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熱情如夏 (1)

【短篇】熱情如夏 (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亞瑟第三次鼓起了勇氣,走進門板上寫著自己名字的宿舍。

和預期的一樣,一開始的感覺並不怎麼好──沉積了好一陣沒有更換的濕熱空氣幾乎塞住了呼吸道,木頭被水氣浸潤的氣味更顯老房子才有的古舊氣味,讓亞瑟的鼻子嚴重發癢起來。

拉起的窗簾縫隙中透入了燦爛的豔夏陽光,微弱的光線雖然不足夠,但還是可以看見房間的擺設,與中學宿舍沒有兩樣,一人一邊的雙人房,在亞瑟拉開窗簾的同時,大量的灰塵也隨著窗簾布飛揚起來。

「哈、哈啾!」亞瑟猛烈地打噴嚏,彷彿誤闖入險惡之地般地奔出了宿舍之外,卻一頭撞上了堅硬但又帶有彈性的東西而跌坐在地,但他並不記得走廊有這麼窄。

「沒事吧?」入眼的先是尺寸頗大的球鞋,接著是寬鬆的運動衣和斜肩背著的運動背包,看似使用了一陣的護腕套在肌理分明的手腕上,接著是,濃金色的頭髮、眼鏡,以及漂亮得有如七月豔夏天的碧藍色的眼睛:「哈囉?有聽到我在說話嗎?」

下意識地,亞瑟迅速地往後挪了一段距離。

「你還好嗎?」隨著疑問一起地,阿爾弗雷德將身體更往前傾了一點。

下一刻,那個擁有淡金色頭髮和連瀏海也無法遮蓋住粗眉的傢伙,迅速地跑走了。


※※※


新室友是個怪傢伙──幾天的觀察裡,阿爾弗雷德推出了這個結論。自從那個根本算不上是相互認識的見面開始,阿爾弗雷德和自己的室友每天相處的時間不到一小時,他們大多是在剛回到宿舍時遇上對方,很快地會有其中一個人從宿舍中離開,那個人大多是亞瑟。

啊,亞瑟˙柯克蘭──阿爾弗雷德在腦內默念了一次這個名字,要不是宿舍門板上的名牌寫的是全名,直到現在他也還是不會知道這傢伙的名字,這傢伙竟然一次都不打算和他說話,阿爾弗雷德多少懷疑亞瑟是不是一樣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喜好於社交的類型。

「自掃門前雪的那種人嗎?」放下新學期剛買回來的課本(看起來都非常無聊),阿爾弗雷德對著對面亞瑟空曠得好像沒人搬來一樣的書桌和床發出疑問。

阿爾弗雷德不知道亞瑟的生活該分類在簡潔得太過乏味或是拘泥得無法令人接受,但可以確定的是兩個他都不喜歡,亞瑟的生活十分簡單,自己親手做的餐點以及必要的紅茶茶葉,書,接著,阿爾弗雷德什麼都不知道了,從宿舍門板上標示的學號看來,亞瑟似乎是個研究生。

啊哈,別小看宿舍門板上的資料,那其實能提供許多訊息,不是嗎?阿爾弗雷德自嘲,他走下自己的床,開始研究起亞瑟的書架,每次進到宿舍裡阿爾弗雷德都可以馬上看到的擺設,但其實那東西讓他覺得十分邪門。

學生宿舍能提供的空間和機能有限,所以每個學生的書架上幾乎不可能真的只放書,生活必需品、清潔用品、個人偏好的零食和飲料,這些東西在書架上幾乎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活脫脫是一個生活型態展示櫃。

亞瑟的書櫃也是這樣一尊「標本」。

一部分自己搭起來的隔間裡放著寫上各種名稱的茶罐,一個空間放的是生活雜物,針線膠布什麼的,所有在外求學的人多少都會一點縫補衣服的技能,這並不太令人意外,阿爾弗雷德還找到了一個像是餅乾罐的東西,不過他並沒有打開,亞瑟的書籍顯示了他是文學院的學生,但是在堆疊起來的課本之外,還有令人感到困惑的……

「咒文學?」阿爾弗雷德忘記了自己正在偷偷觀察室友,好奇心讓他拿起了那本厚重老舊的書籍,一如書名的風格,那本書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咒文和魔法陣型教學,就在阿爾弗雷德打算翻到被亞瑟標記起來的頁次時,關門聲讓阿爾弗雷德幾乎要跳起來。

