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米英】Prepare for you

【米英】Prepare for you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大概這就意味著世界和平一樣地,這是個沒有加班與任何的緊急事故的年底,將工作做到即使不在工作岡位上也不會擔憂的程度後,亞瑟替自己安排了一個長假。

雖然已經過了很多很多很多次,但這種盛大的假期來臨前,一想到充滿浪漫氣息的約會就會情不自禁地緊張起來的心情,過多少年都沒有改變,阿爾弗雷德也一定期待著見面的那天吧?

「欸?提早到美國?」視訊畫面中正在咬甜甜圈的阿爾弗雷德看起來一臉錯愕,聽到亞瑟的安排後馬上變了臉色的樣子經典到讓亞瑟以為自己正在看互動式電影。

「不行嗎?」這種感覺真是令人擔憂,如果是驚喜的話一定會發出歡呼之類的,但不用阿爾弗雷德說,亞瑟也知道現在這個反應意味著「這時間我不方便。」

「應該你家也需要布置一下之類的吧?」

「不,我不打算在假期結束時還要忙著清理家裡。」

「那麼跟朋友聚聚之類的?」

「不就是你嗎?阿爾弗雷德,你是不是有什麼計畫不打算讓我知道?」

阿爾弗雷德左顧右盼了一陣子,最後拿下了眼鏡,忽然少了老練氣息的臉龐讓亞瑟覺得時光忽然倒退了一百年,以致於對於阿爾弗雷德的要求全然沒有辦法:「提前到也不是不行啦……不過你能帶個蘋果派來美國的話就好了……」

回過神來時亞瑟發現自己已經削了一堆蘋果,旁邊的麵粉和奶油之類的東西是怎麼帶回來的,全然沒有印象了,所以說,是不是有什麼原因而讓阿爾弗雷德不想自己提前到這回事,也就這樣被唬弄過了。

「真是的,就算是蘋果派,去美國後一樣可以做吧?」清醒之後不自覺地感到憤怒,不過東西既然都買了,不做完一定會放到壞掉,回想起去年的聖誕節發生的事情多少沒有什麼好回憶,亞瑟壓根無法說服自己阿爾弗雷德有別的意圖。

「除了和他該死的朋友開電玩及垃圾食物大會之類的,大概也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事情了吧,真是的,長大這麼大了還是那副德性。」

就這麼一生氣抱怨而手滑,手指上的血口雖然不深但痛感在寒冷的冬天裡更加刺激了怒火,憑著一股無論如何就是要罵到這人的憤怒裡,亞瑟幾乎忘幾平時的教養與風度地抓起電話撥打給阿爾弗雷德──痛罵那傢伙一頓,在對方被罵到快氣不過時再痛快地掛上電話並關機,亞瑟是這麼盤算的,如他所願電話很快就被接起。

「亞瑟?」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裡一貫的驚訝:「別告訴我你現在就在美國了。」

「不,我還沒出發。」再笨也不可能沒發現,阿爾弗雷德似乎並不太希望他去美國的樣子,亞瑟強壓著怒火一邊替自己的手止血,他注意到阿爾弗雷德並不是在辦公室,他沒聽到電話響起的聲音,但除此之外他得不到任何資訊,因為電話那頭除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外,她幾乎聽不到其他的聲響:「你在幹什麼呢?親愛的。」

「我……不,為什麼現在會打電話給我?你知道現在是上班時間吧?」

「很顯然你並沒有在上班,如果我猜錯了,請把電話交給你的特助。」

阿爾弗雷德很快安靜下來,但依然沒有多作解釋。

「你在幹什麼?」

「無論我在幹什麼,你忽然打電話來就只想問我在做什麼嗎?」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變得有些困擾,而且壓根不打算回答亞瑟的問題。

「就因為你說想要我做個蘋果派,所以我正在做。」而且迫不及待想要把那個完成品砸到他臉上,亞瑟像在聊一個自己不感興趣的八卦,故意用討人厭的輕柔聲調發音:「但是我割傷自己的手指了,為了你的蘋果派。」

亞瑟安靜地等著,但阿爾弗雷德的表現全然不及格:「噢……太糟了,希望你有把傷口處理好。」

不想聽阿爾弗雷德的蠢回答,亞瑟迅速結束了對話。他將手指包上紗布之後看著水槽裡浸著鹽水的蘋果,這下他不得不帶著乳膠手套才能讓自己繼續削蘋果,但隨著蘋果皮的越削越長,腦袋裡浮出的疑問也越來越令亞瑟不安。

一反以往的氣氛,不但似乎不太在意,而且表現得好像不太希望自己出現在眼前的樣子?

