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1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6-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我該問他嗎?」啦啦隊的演練上,阿爾弗雷德徵詢著站在他肩膀上顧問的意見。

「你覺得呢?站穩點,唔啊啊啊!我說站穩點啊蠢貨!」維多利亞差點從阿爾弗雷德肩膀上摔下來,當她生氣地一腳跺上阿爾弗雷德肩膀時,阿爾弗雷德險些沒真的把她從肩膀上摔下。

「我覺得現在多進一步都會讓他退縮。」

「我也覺得是這樣,準備好了,我要下去了,一、二。」維多利亞縱身一躍,被阿爾弗雷德給接了滿懷,當維多利亞落入阿爾弗雷德懷裡時,她的臉立刻和阿爾弗雷德一樣沉了下來。

「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蠢蛋,如果能讓我選擇,我寧可接住我的是法蘭西斯。」

「是啊,我也寧可我接住的是亞……」

「亞瑟!」維多利亞一把推開阿爾弗雷德,她下意識地打理自己的啦啦隊服和頭髮。

「怎麼?我打擾到你們了嗎?」亞瑟看起來不是很高興。

「不……沒有,剛剛好快結束了,要、要一起回去嗎?」阿爾弗雷德開始痛恨起自己參加啦啦隊這回事了,該死,他總不能把自己真正的心聲給說出來吧。

「如果不會妨礙到你們的話,當然是這樣想的。」

「不不不,等一下我要去同學家一起做作業,我不會打擾到你們的。」維多利亞急於澄清,卻又引來亞瑟懷疑的目光:「我是說,我剛剛偷喝了點酒,晚上可能會發酒瘋什麼的哈哈……在家裡大概會讓你們覺得很吵……」

亞瑟全然不做回應的態度讓維多利亞深深對到阿爾弗雷德內心的慌亂表示同感!她幾乎是逃亡般地賴在了同學家裡一整晚,直到隔天才知道阿爾弗雷德在換衣服時被亞瑟給放鴿子,更慘的是亞瑟將房間門給鎖了起來而讓阿爾弗雷德找不到任何說話的機會。

「我覺得我離希望越來越遠了。」阿爾弗雷德頹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垂頭喪氣的樣子連維多利亞都忍不住要同情他。

「不,那只是誤會,他因為喜歡你而誤以為……噢天啊,我怎麼可能看上你這傻瓜。」

「我也不可能喜歡你這男人婆……這未免也太巧了……」阿爾弗雷德緩下腳步,其實這樣的機會不多,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幾乎很難在路上與亞瑟碰面而一起回家,那是當然的,他們都各有自己的事情和社交。

遠處的亞瑟顯然也看見了阿爾弗雷德與維多利亞,但他卻馬上避開了目光並打算轉彎,而且越走越快,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

「亞瑟!」阿爾弗雷德出聲想喊住亞瑟,卻讓亞瑟幾乎是以競走的速度迅速走向其他地方,這讓阿爾弗雷德不得不開始奔跑來追上亞瑟──天殺的,他都忘記亞瑟也擅長奔跑!別忘了他總是定期與同學一起踢足球!──亞瑟發現阿爾弗雷德想追上他的企圖後,他跑得更快了,顯然已經放棄了回家這件事,亞瑟彎過每個巷子和馬路的目的都只是為了先擺脫阿爾弗雷德。

想不到真的追丟了。

阿爾弗雷德困擾地坐在公寓大門口的台階前,他滿腦子都是維多利亞得知消息後的「笨蛋!」咒罵,他知道亞瑟沒有在外過夜的習慣,所以一定會回家,鐵了心似地就蹲在門口等著,他知道如果等亞瑟回家了再談,反而因為有地方可躲而難以進行溝通。

阿爾弗雷德一直從下午等到傍晚,還沒等到亞瑟以前倒是先被學校裡的女學生給發現了。

「在等你新的約會對象嗎?」

「在等我鬧脾氣的哥哥回來。」

「你哥哥果然和你一樣特別,這個。」對方從書包裡拿出了一張手工製作的邀請卡:「很抱歉昨天忘記帶過去,今天給的是正式邀請,我們都希望你能來我的生日派對,你會說好吧?」

「嗯……我得考慮看看……」他是說真的。

「噢,別告訴我你有事情。」

「但你知道嗎?最近我有點忙……」阿爾弗雷德困擾地抓了抓他燦金色的頭髮,餘光忽然瞥到了什麼,在他轉過頭來的一瞬間,那道身影拔腿就跑。

「亞瑟!」阿爾弗雷德拋下了邀請卡和那女孩,背後是女孩的尖叫聲,但那無所謂,他使盡全力地衝刺著,該死,他可沒想過追求亞瑟還包括這種真正的追逐,他轉過彎並看見亞瑟又要往小巷裡跑去,天殺的他這次不會再追丟了!

