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Sex and Romance》內容試閱

《Sex and Romance》內容試閱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CWT31新刊《Sex and Romance》米英R18合本宣傳網站請點這裡
      恰奇部分試閱
      歐馬部分sample1sample2
看似豪華的別墅之前,亞瑟知道自己很想要拔腿就跑。

一開始沒有這個打算的……始終找不到試鏡的機會,沒想到最後會變成這樣子,亞瑟知道自己選了一條旁門歪道,但在苦無機會的困境下,抱著「爭取一些曝光度後就跑」的心態,他按下了門鈴,就連按下門鈴的當下,亞瑟仍然不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否值得賭上這些。

彷彿全世界只有他一人存留似地,在這郊區的豪華別墅外頭亞瑟聽不到任何人的聲音,週遭除了風吹過雜草叢的聲音和零星的鳥叫,天空如此恰當的在這時候也少有雲朵飄過,安靜的時候總顯得時間慢長,本來就焦躁不安的心情在始終不見回應的等待中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就在亞瑟即將認定自己被耍了而轉身就要離開時,細細小小的腳步聲從別墅的內側傳來並漸漸靠近門口,開門的人看起來很神祕,是個個頭矮小的亞洲人,貌似不會說英文似地以客氣的為笑和帶領的手勢領邀請亞瑟入內。

前庭的一邊就是長長的走廊,挑高並擁有良好採光的設計讓整個建築都在發光似地,坐落在郊區的別墅內部遠比門口看起來的還要寬廠氣派,亞瑟都忍不住睜大了眼睛,陽光奢侈地灑在被犧心照料的草皮上,油燦翠綠的光澤讓亞瑟一邊驚嘆並更加驚慌,誤入賊窟的不安與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的拉鋸戰始終沒有結果。

「請放鬆心情,柯克蘭先生。」亞洲人說話起來有一股獨特的口音,給人舌頭不太靈活的感覺,亞瑟低頭看著表現得十分自在的亞洲人,並打量著他看起來稍嫌炎熱的東方傳統服飾來轉移內心的焦慮,亞洲人的身型很小,但走路速度卻不慢,亞瑟幾乎要以快步行走才可以追得上領在前方的亞洲人,他們行經一座大型游泳池,淺藍色的水在這時候並沒有安心的作用,亞瑟看著晃蕩連綿的水面與不斷飄移的光線交錯反射,莫名感到一陣不真實的頭暈目眩。

游泳池畔邊坐著一個身影,因為陽光太強烈而使得遮陽傘下的面容非常模糊黑暗,但亞瑟還是可以看見對方的看起來頗為高大壯碩的體型,那人的存在感同時帶來了壓迫感,亞瑟感到更加緊張起來,現在氣溫很高,基於禮儀他還是穿了很正式的西裝,但天氣與心情使然,細汗從鬢角邊滑落到下顎,說不定穿了西裝才是最蠢的部分。

「我是……試鏡的亞瑟˙柯……」盡管亞瑟已經握緊雙手好讓自己別把話說得太結巴,但緊張過頭的結果還是使他咬了舌頭。

「瓊斯。」無禮地直接抽走亞瑟手中的面試資料,對方並沒有花太多時間自我介紹和閱讀,墨鏡遮住了他大半邊臉,除了比例漂亮的鼻樑還有立體豐滿的嘴唇外,亞瑟看不見對方的表情。

「你知道來這裡是為什麼吧?」直接接切進這趟來訪的重點,瓊斯斜倚上了躺椅,他把雙手背在腦袋後方,並翹起了二郎腿,他的頭髮是漂亮的濃金色,瀏海隨著腦袋的角度青輕晃出隨興的流線:「我注意到你把自己穿得很正式。」

「噢……對,我們該從哪裡開始?」亞瑟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他不安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但瓊斯只是開始晃起還穿著涼鞋的腳。

