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3)

【短篇】熱情如夏 (1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雖然很明白或許亞瑟會信賴法蘭西斯的原因可以有很多,而自己並不能與法蘭西斯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但還是會覺得這一切果然有一部分的自我感覺良好。

「你不開心,或許我可以猜到原因。」亞瑟非常大膽地從一旁塑膠袋中又拿了一罐酒出來,滿是享受地喝了一點後開始有點歪斜地越過房間中線,既不是爬也不是走地、好像隨時都會跌倒在地地來到阿爾弗雷德面前。

「不……你可以停下來。」阿爾弗雷德有點驚嚇,至少他沒有處理過喝醉的亞瑟,也根本沒想過竟然一個人的酒量可以差成這樣。

「我想知道為什麼。」緩慢靠近的亞瑟給阿爾弗雷德越來越沉重的壓迫感,雖然一度試圖逃跑,不過他並沒有這樣做。

「沒有為什麼。」阿爾弗雷德緊張地灌了一口啤酒,不過卻覺得喉嚨更加乾澀,眼前那抹有點壞心的笑容不會在清醒時出現,雖然不知道打開了亞瑟什麼該關,但現在眼前的亞瑟絕不是平時他認識的那個。

「一定有原因,我可以感覺到你一直在看我……我應該說得沒錯?」

因為喝醉而變得高溫的手攀上了阿爾弗雷德的身體,當下他想到的是恐怖電影中的惡鬼或殭屍,不過房間裡沒有電視,而眼前的傢伙是一起生活了幾個月的室友,男的,絕對是個活生生的男性,雖然心情七上八下的,但很難說清楚是害怕還是興奮。

「我想你喝多了,亞瑟……」雖然得知了自己平時想知道的事情,但現在的處境真是非常尷尬,畢竟丟下自己喝醉的室友倉皇逃走是一件很差勁的事情,但繼續留在這裡卻又令阿爾弗雷德十分緊張,他必須非常努力地控制自己才不會猛地把亞瑟推開而且不要大叫。

「我也一直都看著你。」亞瑟爬到了阿爾弗雷德身上,並且安穩地趴著,他的口中有濃烈的酒味,從口中吐出的氣息吹得阿爾弗雷德都要以為自己也會這樣醉倒。

「什麼?」如果可以,或許這句話再聽一次也是沒問題的?

阿爾弗雷德的腦袋忽然變得一片空白,他無法控制地傻看著一臉醉意的亞瑟,過了很久才想到應該說些什麼,或者搞清楚亞瑟現在怎麼了,猛地從一陣驚愕中回神,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亞瑟已經幾乎將臉貼在自己的臉前,他們的鼻尖相互摩擦著,他可以聞到亞瑟身上衣服帶著芳香劑的味道,還有從身體溢出的酒氣。

「我……我很高興你也是這樣。」被逼著說出這句話時就一點也不浪漫了,一邊試圖將亞瑟推得稍微遠一點,阿爾弗雷德自認他並沒有打算想馬上知道這個答案,不過在聽到亞瑟的想法時,只能悲傷地安慰自己真是太好了,但如果亞瑟可以用正常一點的方法告訴他,他會更加開心……

「什麼怎麼樣?」

亞瑟失焦的雙眼疑惑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就連阿爾弗雷德都不確定亞瑟是否是看著自己,隔著衣服緊貼著的身體燥熱得令人害羞,眼前的亞瑟醉得不輕,他將全身的重量都放鬆在阿爾弗雷德的身上,輕喘還有豪無畏懼的眼神都讓亞瑟充滿了危險的性感氣息。

「總之……無論如何。」為了避免錯誤再度發生,阿爾弗雷德一口氣灌掉了自己剩下的,還有亞瑟沒喝完的另一罐啤酒:「我想你現在先休息一下會好些,你先躺著,我去跟其他人問問有沒有解酒藥,不然明天你會起不了床的。」

亞瑟安靜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已經醉茫茫的他根本無法明白阿爾弗雷德在說些什麼,半睜著眼有一下沒一下地頓著腦袋,就在阿爾弗雷德以為他會這樣睡倒下去時,更加往阿爾弗雷德靠近,濕熱的舌頭貪心地舔著阿爾弗雷德帶著酒味的嘴唇,貪嘴地忍不住又多吸吮了幾下阿爾弗雷德的嘴。

「不,喔唔……」阿爾弗雷德小心地掙扎,卻反被酒意奪去理智的亞瑟強壓在床邊,似乎是被當成了超大的啤酒罐,全然忽視了阿爾弗雷德有點掙扎的手腳,全心且專注地舔拭與親吻著阿爾弗雷德。

充滿了酒的味道、亞瑟身上的氣味,以及柔軟得有點甜美和超乎現實的親暱感受,阿爾弗雷德的腦袋再度被亞瑟給刷得一片空白,因為過度驚嚇而漸漸失去了掙扎的意志,在亞瑟一陣機乎要讓他快要無法喘氣的長吻後,口鼻終於重獲自由與新鮮空氣。

亞瑟忽然放鬆了身體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而擁抱著沒救的醉鬼的年輕人則像從夢中或水裡回到可以控制自己的世界一樣地大口喘息,懷裡的身體變得柔軟好抱許多,但才剛從驚嚇中得到理智和空氣的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立刻注意到,腦袋裡只能不斷重複著「被親了」以及「竟然和亞瑟接吻了」之類,在意義上沒有差距太大的字眼。

直到懷裡的醉鬼開始歪倒向會改變平衡的位置時,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亞瑟睡著了。

將亞瑟抱回床上並不費阿爾弗雷德任合一點力氣,雖然想再多做些什麼,不過與其自己把事情都處理好後隔天被控告性騷擾,不如就放著這傢伙自己睡醒,反正也不過就是一個晚上的事而已。

亞瑟睡得很好,好到發出了巨大的憨聲,而獨自一人整理起一直沒有被好好處理的晚餐殘餘垃圾的阿爾弗雷德則在走廊近頭的浴室裡,沖了好一回澡。冷水真的是有住於冷靜的,除了讓過熱的大腦降溫外,原本因為酒精發揮而變得過熱沉重身體也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雖然步伐虛浮,但阿爾弗雷德絕對有自信自己不會忽然跑去找誰接吻。

話說回來,等到亞瑟醒來後會不會記得這些事情呢?如果記得的話,又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理智非常絕情地在這時候建議阿爾弗雷德希望亞瑟別記得,就算依稀記得些什麼,也最好由己方主動否定,酒後失態這種事情本身就是一件大家都會發生但沒人會想要承認或明白記意的東西,逃避會是最好的選擇。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睡下,阿爾弗雷德試圖讓自己相信一切都可以用裝傻來避過,但偏偏亞瑟的記憶力好得超乎尋常。


===

二壘達陣!(撲跳)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1) | 2011/10/23(Sun) 02:53:23

留言:

タイトル
接吻了~接吻了~
果然米英就是要有酒醉橋段!
黑鳥大加油~~
[2011/10/23 13:57] URL | 葛桔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