「難以相信。」這是阿爾弗雷德第一次聽到亞瑟說話,意外地他有一口地道英國口音,他似乎氣得有點發抖,以至於說話的聲音也在顫抖著:「在考上大學以前你該先學會尊重。」

「我只是好奇。」阿爾弗雷德闔上書,一邊心虛地將書放回原處,一邊打算替自己辯駁:「竟然連自己室友都不認識,那不是很怪嗎?」

「一點也不會。」亞瑟斬釘截鐵地說,他並沒有快速走向阿爾弗雷德並且把他推開,而是繼續站在門邊,阿爾弗雷德並不知道亞瑟為什麼要這樣子,

「至少你該自我介紹一下。」

亞瑟一邊收拾著自己帶回來的書,目光瞥了一下阿爾弗雷德,或許現在他才了解那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亞瑟˙柯克蘭,英國人,取笑我的口音你就完了。」

「英國人。」阿爾弗雷德吹起了口哨:「你會準時喝下午茶嗎?像愛麗絲夢中的帽商三月兔那樣?」

「很不幸,不會。」亞瑟在這件事情上非常認真,認真得令阿爾弗雷德有點錯愕,奇怪的說明在他莫名充滿高傲的英國口音裡都變得有趣許多:「首先,你必須先知道帽商與時間吵了一架,因此他永遠都得活在下午茶時間;接著你要清楚的是我是個無法與時間吵架的普通人,時間是會運行的,每天下午四點喝下午茶,五點收拾茶杯,接著還會有晚餐、讀書的時間與睡覺。」

「聽起來不錯。」阿爾弗雷德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漾出滿足的笑容,彷彿是真的很專心在聽亞瑟的說明。

「我叫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從床上起身靠進亞瑟,但當他把手伸到亞瑟面前時,亞瑟後退了一步。

阿爾弗雷德收回了自己的手看了看,然後又馬上伸到亞瑟面前:「我可沒在我的手上看見髒東西喔。」

並不是那個問題……亞瑟有點困擾地看著比自己高上一些的阿爾弗雷德,在對方的堅持下伸緩緩出了手。

「很高興認識你。」輕輕一握後就馬上放開,就連阿爾弗雷德都來不及反握住亞瑟。

「這是很好的開始。」阿爾弗雷德淘氣地躍坐回自己床上,他的床邊貼滿了許多英雄電影海報,還有各種造型的美國國旗:「你總是很難習慣新室友?」

「……看情況。」

「那我算是怎樣的情況呢?嘿,可以讓我試試看你的紅茶嗎?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像隻興奮的大狗一樣──亞瑟在心中默默對阿爾弗雷德給了評價。

「可以……」對於自己為什麼要答應阿爾弗雷德,亞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或許是他看起來全無惡意、以及自己內心那一點點因為害怕而不敢拒絕的恐懼。

亞瑟從抽屜裡拿出了骨瓷茶具和茶罐,他花了一點時間讓自己可以好好地背過阿爾弗雷德,在阿爾弗雷德的注視及期待目光下用保溫瓶裝回了熱水,沖茶時的手有點不自覺地顫抖,但幸好阿爾弗雷德並沒有發現。

將方糖遞給阿爾弗雷德時,那傢伙使用的量大到讓亞瑟一度對自己的茶和糖痛心,只能不斷告訴自己「只有這次了」。

「很好喝。」

忽然被這麼說的亞瑟忽然感到一陣害羞。

「這、這樣嗎……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亞瑟是個靦腆的人呢。」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凝視著亞瑟的臉,雖然阿爾弗雷德表現得一副沒有其他想法的模樣,但亞瑟還是無法阻止自己做過多解讀。

「但是為什麼搬宿舍時看到我要逃呢?」阿爾弗雷德自行走到亞瑟的書桌邊,替自己倒了第二杯茶,雖然一開始他就發現到亞瑟有點瘦小,不過當真正和亞瑟站在一起時,才發現無論是身高或是體型,亞瑟都遠遠小了自己不只一圈。

「忽然就這樣跑走,我嚇了很大一跳呢。」端著重新注滿茶湯的杯子,阿爾弗雷德乾脆就靠在亞瑟的書桌上,彼此說話的距離近了許多,阿爾弗雷德認為這樣子比起剛才兩人對話卻各自坐在宿舍的兩邊還像樣點,但不知道為什麼,說話的人好像一直都是自己。