「厭煩了嗎?」不自覺地把話說出來後,亞瑟都覺得自己被刺傷了。蘋果泥和蘋果派封進派裡後,就幾乎不想再面對一次烤箱的挑戰。

仔細想想奇怪的表現並不是從今天才開始,隨著假期日益拉近,兩人連絡的次數不但沒有增加,更多的時候在還沒真正開始聊天前,阿爾弗雷德就草草結束了對話,雖然大多時後他總是能明白戀人的忙碌、總是解釋成阿爾弗雷德一訂為了假期而和自己一樣瘋狂趕著工作,但該不會就是這樣體量的心態,所以剛好讓那傢伙樂得輕鬆?

越想越不甘心使得亞瑟再度沒有原則地拿起手機,原以為會被報復性地冷落不接,卻沒想到阿爾弗雷德幾乎是馬上就接起了電話。

「亞瑟?到底在做什麼啊?等等,抱歉我講個電話。」

「那麼我把你選的紅酒和蠟燭放在這裡,我們還有很多需要談,但我可以先去你房間布置一下。」莫明的女聲從話機內傳出來,高根鞋叩響在地板上的聲音幾乎要扯斷亞瑟的理智。

告訴他不是這樣子,阿爾弗雷德。

「那是誰?剛剛說話的那個女性?」亞瑟急切地問著,他覺得自己想個歇斯底里的婦人,但如果連這種事情都不能歇斯底里,這世界上也不需要任何情緒了:「她是不是說要去你──我們的房間?」

「其實是『我』的房間,拜託,亞瑟,就只是個幫忙修改裝潢的室內設計師而已。」阿爾弗雷德聽起來有點不耐煩:「別胡思亂想,你只要在平安夜到這裡就可以了。」

「不,我覺得我也想告訴你我們有很多需要談,我不覺得在你房間布置沒規和蠟燭這種話聽起來真的只個設計師,別再試圖拉開話題,老實說吧,你瞞著我什麼了嗎?」

「不,我才沒有隱瞞什麼!而且我也不需要其他人陪我,誰會比你下流?噢不,我是說……」

「你說我下流?」根本不想等阿爾弗雷德說完,亞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雖然早知道戀人的不識時務,但阿爾弗雷德的話這回真的傷到了他:「你這沒心沒肺的渾球!我竟然為了和你或節慶和上床,特地把工作進度拉前又訂了大老遠飛去美國的機票,而你竟然說我下流!為什麼我要找上你這種東西?今年你就和應召女郎過你混帳的聖誕節吧!用你那個蠢斃了的設計師布置的房間,你們還可以玩玩看3P!」

「我的意思是…….噢,亞瑟,老天。我就只是想布置一下家裡!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告訴我你沒喝酒。我的意思是……」

「我才不想知道你有什麼見鬼的解釋。」亞瑟斷然拒絕阿爾弗雷德的辯解,那種廉價道令人作噁的形容詞他每想到一次就幾乎快要發瘋:「到底在做什麼的是你才對吧?渾蛋。見鬼的設計師,難道我一幫忙就會搞砸你家的布置嗎?」

「因為我想把家裡弄得不一樣點就說我是渾蛋?」

「對,你這個徹徹底底的翹家渾球!我告訴你,我不會做你說什麼見鬼的蘋果派,就算我只差沒放進烤箱裡也一樣,而且我也不要你再打電話來,還有聖誕節我不去美國了!你這渾蛋!」

能夠惡意地任性妄為的胡鬧,是因為明白對方可以包容,夾著一點報復心態,是冒險也是一種奢侈,雖然努力大吼大叫想得到的結果也不過就是吵贏了的感覺,但狠狠掛上電話後,阿爾弗雷德卻遲遲沒有撥來,因為失眠而清楚明白電話已經一整天都沒響過這件事,反而讓亞瑟覺得自己像個瘋子。

