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Wrong Number (12) [END]

【短篇】Wrong Number (12) [END]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這回將阿爾弗雷德送到門口,看著他的車消失在路口轉角後才想到該點根菸,只有一個人的房子裡亞瑟的腦袋不斷回盪著阿爾弗雷德說的那聲亞堤,那並不是真正因為相愛而起的暱稱,那只是過去阿爾弗雷德在和亞瑟做愛時戲謔的稱呼,而阿爾弗雷德現在用什麼樣的想法這樣稱呼自己,但聽起來似乎變成關係親密的暱稱這件事,對於亞瑟而言多少帶著不真實感。

他們的關係在當時就是那樣子,亞瑟並不會去問阿爾弗雷德會受他的邀約,當阿爾弗雷德在床上展現出無法抗拒的強勢時,亞瑟也多少明白他們兩個打一開始就把對方當作獵物鎖定,雖然一開始看起來是亞瑟主導,但在兩人終於勾搭上後,阿爾弗雷德提出的要求次數明顯比亞瑟還多而自然,他看起來並沒有任何改變兄弟關係的心虛,因此亞瑟的負擔遠比他自己以為的少。

謹慎這種事情在剛得到愛不釋手的對象時很容易就會忘記,因為太過沉浸於肉體的歡愉,以至於家長回家時並沒有立刻警覺,他們的父母處理得很快,一個星期後亞瑟和阿爾弗雷德就失失去了連絡對方的方法,因為斷得太過乾淨反而連掙扎心傷之類的事情都免了。

他們沒有真正和對方到別,所以要開始也十分簡單,因此於當一封錯誤的簡訊拉回兩個人已經被打斷的關係後,事情可以如此迅速地接軌上,亞瑟並沒有在上過床幾回後就斷絕與阿爾弗雷德的連絡,至少在身體的契合度上很好,而他喜歡阿爾弗雷德溫柔摸自己和被擁抱著的感覺,以及沒來由地看見阿爾弗雷德就會開心。

「我愛你,亞堤……我愛你。」

「不,不要、啊啊啊……阿爾……啊啊啊啊……」

親吻一下又一下地吻過亞瑟的背脊,亞瑟的身體因為高潮而不住顫抖,並不是感到厭煩,不過這句話漸漸變得頻繁,甚至已經頻繁到亞瑟開始相信自己是不是也喜歡阿爾弗雷德。

雖然一開始認定的是獵物,但的確不知不覺間亞瑟也捫心自問了好幾次是不是喜歡上阿爾弗雷德了,但他總有點害怕面對答案,其實他知道自己當時正在顧慮什麼,但事發之後他也不斷懷疑當時自己的猶豫是不是比較好的。

亞瑟與阿爾弗雷德共用著浴室替對方沖洗,蒸騰的霧氣和水花適度地掩飾住了亞瑟的分神,阿爾弗雷德意猶未盡地不斷親吻亞瑟的臉頰、頸側和嘴唇,亞瑟喜歡阿爾弗雷德吻他,親吻是很神奇的行為,彷彿可以嚐到蜜糖的香和奶油的鬆軟。

阿爾弗雷德撥弄亞瑟垂落在額前的瀏海,那雙望向他的碧藍色眼睛很耀眼,亞瑟一直都很喜歡,他忍不住笑出來。

「怎麼了?」阿爾弗雷德抱住亞瑟,懷裡的亞瑟有點撒嬌地蹭著他胸口,但除了再次交換親吻外亞瑟並沒有再說什麼,他們半是玩鬧地洗完澡,並一起躺在亞瑟的床上,雖然有點擠但不需要擔心父母忽然回家,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很久,溫暖的手掌細細摸著亞瑟的臉頰。

「我真希望時間可以停下來。」

「停下來後你可以做什麼呢?」亞瑟拉近了與阿爾弗雷德間的距離,俏皮地親了親他的鼻頭:「睡更久一點?」

「和你相處再多一點。」

有點難以說明的窩心和帶著一點點感動,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一臉幸福和認真的樣子,覺得自己有點卑鄙:「說你愛我……」

「我愛你,亞瑟。」阿爾弗雷德一邊說,在亞瑟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有一種明明知道是深淵但還是不顧一切跳下的感覺,亞瑟很明白自己全然無法抗拒阿爾弗雷德的告白,每次被說喜歡時心頭莫名情緒滿溢的感覺就會變得明顯,或許阿爾弗雷德的老媽會再出現在兩人面前,但是要他拒絕阿爾弗雷德這種事情……

「亞瑟呢?」

想說卻說不出來的,亞瑟被阿爾弗雷德的問題給弄得一愣,脫口而出的話就連他自己都有點意外,但可以確定的事那的確是他所希望的:「我不想和你分開,阿爾弗雷德。」

身體很快被阿爾弗雷德攬到一邊去,被有力的雙臂抱在懷裡的厚實感覺有一點點喘不過氣,但亞瑟寧可就這樣被抱著一整晚。

「那麼就不要分開。」阿爾弗雷德說,他親吻著亞瑟的耳後,像撫摸小貓一樣地摸著亞瑟的頸子:「我很快就要畢業了,我可以在這裡找工作,然後我們住在一起。」

亞瑟安靜地聽著阿爾弗雷德的人生規畫,雖然聽起來真的滿不錯的,但他並不打算這麼快就當真。

「你媽呢?」

「她有了新的對像,應該沒時間理我。」

「阿爾弗雷德,我想再告訴你一件事。」

「看著鏡頭,笑一個。」阿爾弗雷德再回應亞瑟前,先用手機替兩人拍了張照。

「十月七日,在亞堤的床上。」阿爾弗雷德一邊命名著檔案並把註解念出來,亞瑟知道他正在更換桌面,不真實的幸福感又開始在心中滿溢,難以否認地他的確是有點開心。

「當時不把我送進警察局理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要試著找你,也不要和你連絡。」亞瑟伸手將阿爾弗雷德的臉拉向自己,他緩慢而認真地親吻起阿爾弗雷德的嘴唇:「那時候的你還未成年……但我很想你,而且一直想找你。」

