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想讓你聽的聲音

【綠高】想讓你聽的聲音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吶,小真。」有點冷的上課日裡也充滿了睡意,下課時間一到許多顯然已經進入冬眠狀態的同學也跟著趴下,因為氣溫驟降之故,下課時間也變得安靜許多,顯得有點無聊。

但高尾從來就跟無聊這兩個字絕緣,或者是他這個人打死不願意承認無聊。

「吶~小真。」抱著懷爐轉身趴在綠間的桌子上,看起來顯然是無聊到沒事做的樣子,讓正在標記課堂重點的綠間有點煩躁。

「這題我也不會,算給我看好嗎?算給我看嘛~」

安靜沉默地,雖然眉毛很明顯表現出不悅,但綠間很快列出了一排又一排工整的算式和註解說明,將筆記本轉了一圈後用自動筆尖迅速地指點了幾下。

「……懂了呢!小真超厲害的,一句話都沒說就可以明白了呢。」

「那是因為你根本沒有認真上課的關係。」推了推滑落的眼鏡,綠間將因為握筆而顯得冰冷的手放上了高尾抱在臂彎中的懷爐。

「做為謝禮,就給你一點特別服務吧?」一邊壞笑著,高尾將腦袋歪過了一邊,讓綠間的左手和懷爐被夾在高尾的臉頰和手臂間:「等一下要換右手也沒問題喔。」

臉頰邊很明顯感覺得到綠間打算把手抽回去,但最後綠間沒有這樣做,意外之餘高尾也明白在班上同學都瑟縮成一團連取暖都來不及的寒冷天氣裡,大概也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自己很希望綠間的手可以繼續貼在臉邊、當然綠間或許只是因為想要取暖而已,但就算是這樣的原因也很足夠了,那種死要面子的個性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觸碰的,一邊想著,高尾又忍不住蹭了蹭綠間的手,然後有點壞心地看著綠間安靜地漸漸紅起臉來--好可愛的感覺--高尾這時也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溫度正在升高。

「……高尾。」貼在高尾臉頰上的左手輕輕將高尾的臉拉起,好讓高尾可以直直看著自己,但高尾一向對於這種有點過度直接的要求感到困擾,綠間是個容易害羞的人,但他也同樣可以毫無自覺地將對方置於更加害羞情境裡而渾然不知,完全是個天然的高手。

「不,等等,無論你想到了什麼都不要問。」只好先下手為強了,怎麼樣都不可能在全班面前說出「小真這麼可愛,看得我都害羞了」之類的話,閃躲著綠間的目光的同時,高尾也有點擔心天然的綠間無法明白他的想法。

明明各種調戲的話都說出來,不過一旦變成真心話時,高尾發現竟然連自己也變得彆扭了,結論是一定是小真病毒作祟。

就在得到這樣的結論的當下,聽一隻略冰冷的手貼到了高尾的左邊臉頰上。

「冷……!」

接著是懷爐,由綠間的左手換成了右手,那隻已經被暖起來的左手又非常理所當然地把高尾的腦袋歪過另一邊。

「小真……你這樣太壞心了啦。」

「既然是謝禮就要誠心誠意地給。」

「啊~知道啦知道啦,任性的王牌大人,吶?」

高尾說話總是這個樣子,滿是撒嬌的感覺,但那張臉上又明白表示了時不時的小小壞心眼,雖然不討厭卻又忍不住不斷猜測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雖然說在社團裡和學長們說話也是同樣一個風格,但綠間卻完全無法因此而覺得高尾說話時不斷撒嬌只是自己的錯覺,雖然語調是一樣的,但對話中撒嬌耍賴的部分,好像遠比和自己說話還少了許多,或許也可以當作是一種專屬於自己的特別待遇吧,多虧了高尾的臉頰和懷爐,綠間的雙手在寒冷的天氣中依然有發揮一定程度的手感。

「小真今天的投籃還是這麼帥呢,我想買些熱的東西在路上吃,小真要一起去嗎?」

「鯛魚燒。」

「啊~真是的,不是要給你點菜吶。」

「我是想吃鯛魚燒的啊。」

「唔……拿你沒辦法,那就去買鯛魚燒吧,紅豆口味的?」

「嗯。」

「偶爾換成抹茶口味的怎麼樣?」

「不要。紅豆口味比較好吃的說。」

「做為妥協的交換,就借我一小段圍巾吧,脖子好冷。」還沒等綠間答應,高尾就先自己扯來了綠間的圍巾腳往脖子上捲。

「還給我。」有點不高興地扯著圍巾,但綠間不但沒有成功,反而還被高尾貼上了。

「讓我圍一下嘛,小氣鬼。」

「不要一直用撒嬌的口氣說話,好好的把話給說好,高尾!」無法確認是真的不耐煩了或是高尾太過靠近,綠間終於把心中悶了一天的話給說了出來:「一直用撒嬌的方式說話……我可是很困擾的。」

……唔哇……說出不得了的話呢!高尾瞪大了眼睛看著把話說完就馬上偏過頭去陷入自我厭惡的綠間,什麼跟什麼,就算是王子一樣的形象也別這麼純情啊真的會心動的!

