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4)

【綠高】水象星座彼氏 (4)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
※設定漏洞、錯字歡迎告知。
※10/8最後小段落劇情修改




大概只是想看看四周之類的吧,所以一直把視線鎖在周身一公尺不到的綠間跆起了頭來,卻剛好看見正在看著自己的高尾,接著他們直盯著對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別開目光。

『啊啊啊……對上目光了吶,那個綠間真太郎……』高尾一臉疲倦,他隨意擦了擦額際的汗珠,但並沒有打算閃躲開,好像現在誰先別開了目光的話,誰就會輸了一樣,這樣無意義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迴避的凝視終於在教練的哨聲中結束,大部分的人都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有辦法讓自己從地板上爬起來。

高尾雙手插著腰,一邊喘息著進行調整呼吸的踏步, 一些新加入的社員不斷把目光球籃放,但高尾知道還不是現在,或許很多人都知道,但也很多人都不知道,有的社員還坐在地上喘氣著,不過如果沒有好好地做個收操的話,明天就連爬樓梯上課都會是大困難。

把膝蓋操到連微微蹲下都會雙腿顫抖得像娘娘腔後,才是滑步的練習。教練以大坪和宮地學長為示範對象,左右連續滑步與前後滑步的示範,其實不說也知道該怎麼做──對於參加過球隊的高尾來說,這種介紹是有點無聊,但做起來完全不是那回事了。

拜剛才的蹲地訓練所似,應該是跨開雙腿靈活躍動的滑步練習完全變了調,就算不蹲下都可以感覺到令人不安的膝蓋發軟、更何況是真正需要跨開步伐逼近蹲馬步的高度來進行滑步訓練,幾乎維持半蹲的姿勢別說是一臉輕鬆、就算是要維持毫無表情的樣子也已經幾乎耗去所有的精神,幾乎無法思考的體能負荷到讓高尾開始懷念起國一天真地加入籃球隊的自己。

竟然三年過去了只感覺到可以持續跟著訓練而不會半途而廢的一點點改變?究竟是自己的錯覺還是訓練的時間的確較久呢?

一邊僵硬的臉進行四個方向的滑步,這時的意志竟然已經有點被磨到幾乎意識空白,咬著牙隨著教練的哨聲機械性地移動著身體,在終於完全放空腦袋的時候聽到的結束了哨音。

呼吸雖然已經趨近平穩,但雙腿很明顯地站都站不直,不斷發抖的雙膝讓高尾在內心也不斷喊著「不妙耶,糟糕了」之類的腹誹,這下真的連上下樓梯都會變成困擾了吶。

絕大多數的人都在表示停止的哨聲響起時頹坐在地板上,雖然有點殘酷,不過只有憧憬但沒有意志力的人,大概這幾天就會離開社團了吧,但是高尾並不打算這樣做。

秀德的籃球部向來是全國大賽的名門,咬牙撐下來的人才可以走上全國大賽的舞台吶,怎麼可能只到這裡而已呢?就算希望打敗的對手竟然變成了一定要與之為伍的隊友,那麼現在更該做的應該是讓對方認同自己吧。

雖然有那麼點落寞地感傷,因為就連自己都很清楚綠間一定會是被選為先發的球員,基於中學時代就十分優異的表現,他會比其他人都還要容易得到先發位置。

那麼,自己究竟會在板凳上、加油團中,還是先發的名單,將會是自己決定的事情,高尾很快就明白自己根本不希望名字出現在先發名單之外,那麼目標就很明顯了。

雖然很可惜地復仇的機會就這樣被命運給完弄了,但是命運也很有意思地將自己視為強大的對手變成了隊友,滿腦子都是關於綠間的事情,高尾完全沒有發現自己從舒緩活動開始就不斷盯著綠間。

綠間再次注意到了高尾的目光,因為身高的緣故,在國中時代就已經習慣四處受到旁人的注視,但這樣長久停留的目光,是具有明顯意圖者才會表現出來的,目光的來源是一走進社團就試圖與自己攀談的那個人,上吊的眼角給人一股輕浮的印象。看起來並不像是個會在社團裡久留的人,或許對籃球有點興趣所以知道自己的名字,但如果僅僅只是那樣,的確是個沒有必要去認識的人。

