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3)

【短篇】最遠的距離(1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又更加握緊了一點亞瑟的手,感覺到從指尖傳來的細微顫抖,亞瑟低垂著視線始終不敢往阿爾弗雷德的臉上看,在阿爾弗雷德十分有耐心的等待下終於開了口。

「阿爾弗雷德……這樣叫總可以了吧?」雖然目雙閃爍且聲音顫抖,但那並不重要,亞瑟清清楚楚地喊出了阿爾弗雷德的名字,最後終於決定讓自己看起來更穩重一點,而將目光定在阿爾弗雷德臉上,反讓阿爾弗雷德在驚喜之餘又被嚇了一跳。

「已經照著你說的做了……所以……」當對上少爺的目光時好不容易構築起來的堅強都差點要被擊潰,亞瑟無法控制自己的臉部溫度越來越高,但在少爺面前無論如何都必須完美的自我要求讓他無法馬上退讓下來:「接下來也給我聽話點……」

「如果以後你都可以用這麼可愛的方式讓我知道的話。」不願服輸的表情一樣寫在阿爾弗雷德臉上,勉強著自己在錯愕之餘幾出一點自以為從容的笑容,因為太過出乎意料而只能更加緊握住亞瑟的手。

不知道事看著自己的目光或事雙手被緊握住的原因,亞瑟覺得自己正變得更加緊張,在裝作鎮定地拉扯自己的雙手時又發現身體不聽使喚地反抗著自己的理性,因而無法真正使出力氣來,只能徒增慌亂:「你應該放開了。」

「才不──要。」兩人關係間忽然出現的突破點的激勵所致,幾乎不可能讓阿爾弗雷德停下捉弄的遊戲,但就在差一點要親吻上亞瑟的嘴唇時,手中只剩下被脫下的手套。

發現亞瑟逃跑時心中一小塊不知名的存在靜悄悄地碎裂了,細微得難以察覺得空虛感卻又十分迅速地將阿爾弗雷德給包覆住,原先充滿精神的表情又變回失落的模樣。

還是沒有改變……好不容易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但掌握這個距離的人並不是自己。

「就這樣子吧。」雖然脫下手套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在這種下、以這樣的方式逃脫卻讓自身立場變得尷尬,亞瑟知道自己或許已經表明了什麼,但阿爾弗雷德臉上的表情太過複雜以至於很難讀明白,只能進行著例行的問候和提醒來掩飾淡化兩人間詭異的氣氛:「時候不早了。」

「是呢。」輕聲應著亞瑟,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將目光放在亞瑟身上,而是摩娑著被亞瑟輕易脫下的手套,莫名覺得自己跟手套對於亞瑟來說,大概是一樣的東西,思考到這一部分時,悲傷開始堵塞起思緒,只能一再地回覆著最後說出來和聽到的話:「時間不早了……」

雖然起初引起拉扯的人並不是自己、也並沒讓少爺傷心的打算,但看著阿爾弗雷德忽然落寞下來的模樣,亞瑟莫名地內心生起一股罪惡感,即便不受到責備也開始自責起來地,只能希望一切還是可以順利運行:「司機已經在門口等候了,少爺用完早餐後就盡快出門吧。」

「嗯。」依然是若有所思的樣子,亞瑟說不清楚他究竟是喜歡還是害怕看見阿爾弗雷德這樣的表情,這樣的阿爾弗雷德無論是什麼時候看到都讓他忍不住想上前關心,這樣的阿爾弗雷德只有他才看得見。

「另外……手套……」亞瑟覺得有點難以啟齒,他的目光游移不敢正對阿爾弗雷德,似乎一提到手套,身體就可以馬上清楚記憶起阿爾弗雷德握住自己雙手上的溫度、以及喊出少爺名字時的燥熱感。

「不行。」乾淨俐落地,阿爾弗雷德甚至沒有用到一點時間來思考,帶著一點戲弄和刁難的心態,但卻又打從心底希望亞瑟能遷就自己:「如果想要的話就陪我出門一趟。」

「今天宅邸要進行掃除,恐怕無法臨時挪出時間。」就連破例答應一次都做不到,規矩永遠放在最前面的管家,總是稱職得令人傷心。

要求總是被各種理由拒絕,這樣的感受已經在過去和亞瑟相處的經驗中轉化為深深扎根在心中的厭惡,使得阿爾弗雷德難以維持理性、他總是無法像亞瑟那樣冷靜得好像事不關己。

亞瑟正垂眼看著地毯,阿爾弗雷德知道他心裡一定有話想說,但亞瑟就是有本事什麼都悶在心裡,太過認份得令人惱怒。

「無論我希望的是什麼,但你從來就沒有真的想聽我的話。」阿爾弗雷德手裡握著已經失去亞瑟體溫的手套,彷彿可以欺騙自己正握著亞瑟的手、但手中握著的是虛無,像心中的空洞。