「把衣服脫光,我們就從這裡開始。」

「欸?」雖然早就已經知道會有這種狀況,但真正面對上問題時,亞瑟還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脫掉。一件衣服也不要穿在身上。」瓊斯用手勢輔助了這兩個音節,他的聲音不怎麼友善,但也聽不出任何不滿,那張似乎很出眾的輪廓上沒有任何變化,而亞瑟留意到他把自己的身材維持得很好,無論胸部還是腹部的肌肉都稜線分明,和纖瘦的自己有很大差異,雖然並不是不想變得壯碩一點,但天生不是這種體質也是件無奈的事。

「就在這裡脫下嗎?」亞瑟有點猶豫,不過他已經開始拉開自己的領帶。

「或者是你有其他打算?」瓊斯換了個姿勢,他坐起身來,正在等待什麼似地將手掌支著下巴,但事實上他才是握著主導權的人,亞瑟知道如果自己拒絕了就只有轉身離開的份,但他需要一個機會──這個念頭讓亞瑟加速了脫衣的動作,很快地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條內褲,以及怎麼都甩不開的羞恥感。

「我想……」亞瑟又注意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帶著有更加無奈的委屈把內褲也褪下。

瓊斯以命令般的手勢輕輕招手,示意要亞瑟走上前去,雖然別墅裡除了瓊斯外只有那個領路的亞洲人,但露天的泳池畔以及只有自己渾身赤裸這件事情,讓亞瑟倍感羞恥。

瓊斯的動作看似稀鬆平常,但亞瑟很清楚現在發生了什麼事,那雙厚實帶著力度的手從他的大腿開始撫摸起來,緩緩滑上大腿根部,無論是手掌還是手指,都非常確實地觸碰體驗著亞瑟的身體,雖然知道被男人撫摸是件奇怪的事情,但並沒有預想中的下流,瓊斯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專注而安靜地看著亞瑟被自己撫摸過的肌膚,從大腿外側到內側,帶著一點惡劣地搔癢著胯間的肌膚,下體偶爾在撫摸的過程中被輕輕摩擦、細微而不只是癢感刺激讓亞瑟十分難為情。

陽光照得肌膚表面熱燙起來,亞瑟忍不住以手遮住了被太陽曬得刺痛的肩頸,陰影就在這時罩住了亞瑟的身體,那個安靜得幾乎讓人感覺不到存在的亞洲人撐開了另一把傘,就站在亞瑟身邊。

「容易曬黑?」瓊斯的雙手輕輕捏著亞瑟的腰,細微的痠軟與搔癢惡作劇地騷擾著亞瑟,當乳首被捏在手中時亞瑟再度感覺到更加屈辱的羞恥感,雖然努力想讓自己明白這不過就是過程而以,但瓊斯的雙手的確是讓亞瑟產生了快感,因而讓亞瑟更加羞恥地閉上了眼。

「我天生不容易曬黑,也壯不起來。」這種只適合女性的生理特質讓他無論在演藝圈還式時尚圈的路都吃盡了苦頭,這個時代並不流行蒼白和過度削瘦的體型。

「那沒關係。」瓊斯說,他站起身後讓他的身型優勢變得更加顯眼:「你也會有自己的愛好者,並不是每個人的性幻想對象都是同個樣子,我們需要有自己特色的演員。」

亞瑟幾乎被壯碩的瓊斯給抱在懷裡,那雙結實壯碩的手臂自然地越過了亞瑟的身體,當臀瓣被完全握入對方手中時,亞瑟忍不住僵硬起身體,身後那雙手帶著實驗性質地揉抓和畫圓,在用力掐緊的時候會感覺到臀部內側遭到手指摩擦,直到這時才終於有更加實際地、自己正在被侵犯的感覺隱隱浮現,但更糟的是他確信自己正在勃起。

「轉過身去,趴在前面的躺椅邊。」瓊斯放開了亞瑟,那並不是輕聲的呢喃或是調戲的感覺,即使聽起來十分相似,但仍可以憑著直覺預想到如果違抗的話會有什麼結果,亞瑟沒有拒絕的餘地,就算羞恥到耳朵都發燙起來也還是必須遵照命令地轉身趴下,果不其然地他的屁股被戲謔似地甩了個巴掌。

