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20) [END]

【短篇】熱情如夏 (20) [END]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因為阿爾弗雷德太過樂觀又積極,不小心再度被刺傷的亞瑟覺得整個球賽都變得麻木。無論是球賽還是歡呼都好像距離自己很遠,遠得不真實,其實並不喜歡籃球,也並不是因為有興趣所以成為經理,只是因為阿爾弗雷德而已。

一起買了同樣的晚餐,阿爾弗雷德在一路說著過去所有比賽的刺激過程,雖然並沒有看過那些比賽,或是只有看過錄影帶而沒有親身體驗,但在阿爾弗雷德十分具有感染力的聲音中,依然能夠體會緊張和精彩。

在不提起的情況下,依然還是會喜歡並且依賴這種獨處的感覺,在心底暗自假裝正在交往約會,然後偷偷祈禱夢不要醒。

除了代替為了練習已經筋疲力盡的阿爾弗雷德謄寫筆記外,亞瑟依然認真地把比賽中所觀察到的以及影帶裡注意到的資訊做成了工整的記錄供球員參考,阿爾弗雷德自主練習的次數開始增加,但並不是每次亞瑟都會跟著,隨著比賽日子的接近,無論是亞瑟還是阿爾弗雷德都可以感覺到壓力正在以緩慢但絕對可以察覺得速度加重。

新的對手是常勝軍,雖然一路的順利也讓他們漸漸增加信心,但遇上歷史資料上難以贏過的球隊時,沒有人不會感到緊張,至少,在往年比賽記錄中可以明白,要從對手的手中拿走勝利,需要的已經不只是普通的運氣和實力而已。

隨著球隊搭上巴士前往賽場時,也和所有球員一樣緊張得說不出話來,阿爾弗雷德看著窗外的表情收斂起平時的活潑,這是前往十六強的門票,前往成功的機會似乎就在眼前但又充滿不確定性。

亞瑟安靜地聽著自己的隨身聽,阿爾弗雷德偶爾偷看一下亞瑟,好像這樣就能讓他感到放鬆,身體僵硬得可怕,讓他有在球場上會抽筋的錯覺,這樣的緊張就連坐在旁邊的亞瑟都可以清楚感覺到,當巴士在賽場門口停下時,阿爾弗雷德的胸口狠狠抽了一下。

儘管前往休息區的路上有不少支持者的加油吶喊,但屬於自己必須承擔的壓力仍不可能因此而放鬆,對手的巴士就在另一邊,色彩鮮艷的球衣讓球員在遠處就能發現到彼此,雖然沒有交談但仍可以清楚感覺到激烈的競爭火花。

亞瑟安靜地在休息區裡找到自己的位置,一邊看著拉拉隊表演,又看了看正在熱身及聽取教練信心喊話的球員,雖然球場的尖叫還是這麼熱烈,但休息區卻籠罩著高度的壓力。

時間一分一秒地用折磨人的方式消逝,就連亞瑟都開始忍不住頻繁看錶,阿爾弗雷德則在亞瑟身邊不斷活動筋骨。

「亞瑟。」從來就沒看過阿爾弗雷德緊張的模樣,尤其在比賽中,彷彿希望可以得到肯定的樣子令人想要安慰一下這個大男孩:「告訴我我們會贏。」

「我們會贏的,而且你也必須贏。」

聽到亞瑟這番話,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很明顯是有所疑惑。

「你說過的。」竟然主動提起這種話題,亞瑟忍不住想罵自己笨蛋:「全國大賽後才要把勝利的喜悅和那個人分享。」

雖然並不明白理由為何,但聽到這番話後的阿爾弗雷德變得穩定許多,他緩步跑上球場,並在籃球飛到空中的瞬間漂亮地搶到了先機。

亞瑟從沒想過自己會這樣做──彷彿被全場的觀眾給感染了地激動,他幾乎要喊破喉嚨地吶喊著所有持求球員的名字,緊張大喊著預先規劃好的戰術,身體不自覺地前傾成差點就要跌倒的姿勢,看著球員之間一進一退又忽然晃攸對手一陣後繞路再進攻,每次的扣籃聲響總會讓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不斷爆出的歡呼和那喊機乎要把人給淹沒。

阿爾弗雷德的速度快到讓人來不及反應,一反上場前的緊張,他的狀況好得不得了,無論是進攻還是過人都順暢得彷彿對手不夠盡力,直覺之準確甚至掌握了對手的行動模式,比數正在用近乎誇張的方式拉大,沒有人可以檔得住他。

