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5)

【短篇】最遠的距離(1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瓊斯夫人並不是個簡單就能唬弄角色。即便長年旅遊在外,對於身為瓊斯宅邸總管的亞瑟來說,她仍是個極具影響力的存在,她並非是個溫婉對待家僕的夫人,她有自己在乎的事情,像所有女人一樣無法容許任何過不了她眼的事物發生或存在,例如她兒子的婚姻──至少亞瑟知道的是,瓊斯夫人希望自己兒子有個門當戶對的妻子。

當亞瑟看見瓊斯夫人的身影出現在起居室時,心頭多少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雖然不知道阿爾弗雷德說了些什麼,但是目前他都可以解釋為那只是少爺的一時任性。

「這幢房子開始有了你的樣子。」瓊斯夫人端著手中的紅茶,和阿爾弗雷德一樣藍、甚至更亮的雙眸看著前來的亞瑟,輕描淡寫的口氣裡讀不到任何敵意或是親切:「和你父親掌管這裡時看起來不太一樣。」

「夫人不喜歡?」

「嗯……或許再過一陣子就會習慣了。」瓊斯夫人的英國口音並沒有因為移居美國而更改過,但特定時候聽起來就連一樣說著英腔的亞瑟都會感到不自在。

「我聽說了阿爾的抱怨,真是的。年輕人總是不能明白我們的想法。」瓊斯夫人的茶喝完了,但並沒有要求亞瑟再替她倒一杯──她自己來。

「你怎麼看待?」將茶杯湊到唇邊的同時,瓊斯夫人拋出了乍聽之下沒頭沒尾的詢問,她畫上眼線的雙眼精明地看著亞瑟,顯然已經預設了亞瑟明白這個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或讓亞瑟明白他有義務知道這個家的所有事。

「我會建議他繼續尋找合適的對象。」似乎這樣說的自己也沒有太讓亞瑟感到訝異。

似乎受不了什麼事一樣地,瓊斯夫人微微皺了下眉並放下茶杯,她往後躺倒在沙發上,看似輕鬆審視了亞瑟一會:「這跟我聽到的不一樣。」

「少爺多心了。」亞瑟看了看瓊斯夫人,又將目光拉開來:「我想那只是少爺的一時胡鬧,不過少爺對夫人說的事,恐怕也不會和我提起。」

「提過好多次,但一直都沒有什麼進展。嗨,媽。」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很快地接近亞瑟,在亞瑟還沒來得及回頭以前已經先偷親上亞瑟的頸側,他的手就搭在亞瑟的腰上,第二個吻隨著亞瑟轉身的姿勢恰好落在臉頰上。

「真開心能看到你,親愛的。」瓊斯夫人傾過身體迎上阿爾弗雷德的親吻,並拉著阿爾弗雷德坐下。

「亞瑟?」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裡有點無奈,當然,他的確提過很多次,但亞瑟似乎從沒放在心上:「你可以坐下。」

瓊斯夫人什麼都沒說,她看看阿爾弗雷德,又看看亞瑟,接著端起了茶杯繼續優閒地啜飲紅茶。

亞瑟安靜地站著,下顎微微收起,像沒聽見阿爾弗雷德的話。

「坐下吧,亞瑟。」阿爾弗雷德困擾地搔了搔頭,他那頭濃金色的頭髮遺傳自他母親,非常耀眼,亞瑟任不住看了一下,但仍直挺挺地站在沙發邊。

瓊斯夫人這次沒再替自己倒茶了,她安靜地像在等待什麼事情發生。亞瑟靜靜看著阿爾弗雷德,而阿爾弗雷德也發現了,亞瑟可以看見情緒在那張臉上醞釀,充滿了活力和朝氣,即便是帶著憤怒也──

「你的主人叫你坐下,你就該坐下,別讓我提醒。」瓊斯夫人單手托著腮幫子,她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低響,目光則看著窗外翠綠的草皮。

亞瑟安靜地坐在阿爾弗雷德對面,正襟危坐地挺直腰桿、雙手交疊在膝蓋上,但卻不敢看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則帶有點怒火地看著他。

「親愛的,你確定你告訴我的一切都是事實嗎?」瓊斯夫人嘆了口氣,這讓亞瑟的頭更低了下來。

「是事實。」阿爾弗雷德的手掌輕輕地收緊,而且不敢對上瓊斯夫人的視線。

「你確定?」

「……」

「亞瑟。」

亞瑟忽然醒了一般,看著亞瑟隨著母親的聲音有所明顯的舉動都令阿爾弗雷德感到煩躁,母親的出現深刻地點醒他亞瑟從來都無法照著自己的想法做事、乖巧安靜的外表下甚至鮮少聽命於自己。

「夫人。」

「這孩子是在玩鬧嗎?」

瓊斯夫人天藍色的眼睛靜靜地看著亞瑟,依舊是讀不出是喜怒。

「你是怎麼想呢的?」

亞瑟一邊準備晚餐,一邊想著瓊斯夫人的問題,她並沒有窮追猛打,但很明顯她並不看好阿爾弗雷德的選擇,當然的。

餐廳裡瓊斯夫人還在與少爺聊天,亞瑟從廚房的小窗內可以看見,動作必須再快點,因為無法專心,晚餐的出菜已經比平時慢上一些。

亞瑟並沒有參加晚餐,看似瓊斯夫人的不以為意,但對他來說是最好的逃避,管家喜歡上少爺是不知輕重的自以為是,若少爺不明白,被瓊斯家照顧著也被逝去父親期望著的自己也必須明白。

