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青驅】冬天必來的定調

【青驅】冬天必來的定調

※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極短篇
※雪燐
※本文為CWT30無料配布完整內容
※另一篇的內容『冬天的貓』請洽 黑貓館



雖然說夏天只有笨蛋才會生病,不過一到了冬天,細菌就連普通人……不,就算是天才都毫無顧忌。燐摸著懷裡撒嬌的小黑,一邊偷偷觀察雪男。

期末考將至,對於學生還是老師這都是一場只有更堅苦的地獄──無論是日常作業、上課教材隨堂考卷還是研究資料,事到如今在雪男的書桌上已經幾乎無法判別哪個是哪個,甚至罕見地各種資料已經從書桌上蔓延到椅子兩側的地板。

『燐,我可以去玩一下嗎?』看著被堆疊得很有貓咪遊樂區氣息的各種紙山,小黑充滿了興趣的樣子幾乎已經要傾斜了身體就要往紙山堆撲去。

「不行,如果被弄亂了雪男一定會生氣的喔。」伸手輕輕抓過小黑的下顎和頸部,百年貓又很快又順從在燐的手指之下,呼嚕嚕地不斷撒嬌,一旁全然沒有時間和精神理會燐和小黑的雪男則是用有點驚人的速度飛快劈改著考卷,放在桌上的衛生紙幾乎要被捏爛了確又不打算真正丟棄,似乎是已經開始流鼻水的感冒症狀讓他每隔一陣子就要擦拭一下,並且不斷吸鼻子。

即使已經穿上外套和圍著圍巾,也拜託燐熬了薑湯,但這般光景果真一看就可以讓人憑著直絕說出「休息一下吧」之類慰問病患的發言。

「哥哥?從剛才就一直看著我到底想幹什麼?」帶著鼻音的說話聲音向哭腔一樣可憐地,就連平時的高壓氣勢都因為疑似生病而大打折扣,即使帶著黑框眼鏡也遮不這那雙眼睛的疲憊,手上一疊考卷整理完畢,接著又是另一疊:「作業寫完的話就先拿給我看吧。」

「吶,雪男。」

「嗯?」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雪男很快又開始批改起另一份考卷。

「先去看個醫生吧?你應該感冒了。」

「再等一下……把這裡告一段落就好。」就連說話都變得有氣無力,雪男吸鼻子的聲音仍不斷作響,批改考卷的姿勢也從正坐漸漸變成單手支著額頭、最後幾乎是側趴在考卷邊批改。

燐放了小黑自己出去玩,看著仍在堅持的雪男依然虛弱疲憊,燐從壁櫃中拿出了毛毯以及溫度計,不等雪男答應就批上雪男的肩膀、並將溫度計放進雪男的口中。

「哥哥?」嘴裡含著溫度計讓雪男有點口齒不清,沒得到答案卻被燐猛地靠住了額頭差點就要撞到眼鏡,腦袋被哥哥輕壓著示意不要亂動,事實上是全身痠痛所以就連動都有點懶。

「發燒了,無論如何也還是休息一下吧。」燐一邊說著,又擅自將溫度計從雪男的嘴裡抽出,連看都沒看過就擦拭歸位。

「給我溫度計的話就不要用自己的體溫測量啊……」而且粗神經的哥哥真的可以測量到正確的體溫嗎?雪男無力地靠在以背上,無法消除的疲憊感和暈眩都讓他明白燐並不是隨意亂說,但壓在眼前的工作繼續堆積也只有變得更多一途,倦意和壓力在雪男的心裡各執一方地進行拉鋸戰,而燐已經拿走了桌上的馬克杯,甩著尾巴離開房間。

「把這個喝掉後就先睡一會吧,等等我會叫你起床的。」把沒喝完的薑湯沖上了熱奶茶,濃郁的奶茶香裡帶著微辣的姜味以及砂糖的甜,燐的雙手一直都擁有可以讓任何食物變得美味的神奇能力,雪男安靜地淺啜,在紅茶的香味餘韻、牛奶的濃純及生薑的清香後,淡淡的辣味從舌根泛起。

能夠在感冒的時候喝到哥哥特別調配的飲料,說不出的幸福感讓雪男淡淡笑開,卻看得燐臉上一陣燥熱。

「哥哥。」

「欸……嗯?怎麼了嗎?」不安地把尾巴甩來甩去,父親去世後雪男的笑容往往都帶著可怕的壓力和魄力,像這樣安心地而溫和的笑反而讓燐一陣彆扭,就連目光都不知道該放到哪裡好。

