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5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就算親吻不到嘴唇,但至少親吻臉頰還是可以的,阿爾弗雷德有把握在亞瑟回神以前,就先攻下亞瑟的臉頰,他緩緩靠進亞瑟,看著亞瑟的側臉在他眼前越來越大,如他所願的,他親吻上了亞瑟的臉頰,但隨之而來的是與前一晚相同的尷尬。

亞瑟的目光成功被阿爾弗雷德給拉開,他滿是錯愕的看著臉頰泛紅的阿爾弗雷德,他的嘴邊還殘留著一點燉飯的奶汁,這讓他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卻一時間難以離開阿爾弗雷德的目光。
『你的身上八成流著梅杜莎女妖的血,每當你看著我時就無法動彈。』劇中的男主角緊緊抓握著女主角的雙肩,他低沉的語氣繼憤怒又激動。

亞瑟往電視螢幕看了一眼,他故作鎮定地扯開微笑,並打算抽張衛生紙來擦嘴:「我剛吃完飯,臉上當然可能會有點什麼,這有什麼奇怪的呢?」

阿爾弗雷德輕輕抓住了亞瑟的手,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無法放開,這很反常,但他覺得現在這個狀態剛剛好,他不希望任何事情妨礙了他。

「阿爾,我只是要拿張衛生紙,你總不能讓我維持這種蠢樣子,只是張衛生紙而已。」亞瑟試圖將越來越靠近自己且一臉認真的阿爾弗雷德推開,但老實說他做不到,真是夠了,這傢伙身上才留著梅杜莎的血,他的緊張就如同電視劇越來越高亢的背景音樂一樣益加強烈──『你明明知道我愛你!為什麼要裝作不知道!』──亞瑟跌進了沙發中,阿爾弗雷德幾乎將身體壓在亞瑟微微向後仰的身體上,這讓亞瑟感到有點壓迫,但更要命的是他完全無法抗拒,誰能拒絕那樣深邃的藍眼睛或那樣認真的表情,這一切讓亞瑟的腦袋都亂了套,該死的阿爾弗雷德,他竟然可以這麼富有吸引力──

他們再度親吻了彼此的嘴唇,沒有任何強迫或是不願意,僅僅是嘴唇相接觸地親吻後便放開彼此,亞瑟幾乎被阿爾弗雷德壓倒在沙發上,他的身體有點沉,亞瑟覺得呼吸變的有點不太順利,但他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而他的心臟竟然開始大力加速收縮、呼吸變得急促沉重,他們兩個凝視著彼此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阿爾弗雷德用另一隻手輕輕撥弄著亞瑟的瀏海,他開始親吻著亞瑟的下顎和唇畔,舌頭濕軟的觸感讓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正在舔拭殘留在他嘴上的奶汁,來回反覆地舔舐並淺淺探入他的口中。

他們又交換了幾次親吻,那感覺真的不差,阿爾弗雷德緩慢而溫柔的親吻一點一點的燒灼著亞瑟的嘴唇,每個吻都像烙印一樣炙熱而深刻,讓亞瑟情不自禁地回吻阿爾弗雷德,他們相互吸吮彼此的嘴唇和舌尖,並張嘴接受對方的入侵和挑釁,亞瑟抱住阿爾弗雷德的頸項,讓親吻變得更順利點,阿爾弗雷德的頭髮摸起來鬆軟細膩,而他的擁抱則激動而紮實,他們親吻著並以唇舌愛撫討好彼此,亞瑟發覺有什麼東西抵住自己的下腹,但他並沒有多想,親吻直到他難以順利換氣而頭暈目眩才放開阿爾弗雷德。

像是慣例一樣,阿爾弗雷德在他的臉頰上親吻過後才離開,他離開得倉皇,而亞瑟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亞瑟舔舐著自己的嘴唇上殘留的奶汁香氣和一點點分不清是誰留下的唾液,並放棄將所有問題都推給阿爾弗雷德──他可是,自己把阿爾弗雷德給抱住、還回吻他了──經過阿爾弗雷德房間門口時,就算敲門也沒有任何動靜,亞瑟並不想逼迫自己在短時間內再次面對阿爾弗雷德,所以他選擇代替阿爾弗雷德將餐具清洗乾淨,維多利亞在晚餐放冷以前剛好回來,而阿爾弗雷德則好像睡著了而沒再來要求晚安吻。