會贏──直覺是這樣告訴亞瑟的,而他也這樣相信著,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是如果無法繼續為他們吶喊,那就不需要前來了,每次嘶吼都令喉嚨感到疼痛,亞瑟覺得自己即將會自喉嚨處撕裂開來,過度興奮的暈眩感和喝醉酒的感覺幾乎無異,在比賽結束的同時和全場的支持者一起發出了就連自己都聽不到但自認為更加大聲的歡呼。

雙腳好像自己會動,亞瑟無法控制自己地跑上球場、朝阿爾弗雷德的方向跑,無法排解的激動和高昂的歡喜讓他想要馬上就讓阿爾弗雷德知道。

阿爾弗雷德彷彿終於夢醒了一樣地驚訝看著球場上方的計分板,在還沒完全明白狀況時忽然被亞瑟重重抱住而差點沒有跌倒。

「你得到晉級資格了。」亞瑟花了好久時間才想到該怎麼說話:「我們贏了,贏得很漂亮。」

阿爾弗雷德有點錯愕地看著緊抱著自己的亞瑟,無論是比賽結果還是亞瑟現在的行為都令他無法馬上反應過來。

「噢……看我激動的。」發現阿爾弗雷德看起來很錯愕,亞瑟識相地後退了幾步,在對手的邀請下阿爾弗雷德很快地交換了球衣,但在亞瑟就要回到休息區前他伸手抓住了亞瑟。

「亞瑟!」

並沒有任何恐懼,當亞瑟回過頭來時阿爾弗雷德可以明白看出他的改變,至少,剛認識亞瑟時這樣的行為絕對會嚇跑他,但現在的亞瑟看起來正在等自己說些什麼。

「要不要喝點水?」在阿爾弗雷德還沒想到自己該怎麼開口前,亞瑟似乎又開始想岔開什麼話題:「你該休息一下,補充點水分。」

「我喜歡你。」

「什麼?」等等,腦袋一時轉不過來,亞瑟有點困惑地皺了一下眉,同時禮貌性地保持為效而讓自己的表情變得有點詭異:「你剛才說什麼?」

「我喜歡你,而且我不想等到全國大賽後再說。」

「……什麼?」當機、短路、燒壞了、反應不過來,無論是什麼樣的形容詞都是用於現在,亞瑟張大了眼睛看著阿爾弗雷德,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或者是,這是在夢裡。

被抱住的感覺滿是汗水而且擁擠,阿爾弗雷德似乎親吻了自己的額頭,不過亞瑟還是沒有反應過來,比起球隊的勝利,這才是真正無法想像的事情,周遭似乎變得吵雜而且滿是口哨聲,不過因為被抱得太緊,直到被阿爾弗雷德放開時,亞瑟才明白自己現在到底處於什麼狀況──所有的球員抓來了啦啦隊的彩球鬧著並挖苦阿爾弗雷德,他們嘴裡的話聽起來亂下留一把的,亞瑟顯得有點小驚慌,但被阿爾弗雷德握住了手。

「唔……希望流星能夠靈驗。」阿爾弗雷德抿了幾次嘴,顯然他又回到緊張的狀態:「不然我就不再去看流星了。」

「那真糟。」亞瑟想要賣個關子,但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後,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微笑,於是這樣的表情讓他看起來笑得很壞:「因為我原先打算每年都和你一起去看的。」

阿爾弗雷德睜大了眼睛,他重複了亞瑟剛才的表現,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還有……下次親你絕對不會是喝醉的時候。」

「你下次絕對不會。」阿爾弗雷德笑得有點靦腆,不過亞瑟喜歡他這個可愛樣子。

「因為現在我們誰都沒有喝酒。」阿爾弗雷德一說完就立刻將亞瑟拉到面前,無論是歡呼聲還是鬼吼鬼叫、預先藏好的啤酒打開拉環的聲音,全部全部都隨著緊密而激情的親吻變成了亂七八糟的背景音樂,但聽起來……其實還不錯。



※※※



「噢對了,我還沒說完。」亞瑟好不容易結束了親吻,仍有點戀棧地摸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手指壞心地勾著光滑的下顎:「在贏得全國大賽前,你沒有和我上床的資格。」


~《熱情如夏 END》~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2) | 2011/11/07(Mon) 01:01:09

留言:

No Title
嗚喔亞瑟超壞心(XD
[2011/11/07 06:34] URL | 葛桔 #-[編輯]
No Title
亞瑟你這樣說hero絕對會把以後的對手全都殺個片甲不留的,好可憐哦…艸)
不過這才剛告白下一刻就提到上床你們的思維真的太跳躍了!(讚賞意味無誤)
[2011/11/08 19:50]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