彷彿被打醒了已經太遲的良知似地,咬著牙也幾乎要無法忍受接下來的侵犯,腦內的思考路線從「得到機會就馬上離開」變成了「趕快結束了事」一類的想法,當後方被指腹按壓刺激時,亞瑟忍不住開始顫抖起來。

「不……」

「看到錄影機了嗎?」身後的瓊斯似乎也習慣了這類狀況,他聽起來不怒也不煩躁,自顧自地說著:「往你的右手邊看,既然是試鏡,總得要有鏡頭,你可以大喊大叫,但我們會保留影片。」

寒冷的感覺在這樣酷熱的天氣下,異常迅速地包覆了亞瑟全身並直竄心窩,即使似乎有發現那個一直都在旁邊的亞洲人手裡的確多了什麼,但亞瑟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想要知道真相。

「不要……」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像現在這樣細微而無力地以聲音抗拒,但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結果。

亞瑟被攔腰抱向一邊的躺椅、坐在瓊斯的懷裡,他的雙腿被瓊斯的膝蓋拉開成大張的姿勢,躺椅的尾端是那個亞洲人,他看起來自得其樂,像在日常中拿著鏡頭拍攝花卉蟲鳥一樣地掌鏡著,與亞瑟的驚慌完全是兩極的對比。

「現在你可以用力掙扎,現在這個角度很好。」聽起來瓊斯不只是在他的耳邊說話,而且還很色情地在亞瑟頸側深吸了一口氣,亞瑟驚慌到覺得這一切都充滿了不真實感,事情完全脫離了他的預想。

「等一下,唔嗯……」亞瑟試著扭動身體來擺脫對方,但對方力量完全凌駕於亞瑟之上,就連掙扎的空間都被殘忍地剝奪,只能在肉體形成的桎梏間無意義地扭動,那個拿著攝影機的亞洲人安靜地拍攝著、記錄下他並不希望被人看見或擁有的部分。

腿間的性器忽然被抓握在手裡,和身體一樣有厚實觸感的手掌熟練帶著強勢地撫摸亞瑟的下體,舒服得幾乎腰軟的快感讓腦內的抗拒漸漸被瓦解,身體彷彿有了自己的意志,想要更多更舒服的刺激。

「不要……啊啊啊……」亞瑟的身體漸漸癱軟,身後瓊斯的懷抱很厚實也很寬敞,在頸側撫摸的手指像有魔力一樣地抽走了身體的力氣,濕熱的親吻細細地激起的暈眩的微妙感覺,即使已經覺得用盡力氣反抗,也完全掙脫不開瓊斯的雙臂,在扭動之間亞瑟卻發現身後莫名的硬熱感。

「放開……嗯哼……」腿間的性器倍劇烈摩擦卻又拿捏著恰到好處的力量,快感層層堆疊刺激,像灼人的陽光一樣將思緒融化、隨著汗水流淌到瓊斯的膀臂,亞瑟並沒有忘記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也無法再做出更多的反抗,貼在頸邊不斷的親吻聲讓他酥軟地扭動著身體,當拇指指腹反覆磨擦著前端的凹陷處時,讓亞瑟無法控制地拉高了腰部:「呀啊、啊嗯嗯……哼嗯……」

「很棒的表現,讓人想把你吃下去。」低沉的嗓音莫名讓聽覺也變得敏感,瓊斯的帶有磁性的聲音性感而且充滿挑逗,每一個低音都讓亞瑟的身體感覺到酥麻,那雙有力的臂膀已經不再壓制亞瑟的反抗,而是專注地抓握模搓著亞瑟的下體,並不是緊緊抓著,而是用令亞瑟焦躁難耐的速度不斷摩擦撫摸,不斷扭動身體卻不知道怎麼樣才可以從這種全身都要燒起來的燥熱中解脫。

「不要、住手、唔嗯……嗯哼……哼嗯……住、啊啊啊……」亞瑟踢著雙腿,反手扣住了瓊斯的肩膀來穩住自己的身體,彷彿連靈魂都要被抽乾、又像不斷墮入無底深淵的快感燒灼著思緒和體力,在扭動間無意看見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和晴空或游泳池裡的水一樣湛藍明亮,卻又帶著一點點冰冷殘酷的寒冷,他冷靜地看著亞瑟,但手中的動作別說是停下,就連感覺到任何一點緩合都沒有。

