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6)

【短篇】熱情如夏 (16)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穿著紅色球衣的阿爾弗雷德在藍色的球衣中穿梭,球在球員的手中時而彈跳飛躍,當阿爾弗雷德逮到持球機會時,藍色球衣的對手就會一擁而上,阿爾弗雷德迅速地的閃躲、傳球與奔跑,並抓住了每個人心中的節奏,在預想好的定點縱身一躍,尖叫和歡呼完全掩蓋住了籃球入籃的聲音。

雖然並不只有阿爾弗雷德一人在打球,但亞瑟就是無法將目光從阿爾弗雷德身上移開,他金燦的頭髮在跑步與跳躍間飛揚震盪,運動讓他的臉頰變得紅潤,和那雙壁藍色的眼睛相襯,無論是起跑或是跳躍都像在接受全場鎂光燈的攝影一樣完美而且充滿魄力,那些試圖阻止阿爾弗雷德的人,沒有一個人能遮掩他的光采。

耳邊滿是比賽主持人的熱烈廣播以及相互叫進的噓聲和歡呼,亞瑟聽到了很多人的名字,同校的球員、外校的名字,加油吶喊混入了加油棒和彩球的聲音,以及籃球和腳步劇烈撞擊在木質地板、尖銳的摩擦聲此起彼落,及使閉上眼睛也可以體會到球賽中的緊張、熱情以及興奮。

球又在度來到阿爾弗雷德手上,這次他並沒有跑,記分板旁的時鐘顯示出不足夠以做出任攻擊的時間,於是阿爾弗雷德奮力地縱身一躍,在眾多對方球員的襯脫以及反應不及,漂亮且充滿戲劇性的三分球猶如靜止的畫面一樣結束了比賽,球場內的歡呼尖叫聲像爆炸一樣迅速塞滿整個空間,屬於自己學校色調的彩袋從觀眾席上緩緩飛落,球員則紛紛脫下身上的球衣。

賽場上的阿爾弗雷德一身的汗水,讓燈光照得他的肌膚發光,他的球衣完全濕透,但仍唯笑著和對方交換了一樣滿是汗水的衣服,亞瑟爭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滿是疲憊和愉悅地從球場中間看像自己,觸電的感覺霎時襲來,這時亞瑟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忘記呼吸好一陣了。

球場上的阿爾弗雷德似乎打算走到亞瑟身邊,不過休息區的拉拉隊成員和球隊隊員很快就圍住了阿爾弗雷德,亞瑟看見幾個平時在練習時就會在一旁觀賽的中年人,他們和阿爾弗雷德短顫地握了握手並說了些話,不過因為球場內還是太熱鬧了而根本聽不見任何聲音,他現在的腦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這時候該做些什麼。

無論是水或毛巾都已經有人送到阿爾弗雷德面前,雖然教練說比賽後會開檢討會,但那應該是等到大家都沖澡休息甚至補充些食物之後的事了,亞瑟的腦袋一片空白,帶著滿場歡呼嘈雜餘韻的嗡嗡聲,阿爾弗雷德正在往自己的方向前進,但這時候卻忽然有身為第三者漠看這一切的抽離感。

阿爾弗雷德說了些什麼,但是球場太吵了,抽離感仍無法將亞瑟拉回現實,只看到滿是汗水的阿爾弗雷的光裸著上身,燦爛的笑容幾乎要把身後球場的水銀燈給比下。

「聽到我在說什麼嗎?亞瑟?亞瑟?」由遠而近的聲音終於換回亞瑟的注意,阿爾弗雷德的瀏海髮梢還滴著水珠,那雙碧藍色的眼睛柔和地溢滿了水光,幾乎就要像要流淚了一樣。

「晚上我請客。」


※※※


阿爾弗雷德花了一點力氣才將亞瑟從餐廳帶回寢室,雖然早就知道亞瑟多麼不勝酒力,但慶功宴這種事一來不可能讓人有餘裕專心照顧另一個人,二來亞瑟也並不介意多喝一點,幸好這回他醉得購讓自己渾身無力而無法做出什麼荒唐事來。

雖然看起來是拖著醉倒的室友,但阿爾弗雷德大概還是知道自己又想了些什麼,無論是親暱感還是擁抱時帶來的肢體接觸,都讓他不小心又壞心地偷想著兩人更進一步的狀況,如果可以被依賴地抱著就好了之類的。

想被這個人給依賴,竟然這麼希望著。或許就是因為知道有一個自己無法超越的存在,所以才會這麼在乎,以至於在乎到當看見法蘭西斯和不知明的女性當街親吻時,胃裡一陣難以忍受的翻滾。

實在無法不去在意亞瑟和法蘭西斯的關係……

將醉得軟爛的亞瑟放上床後,阿爾弗雷德做了他知道亞瑟醒來後一定會十分生氣的事──他拿出亞瑟的手機,從寥寥無幾的連絡人中找到了法蘭西斯的電話,意料之外的是,不僅第一次播打就成功,而且法蘭西斯也答應了阿爾弗雷德這個半夜裡的見面要求。

捫心自問,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隊法蘭西斯並不熟悉,無論是生活型態還是工作內容都是,更不用說對亞瑟的看法。
手裡握著的杯子裡,是法蘭西斯自製的奶茶,濃郁的茶香混上了熱牛奶,說不出的甘醇香甜,阿爾弗雷德環視著布置得優雅浪漫的客廳,一邊猜測平時亞瑟是否就坐在自己現在的位置,和法蘭西斯交談。

「鬆餅還是餅乾?」一身穿著輕便雅痞的法蘭西斯打開冰箱翻找起食物,但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拒絕。

「不,我只是想談些事情。」

「那麼,就是泡芙塔吧。」端上來的盤子上,除了堆疊高聳、淋上熱巧克力的泡芙外,法蘭西斯又挖了一球瑞士巧克力冰淇淋在泡芙塔上,銀叉子在擺上盤緣時敲出清脆的鏗鏘聲,接著待客的主人終於優雅入座。

無論從氣質還是神情,那份怡然自得的輕鬆感覺都讓阿爾弗雷德十分疑惑,也全然沒有敵意、甚至頗為友善體貼的表現都和心中猜測的有那麼點距離,清甜的洋甘菊薄荷茶從法蘭西斯面前的茶壺中飄來,一如法蘭西斯本人以及他的微笑帶給阿爾弗雷德的印象,輕鬆得像差點睡著的午後。

「亞瑟讓你困擾了嗎?」不等阿爾弗雷德,法蘭西斯拿起叉子戳入泡芙,飽滿的卡士達醬從泡芙中溢出,與熱巧克力溶成可口的淺棕色。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2) | 2011/11/01(Tue) 01:21:20

留言:

No Title
法叔的甜點看起來好好吃(餓了)
[2011/11/01 04:08] URL | imaihibiki #-[編輯]
No Title
法叔是個很好的聆聽者呢
[2011/11/02 21:22] URL | 葛桔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