就連下午茶都忘了要準備地,忽然看見冰箱裡的蘋果派時,不小心想起去年才發生的事情。

不過就是想要好好見個面,然後在對方身上恣意浪費時間,自以為一切都會和過去一樣,卻不知道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和那傢伙忽然說要獨立一樣,橫越一座大西洋的距離並不真的那麼近,雖然早就有刻骨銘心的教訓,卻笨到學不會。

雖然說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一說到主動撥打電話就覺得自己一定會像所有人口中說的一樣,不能沒有阿爾弗雷德。

「誰會沒他就不行啊。」無論是口無遮攔還是背著自己玩那堆把戲之類的事情,都太令人作噁了,大胸部的性感顧問之類的,別以為只有美國人才知道啊,他其實、其時也看過一點點美國電影和電視劇,一點點而已!

因為忽然空出太多時間而意外又烤出了個好派,濃郁的肉桂香裡添加的檸檬汁讓派的香味又多了一分層次,亞瑟在確認這是個好作品的同時也發現在這個大家都已經開始製作家傳布丁的日子裡,他根本不知道要把派送給誰。

至就算事吵架也都還是想讓阿爾弗雷德再吃吃看自己做的派。

「笨蛋……」事到如今那個人也根本不可能會知道了。亞瑟看著自己吃一星期都吃不完的蘋果派,又是懊惱又是生氣:「好好說清楚就好了不是嗎……」

為什麼總是要質疑自己腦袋裡在想什麼,妖精也好他以為是無謂的擔憂也好,如果不是自己在意得要命的話,根本就不會有那些緊張和擔心,總是覺得自己才是一頭熱的人,換句話說在阿爾弗雷德眼裡或許這些事情都並不是特別必要吧?

就在差點哭出來以前,忽然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意識,接著亞瑟做了一個有點蠢的夢。

他躺在一個連自己都認不出來的房間,房間的大小就和阿爾弗雷德的房間差不多大,除了貴氣的酒紅色壁紙與恰到好處的燈光投射外,房間裡還有應景的蠟燭、聖誕紅和寄檞生裝飾,阿爾弗雷德那渾蛋就坐在床邊吃……他烤的蘋果派?
亞瑟移動了身體,卻發現雙手被綁著,他躺的床也換上了平織花紋的酒紅色床罩組,但那張床依稀感覺很類似阿爾弗雷德的床。

「如果要說的話,我一定是見證奇蹟的人。」阿爾弗雷德很快就吃掉了手上的那塊,他又拿了一個:「同一個配方可以有焦黑不堪和出奇美位的兩種差異,唔,我還要再吃一塊。」

「快把那東西吞了,然後從我麼夢裡滾出去。」滿是敵意地咬著牙低吼,亞瑟以為自己這樣就可以醒來,但顯然這樣做根本沒有任何助益。

「我說了我請的是室內設計師。」阿爾弗雷德一臉正經,卻又不斷吃著蘋果派:「唔,我真希望你可以住在這裡,每天都烤蘋果派,等等我會跟你上司好好聊一下。」

「對,那個鬼鬼祟祟的要瞞著我的設計師,蠟燭的氣氛想必很好。」亞瑟沒好氣地哼了聲,毫不把阿爾弗雷德放在眼裡地閉上眼:「我只希望可以趕快醒來。」

床上的平衡忽然一陣搖晃,接著亞瑟被翻過身來,因為驚慌而睜開眼睛查看,在還沒來得及尖叫以前就被滿是蘋果和肉桂香的嘴唇給吻得滿是甜膩。

「唔嗯……」床很軟而壓在身上的身體很重,雙手綁著而難以抗拒阿爾弗雷德的吻,從起初用嘴唇磨蹭親吻,到最後無法阻擋地讓阿爾弗雷德將舌頭伸入口中,就連亞瑟都快要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猶豫還是抵抗,在腦袋開始缺氧暈眩的時候漸漸發現哪裡不對勁。

