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1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5-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扒梳著他濃金色的頭髮,並伸直了自己的身體。

行動分兩頭進行,一批人在前一晚進行逮捕組織中心人物,另一批人在當天凌晨進行毒品攔截,阿爾弗雷德負責夜店的逮捕工作,他再三檢查了槍枝並穿上防彈背心,他的無線電不停發出吵雜的通訊,讓他幾乎有關上無線電的衝動。

「嘿,換上這個。」副局長將步槍放到阿爾弗雷德桌上:「我相信你會用得比較順手。」

阿爾弗雷德擠了一下他的眉頭,將步槍握在手中翻過來又倒過去,像年輕人把玩爵士鼓棒一般輕盈。

阿爾弗雷德剛到美國時,最初加入了軍隊,他年輕且體力充沛,軍旅生活對他而言是最快取得經濟來源的方法,在他還是大兵的時候就被派去了西亞的前線戰地,很幸運的他並不是受傷死亡的那個,他每天總能讓自己完好無缺地躺在自己的睡袋裡,他在戰線上結交了一些出生入死的朋友,雖然可能在兩週後他們就天人永隔,但在行動時他們的默契絕佳,而他也幸運被召回了國家本土,他被升了軍階卻被調派到缺乏挑戰性的後勤單位裡,軍旅生活很快就讓他感到無趣,於是他離開了部隊,轉而成為人民保母,過去參與前線戰事的經驗讓他反應靈敏,因此他很快就得到了警長的職位。

「嘿,局裡的人可不是你的標靶,小心用那玩意,還有別濫傷無辜。」副局長手中仍晃著他的可樂,中年發福的他裹在防彈背心裡像顆深藍色的漢堡。

「我還不知道這也要你告訴我呢。」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他的確有陣子沒有進行這種攻堅活動,步槍握起來可真有份量。

警局距離目標所在不會太遠,但紐約隨時都可以打結的交通十分消耗經神,阿爾弗雷德忽然思考起他的人民保母生涯。

那是很有趣的生活,他每天說忙不忙,卻又大小事纏身──從市民的錢包遭竊到連續殺人、屠殺案──他一開始並不是真的想成為什麼人民英雄,他只是想找個方便的方式生活,但當他漸漸開始記起街道上的常見面孔、開始與店家熟絡、固定經過的民眾開始會向他打招呼後,那感覺又不一樣了,他開始覺得自己也是這社區的一份子,而他盡心服務著。

那麼亞瑟呢?

他的同僚裡曾有人在攻堅時受了重傷,一輩子都只能坐輪椅,他們這些人一輩子都在保護著自己壓根不熟悉的陌生人,但身邊的人遇上麻煩,往往救不了,他在戰場的同袍是這樣、他在警局的夥伴也是,當然這次的行動也是,如果這次任務成工,本田菊一家都可以得到安全,而這對於他擱在心裡的那件事並不會有任何改變。

阿爾弗雷德深深瞭解他根本救不了亞瑟,總使他對亞瑟的感情是五味雜陳的,但他終究不認為亞瑟會殺人,或許他對於罪犯並不心軟,但還不至於眼看著曾經與自己親密無比的人蒙上冤情而不感到徬徨。

娜塔莉亞倒是對這件事感到開心,她是少數知道阿爾弗雷德過去的人,只因為阿爾弗雷德曾經同情過她的苦戀,但沒想到卻換來這樣的結果,這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在心裡咒罵,他打起方向盤,轉過最後一個彎,目標地不同於躲藏在夾層或是地下是的小夜店,獨棟建築本身巨大且顯眼,霓虹燈在夜空中變換著七彩的光輝,情報顯示他們緝捕的老大今晚會在這出現。

這是阿爾弗雷德從警以來第二次參加這樣規模的任務,大約一年前他也曾經被賦予類似的重任,緝拿的集團跟這回是同一個組織,不過任務並沒有成功,目標雖然負傷但卻被逃脫了,這件事情讓阿爾弗雷德一直都記在心上,這次可是他雪恥建功的大好機會。

他們運氣不錯,夜店保全在看見警徽後變得十分安份,阿爾弗雷德指派一組人員守在所有出入口待命,另一組則隨他進行攻堅,對方是擁有龐大軍火的走私及販毒集團,阿爾弗雷德領著隊員上了樓,他指示好所有人員的位置,然後首當其衝地一腳踹開了包廂門板,包廂裡所有人迅速站了起來並舉起雙手,他們一臉惶恐──