「什~麼嘛!」忽然覺得好有意思又很開心,高尾開始無法控制地說個沒完:「小真對我說話的方式很沒抵抗力嗎?被撒嬌的感覺很害羞?唔哇其實小真你超喜歡可愛的東西吧?所以裝可愛就很沒抵抗力對不對?」

「我根本沒有說你可愛之類的。」綠間推著眼鏡的左手好像黏上鏡架一樣完全離不開了。

「覺得很性感嗎?」

「笨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紅著臉迅速回答這種反應通常都是口是心非,如果是別人的話,綠間大概會馬上把這種理論給說出來,但很可惜人總是看不到自己,更何況綠間竟然馬上紅著臉回過頭來駁斥。

「噗──不會吧,真的嗎?」因為太開心了反而很想笑,但高尾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應該是擺出怎樣的表情才比較好,總之是開心的沒錯:「小真覺得我這樣說話很性感嗎?」

「就說了沒有。」

「那看著我的眼睛說嘛。」不過真是目光對上了,說不定連自己也會想逃呢,不過因為太開心了反而更加無法控制自己亂說話的心思:「吶,小真喜歡我用什麼方式說話呢?更撒嬌一點還是更性感一點?」

「無論哪個都不要。」

「這樣我會很困擾喔,做為期考猜題的交換,今天開始我可以讓小真指定各種說話的風格喔,就算想聽色色的聲音也沒問題。」

「閉嘴。」

「哪種聲音我都可以喊得出來喔?小~真~?……唔喔!」忽然被綠間猛然一拽而失去的平衡,等到站穩後才發現兩人正在有點陰暗的防火巷中,高尾確認安全了之後反而有點輕鬆地倚牆看著被自己弄得害羞到不行的綠間。

綠間紅著臉的樣子真是怎麼看都覺得好可愛,真想要獨佔他這麼害羞的樣子。話是這樣說沒錯,但剛剛說出來的話連自己想起來都有點害羞呢,果然是一開心就玩過頭了。

「高尾。」

「嗯?」

「……用正常的方式說話就可以了。」雖然是面對著高尾,但綠間的目光卻是瞥向另一邊,無論是臉頰還是耳朵都紅透了。

「欸……把我拖到這裡只想說這個?小真你真是壞心人呢。」的確感到有點失望沒錯,還有這種只要普通狀態就好了的發言,是某個程度上的拒絕嗎?

「明明你才是壞心的那個吧?」說了那麼明白露骨的調情話題,到底想做到什麼程度呢?

「比起小真來我差遠囉,壞心這種事,真是被你的話給傷到了呢。就這麼討厭被我撒嬌嗎?這可是王牌大人限定的特別服務喔。」高尾一邊說一邊扯著脖子上的圍巾,讓冷得不想離開圍巾的綠間不得不低下脖子來靠近高尾,不斷拉近的距離讓綠間忍不住在心裡想著或許現在是好好把對方抱進懷裡的時機,卻沒注意到耳朵已經過度接近高尾的唇畔。

「如果是小真的話,還有各種聲音想要讓你聽呢。」又甜膩又撒嬌的聲音,低低地穩穩地在耳邊輕聲響起……



===


和橙子聊天得到的靈感。
達央的聲音太犯規了!好嫉妒可以被那種又甜又可愛的聲音撒嬌的綠間!>皿<////
不過我也好嫉妒可以被綠間這麼性感的聲音給寵愛的高尾~~Q皿Q//////
└綠高單篇 | 引用:(0) | 留言:(2) | 2012/11/03(Sat) 00:33:58

留言:

No Title
天啊黒鳥桑我愛妳-!!!!!!!! 兩個人超可愛!!!
萌的我亂七八糟腦內拼命再生達央和小野的聲音。突然告白嚇到的話很抱歉,實在按捺不住情緒浮水了。(掩面)
[2012/11/03 06:05] URL | M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M:
抱歉回覆晚了:)
感謝你的喜歡,小野x達央真是sexy的組合啊,
之前有性得到這組的廣播劇我整個萌得暈頭轉向><///
[2012/11/11 14:55] URL | 黑羽鷲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