「謝謝你的飲料。」

「呃……噢噢噢那個啊,哈哈哈,只不過就是泡個奶茶而已,不用這麼見外哈哈……欸?」燐困惑地看著雪男走向寢室裡屬於自己的這一邊,接著就往他的床上躺去。

「我先睡一下……」

為、為什麼不睡自己的床呢?看著已經變得高大的弟弟安心縮到自己的被子裡,錯愕和困惑地看著雪男在床上調整著姿勢,最後抱著自己的枕頭睡了起來……

真受不了!看著這傢伙睡覺就會跟著想睡了啊!腦袋裡能力不佳的思考機制嗶嗶嗶地大聲做響,雪男拿下眼鏡的安心睡顏幾乎要把他的腦袋給燒壞,於是只好一股腦地把所有問題原因歸咎在「因為想睡了嘛!」。

「真是的……原來我自己也這麼疲倦了啊。」但是很有精神,而且身體也很輕盈,除了腦袋幾乎無法正常運轉外,其實感覺不到什麼想睡覺的訊息,但……好像也只能這樣了?

因為自己的床被睡走了所以只好去睡雪男的床,但像放不下心似地,即將躺到床上時燐又折回了自己床前,就連鼻子都遮住了只露出眼睛以上部分的雪男睡覺的方式和小孩子還是很像,燐蹲在床邊、尾巴輕輕拍打著地板,雖然說這時候是惡作劇的好機會,但一點興頭都沒有的感覺也很奇妙。

「好啦,記然你都睡了那我也來睡覺吧。」只有一人是醒著的話感覺很差,所以最好的方式還是一起睡下去,冬天就是睡覺的大好日子啊!被窩溫暖的感覺真是讓人連去上課的勇氣都沒了。

自己不熟悉的床上有雪男的味道……明明用的是一樣的盥洗用品、住的是一樣的空間,但是就連氣味都會不一樣,不是自己習慣的那張床就很容易發現其中的不同,雪男的床就和他的個性一樣整齊乾淨,床頭沒有漫畫也沒有掌上型電玩,更不要說衣服都已經整齊地放在衣櫃裡,少了雜物堆積的床感覺很空曠,怎麼滾都不會撞到東西、也不會有任何東西可以在還沒睡著時拿來把玩,雪男這個人大概就是連睡覺都是很專心的睡覺吧。

不過,怎麼樣才能算是專心的睡覺?

被自己的問題給問倒的燐又轉頭看看對面自己床上的雪男,似乎已經睡著了而發出細微帶著呼吸不通暢的鼾聲。

小時後的雪男很容易生病。在冬天裡幾乎是每次才痊癒而已就會馬上再生病,看不到惡魔的時候無法知曉那究竟是魔障還是受寒,在父親終於撐不住想要休息時,就改由燐代替父親照顧身體不適的弟弟。

如果是那個時候的話,打死也不會相信雪男可以長得比自己高大而且動作敏捷,從來在體育上就不是強項的雪男,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默默地變得堅強而且厲害,就連生病都要撐著工作的部分,也都讓燐覺得這傢伙一定還在勉強自己。

越想就越睡不著,看著雪男又抓起被子把自己蓋得更嚴實,燐又一股腦地抓起了毯子就往雪男走去,自己鑽進了被窩裡,用毯子將兩人都努力再蓋上一層。

發燒溫度比剛才又更高的雪男沒有被吵醒,睡得很不安穩的樣子像做了惡夢,燐又擔心地離開被窩去找毛巾,冬日裡光是把手放在自來水龍頭就會冷得刺骨,但如果無法退燒的話難保不會是大問題,不敢真正睡地呆坐在雪男身旁,閒得發慌又沒新漫畫好看的百般無聊下,燐竟然自發性地開始進行點蠟燭修練。

下午很快地過去,夕陽的光輝讓整個房間都泛上橘紅,微著著每融掉三組蠟燭就把毛巾換一次水的規律,一直保持冰涼的毛巾似乎讓雪男輕鬆了許多,在握住雪男的手感覺不到異常高熱後,燐終於鬆了一口氣。

「真是麻煩的傢伙。」嘴上雖然抱怨著,但手裡卻是溫柔地擦拭著雪男額上的細汗、輕柔地撫摸,就連被子裡的雙手也都確認過沒有異常高溫後,準備要到食堂烹煮晚餐的燐卻被雪男抓住了手。

被抓住的瞬間讓燐從尾巴尖端一路發麻到頭頂──不會吧?真的被發現了嗎?不過這是在幫助這傢伙啊,如果還要碎念什麼的話起不是太不識相了?

