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4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這件事被亞瑟放在心上了好一陣子,這讓他在面對阿爾弗雷德時顯得格外笨拙,每當出現不經意的肢體碰撞或是眼神交會時,亞瑟會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似地變得十足緊張且充滿攻擊性,縱使他只是緊張或是感到害羞,但亞瑟無法不讓自己以生氣的方式來誇張地表達自己的慌亂,那已經成為他僅有的防備。

亞瑟之所如此反常,這全是因為阿爾弗雷德的行徑在那晚之後並沒有任何適可而止的跡象,他會在亞瑟靠近餐桌時起身替他拉開椅子、出門前在亞瑟百般不願之下幫他拉整領帶、站在教室旁就只是為了等他下課,又或是忽然轉過頭來別有深意地一笑──天殺的,那笑容真是好看得不得了,再沒有人可以笑得比阿爾弗雷德更加好看了──亞瑟為這些事情打從心底感到惱怒,但每當想起這些小動作時總會讓他感到害羞或是緊張,或者是這會讓他情不自禁地微笑。

這當然全都是因為阿爾弗雷德的錯,亞瑟不假思索地把這一切問題都指向了阿爾弗雷德。而亞瑟同時發現維多總會在一旁偷偷觀察他,一但眼神交會就會馬上裝做若無其事地移開目光並假裝自己十分忙碌,亞瑟可一點都沒有任何興趣點破這個,他可不希望提問的結果是維多也……

「這太可笑了,怎麼可能。」亞瑟喃喃自語地擬完了學生活動企劃書,他把企劃書擱置一邊並打算開始複習他的課業進度,卻看見斜倚在房間門口的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淺淺地微笑著,好像遇到了什麼開心事一樣,他碧藍色的眼睛是如此漂亮澄澈,所以可以如此真實且毫無障礙地表達出阿爾弗雷德的情緒變化。

「……說吧,有什麼事?」亞瑟轉過身,他把一隻胳膊放在椅背上,或許連他都沒有發現自己也正回以阿爾弗雷德淺起的微笑。

「我只是突然想到……」阿爾弗雷德從身後拿出了一整疊的信封,不用想也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這個,我該還給你。」

阿爾弗雷德雙手捧著那些信封,他緩緩走進亞瑟的房間,輕巧地放在亞瑟桌上。

「很抱歉我騙了你,但我不希望你因為這件事情而把我看成一個只會鬧脾氣的小鬼。」阿爾弗雷德的眼眸垂視著那些信封,他隨手挑了幾封出來:「這幾個女孩都很不錯,先說好,我可沒碰過她們,她們也不喜歡我,但我知道你是她們喜歡的那型。」

阿爾弗雷德抿了抿嘴唇後又抓了抓自己的臉,桌燈的燈光下看起來他的臉似乎有點泛紅,他靦腆地笑了,亞瑟第一次看見阿爾弗雷德笑得這麼生澀,阿爾弗雷德直盯著那些信封輕輕嘆息:「但我還是不希望你聯絡上她們……這是我自私的希望。」

阿爾弗雷德緩緩將目光轉到亞瑟身上,一時間亞瑟想不出任何說詞好回應阿爾弗雷德,他只是希望能多把握些時間,讓他好好看著阿爾弗雷德燦爛的濃金色瀏海、還有那副好看的笑容。

「呃嗯……還有……我把那些……我的那些,電話簿或是信什麼的……都丟了。」阿爾弗雷德比手畫腳卻又拙劣地表達出「我把我的花名冊和情書全都丟了」的委婉說法,說完後他又有點手足無措地將雙手插在後方口袋內:「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是認真的,亞瑟。」

亞瑟怔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事到如今他依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緩緩閉上眼,決定整理自己的思緒:「其實你可以不必那麼做……」

「我就是要這麼做,我是認真的。」阿爾弗雷德的表情除了認真以外,也只有極力隱瞞卻不太有效的緊張與害羞。

亞瑟將目光飄向那些該是即時寄達到他手上的情書,任意翻弄卻沒有真正拆開任何一封信來閱讀,他發現自己對於那些情書並沒有太多興趣。

「那麼……晚安。」阿爾弗雷德迅速地在亞瑟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他像個笨蛋似地故意停留在亞瑟身邊好一陣,讓亞瑟回過頭來看看他,阿爾弗雷德並不確定這樣的等待是錯誤的還是正確的,亞瑟的確如他所願地轉過頭來,那雙湖水綠的眼睛沒有任何憤怒或是不滿,全然沒有反應也沒有任何防備的態度反而更讓阿爾弗雷德心裡發癢,他決定當個渾蛋也要食言。

他又吻了亞瑟。

嘴唇相接觸的美好令人感到緊張衝動, 但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罪惡感,他幾乎已經遇想到亞瑟會用怎樣嚴厲的口氣痛罵他的失禮,阿爾弗雷德雖然離開了亞瑟的嘴唇,卻不敢拉開彼此的距離來正視亞瑟,他怕極了。

