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3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嘿,我必須說,我可不能用這種方式來解決我們往後所有的情慾問題喲。」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裡帶著氣音和一點點呻吟,他這下在心裡確定亞瑟絕對會手淫了,節奏感還真不賴。

「你到底想說什麼?」亞瑟也輕輕喘息著,他的臉頰泛紅而眼神逃避著阿爾弗雷德。

「我是說……等一下你必須讓我上你。」

「拒絕。」

「但我不喜歡被上,亞瑟,上次企圖爬到我身上的傢伙最後和我狠狠打了一架,而大多體驗過我的人還找不到抱怨的,想要親自詢問他們嗎?」阿爾弗雷德鬆開了亞瑟,也拉開了亞瑟撫摸他的手,與亞瑟十指交扣。

「噢……」亞瑟露出難以忍受的表情:「別在我面前提到他們。」

「那就和我有一次真正的性愛後,讓我以後只會提到你?我保證不會讓你太痛苦了,我親愛的小淑女。」

「去死吧。」亞瑟推開了阿爾弗雷德且再度抓起枕頭擋在臉前,他的雙腿被阿爾弗雷德拉開且腰被抬高──阿爾弗雷德又把他的枕頭搶走了──有什麼濕濕涼涼的東西沾上了他的股間,但亞瑟注意到的是另一件事,阿爾弗雷德再度親吻起他的老二。

「停下來、阿爾弗雷德,那很奇怪!」

「但這樣有助於分散你的注意力,我覺得這是不錯的方法。」阿爾弗雷德細細啜吻著亞瑟的陰莖根部,時而親吻大腿內側,他將潤滑劑沾滿了亞瑟的入口,並以指腹按摩著。

「唔嗯……阿爾……」

含入亞瑟的時候,小傢伙在阿爾弗雷德的口中顫抖著,阿爾弗雷德溫柔地以唇舌討好著亞瑟,卻並不給予足夠的刺激,他欣賞著亞瑟不斷扭動身體的模樣,緩緩將手指尖沒入亞瑟身體裡,手指被緊緊含住的感覺令阿爾弗雷德感到雀躍,他幾乎可以直接想像自己的老二被亞瑟溫暖的身體所包覆的感覺,他在亞瑟的身體裡探索並偷偷彎曲起手指,看著亞瑟因為羞恥而眼眶含淚。

「你這……渾蛋……」

「嗯哼。」阿爾弗雷德輕輕緩緩地親吻起亞瑟的龜頭,濕黏的親吻聲裡他嚐到了亞瑟的味道,些許半透明的精液沾在他的口唇上,他在亞瑟的目光下伸出舌頭舔入口中,同時又沒入了一根手指在亞瑟身體裡,他欣賞著亞瑟抽氣的聲音,手指在亞瑟的身體裡來回撫摸和刺激,並仔細觀察亞瑟益加頻繁的呻吟,亞瑟的身體漸漸習慣手指的侵入,因此第三根手指很快就突破重圍。

「阿爾弗雷德……」亞瑟難耐地看著阿爾弗雷德,有些事情他並不喜歡說得露骨明白,他唯一能找到的方式是握住阿爾弗雷德始終忍得辛苦的老二,巨大溫熱的陽具在他的手中輕輕顫抖,當亞瑟撫摸上阿爾弗雷德的頂端時,阿爾弗雷德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這讓亞瑟變本加厲,他放膽地搓揉著阿爾弗雷德──

「撐住囉,親愛的。」

阿爾弗雷德迅速地挺入了亞瑟的身體,在被巨大陽具刺穿的瞬間亞瑟無法抑止地慘叫出聲,在阿爾弗雷德安慰的親吻中漸漸緩和,他只記得後方被阿爾弗雷德強烈且迅速地進出,他被不斷親吻擁抱和穿刺著,阿爾弗雷德的感覺像栓入了他的身體裡一樣強烈而深入,讓他近乎失去其他感知而放開矜持地呻吟,他無法確認高潮來襲的原因究竟是因為阿爾弗雷德的挺入或是前方被阿爾弗雷德給把玩的關係,阿爾弗雷德那渾蛋幾乎要把他拆散似地做到連他自己都動不了才放過亞瑟,讓他不得不請了幾天假來掩飾與激烈性事一樣令人無法忽視的後遺症。



※※※



他們的交往發展快速,生活中充滿了甜言蜜語、調情、接吻還有其他亞瑟打死不願承認的浪漫,甚至有些事情是阿爾弗雷德沒有預想到的──是的,亞瑟的胃口遠不止於他所表現出來的,那個悶騷的傢伙在床上不僅招架得了年輕情人的攻勢,甚至讓對方瞠目結舌──幸好亞瑟在外仍然面帶拘謹且中規中矩,所以乍看之下依然是優秀乖巧的好青年。

起初亞瑟十分在意原先的兄弟關係及同儕的目光,但當阿爾弗雷德表示願意尊重亞瑟的自尊而時,身份上界線似乎很快在亞瑟心中輕巧跨躍──他們本來就不是具有血緣關係的兄弟──當然,有什麼事可以比剛開始交往的對象還要重要的呢?亞瑟不得不讚嘆阿爾弗雷德是個理想的情人,他像個弟弟一樣習慣撒嬌,卻又在必要時刻變得認真,除了微笑著接受對方心意外,亞瑟無法再做任何挑剔,他總是無法鐵下心腸去拒絕,而不斷縱容阿爾弗雷德的任性要求。

