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7)

【短篇】熱情如夏 (7)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果真是會感到在意,就算是裝作很冷漠的樣子也不會被忽略,所以也無法太絕情地把對方當一回事,雖然阿爾弗雷德被打到壓根就不是自己的錯,但是在視線會合上的瞬間就是會令人感到有義務去關心……

啊,馬卡龍。

就拿去跟那傢伙分享吧,我想你們合得來──法蘭西斯送的東西,因為這原因太奇怪了而讓亞瑟有點猶豫,不過卻變成了個好藉口。

到達保健室的時間很微妙,剛好籃球隊員都逐一離去,亞瑟並不用面對高大的球員,坐在床邊的阿爾弗雷德因為校護態度強硬的消毒而不斷哀嚎。

亞瑟靜靜地站在一邊看著,好像自己是透明的。阿爾弗雷德泛紅的臉頰上有碘酒擦拭過的黃痕,在吃痛而緊縮起身體時的反映和平時開朗粗神經的模樣有點不同,碘酒染色下的傷口止了血,卻因為皮開肉綻而有點可怕。

「痛!」

「再忍一下下就好了。」

「先等一下啦!」孩子氣地以手臂擋在臉前,因為躲避而轉過頭來的阿爾弗雷德剛好與亞瑟對上視線,兩人都嚇一跳後反而沉默起來,校護抓準了時機迅速在阿爾弗雷德臉上塗了大片碘酒,不理會陣陣哀嚎的阿爾弗雷德,帶著結束戰爭一樣的輕鬆自在回到辦公桌邊。

亞瑟嘆了口氣,帶著馬卡龍坐到阿爾弗雷德身邊,安靜的氣氛從兩人中間漫開,有點令人難以呼吸。

「傷勢……還好吧?」雖然是關心人的話,但亞瑟卻不敢看向阿爾弗雷德,手裡捏著被法蘭西絲包裝好的塑膠袋,又怕捏壞了包裝而鬆手。

「嗯──除了看不太清楚以外……還是找個人帶我回宿舍好了。」阿爾弗雷德語帶停頓後自顧自地拿出了手機,在非常困難的狀態下翻找手機螢幕裡的電話。

雖然明白這個傢伙心裡是怎樣想的,但卻感到不服氣,亞瑟皺眉看著阿爾弗雷德辛苦翻找了幾回電話後,伸手抽走了他的手機的同時得到了阿爾弗雷德的注意。

「嘿?」

「帶你回宿舍這種事情,我來就可以了。」因為對方露出一臉困惑和責備的樣子,反而讓亞瑟絕得自己好像做了壞事,很快又心虛將手機歸還給阿爾弗雷德:「還沒有……怕成這樣子……」

彆腳斃了啊這種謊言……連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自己,能不能好好帶著這傢伙連自己都不確定,但是如果連這種事都做不到的話,未免也太遜了!

「我帶你回去吧。」亞瑟伸出手,這句話與其說是詢問阿爾弗雷德,不如說是想要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從指尖傳來的冰寒感與高溫的天氣全然是極端,但已經盡最大努力讓自己的手不要顫抖,一邊用內心吼叫著要阿爾弗雷德趕快答應,一邊擔心自己會因為太過緊張而無法撐到阿爾弗雷德的回應出現。

「嗯。」輕輕地很溫柔地,因為應和的聲音太短而讓亞瑟以為自己聽錯,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讓他有後悔的機會:「那就快點把傷患帶回去吧,我很需要休息。」

「貧嘴。」亞瑟碎念地站起身,只有傷到臉部但絕對可以自行行走的阿爾弗雷德並不需要攙扶,不過因為視力上的問題而使得腳步充滿不確定,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行動的方式候很快想到了方法──他抓起阿爾弗雷德一隻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輕輕按著示意阿爾弗雷德別放手。

「這樣,可以嗎?」

「亞瑟的肩膀好小。」

「囉嗦!」被這樣說為什麼會害羞?強忍著摀住自己耳朵的衝動,就連被阿爾弗雷德搭住的肩膀彷彿都在燒著,明明比自己年紀還小,但手掌卻不可思議地大。

即使有人可以引導,看不清楚的麻煩還是會使走路的速度變慢,阿爾弗雷德有時會不小心踢到亞瑟的腳跟,或者是下意識地更加抓緊走在前面的亞瑟,好像這樣腳步就可以比較穩,然而一路上只有亞瑟承擔了眾人的側目。