「亞瑟?你的臉色很奇怪?」

無論剛才問題本身或是忽然逼近的阿爾弗雷德,都讓亞瑟的心臟忽然縮了一下,雖然想閃躲阿爾弗雷德,但僅只想到閃躲是不夠的,亞瑟一個後退就撞上了窗台,身體的失衡讓他差點就要往窗外落下,心中大喊著不妙及在存了好多錢才終於買下的骨瓷碎裂的瞬間被阿爾弗雷德抓住了手腕而得到平衡。

「小心!」

獲得平衡的同時亞瑟驚訝地發現他與阿爾弗雷德的身體接觸。或許因為反抗了就會摔下宿舍重傷死亡,使得心中的恐懼淡化,讓他不至於在第一時間揮手甩掉阿爾弗雷德。

亞瑟清洗著剛才使用完的茶具和茶杯,一邊回想著剛才的交談和差點就要經歷的危險,除了餘悸猶存外還是只有餘悸猶存。

新的室友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可怕的人,或許相處沒問題吧?

帶著一點忐忑不安,也因為早就厭倦了努力把自己留在外頭的日子,亞瑟終於放棄了留在圖書館和研究室的生活型態,當他第一次安靜地在宿舍裡待上整個晚上直到睡覺時,很明顯地可以發覺到阿爾弗雷德好奇的目光不斷地在他四周飄來飄去,背對背的書桌擺設算是救了他,只要裝做不知道,一切都算簡單。

雖然理智上知道阿爾弗雷德應該是個安全的室友,但是亞瑟的本能總是令他容易受到驚嚇,高大的傢伙對他來說一直都象徵著會移動、有攻擊力也會思考的危險。

阿爾弗雷德也注意到了這件事情:擦身而過、忽然靠近,或者是單純地往亞瑟所在的位置走去,不只是自己、就連他校隊的朋友來到宿舍,全都會引起亞瑟無法掩飾的焦躁,類似受過什麼創傷一樣的表情令阿爾弗雷德難以忘懷。

亞瑟幾乎沒有什麼朋友──當亞瑟開始在宿舍裡「生活」後,阿爾弗雷德也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鮮少有人來宿舍找亞瑟,比起看似年齡相近的研究所同學,來補交報告和求成績的大學生明顯多出一大堆,除了研究、找資料和上課以外,亞瑟幾乎都待在宿舍裡,順帶一提,他和大學生的感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是魔鬼助教。

「我們球隊裡缺了一個經理,你要來嗎?」遞給熱壞的亞瑟一罐冰可樂,阿爾弗雷德覺得來自涼爽國家的亞瑟幾乎要把臉黏在那罐可樂上。

「女孩子做的事情……」亞瑟打開可樂罐,沁涼的洩氣聲光是聽到就令人感到暢快:「我沒興趣。」

「女孩子都去參加啦啦隊了,今年有大型比賽很缺人。」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把手上的可樂喝完,打開了冰淇淋盒蓋,挖起超大一口:「整理雜物、登記比賽成績和安排練習場地跟時間,洗衣服之類的事情大家會自己來,不過需要點算球隊財務。」

「只有這些?」亞瑟也很快就喝完了可樂,但二氧化碳漲在肚子裡的感覺頗不好受,很快地他打了一個響亮的嗝,引得阿爾弗雷德發笑。

「哈哈哈……」

「住口!」害羞使得亞瑟漲紅了臉,但還是沒有靠近阿爾弗雷德。

「你備課時總是很認真。」阿爾弗雷德停下了笑聲,將湯匙上半融化的冰淇淋含進嘴裡:「會是個優秀的經理。」

嘴巴黏滿了糖的傢伙──忍不住就是想這樣說!