但是目光卻好像會干擾心思一樣地,讓綠間完全無法阻止自己去在意那道視線。

對於一般人來說的話,直直地盯著誰無疑是非常無禮的行為,然這樣長時間的注視,也早已經超越無禮到達挑釁的程度──或許這就是那個人的期望也說不定,但是又完全感覺不到惡意。

綠間努力讓自己不要回頭,不過又不斷感覺到有目光往自己身上飄來而感到有點煩躁。

二年級以上的學生被安排到另外半邊的球場上練習,而一年級則被教練另外帶開,始終無法真正摸到球好好打一場的手癢感覺讓每個人都既焦躁又羨慕一旁的學長們,一年級的學生雖然終於摸得到球,卻被分坐幾列、要求做運球練習。

幾個耐不住性子的學生已經有點嘀咕而不願上前拿球,高尾繞過了他們,剛好和隔壁列的綠間同時間拿到球,兩人的目光又不約而同地對上了彼此,依然是無聲地交會和無聲地別開。

雖然很想告訴自己是錯覺,但無論是高尾還是綠間都同時覺得「自己大概被對方給注意到了吧」。

這樣一開始就發現到對方的交際,往往是走向極端的,最友善或是最仇視,但無論是哪一個,現在都還無法確定。因為身高的差距,綠間完成來回運球一圈的練習所需要的時間比高尾還短上許多,在回到隊伍中後仍有餘裕看看對方的表現。

看起來是個有在打球的人,而且應該連國三的時候也沒有停止過,動作的熟練度從眾人之中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個人在運球時竟然有一股屬於經歷過多次比賽的球員才會有的氣勢。。

高尾回到隊伍中時第三度與綠間目光相視,就算再怎麼巧合也不會有人在短時間內看著誰這麼多回,唯一可以得到的合理解釋就是「這個人因為什麼原因而發現到了我的存在」。

運球只是基本功夫,高尾對於自己的運球沒什麼特別心得、運球過程更沒有做什麼炫技行為,也因此他確定綠間是因為某些原因而發現到自己,因此當目光對上時,更加無所忌憚地回望向綠間。

該是認識的時候了吧?內心有點期待的思忖著。

雖然知道對方也都注意到了自己,不過就在高尾走到綠間面前時,對方偏移了視線,擺明不想有所接觸的樣子。

嘛,反正這個人的個性早就有聽說了,見怪不怪吧,高尾算好了人數,故意和綠間在同時間拿到球進行練習。

說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也好,說是挑釁也好,其實腦袋裡的思緒還沒整理出個所以然來,但如果可以體驗看看說不定就可以明白。明明無論是速度還是技能都沒有真正可以贏過的部分,但卻還是不斷地算著人數故意和綠間站上同一條起跑線。

或許自己也那麼不甘心與「天才」之間有完全無法相較量的差異,但如果連天才的背影都追不上的話,一定會無法成為搭檔,真正重要的不是過去曾經輸得很慘,而是就算曾經慘痛地落敗過,事到如今有了新的機會,就會想再去爭取。

就算跟這個打敗過自己的人在同一個隊伍上也沒關係,最強的敵人既然已經變成了隊友,自己該專注的就不該再是雪恥了,而是想辦法成為先發球員,並且讓這個人認同自己。


===

這裡是無法壓抑自己的黑鳥。
每天都在內心呼喊綠高的黑鳥(艸)
這樣想起來才發現當誠凜與秀德比賽時,小真和高尾已經有一定程度的默契和熟悉,
再從校服判斷的話,很有可能開學後三個月內兩個人就認識了而且也到達一定程度的交情。
猛地覺得這兩人進展神速啊,跟綠間的投籃效率一樣(誤)
├水象星座彼氏 | 引用:(0) | 留言:(2) | 2012/09/27(Thu) 02:21:42

留言:


社員不斷把目光球籃放<-這句改一下比較好..
[2012/09/27 02:46] URL | imaihibiki #wJS3cBQo[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imaihibiki :
修正囉,感謝。
[2012/10/10 22:49] URL | 黑羽鷲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