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4)

【短篇】熱情如夏 (1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一般來說根本不會有人期望醉倒的人在酒醒後會記得些什麼,雖然情緒上希望亞瑟可以記得這種太過戲劇性的事情,但阿爾弗雷德仍然明白以常理判斷,這種可能性不高,就算發生了,裝做不知情也是最好的,但偏偏亞瑟不但記得,而且也是個不太善長粉飾太平的人。

知道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亞瑟非常冷靜地道歉或是做出任合像想為這件事彌補的行為,起初阿爾弗雷德半帶著失落的發現亞瑟似乎沒有記起關於前夜的任何事情,看起來再平常不過地翻閱著那些神秘的咒文書,但當他打招呼般地拍上亞瑟的肩膀時,亞瑟幾乎立刻就跳了起來。

這種反應某個程度上幾乎說明了亞瑟在心虛什麼,阿爾弗雷德心頭咯豋地顫了一下,卻不敢直接把事情說破。

「亞瑟?」

「不不不不不我沒有任何意思……」

「什麼?……我是說,我沒放在心上,不,我的意思是……」

越描越黑。阿爾弗雷德可以從亞瑟由錯愕轉而變成絕望的表情中明白自己也接錯了話題,很快他也開始陷入後悔。

「我……我不討厭這樣……」靈機一動說出來的話,真是太嚇人了。

雖然已經不知道是的幾次看見亞瑟這樣驚慌地飛奔出寢室,但阿爾弗雷德知道他會去哪裡,不過就算是知道,也不會像個笨蛋一樣地追上。

畢竟什麼關係都不是。

但會這樣說出來的自己,真不知道開說是太笨還是太聰明。無可否認的是個很溫柔很舒服的吻,即便驚慌失措,但那感覺很不錯,希望法蘭西斯並沒有這類的體驗,基本上他也不可能問法蘭西斯,不過一想到亞瑟昨夜充滿信任的說出「不需要對那個人收斂」的話,就會興起要不得的好勝心想知道真實情況。

但事實上,就連自己對亞瑟的心意,阿爾弗雷德都並不是那麼確定,大概忽然遇上了一個與平時交到的朋友都不一樣的人,被信任的感覺很好,不過其他部分呢?

偷偷跑去亞瑟擔任助教的課堂裡聽了一兩堂課過,亞瑟看起來很有老師的架式,就算學生想要刁難也可能會被反惡整的部分,與阿爾弗雷德認識到的亞瑟並沒有太多差異,雖然很希望亞瑟能夠發現自己,但期望總是落空。

運球的手依照記憶與手感輕輕運動著腕部,感覺不到亞瑟的視線,球並沒有因此而偏移,進籃的次數沒有下滑。

練習時間已經快開始了,到現在都沒見到人,想必亞瑟不會來了,阿爾弗雷德幫亞瑟寫好請假記錄,並且自己借好了球具,然後看著法蘭西斯與亞瑟一起出現在球場,法蘭西斯非常親切地在遠處招手,讓他不得不回應──好嫉妒那傢伙啊。

無論是打算體貼地幫忙請假或是讓亞瑟明白自己其實沒有那麼介意之類的事情,在看見法蘭西斯時就會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試著要自己別把目光轉向觀眾席,但煩躁感卻沒有因此而減退。

「哥哥有被蒙在鼓裡的感覺。」法蘭西斯悠閒地搓著下顎的鬍渣,亞瑟則把目光完全放在阿爾弗雷德身上:「失控的是誰呢?」

「嗯。」亞瑟並不承認或是否認,只是隨口應著。

「不是阿爾弗雷德?嗯,如果是他的話就不會這麼激烈了。」法蘭西斯的目光在亞瑟與球場間不斷猶疑,聽似自言自語但又不斷觀察亞瑟的反應。

「問題是你說了就算的嗎……」亞瑟開始感到頭痛,雖然一開始希望有個能信賴的人可以讓自己明白「事情也還沒有糟糕成這樣」,但被發現真相後卻後悔把事情給說出來。

乾柴烈火地一次燒個痛快或許就不會讓事情這麼令人掙扎,偏偏現在好像貼上了別人的冷屁股還要讓人找個台階給自己下,而且自己還想不開讓別人知道,絕對是丟臉中的丟臉。

「但是喜歡這傢伙這件事,應該不會改變吧。」

「囉嗦!這種事誰要你說了!」

腦袋的路線一瞬間全都斷路了,為了掩飾尷尬而佯裝出怒吼聲,卻根本沒有辦法控制夾雜其間的羞恥感爆發,體育館瞬間安靜了下來,球場上包括阿爾弗雷德的所有球員都一臉錯愕地看著已經揪起法蘭西斯領子的亞瑟。

當然不可能再鎖有人面前毆打法蘭西斯,但真正讓亞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原因,是因為阿爾弗雷德雖然看著自己,臉上的表情卻絲毫沒有情緒起伏。

沒好氣地放開了法蘭西斯,亞瑟沉著臉色又回到坐位上,教練緩緩走到一旁和法蘭西斯打過招呼,總是可以把事情處理得漂亮又說謊不需草稿的法蘭西斯簡單的讓教練相信這只是哥兒們間的玩鬧,但亞瑟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分析戰術以及球員狀態的記錄。

為什麼要用這麼冷淡的表情?

雖然宿醉仍讓腦袋有點沉重,但他還記得重點,該死的就是記得了重點,他親了阿爾弗雷德。這種酒醒了之後就不會記得理由的事情,就是這麼令人困擾地印在腦海裡。

一邊困擾但一邊又太清楚,喝醉的時候很多事情並不需要理由,只要感覺對就可以了,當時的感覺很適合接吻,阿爾弗雷德的嘴唇有自己喜歡的味道,親下去後的觸感沒讓自己後悔,不過就是藉酒壯膽地又親了第二次……

「東西收收,要走囉?」等到回神時,法蘭西斯雙手都拿著籃球站在亞瑟面前,所有球員都已經解散了,最後一個離開的教練步伐走得很慢,而阿爾弗雷德沒有留下來等他。

雖然說如果留下來了反而也是一種困擾,但當時溫柔地說著什麼「從適應他開始」之類的話,現在倒是明白執行的難處了吧,因為聽起來……根本就像在說「來愛上我吧」一樣煽動。

「你贏了,好嗎?」看著一頁以前自己不小心寫出來的「適應」兩字,對於只是對自己稍微好一點的室友就可以馬上喜歡上對方的自己,打從心底感到丟臉和難受。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1) | 2011/10/24(Mon) 00:51:47

留言:

タイトル
醋意超濃的!
亞瑟已經愛阿爾愛慘了呀~
[2011/10/28 21:36] URL | 葛桔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