「這樣,」阿爾弗雷德剛放開亞瑟的嘴唇,又忍不住親了一下,他的狗牌垂在亞瑟胸口有點冰冷,他們兩人的鼻子磨蹭在一起,打死亞瑟也都不想成任,明明自己生氣得要命,但阿爾弗雷德那雙漂亮的藍眼睛對他而言還是很會放電:「就當作你醒來了吧。」

「我一直都醒著?」噢天,如果是作夢的話剛才的親吻一定是倍被子蒙住臉了。

「至少你張開眼睛之後就是醒的。」

「所以我在美國了?」

「沒錯,親愛的。」忽然地阿爾弗雷德漾出了微笑,將亞瑟打橫抱起,他離開了房間、迅速走下了樓中樓公寓裡的樓梯,速度之快讓亞瑟忍不住尖叫。

「唔哇!放我下來!」

「今天應該是要這樣開始的。」聽不出情緒的聲音裡,阿爾弗雷德的聲音異常認真,在亞瑟緊縮在他懷裡以免摔落時,他們已經來到公寓門口。

「雖然已經盡可能趕工,但很多人都會在這時後重新裝修家裡,所以要提前完成還是有點挑戰,不過幸好他們達成了。」阿爾弗雷德用腳將沒上鎖的大門踢開,全新著住家景觀讓亞瑟頓時安靜了下來。

窗外是飄著雪花的高空街景,挑高客廳的落地玻璃窗上也貼著看似隨機的黑白雪花造型玻璃貼紙,牆腳放著高過一層樓的聖誕樹,繽紛的裝飾已經完工,裝飾用的禮物盒一直延伸到窗上,與玻璃貼紙貼出來的禮物河微繞著樹下,緞帶在玻璃窗頂端一格又一格地伸展出波浪紋路與蝴蝶結、底下掛著有金色搖鈴的寄檞生花圈,已經換好的紅色窗簾除了裝飾幔以外還綴上了金色的流蘇,就連沙發都變成溫暖溫馨的絨布面料與大量的柔軟抱枕,繽紛的北歐地毯更與整個屋子的聖誕裝飾容為一景。

「聖誕節快樂,親愛的。」阿爾弗雷德親吻了一下亞瑟的臉頰,讓他自行在客廳裡走動並且開了綁在亞瑟手腕上的手帕:「你說要來這裡多住幾天,所以我想換點不一樣的。」

「這就是你一直不太想講電話的原因?」亞瑟看向剛迅速穿越的室內樓梯,就連樓梯邊緣也裝飾上了彩帶和雪花造型的壁貼,寬廣的牆上除了用掛上有假葉子的黃色小燈泡外,一樣有雪花和雪人的壁貼裝飾著:「為什麼連這種事都要瞞著我?」

阿爾弗雷德沒有回答,他只是努了努嘴後又聳聳肩,接著有點不安地看看四周「傑作」,然後露出討好的笑容。
「我可以幫你。」亞瑟說,他緩緩走上樓梯,看著起居室和窗外的景緻。

「你知道……我們兩個工作到這時候也很累了,雖然應該出去逛街什麼的,不過如果可以陪著你,就算一整天都窩在床上我也不太介意,不過我們總是很多意見,如果一起合作一定會鬧翻。」阿爾弗雷德越說視線越低,他最後幾乎只是看著自己的腳趾:「我是說……至少我是這樣覺得。」

「我很抱歉說你下流。」

「那太過分了,阿爾弗雷德。」亞瑟迅速從欣賞全新的屋內裝飾中回過神來,頭給阿爾弗雷德一個銳利的目光。

「不過那很棒,我的意思是……」阿爾弗雷德停了一下,但幸好他沒停下太久,雖然音量並不大,但亞瑟聽得很清楚:「我很喜歡……」

亞瑟的表情出現了一番詭異的變化,但很快他們兩個都紅起臉頰來。

「我想不出今年該送你什麼,所以我想或許我們可以讓今年過得更開心點,至少世界還算和平,大多事情都已經開始得到控制?至少你在美國時一定是這個樣子。」

「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亞瑟走下樓,他又看看了阿爾弗雷德家裡的裝潢才走到阿爾弗雷德面前,雖然聽起來是在咒罵,但又掛著笑意:「如果有這天我真希望你可以得到些教訓。」