關燈以前亞瑟不由得猜測起來,如果繼續下去,以後的晚安吻大概也會以接吻完成了吧?亞瑟對於自己這樣沒頭沒腦的猜測感到有點尷尬,但胸口卻緊了一下。

亞瑟的猜測是正確的,他們的接吻漸漸變成了常態,這個過程讓亞瑟感到些微不安而想要嚴肅拒絕阿爾弗雷德,但每當阿爾弗雷德用那會使他迷惑的笑容逼上他時,所有該準備得十分流暢的嚴正說詞總會被無聲無息的瓦解而潰不成軍,他漸漸習慣了早安吻、出門的吻別、返家的歡迎親吻、晚安吻,阿爾弗雷德在起初嚐到甜頭但還算是懂得分寸,法式熱吻只會在晚安吻或是維多不在家時才出現,但對青少年要求自律這種事果然是不可能的,就在某天被維多撞見他們兩的親吻遊戲後,阿爾弗雷德在家裡變得肆無忌憚,顧及維多利亞的抱怨,他們多會選擇在房間內或是維多利亞進入房間後再接吻,顯然除了被撞見以外,維多利亞並沒有多餘的怨言或想法。

當然,亞瑟依然沒有任何反駁或拒絕的機會和能力。

「嗯……」亞瑟抓玩著阿爾弗雷德後腦的頭髮,輕輕纏在手指上捲繞,他被阿爾弗雷德抱上了流理台,那樣的高度很適合接吻,除了接吻外,暫時也不太想做其他事情。亞瑟很快就學會像阿爾弗雷德那樣用舌頭挑逗對方的技巧,雖然他仍沒有主動吻上阿爾弗雷德,但每當阿爾弗雷德企圖以舌吻來讓他軟倒時,往往會碰上一鼻子灰,或是很快地被他吻到勃起而不得不停止接吻,而他們漸漸開始在親吻之外偷偷撫摸起對方的身體,那是默契上的行為,沒有任何一方首先說破或是提起對方為何要這樣做。

這部分說起來讓亞瑟有點害臊,他並不知道阿爾弗雷德對他的愛情竟然已經足以激起性慾,以至於當阿爾弗雷德勃起並在他身上亂蹭時,總會讓他感到更加慌張而幾度差點失控,但阿爾弗雷德似乎並沒有真正想要他的打算──不,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亞瑟總會在這樣的思考之中感到莫名羞恥和激動,只能不斷告誡自己言情小說與現實該有所區分。

「阿爾、不……唔嗯……」亞瑟緊緊摟著阿爾弗雷德的頸部,他知道阿爾弗雷德已經拉開了他的運動衫,那雙手緩慢撫摸著他的腰和胸口,當手指滑過乳頭的感覺特別明顯,讓亞瑟不自覺地顫抖,阿爾弗雷德狡猾地搓揉著,這讓亞瑟感到有點惱怒,他開始主動地親吻阿爾弗雷德起來,使得阿爾弗雷德不得不跟著他的步調走,他也學著阿爾弗雷德,將手探進阿爾弗雷德的衣服裡,處摸著阿爾弗雷德結實的腹肌和後腰,但他沒有膽量去玩弄阿爾弗雷德的乳頭,而這樣的猶豫遭致阿爾弗雷德捏住雙乳的偷襲,身體異樣的感受讓亞瑟覺得危險,卻又不願結束舒服得會讓人上癮的親吻,他揮掉了阿爾弗雷德惡作劇的雙手,但沒有阻止阿爾弗雷德的觸摸,阿爾弗雷德勃起的下體在他的胯間不斷磨擦,這讓他覺得下腹一陣發熱。