在瓊斯夫人離開宅底前,她的目光停留在亞瑟與阿爾弗雷德身上許久,最後只有輕輕嘆息。

「快跟夫人道歉吧,少爺。」身體似乎會自己動,脫口而出的要求並不太規矩,但亞瑟沒辦法控制自己地對阿爾弗雷德提出要求──他無法承受瓊斯夫人的目光,像同時審事著也責備著他的踰越和不知進退,那太過沉重了,比起被當成一個沒有存在感的家僕更令他難受──在說話的同時他的心是涼的,明白的事與需要衡量的事在心理相互衝突,他必須知道什麼是正確的。

「不要。」倔強的口氣用力地咬著每一個字節,阿爾弗雷德看著自己的母親,同時拒絕了亞瑟的要求。

「夫人是對的。」

「她什麼都沒說!」阿爾弗雷德的聲音更加高亢,亞瑟明白他是真的生氣:「你不敢給她知道,所以她懷疑我只是想逃避婚姻。」

「我沒有什麼需要特別稟報夫人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就在額頭前忽然消失,三人間再次落入尷尬的沉默。

「如果你打算騙我的話,可千萬別騙到你自己,阿爾。」瓊斯夫人的口氣不輕不重,在走進轎車她深深地看了亞瑟一眼:「你告訴我你們正在交往,但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交往,你的路還很長。」

阿爾弗雷德滿是不服氣地看著自己母親離開,接著憤怒地轉過身面對亞瑟。亞瑟一直不明白少爺的怒氣是如何累積,對於自己他似乎總是可以更加憤怒。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7) | 2011/07/18(Mon) 01:42:40

留言:

No title
超快速XD

阿爾又來了
雖然知道他不主動採取攻勢不行
但是最後造成反效果的都因為階級的隔閡
不過也該佩服阿爾的母親
簡單幾句話、眼神及沉默也足以讓亞瑟理解
又或許只是亞瑟太過敏感
畢竟先畫出界限的就是他自己阿!!
兩人的感情路途感覺還是不見終點阿(嘆

黑鳥大繼續加油!!~
雖然要準備考試了但我還是會看到結局的那天XD
[2011/07/18 02:30]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阿阿阿阿
少爺爆料拉!!!
不過關於夫人的反應
其實不太確定到底是贊成還是反對呢...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亞瑟逃避的太過火嚕....
或許多少是因為父親的影響吧 嗯

阿爾少爺您辛苦了(淚)
黑鳥大加油吧!!!
[2011/07/19 00:03]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晤喔喔!!! 阿爾少爺進展也太快速!!
夫人的反應...總覺得有點擔憂...
不知道是不是亞瑟太逃避的關係...
雖然不知道夫人到底贊不贊成,不過阿爾要跟亞瑟交往的路真的還有段距離阿...
少爺加油!!
黑鳥大也加油!!
[2011/07/19 00:51] URL | 羽 #-[編輯]
No title
亞瑟任不住看了一下-忍
同時審事著也責備著-視


好兇的馬麻ˊAˋ
我猜阿爾大概都已經擬好什麼時候要結婚了XDDDDD
計劃不如預期想必很生氣‼所以要用肉體來報復!!!!!!!!!!(喂
亞瑟快要從否認到默認了ˊwˋ

黑鳥加油~~☆
[2011/07/19 18:23] URL | 阿折 #-[編輯]
No title
看着就覺得心累~嘆~
執事亞瑟要比任何一個亞瑟都難搞啊!已經是death級別的了誰快扔個通關攻略給阿爾吧!這孩子好可憐啊~~~QAQ(不過估計這種難度也只有HERO才能突破了╮( ̄▽ ̄")╭ )
感覺阿爾的母親和亞瑟其實有點相似?
不置可否的態度與謹小慎微的動作,雖然看起來很嚴肅但估計一切還是孩子優先的?!所以如果亞瑟認了看著一臉幸福的兒子應該也不會阻止的吧~~www
所以,亞瑟快點從了吧!!!!!
更文辛苦了~~請繼續加油~~\(^q^)/
PS.雖然投過印量調查了還是忍不住再呼喚一次——求欄杆狼重開通販!!!!順祝再次大賣\(^q^)/
[2011/07/20 00:57] URL | 嗑睡猫 #-[編輯]
No title
原來阿爾是打算先制伏娘親再來說服亞瑟嗎?好一個先斬後奏......可惜亞瑟逃避掉了
是說亞瑟這麼壓抑自己是會得病.............
[2011/07/20 22:53] URL | Samy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祤:
你的心境好華麗喔XDDD
希望你有好成績。
謝謝你的鼓勵w

Rui:
我覺得夫人並沒贊成也不是反對,
只是有一種「不懂你們在幹什麼」的疑惑。
謝謝加油w

羽:
差不多就是你說的那樣,
謝謝你的加油:)

阿折:
這樣的解釋也滿棒的XDDD
謝謝加油w

嗑睡猫:
感謝你不辭辛勞地爬牆XD
會開通販喔,不過目前還沒加印特典。
母親心中的孩子都是很重要的啊ˊwˋ+

[2011/08/20 00:2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