「晚安。」亞瑟在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這一驚慌過後,連阿爾弗雷德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用走的還是跑的離開亞瑟的房間。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驚慌失措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邊緣,他不自覺地處碰自己的嘴唇,不斷回想著剛才緊湊短暫的親吻──大概年紀也到了,在這部分似乎有相當程度的需要的樣子──亞瑟閉上眼,為自己的反常做下這樣的判斷,或許他是該找的女孩來進行下一段感情了沒錯,又或者……

「唉,我在想什麼呢?」



※※※



阿爾弗雷德對於自己向來很有自信,他很清楚自己是個充滿魅力的存在──這多虧了那些一窩蜂追求他的女孩們,很可惜,這群人中並沒有他屬意的對象──這份自信讓他在對任何異性或是同性出手時,總是手到擒來,追求這個說法在他眼中並沒有任何困難處,因為他總能很快就引起那些人的興趣。

但當對象是亞瑟時,他完全沒了辦法。第一,他才不會蠢到認為當亞瑟開始照顧起連話都還不會說的自己時,就已經對他產生了所謂愛情的興趣,他很清楚那只事一份歸屬感的認同,這是他的「家」之所以能出現的基礎。第二,連阿爾弗雷德自己都說不明白這到底是怎樣的愛情,他對亞瑟的記憶完整到從小時後高高仰著小腦袋看像頭頂上的亞瑟直到現在,而他竟然在進入青春期第三四年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的是怎樣的傢伙,這聽起來有點扯但他……

「今天晚上輪到你洗碗,維多要排練話劇,她說你們先交換一天。」亞瑟一邊叮囑並將燉飯放在阿爾弗雷德面前,他骨感略瘦的手臂真是優雅。

好吧,他就是愛亞瑟,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去他的原因,他愛亞瑟就夠了。

阿爾弗雷德一邊大口鏟起帶著點焦香味的燉飯──不,那不該是燉飯該有的味道,真要命,亞瑟似乎永遠都無法好好控制火侯,但這次的失敗意外地替晚餐增添了一點風味──他覺得在他解決自己追求亞瑟的困擾之前,他的味覺已經先為愛情而麻木了,當然這一切亞瑟都不會知道,現在他正安逸地坐在沙發的另一邊,一邊專心看著電視並進食著,他的動作隨性但就是特別耐看,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多花時間去懷疑自己的視覺和審美觀是否也因為愛情而失去基本功能,因為在這當下他可以安靜且近距離地偷偷看著亞瑟,而不會受到任何打擾。

他看著亞瑟舀起一湯匙的燉飯,他也咬起一湯匙,並看著亞瑟將燉飯湊近嘴邊,張開了嘴,天啊,縱然是說話尖銳的亞瑟,那張嘴吻起來可真夠銷魂,阿爾弗雷德連眨眼都忘了地看著亞瑟將燉飯送入口中,似乎很滿意地咀嚼著,然後回過頭來──沒錯,回過頭來!

「怎麼了?」亞瑟嘴裡還有食物,他說出來的話有點含糊:「不合你的胃口?」

「我愛死了──對,我愛死了,你的廚藝進步了許多,這是我吃過你煮得最好的晚餐。」該死,他差點就要露餡了,就算是仍容忍他小小的踰矩,但阿爾弗雷德仍然不認為亞瑟能再次接受這樣毫不保留地示愛,阿爾弗雷德大口地將燉飯給扒了個乾淨,餘光中亞瑟滿足地微笑著並轉過頭去看起電視。

太好了,他大概會吃上一個月的燉飯。

「既然吃飽了就坐過去點,我要看這部影片。」似乎嫌自己選擇的位置不太好,亞瑟起身一屁股就坐到阿爾弗雷德身邊,他的確太過專注於觀看影片而毫無自覺。

阿爾弗雷德錯愕地看著亞瑟全然沒有發覺地緊貼著自己──他將雙手張開靠在沙發上方,仰躺在電視正前方的坐位上,而亞瑟的大腿就貼著他的大腿,坐在他一收手臂就可以緊緊抱個滿懷的位置。

這都不是真的,阿爾弗雷德不斷告誡自己,亞瑟只是太專注於這種愛情文藝片而沒有發現這些細節,又或是他太過纖細了,總之……這樣親密的感覺真不賴,他可以更靠近更恣意的欣賞著亞瑟,他就是喜歡亞瑟這樣容易專注在特定事物上的樣子,那真迷人,阿爾弗雷德悄悄地將自己的身體靠進亞瑟,夏天的高溫讓他格外容易感覺到亞瑟的體溫,當然了,剛做完飯並整理完廚房,亞瑟的體溫也微微偏高,那種火熱的氣息很適合……親吻彼此。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26(Tue) 15:27:40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