「怎麼辦呢?嗯?」阿爾弗雷德持續著親吻並低聲詢問亞瑟,他的手卻已經摸上亞瑟腿間的器官──
阿爾弗雷德停止了親吻,他微笑著看看亞瑟後將忽然被甩出去的手收回在褲袋中,他的下半身把褲子撐起了個小帳篷,而亞瑟也是,他們兩個臉上都泛著情慾的潮紅。

「那麼晚安了,浴室先給我用吧。」臨別時在亞瑟的嘴上輕啄了一下,這回阿爾弗雷德走回房間的姿勢倒是變正常了。

亞瑟尷尬萬分地抓著自己的短褲褲襠走回房間,暗自慶幸維多利亞沒有在這個時候發現他們出了什麼事,他的呼吸急促而渾身發熱,若不是出於自尊問題,他並不打算阻止阿爾弗雷德。

「我到底在想什麼……」亞瑟一隻手摀住自己的臉,另一隻手卻探進短褲內,他的下體漲熱難耐,這樣的狀況他未曾體會過──不,他不是沒有手淫過,但他未曾如此這麼激動──他緊張地從自己的陰莖根部一路撫摸上龜頭,在摸到冠狀溝時搔癢和不明的歡愉感變得特別明顯,這樣的感覺在撫摸龜頭時幾乎讓亞瑟忍不住呻吟起來,亞瑟驚慌地忍住了自己溢出的聲音。

他一手摀著自己的嘴,手掌順著陰莖滑向根部,手指輕輕觸玩著柔軟的陰囊,他輕輕抓握住了自己發燙的老二,手掌在陰莖上上下滑動,這樣的感覺讓亞瑟不得不再度停下,他幾乎用進了全身的力氣才忍住巨大快感所帶來想呻吟的衝動,他全身輕輕顫抖。

「唔嗯……」一陣細碎的麻癢和快感從腰脊一路爬上了腦部,亞瑟咬緊了牙關,深怕自己喊出聲,他加速手掌滑動的速度,實而收緊放鬆,無法克制地腦內殘留的都是阿爾弗雷德剛才撫摸自己下體的表情和畫面,在他腦內的阿爾弗雷德用蠱惑的語氣和微笑告訴他要幫他解決、使他想像著現在握住自己下體的手是阿爾弗雷德的,亞瑟咬緊被單,一隻手不斷觸摸著龜頭和鈴口,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想要射出的衝動,亞瑟加速了手掌的套弄,阿爾弗雷德充滿魅力的表情在他閉上眼時變得鮮明。

『你這個樣子特別好看,亞瑟。』阿爾弗雷德說,他親吻著亞瑟,那張嘴唇所能給予的親吻真是銷魂,僅僅是親吻就可以帶來性方面的衝動,亞瑟回憶著阿爾弗雷德將舌頭探入自己口中的感覺,他也回應著阿爾弗雷德,他想像著阿爾弗雷德拉開了他的褲子以及衣服,放肆地撫摸著他的身體,對,他喜歡那邊,如果用舔或用親吻的都會很舒服,阿爾弗雷德的手不斷迅速套弄著他激動的下體──他當然知道那是他自己的──當陰囊被撥動時有一股被戲玩的羞恥感,但亞瑟喜歡這種感覺,他翻過身,想像阿爾弗雷德親吻著他的後頸及肩膀,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點瘀痕和唾液,撫摸著他的臀部和大腿、腹部、還有胸口。

『我愛你。』阿爾弗雷德會在他的耳邊呼出這樣的氣息,吹得他的耳朵發燙,這時後在陰莖上滑動的手變得更加迅速了,幾乎是惡整一樣地著磨著亞瑟的自制力。

「阿爾、唔嗯……阿爾、阿爾弗雷德、阿爾──!」一股溫熱感從深處湧瀉出身體,亞瑟抓著自己的下體在床單上斷斷續續地將精液給射出完畢,想像著阿爾弗雷德抓握著他的下體,欣賞他的高潮和射出,一邊親吻著他的頸部和耳朵,一邊稱讚他……

