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3)

【綠高】陰陽寮軼聞 (3)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赤司同期生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默認老師就是晴明,但故事中應該不會刻意強調。



頂端帶著黑色細毛的三角型耳朵在綠間的大腿上輕輕搧動的,除了是人形以外,高尾就像隻寵物一樣趴在綠間的大腿上,滿足地擺動尾巴,讓綠間興起摸摸這隻狐狸的想法。

手指觸摸上柔軟的黑色髮絲和會輕輕顫抖的耳朵,在確認對方不介意後才大膽地觸摸到頸側與下顎,高尾扭了扭脖子讓綠間可以好好摸到臉頰和頸部,像是不經意似地跆起頭來看向綠間,散落的黑髮間透著細嫩的白皙肌膚、帶著粉紅色澤的眼角漾著笑意,果真是……狐狸一樣的氣息,就連無意間流露出的笑容都讓綠間感覺到自己在心的修練上還為夠班。

竟然好像要被自己的式神給迷惑住了的感覺,綠間凝住了心神同時也強迫自己不要別開目光,式神反噬示弱的主人這種事情並非沒有耳聞,雖然感覺不到高尾的惡意,但不可掉以輕心。

「好嚴肅的表情吶。」高尾翻身仰躺在綠間的膝蓋上,這樣才可以清楚看著綠間的臉,溫暖的大手撫摸著臉頰的感覺很舒服,高尾笑瞇了眼也伸手摸的綠間的臉頰,將他召喚來的主人明明年幼卻裝作世故,但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只是忍不住壞心思在腦袋裡不斷流竄,說起來狐狸不就是專門惡作劇的生物嗎?

「第一次聽見妖怪要求人飼養,到底在想什麼?」綠間反抓住了高尾的手,無論是觸感還是溫度,如果少了耳朵和尾巴的話,一定會把眼前的人當成真正人類:「憑你的力量應該不難生存在這種太平盛世中才對。」

「寂寞嘛。」高尾的臉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似是而非地回答:「還有很無聊囉。」

「其他狐狸呢?」

「沒有意思吶。」比起答案,聽起來更像是隨口胡謅的話,但是沒有任何反駁的方法,綠間只能有點困擾地盯著高尾不放。

即使是躺倒在自己膝蓋上,也還是覺得那張臉頗好看的,在擁有男性的強勢氣息同時,又帶著女性陰柔嫵媚,類似時下女性喜歡的胭脂暈染的手法,但這樣的外貌在男性的臉上竟然一點違和感也沒有。

「這張臉好看嗎?」高尾又笑開來,只要一笑起來那雙細長的眼睛就會微微瞇起,灰褐色的眼珠像真正的寶石一樣閃耀著光彩:「小真目不轉睛的樣子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多嘴。」綠間雖然口頭上不退讓,但他正順著高尾撫摸著自己後頸的手不斷壓低了頸子,心裡似乎想更加靠近高尾、更加仔細地凝視那張漂亮的容顏,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到就連臉都看不見了,視線之內的是高尾在衣領之間微微露出的鎖骨陰影,兩人彼此吐息的熱氣吹上了對方的臉,忽然間一個清醒讓綠間全身一震的往後退開,差點就要跌在塌塌米上。

心思似乎被迷惑住的驚慌感讓綠間粗聲喘息著,高尾從他的膝蓋上跌了下來,趴伏在塌塌米上也有些困惑的樣子,但很顯然地在主人與式神之間,被嚇到的是綠間自己。

「剛剛你做了什麼?」

「……沒有喔。」高尾的眼睛有點瞇了起來,笑盈盈的臉龐略嫌冷淡地回答,並冷靜微笑著從塌塌米上端坐起身:「小真你才是,忽然把我推開真是讓我嚇了一跳。」

事情不是這樣──雖然心裡很清楚,但綠間卻一時之間無法確切指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果真是不能輕易相信狐狸,自己太大意了。

「如果有必要的話,自然會召喚你。」修長的手指揉起了眉心,綠間很努力不讓自己想起差一點就要栽到在自己的式神手上,而且是才剛召喚不久的式神。

「好啊。」高尾回答得很爽快,但太過冷靜:「不過現在就把我趕走的話,下次召喚到的是什麼我可不能保證喔。」

「你已經答應做為我式神了。」

「嘴巴上是這樣說的沒錯,但是就算是人對人,這樣也還是空口無憑吧。」高尾不怎麼具誠意地半掩著嘴壞笑起來:「這麼輕率的話要是其他妖物早就趁機吃掉你了喔。」

「契約早就完成了不是嗎?在陰陽寮的時候。」

「就說了那只是嘴上說說的遊戲而已啦,妖物對於自己秘密的態度可是不輸給人類的喔,啊啦,小真因為年紀還小所以根本不知道契約的規則吧?真是可愛。」

說著說著又自己笑起來的高尾讓綠間感到滿腦子不滿,但又無從否定起。

「妖物知道人類的規矩,所以會做做樣子在那種場合答應人類的契約。」高尾安穩地跪坐著,但尾巴仍悠閒自在地不斷擺動:「當然也不是什麼欺瞞之事,但就算是妖物也會相互忌憚和防備,有時候總是會有些事情不太好在公開場合上處理的不是嗎?契約可不是什麼玩笑話。」

綠間看了高尾一眼,但很快就把視線斂下:「這樣嗎……」

「當然是隨口胡謅的。」

被唬弄的氣憤讓綠間馬上抬起頭來,但高尾又是壞心地一笑地以衣袖遮住嘴唇收回前言:「開──玩笑的啦。」

事到如今生氣也不是辦法,綠間的臉色並不太好看,但對於高尾似乎沒什麼影響,愛開玩笑的狐狸什麼玩笑都開得起,比起其他的妖物,狐狸有時比人狡詐,但有些人又狡詐得與狐狸無異,若說這種妖物是最貼近人的存在,也是不為過的說法。

「契約,到底是……?」

「啊啦,竟然沒發脾氣呢。」高尾俏皮地眨了眨一隻眼睛,靈動的目光在一邊解說時也不斷流轉著有如彩色琉璃般精彩的丰采:「契約這種東西,是一種使雙方平等而得到更大力量的法術,代價依照契約的強度也會有所不同,也可以說是一種交易,當然也可以視作為一種角力,小真要試試看嗎?」

「不。」若能力遠勝於式神的話,的確可以依靠法術來使式神完全聽命於自己,但對手是狐妖的情況下,勝算並不好拿捏,萬一輸了被反噬反而得不償失,綠間很快就拒絕了高尾的提議。

「真可惜吶,說不定是撈便宜的好機會呢。」高尾用雙手的袖子遮住了嘴偷笑,但不斷擺動的尾巴卻沒有什麼打算掩飾愉悅心情的意思。

「凡事都需要量力而為,如果做不到的話,也只能從自己手上能做到的開始。」盡人事而得天助,就算是可以操縱法術和妖物鬼魂的陰陽師也不能違抗天意。

「一板一眼吶。」高尾歪著腦袋又竊笑了起來。

「那麼,與你訂立契約的代價是什麼?」



===

是~什麼呢* 先賣個關子吧XDDDD
希望這篇有把高尾狡詐又誘人的感覺寫出來。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2/10/02(Tue) 22:20:37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