那對阿爾弗雷德而言是一段再快樂不過的時光,他無須再壓抑自己對於亞瑟的感情並享受著屬於兩人的時光,更棒的是亞瑟也同樣在意著他。很快地阿爾弗雷德到了選擇大學的時候,當時他決定將亞瑟所在的學校當作升學的目標,亞瑟知道這件事時只有微笑著親吻他的嘴唇,在阿爾弗雷德取得入學資格時他抓著亞瑟在床上狂歡了一整晚來慶祝,而維多利亞則在隔壁城鎮找到了正式工作而搬離了家裡,但她總會定期回去探望亞瑟和阿爾弗雷德。

亞瑟已經是即將畢業的四年級學生,卸下了絕大多的數的學生活動要職,但他仍保有學生報紙的一小塊專欄並廣受學生歡迎,裡面介紹了鎮上以及附近城鎮的特殊店家還有值得造訪的餐廳,亞瑟雖然始終無法做出真正的好菜,但是他的確熟知這些享受生活的要領和門道,這也讓他偶爾能賺些小外快,專欄的成功讓他決定走上自由業。阿爾弗雷德看起來正要成為新生中的焦點之一,亞瑟並不意外於此,他驕傲的情人始終都是目光焦點,阿爾弗雷德也一直維持著關係不公開的承諾,他多次想進一步地公開彼此關係,但亞瑟總是不願意。

「為什麼呢?」阿爾弗雷德懷親吻著懷裡的亞瑟,他的手上潤飾著明天要交出的稿件。

「我並不……我還沒準備好要接受他們的目光,阿爾。」亞瑟長長嘆息了一聲,他抓著阿爾弗雷德的手枕在臉頰邊:「我不覺得因為相愛彼此,一切都不用害怕。」

指責或是嘲笑,變成教室內一時的八卦話題,這些都是可以預見的。

「你不可能逃避一輩子。」阿爾弗雷德抱緊了亞瑟,在亞瑟的頸邊蹭了幾下。

「但我們不需要這時候就面對這件事。」亞瑟放下了手稿,他起而轉身親吻阿爾弗雷德:「我可以保證我是愛你的,這件事情太躁急的結果只會傷了我們,這不會是你希望的結果。」

亞瑟湖水綠的眼眸定定地看著阿爾弗雷德,沉穩而充滿包容力,阿爾弗雷德無法不對亞瑟的凝視感到臣服,但那並不是他們分開的原因。

在阿爾弗雷德離開以後,亞瑟不只一次地思考著那些問題,像是蛋和雞哪個先出現一樣的謎團一般,若是這件事一直陳放到最後,依然會是他們感情的重要問題之一,但在那之前他卻遇到了更大的問題。

多虧以往在學生時期的努力不懈,亞瑟順利地找到了一份長期合作的工作,他只需要四處去看看並寫下感想即可,偶爾他需要出點遠門,每當這時候阿爾弗雷德總會像被遺棄的小狗一樣露出難過的表情,亞瑟自然知道阿爾弗雷德對於這種日子感到難熬,所以他總是盡可能地與阿爾弗雷德保持連絡,並在回家時帶點禮物給他。維多利亞在換了新工作後搬回了家裡,阿爾弗雷德也漸漸習慣這樣偶爾離別的日子,或許這樣的平靜日子發展下去,總有一天他們可以平穩地面對向外人坦承彼此關係這件事。

亞瑟是這麼想的,他坐在一間小有名氣的餐廳,決定等阿爾弗雷德生日時帶他來這裡,隔了一桌的客人剛入座,雖然說這實在難以置信,但亞瑟相信他沒有認錯──他的哥哥們──他們看起來西裝筆挺,拿著做工精細的公事包,亞瑟知道他們談論著財經相關的事務,他們接了幾通電話,目前看起來像在等誰到來。

光是坐在那裡就會感覺到身份上的差異,亞瑟並不是刻意,但他的確無法讓自己別開目光,就這樣一直盯著他們兩個瞧,直到被發現後才迴避開來。

隔壁座的客人也準時入席,亞瑟與他的哥哥們中間出現了一道屏障,整個過程中亞瑟安靜用餐並不斷在記事本上寫下隻字片語的感想,直到他離開為止,他們全然沒有任何交談。

亞瑟發現他未曾這樣想念阿爾弗雷德或維多利亞,但這趟為期五天的旅行才剛開始,他覺得口乾舌燥且十分希望有個說話的對象,他找到了公共電話亭,隨手丟了幾個零錢並撥回家裡,他打從心底希望這時候阿爾弗雷德剛好在家,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這種鬱悶的感覺持續到了晚上才得到抒解,當話筒中出現阿爾弗雷德的聲音時,亞瑟覺得自己在陌生的城市裡得到解救。

「阿爾?」

「嗨,突然想起我了嗎?」阿爾弗雷德的聲音緩和沉穩,亞瑟喜歡他這樣說話的口氣。

「對,你和維多都是,我想你們。」亞瑟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將身體靠在電話亭上,打從心底希望這次旅行能趕快結束。

「發生什麼事了?」即便是阿爾弗雷德也知道,亞瑟並不是一離開家裡就會緊密保持連絡的人,這並不需要,且要身為孤兒的他們建立這樣的觀念是十分困難的。

「我的哥哥,我遇到他們了。」

「嗯……」阿爾弗雷德語帶遲疑,他的確不知道該是恭賀亞瑟或安慰他:「你們說話了嗎?」

「不,沒有,雖然他們看見我了,但顯然完全不認得。」

「真的嗎?很難受對不對?」

「是有點……但無法馬上看見你們更令我感到難受。」

「嗯哼,我也很想你,亞瑟。」

「嗯,我也是,還有我愛你。」

他們在電話中交換了親吻後才掛上電話,亞瑟忽然對於這樣的旅行感到厭倦,這讓他嘲笑起自己的情緒化,當晚上他正式把餐廳介紹和感想寫完後,他決定等到隔天再寫旅館住宿心得並提早上床,很可惜地他竟然失眠了。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3(Wed) 11:18:5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