從答應到隔日的練習都不斷碎唸著,還在回想怎麼糊里糊塗地就被說動而進了球隊當經理的亞瑟甩了甩腦袋,因為一時害羞而不斷毆打著阿爾弗雷德的自己和笑聲不斷的阿爾弗雷德,在亞瑟的腦海裡搖晃成一片均勻不知為何物的甜膩存在。

取走了需要的物品,亞瑟在器材使用記錄的登記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室內球場的投射燈把剛打過蠟的木質地板照得像淺色舞台,球場裡充滿了球鞋摩擦木質地板的刺耳聲響,籃球彈跳的聲音像鞭打聲……

「啊,出來了。」阿爾弗雷德首先發現了亞瑟,接著一群人高馬大的傢伙也馬上圍了上來,巨大的傢伙一個接一個,一個接一個……他們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但亞瑟聽不清楚,無論是什麼聲音都開始變得遙遠,頭頂上的水銀燈晃來晃去像失控的車頭燈,身體失去了平衡感,搖搖晃晃間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彷彿穿過了並不存在的水面,配合著拍打聲讓亞瑟回了神。

「亞瑟?」


※※※


亞瑟默默把登記表和新發的運動外套放回了阿爾弗雷德桌上,阿爾弗雷德碧藍色的眼睛裡寫滿了驚訝,而亞瑟則看起來一臉疲倦:「就說了沒有辦法的……」

「但是你還沒試過呢,這麼快放棄就沒意義了。」

明明就只是有點慌張新來的經裡跑了,但為什麼看起來好像很傷心似的呢?亞瑟並不打算替自己心中的疑惑找出答案,他放軟了身體任自己倒在床上,帶著一部分的安心。

阿爾弗雷德似乎發現到他的問題,已經不會忽然就跑到他面前來,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並欣賞著阿爾弗雷德怎麼樣都很生動的表情,第一次亞瑟感覺到有個室友還不錯,看著他的情緒被自己牽動、被自己影響著,感覺真好。

「去幾天後再決定也不遲啊。」

「沒用的。我……」說出來的話真是喪氣,亞瑟逃避地挪開了目光,如果可以他希望阿爾弗雷德聽不清楚:「小時後常常被哥哥們打……對於比自己高大的人都……都會……」

恐懼感像漩渦一漾從心底深處迅速襲捲了上來,即使知道現在的自己很安全也無法控制眼淚落下,來自記憶遠處的害怕讓亞瑟的身體蜷縮了起來──窩囊,不如不要說好了──亞瑟數落著自己並迅速閉上眼睛,天氣太熱了他不想拉上被子,所以只用手遮住了臉。

不說出來的話就沒事了不是嗎?為什麼要對這傢伙說這些事情呢?努力隱忍著哭泣聲,這樣異常的自己就連亞瑟都感到驚訝,房間因為他的舉動而變得安靜,亞瑟以為阿爾弗雷德會明白,但其實並不真的是那樣。

「躲在陰影裡永遠無法讓自己改變。」阿爾弗雷德說。

「囉嗦,沒經歷過那些的你怎麼可能懂。」亞瑟換了個姿勢,讓自己舒服一點,細碎的聲音沒讓他有所警覺到什麼,雖然回答的聲音很大聲,但卻還是逃避現實般地緊閉著雙眼。

遮著臉的手被另一隻手輕柔握住,一雙厚實巨大的手掌合握住了亞瑟的手。亞瑟知道那是阿爾弗雷德,他的呼吸的聲音近得不得了,亞瑟知道如果自己睜開眼的話就完蛋了,所以更努力地閉著自己的眼睛,一絲一毫都不想看到。

「就從適應我開始吧。」阿爾弗雷德輕聲說著,他的聲音像搖籃曲一樣令亞瑟感到安心。

夏日的晚風徐徐吹著,有一下沒一下地波動電扇扇葉,亞瑟幾乎以為時間就會停止在這樣的寧靜之中,阿爾弗雷德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髮,在夏蟲的鳴叫中更顯得寢室內的安寧。

亞瑟並不知道阿爾弗雷德是什麼時後回到自己坐位上的,當他聽到聲音時,阿爾弗雷德已經回到書桌前準備自己的作業和小考,溫柔的他關上了寢室的日光燈,桌燈的光線越過他寬闊的肩背刻出俐落的身型,這樣子的阿爾弗雷德,亞瑟感覺不到任何可怕之處。

無論是掛在耳朵上的眼鏡架還是耀眼的濃金色頭髮,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背影幾乎出神,在阿爾弗雷德忽然彎下身來翻找自己的課本時,亞瑟又緊張地趕快閉上眼睛假寐。

絕對是被那個傢伙給影響到了,一定是的。

翻過身來讓自己面對著牆的亞瑟在心中念著,又忍不住偷轉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大塊頭室友──真是超不害臊的,從適應他開始之類的話,就連亞瑟聽到都覺得害羞。

