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4)

【短篇】最遠的距離(1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看著闔上的門板,亞瑟感到緩緩放鬆,心中難以壓抑的衝動變得平靜如止水,手指沿著門的花紋無異議地描繪,雖然知道即使自己直接開門而入少爺也不會反對,但他缺乏勇氣。

面對規矩以外的事情,亞瑟全都缺乏勇氣去挑戰,身為一名管家或是企業家,對於規則的態度本來就不一樣,少爺擁有挑戰一切的勇氣,所以在這樣的年紀就已經有足夠能力接掌下瓊斯家的事業,那是他和少爺之間決定性的不同,即便不願意,但普通人與天才之間的隔閡是難以越過的。

或許就這樣等著也說不定會有哪天出現不一樣的結果,或許是好的也或許不好,像是少爺終於放棄自己──這種想法就連亞瑟自己都感到太過天真,但如果真會有發生的那天,亞瑟知道自己還是有希望與不希望發生的事,偶爾不經意地,他願意向自己坦承希望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亞瑟安靜地來到門邊,司機正倚在車門邊喝咖啡,從門口往少爺的房間看去,西裝筆挺的少爺正輕巧地躍下樓梯,有點輕挑的模樣在到達大門口以前變得穩重起來,熟悉的香水味彷彿已經在門口前漫開,當阿爾弗雷德經過亞瑟身邊時他甚至沒發現自己以經看出神地連脖子都仰起來。

「我會跟媽說別再辦什麼相親。」阿爾弗雷德在亞瑟額上留下一個吻而不是在唇上,他的雙手撫摸過亞瑟的臉頰,當指尖拂過髮梢時細細撫摸,阿爾弗雷德低喃的聲音像獨奏的中音提琴一樣平穩:「她早就知道了。」

夫人知道了什麼?亞瑟心中一緊,而阿爾弗雷德很快地上了車,黑色的轎車開往大門、車尾消失在初露雲層的陽光中,沉默中亞瑟發現除了困惑以外,他竟然有點失望並不是吻在嘴唇上,赤裸沒有套上手套的手指輕輕觸摸的有點思念親吻的嘴唇,但單調地按壓並不會產生接吻時的滿足。

亞瑟轉過身來面對諾大的宅邸,僕人清掃和對話的聲音細微地從走廊和客廳傳來,閒話家常或是街上的趣事,夾著一點細微的笑語像遠方來的回音,日復一日彷彿事先錄製好的片段,那是亞瑟的每一天。

亞瑟輕輕地走著、安靜地像隻貓一樣巡視著宅底及僕傭,管家的職責在把房子及傭人打點得妥貼,讓主人回家時可以舒服地休息想受,因此管家幾乎不用頻繁出門,只需要乖巧地等待主人回家──像被豢養在籠中的鳥,阿爾弗雷德曾經養過一隻,那是色彩斑斕的鸚鵡、聰明又懂得撒嬌。阿爾弗雷德很喜歡那隻鸚鵡,但受盡寵愛的鸚鵡並沒有享受這幢宅邸帶來的安逸寵溺與豐足食物,牠飛走了。

「無論是誰都不可能一輩子永遠待在一個地方。」亞瑟記得少爺握著那條專鎖住鸚鵡卻被鸚鵡自己解開的鍊子沉默許久,最後像安慰自己卻又帶著期許口氣地說著:「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亞瑟能一直在我身邊。」

他記得當時他答應了,毫不猶豫地,但少爺的笑容變得有點苦澀,一臉雖然沒辦法,但這樣也不是壞事的模樣。
什麼時候、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呢?

其實亞瑟就連自己是什麼時候無法將目光從少爺身上開的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露臉的陽光在雨季裡格外珍貴,亞瑟從女僕手中拿走了剛洗好的衣物,自己在庭院裡晾了起來,陽光下的草香混著洗衣精的香氣,特別能令人感到神清氣爽,香水殘餘在衣物上的氣味就像阿爾弗雷德剛繞過身邊,庭院裡的園丁都已經修剪過矮木枝葉,他們正在大宅的另一邊忙著。

應該不會有人看到吧……亞瑟停下了晾衣的動作,有點緊張地偷偷看了一下四周,在一陣猶豫後他還是將阿爾弗雷德的衣物擁進了懷裡。

些微的冰冷和濕濡感,和少爺的體溫與擁抱全然不同的感受,亞瑟抱著上衣,想像著少爺就在自己面前,或許像是被親吻的那晚、也或許就像今天早上。

「阿爾弗雷德……」小聲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輕輕喊著即使短暫分別也會思念的名字,亞瑟想著被阿爾弗雷德抱在懷裡的親吻的感覺、想著早上額頭上的親吻和那雙手掌貼在自己身上的溫度,想著少爺凝視自己就連心臟都會緊縮起來的目光。

父親、老爺或是夫人,現在就暫時不要想起來吧,柯克蘭管家是個難以勝任的重責,那意味著高度自我要求以及全然的情緒壓抑,幾乎要把他壓得無法喘息。

如果可以不是管家的話,有這樣的可能嗎?

