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7)

【短篇】熱情如夏 (17)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安靜地看著法蘭西斯,沒有壓力也沒有任何負擔,看起來似乎已經很明白自己的來意,但並沒有任何困擾。

「不只是亞瑟……」

「噢?」

「你和亞瑟……到底是什麼關係?」很緊張,緊張得連呼吸都變得不順,因為太想知道、也根本不想隱瞞自己的想法,直接問是最痛快的方式。

「亞瑟沒告訴你嗎?」就要入口的泡芙就在嘴前停了下來,法蘭西斯收起悠閒的樣子換上了驚訝,雖然看起來還事比其他人冷靜很多,但並不像是假裝出來的:「我們正在交往這件事。」

「……」雖然就是想知道一個答案,但偏偏這樣的答案特別不想知道:「你……我才剛剛在接頭看見你和別人接吻。」

「沒辦法的事嘛。亞瑟最近對我有點冷淡,但我能做什麼呢?對手可是你這麼新的傢伙。」法蘭西斯皺起被修剪得精緻的眉毛一邊抓著頭髮,那股安穩自在的氣息忽然變得令人厭惡:「亞瑟可是喜歡死你了。」

意料之外,竟然聽到了想聽的答案也不會開心,阿爾弗雷德覺得時間似乎停止了,呼吸也快要停止了,但心跳的聲音卻如此清晰。

「既然你都直接問了,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不過無論你想說什麼,哥哥都沒有太多興趣聽喔。明白的話就快離開吧,這是已經是我最大的容忍了。」

不用半小時就明瞭了自己才是真正搞破壞的傢伙,就連走出都覺得腳步虛浮,球賽之後的分別和幾位球探簡短聊了幾句,距離自己的職業球員夢又近了一步的振奮感難以形容,但亞瑟和法蘭西斯的關係又硬生生地讓他明白現實就是沒有事事都可以順心。

「什麼嘛……」如果在交往的話為什麼不能說明白呢?看起來一副很要好的樣子果然就是有鬼,雖然情侶為了維持關係而保密戀情的也不是沒有,但陷下去後才知道自己並沒有機會……那種感覺差透了!差到覺得自己所處的現實真是可憎到想丟棄。

身體累得快要散開了一樣、精神也在大起大落後感到疲倦,但卻怎麼樣也無法睡著,不斷翻來覆去回想著法蘭西斯太過自然又令人羨慕地說著兩人的關係「是情侶」,更理所當然地指責自己讓亞瑟轉移了注意力。

如果真的可以讓亞瑟就這樣喜歡上自己,那就也不是什麼壞事。偏偏連亞瑟的想法都不知道就要面對亞瑟現在的對象以及指責,沉重的挫敗感讓阿爾弗雷德的勝利之夜睡得並不好,但強烈的疲倦感又令他入睡得很快。

雖然並沒有亞瑟那樣恐怖的宿醉,但帶著嚴重頭痛醒來的感覺,彷彿自己從來就沒離開過地獄,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起身,他放空了腦袋環顧起寢室四周,最後目光落在顯然頭痛到快要炸開的亞瑟身上。

「唔嗯……」酒醒後的劇痛讓亞瑟非常後悔起身,但無法動彈的身體又使他無法回到躺臥的姿勢,只能非常痛苦地忍受著暈眩和沉重感。

阿爾弗雷德想說些什麼,但一想到亞瑟對自己隱藏的事情和法蘭西斯在亞瑟背後對自己展現的敵意,什麼話又全都吞下肚子。

「阿爾弗雷德……」

「嗯?」不回答也不是,只好隨意應個聲。

「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昨天啊……」一提到昨天就會馬上拒絕進行思考,阿爾弗雷德仰望著天花板,又不斷偷瞄著一旁十分痛苦的亞瑟。

這次真的是醉到記不得所有事了吧?

「法蘭西斯經過餐廳,自己參加了慶功宴。」反正什麼都不記得了,雖然好像做了缺德事,但這是個好機會:「你看到他後馬上就黏上去了,在大家的起鬨下長吻了很久。」

「什麼?唔噢……」亞瑟的聲音在一陣拔高後又痛苦地低喊了起來。

「法蘭西斯還亮出了你送他的定情小禮物。」

「什唔呃……什麼東西……你醉過頭了嗎?」

「醉到不醒人事的人可是你喔。」阿爾弗雷德盡量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很冷淡,沒有理由,但或許有那麼點報復心態:「所以是法蘭西斯把你抱回來的。」

「不不不……」亞瑟一邊哀嚎,一邊躺回床上,平躺的姿勢雖然無法使他完全忘卻宿醉,但似乎讓他輕鬆了一點:「一定是你記錯了,阿爾弗雷德。」

「我們到昨晚才知道你和法蘭西斯是情侶,那真的是足以讓人嚇到記錯所有事。」

「不,不不……」

亞瑟並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痛苦地用力呼吸,但阿爾弗雷德並不確定他是因為太痛了還是太過生氣,他等了好長一段時間。

「法蘭西斯的未婚妻去年才去逝。」亞瑟的手遮著眼睛,聲音飄忽帶著沙啞:「他到現在都不算真正走出那件事中。」

阿爾弗雷德變得沉默而且大睜著眼睛,無論是法蘭西斯還是亞瑟都說詞都聽他震撼,但到底是誰在唬人?或者兩個人都沒有說謊,他們只說了事實的一半?

「你該不會讓他知道有喜歡的人了吧?對不怎麼認識的人說這種事情?」亞瑟露出有點壞心的揶揄笑容,但看起來還是很虛弱:「我以為我會第一個知道。」

是怎樣會讓法蘭西斯想壞心捉弄的言論,還有到底喜歡的人是誰呢?亞瑟的目光迷濛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安靜地嫉妒著自己不曾知道的無名人士。

「是一個常見面但我不太認識的人。」阿爾弗雷德不敢看亞瑟,但說到這裡還是忍不住笑起來:「雖然怎麼都無法接近,但總會忍不住太在意……」

好嫉妒那人啊……亞瑟半合著眼睛,看著根本還沒追到對方就可以笑得這麼幸福的阿爾弗雷德,情緒低落的重量和現在重得抬不起來的腦袋一樣,為什麼被喜歡的人不是自己呢?

「我昨天和幾個球探談過,如果可以繼續維持記錄。」阿爾弗雷德振奮地坐起身來,一下子馬上變得精神飽滿:「一定可以進入職業賽。」

「喔?真不錯……」但是沒什麼心思聽這些事情,亞瑟的腦袋裡不斷盤算著該如何不著痕跡地套出阿爾弗雷德的話,但怎麼想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起。

「我會奪得全國大賽。」阿爾弗雷德的語氣裡滿是自信,而且帶著一點興奮的顫抖:「然後把這件事情和那個人分享。」


===

其實CSI影集裡也好多球對新星相關的故事。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0) | 2011/11/02(Wed) 22:50:5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