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5)

【短篇】熱情如夏 (1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如果就只是因為喜歡而親吻上對方,這樣的部分想起來真的是滿不錯的,但方法和場合都不對,亞瑟試著在走出體育館時尋找阿爾弗雷德的身影,雖然明白大概不可能找到,但真的找不到時又感到十分失望。

法蘭西斯安靜地打算離開,不過並沒有如願,默契之好的朋友關係讓亞瑟在他剛移動腳跟時就被喊住。

「欸你。」

「什麼說法啊,哥哥可是有名字的。」受不了這傢伙,心情不好別遷怒別人啊。

「我喜歡阿爾弗雷德。」

「欸?」不知道該苦笑或是會心一笑,總之在法蘭西斯臉上的,是有點扭區的微笑:「太突然了吧,亞瑟?」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在忽然發現自己可能不再被阿爾弗雷德在乎時,竟然這麼迅速地就明白自己希望的是什麼。


※※※


阿爾弗雷德心不在焉地隨手抄寫著筆記,腦海裡全是法蘭西斯和亞瑟走在一起的畫面,患得患失的心情令他感到難過,不過當法蘭西斯出現時,現實就已經宣告了他不可能和亞瑟最親密。

雖然還不明白那是怎樣的佔有慾,不過的確是令心情亂煩悶一把,被親之後他雖然依然坦蕩沒什麼好隱瞞,不過亞瑟的反應太經典了,經典地及使現在才意會過來,還是會很嘔氣地發現亞瑟似乎非常後悔自己做出的事情一樣。

雖然心裡希望沒人知道這件事、也明白以亞瑟的個性來說應該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兩人不說的話就根本沒人知道這件事情,但阿爾弗雷德根本無法確定亞瑟是否會告訴法蘭西斯、法蘭西斯又是如何嘲笑他們兩個人的愚蠢。

他其實不討厭被亞瑟親的感覺,雖然帶著濃重的酒氣和迷亂,但的確是美好的親吻經驗。

阿爾弗雷德輕輕摸著自己嘴唇,但難以重現被亞瑟親吻時的柔軟觸感,他不是個細緻的人,但亞瑟相對於他的確屬於那一類,想到這裡阿爾弗雷德開始困擾起來,因為亞瑟從來沒表現出明白自己室友行為模式的樣子,意即是他們兩之間仍有難以溝通的部分,及使阿爾弗雷德單方面想把事情攤開來說,恐怕這樣的想法終究也只是單方面。

並不是每遇到一個人都會這麼傾盡心思地在乎,阿爾弗雷德在排隊買晚餐的同時一邊回想著亞瑟對自己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其實也不過就是常常不小心目光就在他身上停留而已。

像一本希望自己去翻閱的故事書,雖然宿舍生活已經再真實不過,但亞瑟之於阿爾弗雷德,還是很像相框裡的水彩畫與賞畫人。

說到底是真的不怎麼知道亞瑟是怎樣的人呢,因為根本就沒有主動提起過,不抱任何希望地扭開寢室喇叭鎖,晚餐正進行到一辦的亞瑟看起來嚇了一跳。

「我以為你今晚不會回來……」

「我以為你今晚不會回來……」

異口同聲地,兩人說了一樣的話,尷尬還有錯愕在兩人的眼神間交換了幾回,最後又不約而同地大嘆了一口氣。

「真是令人頭痛的傢伙啊。」阿爾弗雷德說。

「笨蛋嗎?」亞瑟說。

在露出微笑的同時也看見對方一副對自己沒有辦法的笑容,但莫名的忐忑並沒有因此而得到平緩,很明顯可以感覺到當兩人之間的距離正在拉近時,幾乎快要無法呼吸的緊緻感就會變得更加明顯。

亞瑟顧做冷靜地喝茶,但事實上只是找不到理由背對過阿爾弗雷德,雖然開不了話題,但也不希望自己又出現冷漠的態度。

比起可行性,說不定現在正欠缺的就是膽量,但任誰也不可能馬上就能接受室友的忽然表白吧?就算氣勢高昂地擺心裡話說出來了,得到的會是什麼呢?

的確是夠沒有膽量去知道,亞瑟開始不安於餘光,而不斷偷偷抬眼打量阿爾弗雷德。

「今天練習時法蘭西斯陪你有來啊。」

「嗯……嗯……對。」聽起來就是個不妙的開始。

「這樣嗎?法蘭西斯對籃球有興趣?」一邊把薯條塞進嘴裡,神奇的是咀嚼的過程並不妨礙阿爾弗雷德說話,亞瑟多少有點好奇這是怎麼辦到的。

「我……我不知道。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叫他別再出現。」

「我不是這個意思。」阿爾弗雷德又塞了一跟薯條到嘴裡,看起來十分大方的漾出笑容:「如果他想當我們的觀眾,榮幸之至。」

──才──怪呢。

──騙人的吧?

同時間兩種不同的想法滿溢在兩人的心頭,一邊在內心說著不可能真的說出來的話,又一邊同時打量著對方,並得到個自認定但不謀而合的結論:眼前的傢伙果然正在試探自己,但卻難以確認究竟是拒絕的意思,還是友好的意思。

與尷尬和猜疑並行,在難以猜測對方意向而使得自己也有些情緒化的一追一逃、一進一退的同時,兩人最後還是因為共同忙碌的事情而時常見面。

亞瑟開始安排起球隊上更繁複的練習,並且在下課後以奔跑的狀態離開講桌,球場的爭奪戰隨著賽季開始而變得熱烈,其中包括與各系球隊尖酸刻薄又熱烈無比地爭論誰先搶到球場,亞瑟在這部分或得一連串的勝利,球隊裡的漫天髒話都不如亞瑟在搶球場時的兇猛剽悍也成為文學院的傳說。

除了幾個平時追隨著球員的熱情女學生外,一臉神祕地出現在觀眾席又悄悄離去的社會人士也開始出現,亞瑟不難猜到原因,他們手中的資料看起來和他正在閱讀的差不多,偶爾教練會走上去和他們說個幾句話。

雖然並不是沒有聽過阿爾弗雷德這樣說,但想起來總覺得很沒有真實感。阿爾弗雷德非常有潛力成為職業球員,關注他的球探與教練是這樣期望的,而他也十分努力往這條路上邁進,在市區賽時沒有人獲得比阿爾弗雷德更多的吶喊與尖叫,幾乎要把人給掩埋住的廣播主持及尖叫,讓亞瑟頓時有雙腳騰空的錯覺。

阿爾弗雷德沉穩地走上球場接受屬於他的歡呼吶喊,在前往列隊的時後回頭看了亞瑟一眼,抓不住的瞬間裡亞瑟似乎看見了笑容。

心臟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似地,差點連呼吸都忘了。


===
當初覺得這篇應該有四萬字,不過寫的時候總一直以為沒有,
看起來應該也是一篇四萬到五萬字的故事。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1) | 2011/10/30(Sun) 15:42:57

留言:

No Title
呦吼~~亞瑟愛阿爾弗雷德已經愛到無法自拔了XDD
現在只差像對方坦白自己對他有好感而已
亞瑟趕緊去說出你的感受吧!
[2011/10/31 01:30] URL | 纓夏喵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