「給我停下來!亞瑟」阿爾弗雷德不斷閃避或是差點撞上路上的行人,他竭盡全力地咆哮,亞瑟一定聽到了,因為他轉過頭來看了他了一眼。

亞瑟轉進了小巷子,他有自信再多轉幾個彎就可以再次把阿爾弗雷德給擺脫,但說實話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什麼要逃走,當然是因為阿爾弗雷德,但是為什麼看見喊住自己的阿爾弗雷德就讓他興起逃跑的念頭,他卻不那麼明瞭了。

眼前出現的是一堵牆,那是死巷,周圍所有的道路不是通往門就是被牆堵著。

「亞瑟!」阿爾弗雷德的身影出現在巷子口,他的聲音洪亮且充滿魄力,亞瑟只能慌亂地站在原地,他壓根不希望阿爾弗雷德追上或發現自己在哪裡,他恨透了現在這樣的窘狀。

阿爾弗雷德漸漸緩下腳步,他大聲喘息著,說話上氣不接下氣:「為什麼……為什麼要逃跑?」

阿爾弗雷德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亞瑟,他可以感覺到自己每靠近亞瑟一點,亞瑟就越感到緊張,他直盯著亞瑟瞧,以免讓亞瑟有機可趁,直到兩人之間只剩五步的距離才停下。

「為什麼要逃走?」阿爾弗雷德的氣息漸漸平緩,他並不是生氣,或許是慌張或許是不解,雖然他並沒有真正因為亞瑟看見他就逃而生氣,但他的確感到十分受傷。

「我們回家吧?嗯?」阿爾弗雷德伸手抓住了亞瑟削瘦的手腕,卻被一把甩開:「亞瑟?」

亞瑟滿臉有話想說卻說不出口的表情,他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像受了許多委屈。

「亞瑟,你可以告訴我……」

「全都是放屁!你這渾蛋!」亞瑟的怒吼聲中有點顫抖,他抓著自己才剛被阿爾弗雷德抓住的手腕:「我真是傻了才會相信你那番蠢話,別以為我什麼都沒看到!你這個只要是人都可以的種馬!」

「什麼?等等,亞瑟,我們先回去……」阿爾弗雷德不安地看看巷子內的居民,他深怕兩人的爭執引來別人的注意,這無論如何都沒有必要,但這不表示他不在意亞瑟所說的話,他率先走向回家的方向,並回頭看著亞瑟是否有跟上,但顯然亞瑟沒有。

「像個小姑娘一樣和你手牽手一起回家嗎,大情聖?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從我面前滾開……你幹什麼?停下來!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沉下了臉色,他大步地跨向亞瑟,迅速且充滿威脅性的。

「我說停下來!」亞瑟一路退到了牆壁上,卻無法阻止阿爾弗雷德迅速靠近自己,阿爾弗雷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力道之強烈讓他感到害怕,他知道憑靠蠻力的話,他是絕對贏不過阿爾弗雷德的。

「我絕對不會走開,亞瑟,你最清楚的!」阿爾弗雷德咬牙切齒地說著,他緊緊拽著亞瑟的手並粗魯地在亞瑟的嘴唇上用力親吻過,他抓著亞瑟快速地走向家的方向,完全忽略了亞瑟的反抗,他們居住的公寓距離不遠,阿爾弗雷德三兩下地就把亞瑟從外面給拖了回家,而亞瑟也很快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噢你們總算是回來了……噢我的天!」維多利亞看見進門的兩人時忍不住驚呼出聲。

「去你的姊妹家住一晚吧,維多。」

「慢著,你沒資格把我趕出去。」維多利亞雙手扠腰,在阿爾弗雷德把亞瑟拖進房間以前大聲反抗。

「去住汽車旅館也好,今天讓我跟亞瑟獨處一晚!」

「……你贏了,殿下。」維多利亞不甘願地避開了阿爾弗雷德帶著憤怒的目光,阿爾弗雷德就等在客廳內,直到看見維多利亞帶著她的行李出門。離開以前維多利亞將目光停留在亞瑟身上了一下下,她是真的有點擔心亞瑟。

亞瑟幾乎是被用丟的摔進阿爾弗雷德的房間,阿爾弗雷德就擋在門口。

「你到底要做什麼?」亞瑟往後退了幾步,讓兩人之間有點距離。

「那是我的問題,你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逃走?還有昨天為什麼一聲不吭地就走人了?」阿爾弗雷德緩慢地走向亞瑟,但他的步伐很大,很快就可以走到亞瑟面前,他已經比亞瑟還高,讓亞瑟充滿壓迫感。

「這不干你的事情。」

「這當然干我的事,你讓我感到受傷,亞瑟,我說過我愛你。」

「愛我?哈。」亞瑟笑得戲謔,他滿是不認同:「難道我是第一次跑去找你們嗎?或者是你覺得親暱的接觸你早就習慣了,所以無所謂?你以為我離開以前沒看到那一大群女孩子圍著你撒嬌嗎?大紅人,我早就知道你是你們學校裡的熱門人物,那群女孩子可真熱情,我不得不說她們每個人都很漂亮,她們會不會抱住你或把胸部貼在你的手臂上,才是你決定要不要參加的方法吧?或是拿著一張卡片在大門口和別人調情?如果我不在那邊你不是就要去參加你的狂歡派對了嗎?大情聖?其實你也想試試看和維多在一起是什麼感覺對不對?這種手法你不是很擅長嗎?同時周旋著在幾個人之間,然後再慢慢享受你的糜爛生活?我都看在眼裡,阿爾弗雷德!」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2/03(Wed) 11:13:2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