因為不是名人也不是什麼外貌出眾的校園偶像,以至於所有人都認得亞瑟身後一臉看起來很狼狽的籃球隊長,但卻不知道前方的人是打哪來的,細碎的討論聲和笑語令亞瑟感到不舒服,但在這時候卻發現阿爾弗雷德正輕輕用搭著自己的手拍著自己。

那是不知名的溫暖感覺……

亞瑟領著阿爾弗雷德走進寢室,並看著他能好好坐上自己的床才轉身關上透進大量偷窺目光的門,而阿爾弗雷德馬上靈活地從抽屜裡翻出一副備用的眼鏡。

「那是個好主意。」亞瑟有點放心並語帶稱讚地說:「這樣你就不用像個瞎子一樣在校園內摸索。」

「恐怕真的是要這樣。」大概是還無法適應眼鏡的度數,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拿下了眼鏡:「這副眼鏡已經不足以提供清楚的視野,雖然可以稍微看清楚但距離抄寫筆記的要求還太遠了,就連跑去教室大概都有問題。」

「唔嗯……」若是這樣,就麻煩大了呢。亞瑟認真替阿爾弗雷德煩惱了起來。

「但是今晚就會去重配一副眼鏡,同學會帶我去。」看起來全然不像差點被眼鏡片弄瞎的傷患,阿爾弗雷德帶著傷的笑容有點可憐,讓人想阻止:「但是鏡片無法馬上好,所以在這之前我還需要被照顧三天。」

「嗯……」能拒絕嗎?想當然是不可能了,亞瑟悶悶地回應著,不過並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有點在意哪一部分,不過選項裡肯定裡面沒有「其實不想照顧這傢伙」。

「啊,對了,剛才開始就一直很在意。」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邊摸著自己的右臉頰傷口處:「這裡一直都有刺痛感。」

眼鏡的碎片嗎?護士沒有清理乾淨?亞瑟並沒有詢問,而是先走向阿爾弗雷德,在阿爾弗雷德乖順的配合下,將阿爾弗雷德的臉扳過來推過去地檢查傷口裡外。

「沒有看到……」

「你也覺得是碎片吧?」聽到亞瑟的自言自語,阿爾弗雷德碧藍色的眼睛馬上看向專注尋找碎片的亞瑟。

「啊,找到了!」沒想到打開桌燈增強照明後發現竟然真的有,亞瑟叮囑著阿爾弗雷德別亂動,他裝來了一些自來水並抽了幾張面紙,一邊小心沖洗著傷口並將滑落的清水以面紙拭乾,阿爾弗雷德安靜仰著頭配合,雖然清水沖過傷口時會有點疼痛,不過他並沒有發出任何哀嚎,直到亞瑟擦拭臉頰的動作終於表示出一切都結束時,才將有點酸的脖子移回輕鬆的姿勢。



===

 我曾經為了彈掉指腹上細碎玻璃,
 誰知道手指一抹過,玻璃就嵌進手指裡了......(目死)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3) | 2011/09/12(Mon) 02:39:39

留言:

No title
所以也無法太絕情地把對方當一回事→不當一回事??
緊縮起身體時的反映→應
讓亞瑟絕得→覺
行動的方式候→後
有點酸的脖子→痠

居然嵌到手裡面?!好恐怖啊,總覺得現在手都發軟.......

阿爾還是一樣好溫柔好貼心啊ˊwˋ
一點都不KY了他XDDDDD
馬卡龍呢!!!!!!!(居然注意吃的
三天ww感覺是很美好的三天wwwww不持久嗎(欸
我剛剛還以為阿爾要叫亞瑟用嘴巴把玻璃弄出來呢>////<(天啊

黑鳥加油> <"
[2011/09/13 01:33] URL | 阿折 #-[編輯]
No title
不知道阿爾弗雷德攬著這麼小的肩會不會擔心自己會把它壓碎…
只是還有玻璃碎嗎!?我還以為是撒嬌求親吻安慰!
說到碎玻璃…我是試過掂到但不知道那是甚麼,想看看能不能弄碎結果指甲用力一點就插進指頭裏了…當時有點驚嚇到…艸)
[2011/09/13 11:35] URL | 藤壺 #J55Sj6IQ[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阿折:
錯字糾正謝謝。
就弄進去了幾不出來,
想說最差也不過就是長雞眼所以就算了,
沒想到之後沒事了。
怎麼可能用嘴巴弄出來啊(囧)

藤壺:
別想太多XDDD
碎玻璃真的很恐怖,以後我都不敢用手碰了Orz
[2011/09/25 21:52]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