「喜歡你……」說不出來的話,即使是自己一個人時說也覺得彆扭,擔心旁人的目光、擔心隨時都有可能被哪個不知名的人取代,主從關係從來就不是平等的,沒有立場做出任何要求意味著更加容易感到恐懼擔憂。

「喜歡你……阿爾弗雷德……」

簡單但誠摯的告白的並沒有傾訴的對象,隨著微風化成細碎的片段消失在和煦的陽光中,衣物正被亞瑟用力地擁抱在懷裡,但只是徒增空虛感、全然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真實,上衣透著水氣帶著點冰涼,和少爺的擁抱全然不同,孤單的感覺隨著無處敘說的自白變得更加鮮明,直到身上的衣服也似乎變得有點冰冷濕潤時,亞瑟才不得不把自己的思緒抽回。

腦袋冷靜得很快,彷彿剛才的事情只是一時失控,亞瑟知道自己以經變得冷靜,她慶幸著沒有人看到自己失態,一邊猜疑著這樣的發洩可以讓他維持多久的偽裝,少爺的衣物很快就陳列在草皮上,在微風中輕輕飄揚著,像黑或白色的浪。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9) | 2011/07/16(Sat) 01:12:25

留言:


亞瑟偷偷抱著衣服告白也太可愛!!怎麼會這麼彆扭呢!!
真希望有哪個人可以瞥見總管大人的蠢樣xD(欸
咦,難道阿爾母早就知道自己的兒子迷戀上管家啦?
[2011/07/16 11:05] URL | 蘋子 #-[編輯]
No title
啊啊~真可惜不是頭香。
亞瑟抱著阿爾的上衣告白....天哪!超萌~
亞瑟為啥就不能再坦率些呢
母親大人知道了...!?
黑鳥大寫文辛苦了☆
[2011/07/16 15:35] URL | 葛桔 #-[編輯]
No title
其實搞不好是大家都知道了
只有管家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吧!?
管家您別再撐拉!!

黑鳥大加油吧!
[2011/07/16 21:13] URL | #-[編輯]
No title
快速的更新令我嚇了一跳w
這對我來說是半糖!!!

阿爾終於要開始進入攻略模式了嗎XD
亞瑟可愛的小告白讓我看的心癢癢(鼻血
如果阿爾目睹道的話一定超級精采的啦:^D
嗚呼呼~看的好過癮

加油黑鳥大!!
我猜你攻略方式都已經寫好了XDDD
[2011/07/17 23:39]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讓主人回家時可以舒服地休息"想受" <---- XD|||
[2011/07/19 06:52] URL | ima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無異議地描繪-意義
自己以經看出神地-已經
面對諾大的宅邸-偌大
亞瑟知道自己以經變得冷靜-已經
她慶幸著沒有人看到-他.....((對不起我偷偷笑了XD


想受XDDDDDDDDDD
一定不是一時筆誤對吧!還是其實是黑鳥大太常打那兩個字所以系統直接抓~>_O
這篇激萌!!!!!wwwwwwwww
後面讓我想到欄杆外的狼裡面阿爾自己在家大聲告白那段ww
亞瑟的自白好可愛好可愛~(轉圈~~

感謝黑鳥大><
[2011/07/19 09:45] URL | 阿折 #-[編輯]
No title
少爺的衣物很快就陳列在草皮上,在微風中輕輕飄揚著,像黑或白色的浪。

喜歡這句! "黑或白色的浪"很有畫面感 v-218
不過"陳列在草皮上"會讓我覺得 他把衣服直接攤在地上... 加一下"衣架"等詞會不會比較好?
[2011/07/19 11:01] URL | imai #wJS3cBQo[編輯]
No title
呀啊啊~~~~~~~~~(超高音的尖叫)~~~好可愛的亞瑟~~~~~我瘋了~
[2011/07/20 22:48] URL | Samy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蘋子:
看見的話,這樣的話會一路直奔結局吧(?)

葛桔:
希望他可以多點勇氣告訴主人XD

無名留言:
請記得要讓我知道你是誰啊XD

祤:
不,其實我也打了死結,
可是給阿爾看到就註定要直奔結局所以不讓他知道w

imai:
阿哩XD|||

阿折:
啊你說到的那個其實是我最喜歡的告白橋段說。
覺得跟這種的不一樣。
錯字糾正謝謝:)

imai:
怎麼貼圖的啦超厲害XD!
[2011/08/20 00:00]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