亞瑟並沒有應聲,冷靜地沉穩地,靜靜站在阿爾弗雷德面前。

「難道真的只想當個管家嗎?亞瑟?」

亞瑟輕輕皺起眉頭,在承認以前更必須先承認,當他明白疑問的瞬間就想要逃避這個問題。

「我並不想聽到答案。」阿爾弗雷德將手套放在床頭的矮櫃不再玩弄,站在亞瑟面前的彷彿是聽見兩人無法再一起回家而感到受傷的小少爺:「因為你總是很擅長哄我。」

亞瑟的目光從眼前的地毯猶疑到旁邊一塊,他的手指開始泛冷,但真正令他難過的是幾乎要從胸口湧出的吶喊──當然不是!

「……」

說不出話來,當亞瑟發現時阿爾弗雷德已經回到他的面前,兩人的距離近到亞瑟可以聞到他替阿爾弗雷德挑的香水氣味。

「安靜是個好答案。」阿爾弗雷德將亞瑟的手套塞進亞瑟胸前的口袋,他的聲音輕柔地在亞瑟耳邊說著:「這代表我們之間還有空間,這樣我才有機會再對你說我愛你。」

親吻輕輕地貼上額角,亞瑟是被阿爾弗雷德給推出門外的,被那雙手給按住肩膀時的溫暖讓亞瑟無法拒絕,當他回過頭去時阿爾弗雷德已經帶上了門。


===

 我我...貼這篇時太晚睡了,
 之前的文章有許多修改的地方,之後會另外發文說明,
 另外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最慢這週末會回覆,不好意思!><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7/14(Thu) 02:07:12

留言:

No title
等了好久終於出現了(歡呼

至少鼓起勇氣走了一步呢:^)
我想亞瑟不會一直躲著阿爾
因為他內心有一半以上都是想著阿爾的
但是規矩是完美個性的要求
所以走了一步就開拓出更多的機會了!!
阿爾加油吧~
黑鳥大也加油!!!
[2011/07/14 11:57]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噢噢噢阿爾終於說出三字真言了~!!!
[2011/07/14 12:29]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啊~這兩人到底要ㄍㄧㄥ到何時?
阿爾都已經表現的那麼露骨的說...
但我想黑鳥大一定自有安排,俺拭目以待~
[2011/07/14 12:47] URL | 葛桔 #-[編輯]
No title
嗯 其實我覺得阿爾一直在探測亞瑟的底線說....
想知道能前進到哪個地步
阿爾少爺加油吧!!!
[2011/07/15 00:10] URL | #-[編輯]
No title
噢天啊
看得我真的很苦澀要大叫啊
雖然小亞瑟傲嬌的樣子很可愛
但在這樣對待阿爾我的腦袋快要血栓啦
快點接納阿爾成為mrs jones吧
門不當戶不對這件事阿爾會擺平的
這可是讓你入門的首個任務
再這樣下去難保阿爾會抓狂把你撲倒啊
(其實只是想到阿爾把小亞瑟吃乾抹淨而己)

黑鳥請加油!
如果最後能有為讀者服務的サービス就好了
期待下次的更新中
[2011/07/15 15:21] URL | Rika #-[編輯]
No title
雖然目雙閃爍-目光
在錯愕之餘幾出一點-擠
不知道"事"看著自己的目光或"事"雙手-是

哇啊啊啊居然現在才看到‼
這篇真是快要有粉紅色泡泡出現的感覺XDDDD
有所突破真是太好了(灑花~
不過亞瑟的手和手套真是太滑了,果然很細緻是嗎?>wO

感謝黑鳥大~
[2011/07/19 09:27] URL | #-[編輯]
No title
對不起上面忘記打名字,我是阿折><
[2011/07/19 09:28] URL |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祤、Edyth:
哈哈其實我還滿不喜歡那三個字的。
覺得很拘泥。

葛桔:
結果我好像也沒啥好安排(毆自己)

無名留言:
下次要記得留稱呼啊XDDD

Rika:
你好激動XDDD
不過其實服務還滿多的耶我覺得XD
謝謝加油囉w

阿折:
錯字糾正謝謝。
這個嘛~說不定亞瑟真的很擅長脫吧(欸)
[2011/08/19 23:39]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