燐滿是緊張地看像雪男的臉,全然沒有睡醒著樣子令她鬆了口氣,打算把手拉開時又被抓得更緊。

「雪男?」果真是做了惡夢了嗎?

「哥哥……」不明所以地輕聲喚著燐,感覺到握著自己的手沒有離開而更加用力握住,好項害怕被丟下似地順著燐的手的位置僅僅雙手抓住,平時看起來一副大人的樣子,但真正屬於雪男的撒嬌模樣其實只是不斷被隱藏壓抑在心裡,關於這點燐是最明白不過的。

「安心吧,我不會離開的。」心軟地蹲在床邊,被子下的手也反握住雪男的,燐一次又一次地溫柔撫摸著雪男的額際,低聲在雪男耳邊輕語:「自己的弟弟我一定會好好陪在身邊的,但是我要去煮晚餐了,不然就連小黑都要餓肚子吶。」

「哥哥……?」雪男微為睜開眼睛,看起來並不是真的睡醒的迷濛眼神裡帶著迷糊的疑惑感。

「再好好睡一會吧,起來後就會有好吃的晚餐了。」親過雪男的臉頰後又忍不住摸了幾下,剛好小黑回到宿舍裡坐了照護的交班,離開房間時的畫面是小黑用肉長輕輕按著雪男的臉頰玩。

畢竟只剩下對方了,總是會擔心的心情也是不可避免的,晚餐是乍看之下很樸實的高湯燉肉粥,淡雅的香菇和蔥花提點了些許的香氣,雖然雪男已經表明可以自己進食,但仍無法阻止燐強行餵食的打算。

「好吃吧?如果覺得太清淡的話,還有昨天滷好的蘿蔔。」不等雪男答應或是具覺,燐自己就夾起了蘿蔔往雪男嘴裡送,都已經放到臉邊了也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除了有點無奈自己哥哥的我行我素外,至少食物還是很好吃的。

「吶,哥哥,病患可以享有特權對吧?」

「咦?」這是什麼時後的規定,不,印象中根本沒有,不過聽起來是滿不錯的啦,至少下次生病的時候也可以藉故不讀書或是寫作業之類的……想一想似乎也滿不錯的:「應該有吧……」

「明天晚上我要吃生魚片散壽司,要有海膽和甜蝦。」雪男漾出安心的笑容,開始做出他的病患特別要求。

「雖然有特權但……病患這樣吃不太好吧?」怎麼有點不對勁?但到底哪裡不太對勁了呢……

「甜點要紅豆湯和烤麻糬。」

「啊…嗯……都是你喜歡吃的東西啊……」雖然並沒有拒絕,不過那股怎麼樣都覺得不對的感覺只有隨著雪男的要求增加而變得更加明顯。

「晚上要哥哥陪我一起睡。」

「等等這個就太奇怪了吧?一直都在同一個房間裡睡覺的嗎?」啊好像漸漸抓到問題在哪了但……一溜煙地思緒又跑掉了啊!

「這麼冷的天氣裡一個人睡很容易手腳冰冷嘛。哥哥的體溫比較高一定沒有問題的。」

……這是……哪門子的撒嬌啊……犯規、太犯規了!

「所以讓我抱著哥哥睡覺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用那種笑容說那些話啊啊啊啊啊啊!燐無法控制地自己尖叫出來並且不斷往後退到門邊,雖然還是沒有發現哪裡有問題,但雪男確實在睡醒後渾身都散發著令他毛骨悚然的氣息,但始終保持的難辯喜怒微笑的雪男似乎看起來並沒有任何惡意,才讓燐又大起膽子地靠近對方。

「抱著睡覺之類的……」聽起來超令人害羞!

「就這麼說定了,哥哥。下次如果哥哥生病的話,我也會乖乖聽話的。」

好像就是被這句話給打動了,一時間心裡想的那些不用寫功課啦不要特訓啦以及看漫畫到爽之類的事情完全占滿了燐的心頭,雖然同睡在一張床上有點擠,但是至少下次……

那個下次不太遠,因為在雪男的感冒幾乎痊癒時,燐被傳染了。


※青驅/雪燐 | 引用:(0) | 留言:(0) | 2012/01/29(Sun) 23:47:32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