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7)

【短篇】最遠的距離(17)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真是羞恥的感覺……但如果可以,亞瑟無法否認自己希望得到更多,少爺的目光、少爺的新、少爺的感情,全都想要得到,遠遠看著太痛苦了,就算十分努力地壓抑自己,最後還是無法讓自己像個完美的管家。

想要像少爺的朋友一樣,毫無負擔地喊出少爺的名字……

「阿爾……」如果在少爺面前肯定喊不出來,但如果自己一個人時並不算太困難,亞瑟的感覺到臉頰熱辣地像要燒起來似地,下半身也急躁難耐,與少爺親吻過後的身體似乎變得更加激動,亞瑟一手迅速套弄著下半身、另一手繼續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嘴唇、頸側、胸口、乳首以及腹部,身體徹底地暖熱了起來,細汗開始在髮際滲出。

如果是少爺應該會這樣做吧,亞瑟並不太明白少爺是否在外面有過別人,但僅僅是那樣的想法就令他感到痛心,自己的佔有慾之強烈就連亞瑟自己都嚇了一跳──他希望少爺只對自己抱有情慾、想看見少爺對自己癡迷的樣子。

「唔嗯……」想像著少爺就在自己面前,帶著只屬於自己的佔有慾愛撫著自己、亞瑟閉上眼回憶少爺喊出自己名字的悅耳音色,以及不經意中瞥見過的、剛出浴的少爺赤裸的上半身,少爺的氣息似乎還殘留在自己身上,想到少爺的愛語和親吻,快感從下體迅速地竄上腦部,好像快要呼吸不過來的亞瑟盡可能地讓自己被關於少爺的記憶和幻想淹沒。

「少爺……嗯哼……」試著以單臂擁抱住自己,不過那仍遠不如才剛擁抱過自己、少爺的臂膀,空虛感在高張的快感中一下又一下地點醒著亞瑟,迫使亞瑟更加快速地套弄變得濕濡的下體、輕輕撫摸自己的嘴唇,癡迷地回想著那令人上癮的親吻,下雨的夜裡很靜,亞瑟甚至聽不見任何少爺房間裡發出的聲音,但少爺沒有再離開房間過,就在牆的另一邊。

不滿足……想被少爺給擁抱更多更久……無法得到紓解的慾望像被壓進水裡又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口新鮮的空氣,不會被溺死也無法得救,呼吸零亂但又不會窒息,亞瑟看著自己床腳正對著的牆,牆的另一面,少爺的床正對著自己的,他想像著少爺就在那張床上,愜意且享受地地看著自己,或者是……少爺就在自己的床上玩弄著他。

「阿、阿爾弗雷德……」帶著哭腔的音色就連亞瑟自己都感到陌生,似乎就快要忍不住的時候亞瑟加速了手上的動作,但並沒有出現高潮或是射出,下體的充血在套弄中竟然無法維持,而是漸漸失去燥熱感與興奮,最後與冷得發抖的身體一同回到空虛感中。

想被少爺擁抱……雖然還是這樣希望著,但身體一旦冷靜後便對擁有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恥,獨自一人的空間保住了亞瑟並不想被少爺之道的祕密,但強烈的孤寂感一樣只有一個人能夠體會。

阿爾弗雷德當然不可能知道亞瑟做了什麼事情,他被亞瑟親吻了,主動的親吻了他,光是這個吻就讓阿爾弗雷德過了很棒的一晚,對他來說是很好的開始,這表示亞瑟的確喜歡他,而且可能比他以為的還要喜歡自己。

阿爾弗雷德從來就不懂為什麼被自己發現時亞瑟就要故意避開目光、有時後故意透露出被人追求暗戀時,亞瑟從沒有發覺到自己的態度會因此變得更加冷淡,不過如果做出追求的舉動,又總是被輕易地拒絕。

在覺得亞瑟一定是喜歡上自己時,又總是不斷被亞瑟的婉拒和逃避給打擊著,但是愛情不並不像哭泣的眼淚,努力一點還是可以收起來;愛情像飛在天上的風箏,被在意的人拉著線,被無法控制的風吹著,一但飄起來就很難安份地回到地面。

阿爾弗雷德就像只風箏一樣在空中看盡了各種稀奇古怪,對他而言每天安靜地進行家務、把自己照顧得無微不至的亞瑟,那份質樸與不可思議的安穩感不可能有人可以取代,他喜歡亞瑟把他叫醒的聲音、習慣亞瑟在門邊送他出門、等他回家,他喜歡那雙湖水綠的眼睛放心地看著自己被照料得好好的、偶爾不經意地透露出一點小小的驕傲。