「我知道你會的。」阿爾弗雷德不知道還可以如何把亞瑟抱得更緊點,他想把身體嬌小的對方嵌進身體和心裡,這樣子就不用分開:「我說過你一開始就很喜歡我。」

「或許我們就是一見鍾情。」輕輕攬住比自己還要壯碩的身體,亞瑟把臉貼在阿爾弗雷德胸前,聽著變得有點急促的心跳聲:「而且就像電影劇本一樣地重逢了。」

「你是認真的,亞瑟?」阿爾弗雷德用手指輕輕梳著亞瑟的頭髮,語帶保留。

「我迫不及待想讓別人知道我的新……舊對象回來了。」亞瑟捏了捏阿爾弗雷德的鼻子,然後親了阿爾弗雷德一下,他的聲音帶著活力和俏皮,阿爾弗雷德很快就笑出聲來:「你知道的,因為相處的時間太短了,所以我們該像剛開始談戀愛的人一樣花些時間學著了解對方。」

「我想想……你必須再次記起我喜歡吃些什麼,愛看什麼運動節目。」

「太妃糖口味的爆米花?」

「喔,對,而且要很大碗,我要抱著你以及那碗爆米花一起看球賽。」

「我可以幫你準備晚餐,我們下班後一起去買材料。」

「在我找到工作前,你必須養我一陣子。」

「那不是什麼大問題,阿爾,那不是問題。」亞瑟漸漸感到睏意,但他想說的還沒有說完:「但我現在想睡了,親愛的,明天離開前記得把你的連絡方法寫下來,除了電話以外的連絡方法。」

阿爾弗雷德真的這樣幹了。

床頭櫃邊的筆記本上,依序寫上了臉書、G+、推特還有即時通訊工具的帳號,阿爾弗雷德甚至留下了學系和班級,以及宿舍的房間號碼,亞瑟發現阿爾弗雷德竟然還有一個自己主持錄影的影音網站。

「我想到的就這麼多了,最下面的是我的手機號碼和綁定的信箱,最快可以連絡到我的方法。」阿爾弗雷德已經穿戴整齊準備出門,他在經過亞瑟身邊時順勢從亞瑟的唇上偷來一個早安吻:「過幾天我就會把宿舍裡的東西都般出來,所以那很快就沒用了。」

「噢,還有這個。」阿爾弗雷德又馬上記下了一組字母──亞瑟知道那是他的車牌號碼。

「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或許哪天我的車被偷了,你可以幫我報案?」年輕人露出了有點傻氣但自以為帥氣的笑。

亞瑟笑著搖了搖頭,看著竟然可以滿滿寫上一張筆記條的帳號和個人資訊,過了好久才知道該對阿爾弗雷德說些什麼:「你知道……其實只要你能留在我身邊就可以了。」

阿爾弗雷德依然笑著看向亞瑟,他們安靜地看著彼此好久。

「你必須開始相信,」阿爾弗雷德伸出雙手,亞瑟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乖順地走到阿爾弗雷德面前,任由大男孩把他抱個死緊:「我才是你最不可能遺失的東西。」

重重的親吻連續兩下印在亞瑟的頸邊,阿爾弗雷德拿走亞瑟手中的筆記條又看了一下,他又順手改了一些東西,亞瑟感覺得到他很認真。

「怎麼了?」亞瑟想回頭看看,但被阿爾弗雷德抱著而受到行動限制。

「有些事情你總是不得不去相信呢。」阿爾弗雷德一邊修改,一邊自言自噢。

「什麼意思?」

「我竟然把我的號碼寫錯了。」



-END-



===

一開始主要是想寫意外相遇上久久不見彼此的米英,
不過好像是因為長期精神補給不足的關係,
亞瑟完全大爆發了耶,完全超越過去,
一度覺得自己果然只有更變態時真是......到底去了哪呢?(汗)
預購也順利結束了,非常謝謝容忍我隨意亂來的各位,謝謝你們:)
├Wrong Number | 引用:(0) | 留言:(1) | 2012/01/03(Tue) 01:06:33

留言:

NoTitle
恭喜完結~!
一直覺得這篇很有感覺,非常喜歡這種方式開始的米英(很有意思)
我愛互把對方當獵物的兩人,
我愛大爆發的亞瑟
我愛好男友+大男孩的阿米
我實在很愛黑鳥大的米英(而且從來不需要去擔心BE)
填坑完畢辛苦了,請繼續朝下一坑邁進(期待~)

PS.認真的寫了各種聯絡方式的阿米真是夭壽可愛!太可惡了嗷嗷嗷!
[2012/01/03 09:52] URL | BB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