「媽的!」阿爾弗雷德忍不住怒吼:「消息走漏了,這是幌子!」

所有警察的緊繃情緒在一瞬間洩氣而低迷,阿爾弗雷德狠狠瞪過包廂內所有人後走在最後方離開,他相信所有人的心情都和他一樣差,天保佑晚一點的行動不會也撲空,他可以從旁人掠過他臉上的表情知道,他現在看起來彷彿隨時都會撲向任何人並殺了對方。

夜店門口附近站著一個男人,普通的中年人,他們進來時並沒有看到這傢伙。他的短髮、鬍渣和眉毛都摻著灰白色,看起來混了一點拉丁人血統,他微微收著下巴、手上拿著一杯威士忌,看起來年長而瀟灑,他始終保持著微笑。

阿爾弗雷德即將走到門口前,他注意到了那男人,那雙灰綠色的眼珠子深沉而銳利,一如阿爾弗雷德看見他後就沒有再離開一樣,他的視線也緊盯著阿爾弗雷德而視身邊的女伴為無物,當阿爾弗雷德走到他面前五步近時,對方斂下眼神小酌著手中的酒,但阿爾弗雷德卻忍不住繼續以餘光瞪視著對方。

阿爾弗雷德坐上了警車,將自己濃金色的頭髮給撥亂。

「看起來你們失敗了?」沒有拉上的車窗邊想起了調查局探員的聲音,但阿爾弗雷德暫時沒有心思回應他。

「你需要寫一份報告給我,我需要你們的自我檢討。」阿爾弗雷德可以看見探員手上的咖啡杯,該死的那些傢伙只要站在兩條街外看戲就好,等到他們流血完畢後再把功勞輕鬆懶到自己身上,就和所有的警察一樣,阿爾弗雷德也不喜歡聯邦調查局,他只是基於規定而不得不與對方合作。

「對了。」探員轉身離開才兩步又折了回來:「別連港口的行動都失敗了,記者一定會對於我們的失敗大聲嘲諷。」

「是啊、是啊,我知道……」阿爾弗雷德草率地點頭和搭腔,他的視線並沒有看向探員,而是讓他們跌了個狗吃屎的夜店門口:「我知道……」



※※※



「你看到他了?」副局長的聲音充滿驚嚇:「怎麼發現的?」

「他就站在門口,一大群警察就從他旁邊走過。」阿爾弗雷德拿著可樂,他趴在警車車頂上,港口邊的風把他的瀏海吹得綾亂。

「真糟。」副局長做了個鬼臉,他繼續吃著冰淇淋。

「是啊,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把他揍倒在地。」阿爾弗雷德說著,他看見副局長笑著搖了搖頭:「我是說真的。」

「揍一個只是在夜店喝酒的人民嗎?你會吃上大官司。」

「是啊,我也這麼想,如果這樣可以讓他乖乖就逮,或許吃上官司不是什麼大問題?」

「你說真的嗎?阿爾弗雷德?」

「不。」阿爾弗雷德捏扁了手中的可樂:「他不值得,而我要把他丟進大牢裡。」阿爾弗雷德的雙眼望著哈德遜河的另一端,遠處的光點讓他知道那是他們在等待的貨輪。

在夜店攻堅之前,他們已經在港口附近部屬警力,假藉著收到有恐怖份子和炸彈運送的情資進行假活動,但事實上這只是為了確定不會有人通風報信,讓他們兩邊都撲空,他們攔截到港務人員對外通報有警察駐守,但是對方顯然並不太在意,謝天謝地,他們的對手也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最安全。

他們迅速地潛進貨櫃箱之間的空隙,並嚴陣以待,阿爾弗雷德確認了夾在防彈背心之下的搜索票──本田菊潛入後搜集的資料讓這次行動師出有因,這玩意很快就發下來了──並打開了步槍上的保險,並看著貨輪上的船員進行卸貨,那艘貨輪搭載的貨櫃不多,阿爾弗雷德無法從那些看起來都長得一樣的貨櫃外型,來判別哪一個才是裝有毒品的貨櫃,直到全數的人以及一名船員跟著其中一個貨櫃離開。