「不行了、快不行了……啊嗯……」像就要昏倒了一樣,亞瑟的抗拒漸漸變成哀嚎,雙手無力地在瓊斯的臂膀上反覆抓出輕重不一的紅痕,精神漸漸抽離肉體似地覺得自己正在墜落,身體無法控制地顫抖痙攣,腿間黏膩的摩擦聲依然沒有停下,原以為不可能更加恥辱的時候,瓊斯卻讓亞瑟明白這還不是極限。

「現在你只要求我給你高潮就可以了。」瓊斯將軟倒滑落在腿間的亞瑟重新抱回懷裡,像情人絮語一樣地輕柔吻著亞瑟嘴唇,雙手劇烈的摩擦和套弄卻漸漸變的平緩、幾乎只維持簡單的撫摸和撩撥。

「說拜託。」

亞瑟難耐地扭了扭身體,但這時候卻忽然身體全然沒有任何滿足感,胯間的性器熱脹得不得了,就在這時後瓊斯竟然連手都放開了,他可憐無法得到滿足的老二安靜而悲傷地挺立在腿間微微發顫:「唔嗯……」

瓊斯有一張姣好的面容,七分的帥氣裡有兩分甜美和一分殘酷,他的肌膚被太陽勻稱地曬出蜂蜜般的光澤,淺淺的酒窩和濃金色的瀏海都充滿幻想中美少年的型像,他高挺的鼻樑輕輕蹭著亞瑟的頸部、聞著亞瑟身上帶著情芋和汗水的氣味,即使這樣簡單的動作也充滿性感與挑逗:「說拜託,說拜託我就讓你得到想要的。」

亞瑟驚愕地看著瓊斯,滿是從容地觀賞著懷裡的自己,接著又提出了更是羞辱建議:「或是你想自己來嗎?是不錯的方法。」

「咿咿──!」下體的燥熱以及身體裡餘韻未消的情慾、羞恥以及憤怒,還有不明所以看著那雙眼睛會感到羞澀的心情變成了奇妙的東西,亞瑟更加急促地呼吸著,像什麼東西要從身體裡鑽出來、又像什麼東西要把身體撕裂,緊密而不由自主地顫抖截走了吸入肺部的空氣,一切都無法控制了一樣地,又或是再也無法忍受地,亞瑟腿間已經失去手掌撫慰的性器猛地射出了濃稠的精液、竭盡所能地把所有精液都射出似地斷續噴濺出點點白濁:「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亞瑟一邊呻吟,輕輕壓著下腹卻不敢真的自瀆,亞洲人迅速地將攝影機靠近往亞瑟的腿間,但亞瑟無法分神在那人身上,瓊斯似乎注意到了什麼,他靈巧的手又在度撫摸讓亞瑟的下體,輕柔地摩娑刺激著亞瑟的陰莖與龜頭,協助亞瑟射出更多,直到亞瑟的下體痙攣著完全不再射精。

「哈啊啊啊、啊哼嗯……嗯……」喘息聲混在了一起,亞瑟分不清是自己的喘息還是瓊斯的,手指和頭皮都因為過度劇烈的刺激而發麻不止,無力的身體任由亞洲人的拍攝與瓊斯的撫摸和擦拭,彷彿自己是一件剛被買回的裝飾品,主人正散漫地進行著簡單清掃程序。

「你做得很好。」瓊斯擦試著亞瑟的腿間,他的動作有點粗魯,但紙巾細細拉扯腿內側肌膚的感覺幾乎要消失了,亞瑟覺得自己正在墜落,而瓊斯的聲音仍慢慢地讚嘆著:「骯髒而且色情,我可以想像影片中的你看起來會有多美味。」