沒有確切的原因可以說明為什麼喜歡上亞瑟,但總是無法阻止想把最貼近自己的總管大人拖到懷裡抱住的衝動,他很久沒有看見亞瑟因為驚慌或錯愕而失態,隨著年紀與經驗成長他漸漸變得完美,而變得太不像個人,是個人就該有各種情緒和想法、就該知道世界可以被挑戰。

亞瑟的親吻的確讓阿爾弗雷德終於得到了挑戰更多的勇氣,他開始試著每天出門前都親亞瑟一下,為了不要使親吻變得公式化,他從來不讓亞瑟知道什麼時候會被親、或是被親吻什麼地方。

偷吻是很容易上癮的嘗試,阿爾弗雷德在早餐時抓來亞瑟的手指親吻、出門前將吻印在亞瑟的頸部,或者只是單純著抓著亞瑟的手把玩,但可以預料也總是發生地,亞瑟還是拒絕了。

「請少爺自重。」輕巧地後退了一部,亞瑟避開了阿爾弗雷德的親吻,但臉頰卻老實地泛紅起來。

根本是無止境的重複──追求、拒絕、裝做沒事──阿爾弗雷德起先靜靜看著亞瑟又做出了想逃避的舉動,但他並沒有表現出傷心或是生氣,而是忽然用力地抓住亞瑟的肩膀強行親吻了亞瑟,那是不怎麼甜蜜也不怎麼令人感到開心的親吻,但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好像馬上又會回到原點,阿爾弗雷德總害怕自己距離亞瑟不夠近。

「聽著,如果你還打算逃跑……」阿爾弗雷德低聲地說著,已經不想再等待亞瑟的他彷彿馬上就要把亞瑟給吞了一樣,他的嘴唇就貼在亞瑟的唇上,手指也不斷撫摸著亞瑟的嘴唇:「我會讓你沒有地方可以逃。」

阿爾弗雷德又輕柔地吻了亞瑟一次,亞瑟雖然沒有逃跑,但就只是任由阿爾弗雷德親吻著,沒有阿爾弗雷德期待著的回應。


===

 啊...抱歉=口=|||
 真的沒啥血脈噴張。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7/21(Thu) 01:17:43

留言:

No title
執事文快變日更了
兩人也要快點有進展啊!(床戲希望意味
[2011/07/21 12:16]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有一種受打擊的感覺阿(?)
好不容易前進了一步
感覺卻又像退後了好幾步
太完美的令人感到不快!
要完全攻略應該還有一段時間阿~

黑鳥大加油!!
[2011/07/21 12:18]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好可惜就差一點點..
不過亞瑟的態度冷靜到好受打擊...
明明接近了一點卻又馬上將距離拉開
少爺快加油!! 黑鳥大也加油~~
[2011/07/21 14:25] URL | 羽 #-[編輯]
No title
話說看完這篇總覺得本來以為的進展,又倒退了一段距離,
唉~離少爺完全攻略管家可能還有段時間
少爺加油~黑鳥大加油~☆
[2011/07/21 17:11] URL | 葛桔 #-[編輯]
No title
其實管家的壓抑快到極限了吧!!
雖說少爺可以明確的知道管家對他是有意思拉
但該怎麼說 現在反而希望管家加油!!
可以直接趁酒醉...(ry
黑鳥大也加油!!

[2011/07/21 22:27]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雖然很想叫19歲就這麼勇往直前地推倒吃抹乾淨吧!
但……似乎會反效果啊……於是還是繼續懷柔政策??
期待後續ww日更辛苦了~~
[2011/07/22 21:48] URL | 嗑睡猫 #-[編輯]
No title
少爺的新→心
愜意且享受地地看著自己→多一個"地"
愛情不並不像哭泣的眼淚→多個"不"
輕巧地後退了一部→步


要進入交往期了嗎♥!!!!OwO
最遠的距離要變最近的了!!!><
內心的腦補十分血脈噴張啊!!!!!!!!(咦?!
幸好亞瑟有主動阿爾終於了解~
不能再讓他跑了啊啊啊!!!!!!

黑鳥加油加油!假日好好睡~ˊwˋ
[2011/07/23 14:13] URL | 折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Edyth:
因為當時快要死線了不趕不行啊XD|||

祤:
亞瑟如果要全副武裝真的超難攻陷!!!
謝謝加油!


羽:
我也頗對自己的編劇感到受措|||Qrz
謝謝加油!>_<


葛桔:
變化莫測的距離感!!
謝謝加油!


Rui:
如果靠一杯酒就可以解決一切是也不錯,
但也可能有催過頭後反彈的效果...
謝謝加油!!


嗑睡猫:
情況的確就如你所說=3=
把自己跟阿爾搞成這個地步我也很困擾。


折:
謝謝糾正錯字跟加油。
還有腦補大概很強大XD
因為當時的我還非常困惑的說。
交稿後就睡很爽(欸)
[2011/09/12 15:2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