阿爾弗雷德的手掌很溫暖,在撫摸上冰冷的臉頰時亞瑟溫潤地閉上眼,他喜歡被阿爾弗雷德摸著,阿爾弗雷德的手一直比他的嘴還溫柔。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知道的。」被擁抱著感覺很安心,亞瑟放鬆了身體讓自己倒在阿爾弗雷德的懷中,他喜歡這樣被抱著,這讓他感覺對阿爾弗雷德來說他還是很重要,他忍不住用鼻梁磨蹭了幾下阿爾弗雷德的頸側。

「這個布置很漂亮,至少比你以前胡搞的都還要好看。」欣賞雪景是十分愜意,但如果可以再戀人的懷裡欣賞雪景,那是更好不過的事情。

「我還有準備其他的。」

「蠟燭之類的?或是你還安排了煙火?你這傢伙,雖然總是愛搞驚喜,但你總是沒辦法做得太漂亮。」亞瑟笑出聲來,他不知道阿爾弗雷德還可以做出多誇張的事情,至少收練這種說法在阿爾弗雷德身上是全然找不到的。

「是精油蠟燭,而且我相信從現在開始一切就會好轉了,我花了很多時間挑蠟燭的氣味。」阿爾弗雷德親了亞瑟的臉頰幾下,然後又親了他的鼻頭和眼角。

「那你挑了什麼味道呢?」

「棉花糖香氣的。」

亞瑟的笑容忽然暫停了一下,接著他又繼續笑了出來:「棉花糖?」

「我想你會很喜歡,至少比起玫瑰的。」

「不不,阿爾弗雷德。」亞瑟有點困難地移動著腳步,因為阿爾弗雷德不想放開他,但又想坐下,於是他們只好抱著對方有點困難地移動到沙發邊,柔軟的坐墊和抱枕很快就將他們埋在沙發裡。

「你該選玫瑰香味的蠟燭,然後在我身上灑棉花糖。」亞瑟一邊說,一邊玩著阿爾弗雷德的耳朵:「或是塗巧克力醬。」

這回換阿爾弗雷德笑出聲來,他像是被什麼話給刺激到了地躺在沙發裡笑個不停,趴在他胸口的亞瑟可以感覺到他的身體正因為大笑而不斷抽動,阿爾弗雷德仍撫摸著他的後頸和頭髮,並且將亞瑟往身上一帶好看見他的臉。

「喔,我的天,亞瑟,你真的超下流的。」阿爾弗雷德一般效一邊親著亞瑟的嘴唇,他像玩輸了一樣地揉著臉:「但我超喜歡。」



===

 唔哇!這是第三篇米英聖誕文了啊!XDDD!
 如果我沒記錯,類似的劇情是去年北大聖誕活動中kallan點的,
 但是因為戒指的橋段已經被用過了所以我稍微修改了一些。

 祝大家新年快樂:D
 今年的聖誕節依然修羅中><!
※APH/米英 | 引用:(0) | 留言:(6) | 2011/12/25(Sun) 20:02:09

留言:

NoTitle
亞瑟超下流的,但我喜歡!(拇指
黑鳥大今年辛苦了!聖誕快樂!
愛米英~
[2011/12/25 20:33] URL | 葛桔 #-[編輯]
NoTitle
推巧克力醬XD
[2011/12/26 12:52] URL | Edyth #-[編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1/12/28 07:27] | #[編輯]
NoTitle
去死我竟然天真的以為用秘密留言自己能看的到QAQ
如果可以,能再讓我看到自己的上則留言嗎?(淚奔(?
[2011/12/28 08:03] URL | 英絳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葛桔:
也祝新年快樂喔:)

英絳:
其實沒關係啦@@
請用部落格旁的電子信箱欄將畫面寄給我就行了:)
記得要點文XD
[2011/12/29 01:25] URL | #JalddpaA[編輯]
NoTitle
怎麼把畫面傳上去呢QAQ?
[2011/12/29 09:10] URL | 英絳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