那是什麼意思?亞瑟一心只希望自己能趕快離開,如果可以,最好是連這件事都趕快忘記。

意識模糊地看著瓊斯的臉,他的笑容帶著惡意,卻又甜美得令人無法移開目光,亞瑟知道自己又被親吻住了嘴唇,雖然對於與男性接吻的併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但他並不討厭瓊斯的親吻。柔軟觸感激起零星火花般的舒適感、濕滑的唇舌在彼此口腔間追逐舔舐、輕柔地撥弄和磨蹭都很舒服,棉花糖一樣的口唇在親吻的時後發出了猥褻的水潤聲,但卻又像美酒一樣令人著迷。


「你被錄取了。明天中午過後就可以過來。」又是帶著曖昧氣息的對話,瓊斯的嘴唇在亞瑟的唇畔輕輕廝磨,在嘴唇分開的同時亞瑟感覺到胸口被放上了什麼東西。

「阿爾弗雷德˙瓊斯。」瓊斯中音域且性感的聲音在亞瑟頭頂上說著:「這家色情影片公司的股東、製作人,以及主要演員。這個走廊進頭有淋浴間可以使用,片場地址就寫在名片上。」

亞瑟看著名片發愣,無論是不是因為高潮後的失神,他都不知道該做何反應,至少他以為那只是求職不順的騷擾。

「希望明天你的屁股也可以表現得如此亮眼,我很期待這裡面的感覺。」在瓊斯離開游泳池前,他伸手重重捏了下亞瑟的臀部側邊。

亞洲人帶著內斂的微笑收起了家用攝影機,似乎並不介意亞瑟現在的狼狽模樣,他從口袋裡也摸出了設計簡潔的名片夾,遞上自己了名片,並用充滿異國氣息的口音勁型極為簡潔自我介紹:「我是本田,瓊斯先生的攝影師,稍後我會帶你去浴室,其他詳細內容我會在路上告訴你。」

在亞瑟忽然驚覺自己的難堪模樣而撿拾起自己的衣物時,本田帶著親切莫名的微笑地上了浴巾,因為太過從容而讓亞瑟再度覺得掛不住面子,熱水透過花灑濺落身體時,與霧氣彷彿滲進了腦袋裡,並不想回憶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又更清楚不過。

雖然心裡很明顯並不是這麼想選擇這個行業,但如果拒絕了就會連吃飯都成問題──亞瑟幾乎沒有選擇的餘地,他拿走了本田和瓊斯的名片,簡單聽過片酬和上工時間、留下連絡電話後就離開了那棟別墅,以面試來說全然沒有任何正式的成份存在,就連被拍下羞恥畫面的過程都像作夢一樣充滿了不真實感。

亞瑟在計程車上一路看著景物飛速竄過眼前,在市區裡默默地下車、又任由地鐵把自己載到市區的另一角,在自租的套房中安靜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簡單的居家擺設因為只有自己一人居住而毫無生氣,情緒在這時後莫名平靜,就算努力想要回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也遠得好像並未發生在自己身上。

至少是有一份收入了吧?亞瑟翻看自己的存摺,必上眼睛在合約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

以上。:D
忍不住要說現在的感覺遠比女體本還要打滾五倍,不過絕對會寫出場場到位(?)的H的。
還有我到底有沒有機會出另一本米英啊......時間真讓人緊張......囧rz
未分類 | 引用:(0) | 留言:(4) | 2012/06/25(Mon) 19:30:00

留言:

No title
好...好一個單刀直入的開頭 >///<
面不改色盡忠職守(?)的本田才是(本回)最強悍的存在 owo
[2012/06/25 23:26] URL | iimaihibik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這、這太棒了!
又是必收的文。

只是亞瑟你……你為什麼到後面的時候好像就有點……享受//////?
[2012/06/27 13:28] URL | 洢影 #-[編輯]
No title
阿爾你怎麼捨得讓別人看見亞瑟嬌羞的一面啊!
[2012/07/01 23:18]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不知道可不可以說這個 但是突然發現有錯字
"聞著亞瑟身上帶著情芋和汗水的氣味"
情芋<---寫錯了

如果不行請版主刪掉此篇留言 若有冒犯也請見諒
[2012/07/02 00:30] URL | 五月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