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綠高】陰陽寮軼聞 (1)

【綠高】陰陽寮軼聞 (1)

※黑子的籃球衍生,綠高逆不可
※陰陽生綠間x式神妖狐高尾,赤司同期生
※默認平安京時代,所以綠間沒眼鏡XD
 默認老師就是晴明,但故事中應該不會刻意強調。




明明順利召喚來了式神,但陰陽生綠間完全感覺不到所謂高興。

「啊啦啦!噢嗚……」溫暖得有如秋日金穗的毛皮在空中轉了幾轉,式神並非以高雅的白狐姿態出現,而是狩獵時慣常見到的黃色毛皮與黑色四足,雖然體型修長但落地的時後意外笨拙,現場的陰陽生都費了很大的工夫才忍住笑聲。

「妖狐嗎……」一次就召喚多名式神的同期陰陽生赤司靜靜地注視著綠間召喚出來的妖狐,發出了讓人不敢領教的輕蔑冷笑,在一片沉靜的陰陽寮中卻恰到好處地響亮,但卻沒有人敢加以反駁。

「痛死了啊……忽然被叫到這個地方來……」有點負氣的妖狐緩緩從地上爬起,環視四週後終於把目光轉向綠間:「欸,你。」

失禮的傢伙,但既然是妖怪,沒有常人該有的禮俗似乎也不是件奇怪的事情。即使有這層認知,綠間的眉頭仍輕輕鎖著。

「好像很煩惱的樣子,是你把我叫過來的吧?」妖狐擺扭著蓬鬆的尾巴,似乎興趣昂然地走向綠間,忽然一個起身將雙腿雙掌壓在綠間的身上換做人立姿勢,仰高起臉來用那雙細長的眼睛看著綠間:「你叫什麼名字?」

就算是身形高大也未必想過妖狐竟然這麼隨性,為了勉強維持住顏面,綠間並沒有真的往後退去,搭著自己人立起來的妖狐則似乎也沒有離開的打算。

「奇怪的人類吶,一般來說不是應該互報名號才是禮貌嗎?原來當今的人類已經忘記了啊。」妖狐有點失望地自言自語,陰陽寮理的眾人再次發出了沉悶地輕笑聲。

雖然資質聰穎,但由於自己在原則上的堅持,綠間在陰陽寮裡的確有怪人的稱呼,但從來沒有人敢真正拿到綠間面前說,如今狐狸卻是一語道破了眾人隱瞞許久的嘲弄,說起來狐狸的確不是人呢,所以這樣做也是沒問題的吧。

「如果已經沒有這種習慣也罷,就先以我族的禮儀向你打招呼吧,我是妖狐高尾。」

輕輕甩動著尾巴,一如名字般地沒有查覺場合氣氛的必要的姿態著實讓綠間倍感棘手,四周的陰陽生都將目光聚集到了他與妖狐高尾的身上,陰陽師閒適地斜倚在長廊上,手中的摺扇輕輕搖晃著,掛著那神祕莫測的笑容──不只是同儕,就連師傅都在看著他與式神的互動。

多話又無禮的妖狐高尾……真的可以順利成為自己的式神嗎?綠間緊抿著嘴唇仍然打不定主意,陰陽師可以召喚的式神數量依照其能力而定,法力高強的師傅就是個可以召喚眾多式神的陰陽師,而依照自己在陰陽生的能力排名,綠間也自信自己絕對可以召喚出其他式神來輔佐自己。

「怎麼了?」妖狐高尾原地轉了一圈後就地坐下,擺動著他在尾端泛著白的蓬鬆尾巴:「你是陰陽生吧?這麼盛大的場面,今天必是驗收修行之日,召喚我來可是要我做為你的式神?」

陰陽師緩緩拿起摺扇掩住嘴角,明明是客觀的論述卻因為時機不好而聽起來十分刺耳。

「既然不答,那麼請恕在下告辭──」

「綠……綠間真太郎!」

「喔?」即將要離開的妖狐轉過頭,晃了晃頂端是黑色的橘色耳朵。

「吾召喚你前來,做為我的式神、為我效勞。」綠間的聲音向是被人用手掐著脖子似地壓抑著,從有點泛紅的臉頰看來他的確是感到挫折。

「噢……」這次是表示大概明白意思的下沉語氣,妖狐高尾再度坐了下來,用後腳抓搔著頸側的模樣十分優哉,從這隻妖狐出現在陰陽寮開始,氣氛與節奏完全被牠掌握在手中,召喚式神的陰陽生綠間則彷彿無力控制似地。

雖然在陰陽生中能力幾乎與赤司並駕齊驅,但綠間內心十分明白自己始終無法贏過赤司,公眾場合中竟然連召喚式神並立下契約都做不到的話,恐怕與赤司的距離還要更加拉大。大家心裡都明白著,召喚出式神卻無法訂下契約的話,等同無能力役使式神,也就是說修行不但無法被承認,往後在陰陽寮的日子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好啊。」出乎意料地,妖狐高尾答覆得很乾脆:「做為式神的話,就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打發時間了吧?」

「式神須要協助陰陽師處理各種事務。」

「會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吧,很忙碌對吧?」

……正確來說是對的,但如果以陰陽生的身分來說,恐怕就算是召喚前來,也不過就是當作修行的對象或搭檔,綠間的嘴唇緊緊抿著,但最終還是沒有太過堅持:「是的。」

「那麼契約便成立了,我主綠間真太郎。」

長廊上的陰陽師始終以摺扇遮著半張臉龐,在綠間終於得到了自己的式神的同時,赤司的赤神們也化為煙霧離開了陰陽寮。召喚式神之日內,多數的陰陽生都如期獲得了自己的式神、式神們在完成契約後也一一離去。唯獨妖狐高尾是唯一一個從頭陪伴在綠間身側的式神,在其他陰陽生召喚式神時,不斷發出了「唉喲!」、「喔。」、「嗯……」等等的不同聲響,引得眾人頻頻回頭看向綠間。

「高尾。」綠間壓低了聲音,並刻意用摺扇遮住了嘴:「等我召喚時再出現就可以了。」

「在說什麼啊,我會當你的式神不就是因為聽起來很有意思嗎?」妖狐高尾擺了擺尾巴,明明是狐狸的臉卻看起來像人在笑一樣,自得其樂地說:「看看其他人召喚了什麼樣的式神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嘛,何況對於新立契約的主人,花點時間相處認識也是理所當然的,對吧?」

過理所當然得過頭了,全然趕不跑也無視於眾人的尷尬,高尾持續在整個召喚儀式中發出各種聲音以急近乎口無遮攔的評論,行為之顯眼讓綠間幾乎要忍不住以扇遮掩住自己、在尷尬的氣氛中結束召喚儀式、幾乎是比其他召喚不出式神的陰陽生還要狼狽羞恥地離開陰陽寮。

高尾也還是這麼理所當然地尾隨著綠間一道離去,走到哪都尾隨著一隻狐狸的模樣使得綠間更加尷尬,但即便身為陰陽生、具有操縱陰陽與役使妖怪的能力,在大街上與狐狸說話也還是十分怪異,幾乎是告訴所有人「這隻狐狸是妖」,為此綠間只能加快腳步回到自宅。


===

因為狐狸高尾很可愛......
然後這篇是帶著邪惡的想法而寫的(艸)
├陰陽寮軼聞 | 引用:(0) | 留言:(0) | 2012/09/02(Sun) 01:27:2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