隔日早上亞瑟在自己桌上發現球隊經理的登記板和記錄簿又回到自己手上,阿爾弗雷德貼了張字條,上面帥氣到有點潦草的字跡提醒他這星期的練習還有希望搶到球場的時間,實質意義上根本沒有拒絕續留的關係,球隊經理這個職務並沒有辭去。

亞瑟任命地騎上自己有點老舊的腳踏車前往體育館,油亮翠綠的校園被陽光火燙地親吻著,儘管帶著帽子,汗水還是不斷地從額際落下,夏蟬激烈嘈雜地鳴叫著,而亞瑟心理仍記著前一晚阿爾弗雷德在他耳邊說的話。

──就從適應我開始吧。


===

 想要知道大家對無料配布和特典的感想!!歡迎用噗浪或是留言告訴我!>w<///
 香港讀者請注意:無論是米英ONLY或是CWT28的無料配布都有預留一些喔。
 然後這個是邪惡的TBC......
├熱情如夏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8/15(Mon) 00:47:48

留言:

No title
唔 這次是從室友關係展開阿...
沒想到亞瑟一開始的退縮是因為家庭因素
但我必須要為阿爾的話喝采
說的真是太好了 但是這樣溫柔的阿爾突然讓我有點不習慣XD
看了太多KY的阿爾 難得看到稍微正經的

黑鳥大加油~
[2011/08/15 03:32]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這麼溫柔的阿爾,我想亞瑟應該對他罩不住吧XD
(我聽的心也跟著加速了)
只能說阿爾你說的那句話太GJ了!!
[2011/08/15 12:28] URL | 纓夏喵 #-[編輯]
No title
阿爾好溫柔阿////
不過沒想到亞瑟是因為家庭的關係才會這麼退縮
──就從適應我開始吧。
...這句話好萌 O///Ob
[2011/08/15 14:43] URL | 羽 #-[編輯]
No title
室友關係!
萌!
就從適應我開始吧...
天哪~這也萌得太犯規了吧...

黑鳥大加油☆
[2011/08/15 15:06] URL | 葛桔 #-[編輯]
No title
──就從適應我開始吧.
──就從適應我開始
──就從適應我開
──就從適應我.
──就從適應.
──就從適.
──就從.
──就

......這句話太犯規了!
害我都臉紅了,可惡///
[2011/08/15 15:26] URL | 無 #-[編輯]
No title
i喔喔是這次的無料配布對吧!!!
期待下一集喔喔喔(<-這野人是者麼回事
好不容易去了cwt還拿到了黑鳥的簽名,
真是高興啊XDD
不過欄杆外的狼那篇封面有點...
害我在捷運上看一直覺得有個老伯用目光砍我OAO
黑鳥大加油!!!
我會一直支持你低><
[2011/08/15 21:10] URL | 小瑀 #-[編輯]
No title
像漩渦一漾→樣
亞瑟心理仍記著→裡

媽啊,形容阿爾的那段真是讓人鼻血直流啊!!!!!!!!
這次設定居然從室友開始,可惡爽呆了!!!!!!!(冷靜
「亞瑟˙柯克蘭,英國人,取笑我的口音你就完了。」→怎麼辦看到這句我反而更想笑XDDDDDDD
噗!阿爾本來就是隻超可愛的大型犬!!♥
跟在阿爾旁邊的亞瑟好可愛!!!!像小動物/////
球隊經理和球隊隊長真是超閃的////隊員表示:都看不到籃框了(遮眼
那句話真的是萌煞千萬人!!!!!!!!!!!!!!天啊我也要訂一隻溫柔的阿爾!!

無料配布根本是飢渴得把它全部看完好嗎!!天啊超棒的!
黑鳥請繼續加油~
[2011/08/21 13:35] URL | 阿折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Rui:
我一直都沒寫什麼搞不清楚狀況的米呢,
因為一想到就太煩了所以乾脆不寫。
謝謝加油:)

纓夏喵:
這句這麼強大XD

羽:
全然感覺不到的我大概接收器壞了(彈彈)

葛桔:
我果然是接收器壞了(換一下)
謝謝加油:)

無名留言:
請記得留下暱稱:)

小瑀:
那本風面真的很招搖沒錯,
不過我好喜歡XDDD

阿折:
錯字糾正謝謝:)
當然囉特別說明就會讓人特別注意啊w
這篇的米的確是個SKY HIGH天然呆,
謝謝加油喔:)
[2011/09/25 20:35]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