:「小孩子的假裝遊戲先放一邊,讓我去準備成人適用的遊戲──特別是給你這種傢伙。」

「操!」即使一條腿是自由的,亞瑟依然無法真正踢上阿爾弗雷德的下巴,令人為之氣結地,他的踢擊再次被阿爾弗雷德微笑著制止。

「乖點,親愛的。」阿爾弗雷德舔吻亞瑟的腳踝的表情比嘴裡含著亞瑟下體的樣子還要色情:「爹地等一下就給你好東西。」

以退為進似地,阿爾弗雷德竟然起身離開亞瑟,他碧藍色眼眸掃過的光彩讓亞瑟愣了一下。

「等等、別把我一個人放在這裡!」通身赤裸且被銬在沙發上,這讓亞瑟不安地呼喊住阿爾弗雷德卻一無所獲:「至少把我的手銬鬆開啊!嘿!」

阿爾弗雷德沉穩的腳步緩緩踏上樓梯,而亞瑟則在沙發上再次扭動起來,他深切地希望這副手銬是可能斷裂的瑕疵品、或阿爾弗雷德對生活和體重的漫不經心讓這組沙發瀕臨支解邊緣。

這一切的努力和希望終告無效,除了手腕上益加嚴重的疼痛感以及響亮得刺耳的的金屬聲以外,亞瑟所期望的兩件事都沒有成真,他的勃起沒有消退、而他聽見了阿爾弗雷德的腳步聲正慢慢往樓梯上方踏下來。

漂亮而英俊的美國男孩斜倚在柱邊,他農金色的頭髮燦爛得刺眼,這回打量亞瑟的眼光像小鬼們拿著樹枝群聚在看門狗籠子前、充滿挑戰的興趣的模樣。

「混帳!」亞瑟仍然沒有放棄扯下手銬的希望、或是在阿爾弗雷德面前不做任何掙扎的話就型同他認輸了,他瘋狂扭動身體的樣子像一條在沙發上翻滾的活魚。

「瞧你激動的。」阿爾弗雷德從容地坐在亞瑟身邊,將他該拿的物品展示般地陳列在桌上:潤滑液、拘束帶、手帕、醫療用膠帶,還有跳蛋。

「……你這……」

「大人的玩具,嗯……你會喜歡的。」阿爾弗雷德彷彿讚許自己的行為似地發出輕嘆,他首先拿起拘束帶,這時阿爾弗雷德看起來心情忽然變得很好,他將自己的腰置於亞瑟的雙腿之間,並抵押著亞瑟的大腿,在亞瑟的怒視之下從容地將拘束帶的兩頭分別系在亞瑟的大腿根部和腳踝上,恍若精品的深紅色鱷魚紋拘束皮帶招搖地鎖住了亞瑟的雙腿,當被拘束者不情願地踢起腳時,他的腿會將自己的臀部更往上拉抬以迎合對手的需求。

「很適合你,親愛的,這玩意會因為你而流行。」阿爾弗雷德滿意地撫摸過亞瑟的臀部內側直至大腿,他可以感覺得到亞瑟的身體因觸摸而輕輕顫抖。

潤滑液是全新的,阿爾弗雷德花了一點時間拆下所有包裝,但他沒有將潤滑液塗在自己手指上,這一部份亞瑟並沒有料想到,或許只想速戰速決的他想得太簡單了。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18:13:35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