「跟著他們。」阿爾弗雷德迅速做出了指示,一組人員陸續追上,顯然港務人員對警察早上的嚴陣已經有所警戒,燈光下可以看見他們的外套內都藏著大傢伙,他們一邊聊天一邊打開貨櫃──這讓阿爾弗雷德很快地打消了上前攀談和和平解決一切的念頭,他可不想自己被那些槍給打成馬蜂窩。

「紐約警察,放下你的武器!」阿爾弗雷德提起了他的槍,看著港務人員亮出藏在外套底下的傢伙,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攻擊,一時間巨大且接連不斷的槍擊聲在夜空中爆發開來,目標們在槍擊聲中四散去,躲入了貨櫃堆疊而成的巨大迷宮之中。

「過去、過去!」阿爾弗雷德躲在貨櫃之後,槍擊聲間他指揮了幾個人繞遠路從後方包抄、又分出一小批人分別繞到兩邊,貨櫃是十分優秀的遮蔽物,他們不斷躲避子彈並尋找制伏對方的時機,目標身上都帶有十分足量的彈藥,而貨櫃堆疊出一條又一條可見與不可見的道路提供目標躲藏,一時半刻之間無法等待他們用盡子彈、且目標有逃跑可能。

「一個都不可以漏掉,分散追擊!」

阿爾弗雷德追上了其中一個目標,他一邊躲避子彈攻擊並以警用廣播請求調派支援人力:「這裡是瓊斯,警徽編號……」一瞬間他的警帽被轟飛了下來,這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大聲咒罵:「操!港口出現毒品走私集團,對方擁有高度攻擊性的武器,請求空中支援和地面支援。」

令阿爾弗雷德又掛心但又雀躍的是,廣播回報已經攔截訊號,目標中以已經有人開始聯絡他們的同夥,無論是通報被突襲或要求火力支援,都會增加麻煩但有機會替他們的功績更輝煌。

阿爾弗雷德躲在貨櫃之後伺機開槍,如同那些躲避在燈光暗處的目標一樣,開火聲斷斷續續地響起,現場的空氣滲入了刺鼻的煙硝味,四面八方都聽得到腳步聲和開火槍響,卻難以分辨敵我。

「把他們趕回到剛才的廣場上,別讓他們接進碼頭!」阿爾弗雷德轉過一個彎,他看見自己的人馬也正在追其他分散的目標,交叉路上他正追擊的對象忽然舉槍向其他警察開槍,這十足時的惹惱了阿爾弗雷德,他一槍轟上了對方的大腿,跨過了對方並繼續追趕逃走的餘黨,他聽到跟在自己身後的兩名同僚都緩下了腳步,只剩下他一人。

阿爾弗雷德並不在意,他聽聞著奔跑過的腳步聲和槍聲,往最靠近自己的人群移動,他知道那與他只有一個走道之隔,他身旁的貨櫃艙門忽然打開,這讓他的下顎被槍托狠狠敲上了一記,不過其他警察很快就追上了,所以他們並沒有時間朝著阿爾弗雷德補上幾顆子彈。

「跟上我們,老大。」員警的聲音不斷地飄遠,阿爾弗雷德好不容易克服的暈眩的障礙,他抄了其他路徑,好運地預測了目標的前進方向,並以回敬了其中一人讓他受到槍托的突襲,在另一人開槍以前,員警的子彈搶先把他的肩膀給開出了一個洞。

最後幾個尚未上銬的傢伙被員警們順利聚集在一起,空中支援已經抵達,強烈的照明讓所有餘黨都暴露在光線之下,螺旋槳颳起的強風把在場所有人的頭髮吹得綾亂,他們背對背面對所有追上的員警,不顧一切地猛烈開火,彈殼迅速度從槍管邊跳落墜地,濃烈的火藥味在空氣中漫開,刺鼻得嚇人。

進乎破釜沉舟的攻擊讓阿爾弗雷德及所有警察都被困在貨櫃之後而沒有退路,對面包抄的人力也進入了同樣的窘境,他們只能伺機開槍後馬上隱藏好自己,一邊期待對方用盡彈藥而不斷消耗時間,不知道是哪個好傢伙先擊中了目標的後膝,一連倒下了兩個人,這讓被圍在中間的傢伙們開始自亂陣腳,他們的攻擊開始失去威脅性。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26(Tue) 15:12:48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