這真是太瘋狂了,那是他第一次有如此具體的性幻想。

這件事讓亞瑟好幾天沒和阿爾弗雷德說過話,這樣微妙的變化維多利亞自然也看在眼裡,每當維多利亞用她水靈的大眼睛不住在他與阿爾弗雷德之間看來看去時,總讓亞瑟興起一股阻止她繼續觀察兩人的衝動。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有什麼差別,但亞瑟的舉動仍讓阿爾弗雷德有點掛心,他當然知道自己已經太過火了,但他並不想阻止這樣的自己,況且亞瑟從頭到尾除了不斷讓他更進一步外,幾乎沒有拒絕過他,這說不通,他敢斷定亞瑟一定喜歡他,但現在的狀態看起來……

「你太躁急了。」維多利亞挖著阿爾弗雷德請客的聖代,享受著每一湯匙間的幸福,當她看見阿爾弗雷德與亞瑟的接吻卻沒有任何過度反應時,阿爾弗雷德就知道她將會和他同一陣線。

「亞瑟他當然喜歡你,但你總需要給他點時間面對,他喜歡上的可是自己從小照顧到大的小鬼呢,從你還要一天換五次尿片到……」

「夠了,維多,停下來。」每次說到這件事就會讓人異常尷尬。

「所以就趁這時候好好冷靜一下吧?」維多利亞歪著頭,她漂亮的黑色雙馬尾垂落在胸口。

那就這樣吧,在這種憂喜摻半著狀況下,他們有好一陣子恢復了「和平的過往」──其實也只有半個月再多一點點──秋天很快地在這時後到來,風掃過路樹稍上乾燥的枯葉所興起的嘈雜聲與阿爾弗雷德的內心情緒頗有相互呼應的氣勢,他盡可能地掩飾著自己因期待早日發現亞瑟的回應而顯現的煩躁,看著亞瑟從屋內走出來。

「喏。」亞瑟將阿爾弗雷德的午餐盒交給阿爾弗雷德,他嘀咕了幾句阿爾弗雷德總是忘記帶午餐盒出門,在關上門之後他們兩個沒有任何一人想先離開公寓大門。

像在等待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秋風又掃了過來,樹葉唏唆地發出巨大的聲響,枯葉在空中繚繞飛舞。

「我快遲到了。」亞瑟拍下卡在圍巾上的枯葉,但他仍牽著他的腳踏車而沒有跨上去、他的目光也沒有看著阿爾弗雷德,但阿爾弗雷德似乎接收到了什麼,他一把拉著亞瑟走進大門裡,他們可以聽到兩人的腳踏車在身後倒下的聲音,但那無所謂,在相對陰暗的公寓一樓角落裡,他親吻了亞瑟發冷的嘴唇,當亞瑟抓住他的外套而不是把他推開時,阿爾弗雷德在內心小小地歡呼,回應以更加溫暖熱情的擁抱。

「和我交往,亞瑟。」阿爾弗雷德用手掌暖著那張有著蒼白肌膚的臉,那雙湖水綠的眼眸讓他想到最寧靜深遠的潭水,看著亞瑟眨了幾下淡金色的睫毛,那張臉上滿是彆扭。

「我說我快要遲到了,阿爾。」

依然是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阿爾弗雷德在心裡大嘆了一口氣,認命地放開亞瑟。這回他收斂得多了,縱使知道亞瑟不會拒絕他的親吻,但阿爾弗雷德決定依照維多利亞所說的,留一點空間給亞瑟,在外在行為上他們好像又回到了先前什麼都還沒發生的狀態。

如果在默認之下開始交往也沒什麼不好,阿爾弗雷德是這樣想的,但仔細想起來光是這個過程就耗去了十個月這件事,可真是無論哪個上床的對象都沒有這麼耗費工夫過,這讓阿爾弗雷德差點像個少女一樣地拔起花瓣來數亞瑟究竟愛不愛他。

他可不認為這樣無聲無息的狀態就是進入交往階段,亞瑟不溫不火的態度讓他感到心焦。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26(Tue) 15:31:1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