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怪盜來信 (5)

【短篇】怪盜來信 (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知道自己有點焦躁,但他並不怎麼擔心自己的任何物品被偷竊,除了這些東西始終會被歸還外,更重要的是阿爾弗雷德怎麼樣都不可能被偷走,英雄與紳士也是,會偷這些的人一定是笨蛋,而且是永遠都無法得到改善的笨蛋。但亞瑟沒辦法讓自己放棄追蹤,眼前有個傢伙如此囂張地大聲放送著「來抓我吧」的訊息,確實是緊緊地勾住了亞瑟的好勝心,至少目前為止,怪盜都是個值得一再較量的對手。

想到自己也沒有什麼可以丟失的,亞瑟就放心了下來,他的辦案記錄向來是阿爾弗雷德整理的,但阿爾弗雷德的字跡潦草,亞瑟花了好多時間才學會怎麼解讀,因此他也安心地認為就算對方偷走了他的辦案記錄也不會造成多大傷害,至少,在一定程度的無奈之下,阿爾弗雷德創造出了一套只有亞瑟解讀得了的系統。

是的,就連記錄者阿爾弗雷德自己都不是很確定自己當時寫下了什麼,但感謝老天,他的直覺與思考方法之簡單讓這些心性完全反映在他的文字記錄上,而亞瑟盡可能地過濾了許多阿爾弗雷德的朋友,以免有心之人和太過聰明的傢伙過於接近阿爾弗雷德而取得「密碼」的解碼方式,阿爾弗雷德身邊的朋友大多和他差不多笨,像拜爾修米特警官。

「我從你的目光中讀到了什麼。」拜爾修米特一邊嚼著才剛放進嘴裡的棒棒糖,大聲而悶的碎裂聲讓它看起來像穿著警官制服的高中生。

「天氣。」亞瑟安靜地喝著咖啡,但誰都知道這是反常的,愛好茶飲的他偶爾會靠著咖啡提神,又或者他覺得現在是個讓自己更加亢奮的好時機。

「雲告訴你什麼答案了嗎?」一邊嚼著棒棒糖的拜爾修米特沒啥好氣地看著天空,今天是個好天氣,無論是出勤還是辦案都很適合,但跟在這個即將成為被害人的偵探身邊時,只能感覺到烏雲即將罩頂的不妙預感。

「我們還得等一等,拜爾修米特。」亞瑟收下視線,拿出他隨身攜帶的記事本翻了起來:「我想先弄弄別的案子。」

無論是拜爾修米特還是阿爾弗雷德都有點錯愕地看著亞瑟,而被注視的人仍然一慣悠閒自在,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反復地翻了自己的記事本幾回,最後他決定先處理一起與怪盜相關連的案件。

那件案子本身沒有人知道的、也並未列入警察的案件記錄之中,因為當事者收到了預告信卻並不打算報警,而亞瑟不過就是被這位自己死都不想承認的舊識纏上,硬塞了這樣的案件。

「你和那傢伙已經三個月沒有連絡了。」 阿爾弗雷德一看件照片就知道是哪樁案子,他不冷不熱地說著:「他一直都有來拜訪你,但剛好你都不在。」

「他是故意選我不在的時候才來。」亞瑟也淡淡地說。

這樣劫富濟貧的角色如果能一直存在於世界上,不也是挺好的嗎?如果找到了請讓我和他吃頓晚餐,這個時代裡已經很少存在這種夢想般的浪漫了。──一邊說著這樣的話,婉拒了好友拜爾修米特報警的建議,而是轉交給了亞瑟自行處理,在亞瑟充滿不耐地拒絕的同時,那個人嘻皮笑臉地這樣說著。

亞瑟的行為準則和這位舊識並沒有任何共識,他不具有浪漫情懷、跟著現代的普世價值走,以至於不甘願地收到這樣的委託時,他狠狠地瞪了那傢伙一眼:「我會找到這傢伙,然後將他送進監獄。」

「你知道他同時雇用了很多人幫他尋找這傢伙。」拜爾修米特警官沾了沾自己盤子裡的巧克力,他把鬆餅吃得亂七八糟,就連盤子四周的桌面都難以倖免。

亞瑟從記事本裡跆眼,拜爾修米特露出了有點得意自己終於成功引起他的注意力的笑容。

「真是瘋了,法蘭西斯。」亞瑟的表情彷彿仍專注在某件事情上,他像看著遠處的煙火水霧一般的眼神迷濛:「他想在我逮住對方前搶先找到怪盜,他被自己的財富砸到腦袋了嗎?」

「我覺得那是炫富的一種。」拜爾修米特一臉認真,但可惜他端起的熱牛奶巧克力不太有這種氣氛。

「只有我一個人沒聽懂現在你們的對話嗎?這是一種暗號?」阿爾弗雷德忍不住發問。

「法蘭西斯,那個法蘭西斯。」亞瑟再度把他已經被翻爛的記事本又前後翻過,拿起夾在記事本上的筆又做了些加註:「他把案子發給很多人,目的不在抓住怪盜,他喜歡那傢伙,想讓他免於大英帝國的法律制裁。」

「怪盜不是也偷了他……的收藏嗎?」阿爾弗雷德似乎想起什麼可以不用特別說出來,話鋒有點停頓。

「對、對,可歌可泣的寬容大度,即使逃漏稅的行徑被國稅局揭穿也無損他的心情,我一點也不想知道為什麼他這麼喜歡怪盜,或許他想當現代羅賓漢的贊助商之類的,現代羅賓漢,不一樣的時代為什麼可以用同一個標準還衡量這種行為?」亞瑟一邊發牢騷,又在記事本上寫了一些東西,他偷偷地翻了一下記事本末端還沒理出頭緒的夾頁,裡面的紙張都已經被壓得老舊,字跡也因為勁潤濕氣而變得模糊掉色。

阿爾弗雷德偷偷看著亞瑟記事本裡的秘密,卻來不及閱讀亞瑟寫了什麼,拜爾修米特看了看他的手錶,安靜地離開了咖啡廳,在他看不見的身後,阿爾弗雷德伸手輕輕拉著亞瑟耳鬢邊的頭髮玩。

「你變得很不安。」亞瑟拉來了阿爾弗雷德的手,阿爾弗雷德的手比他的大上許多、厚實許多也溫暖許多,他喜歡那雙手握著自己總是冰冷的手的感覺:「發生了什麼事情?」

「什麼都沒有。」阿爾弗雷德漾起和窗外陽光一樣溫暖的笑容,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像映著晴天的小湖:「英雄和紳士今天去了美容院,我們約時間要接牠們。」

「但我們的司機回去執勤了,散步過去吧?」亞瑟提議。


===

欄杆外的狼裡的帥氣警官阿普掰掰XDDDDDDDD
├怪盜來信 | 引用:(0) | 留言:(3) | 2012/04/07(Sat) 01:36:03

留言:

No title
阿爾弗雷德身邊的朋友大多和他差不多笨,像拜爾修米特警官
--------------------------
到底該為阿普默哀還是為阿爾默哀.....
[2012/04/10 12:45]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那些阿普阿爾納些笨蛋不也是亞瑟的朋友嗎XD
[2012/04/11 04:35] URL | 蛞蝓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2/05/31 18:23]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