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4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在亞瑟出門以前,阿爾弗雷德挖苦般地塞了兩枚保險套在亞瑟的口袋裡,亞瑟看起來驚慌到滿臉通紅卻又故做鎮定,看著亞瑟出門的背影見見遠離,阿爾弗雷德這時才瞭解什麼感覺叫落寞,儘管他還是希望亞瑟能有個對象,但就是捨不得,那種是奇妙的家人情結嗎?或許是,至少他暗暗希望亞瑟和那不知名的女孩不要成功,有什麼讓他主觀的否定了亞瑟約會的對象。

「哇喔……」阿爾弗雷德坐在空曠的客廳裡,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家人」都有約會而獨留下來的孤單,這或是許他第一次有太過空閒的時間可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是怎麼了,阿爾弗雷德開始思考他與亞瑟相處的一切,除去了那次根本是脫序的觸摸體驗外,阿爾弗雷德並不想對於自己對亞瑟有過性幻想這件事有所評論,那種在腦海裡一閃而逝的亞瑟八成是自己找刺激的心態而浮出的假想,這間接影響他會不自覺盯上亞瑟的嘴唇、耳畔、胸口、臀部或是私密處,他將這一切都合理地對自己解釋完畢,即使他也享受著這樣逾矩但愉悅的欣賞──是的,欣賞,亞瑟並不是出眾的那種存在,但哪裡都耐人尋味的好看。
但話又說回來,他正自己一個人在家裡,這可是絕佳時機。

阿爾弗雷德左顧右盼了許久,他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是不是對的,不過他的確……是的,的確只有他一個人在家裡,什麼人都沒有,只有他一個人。

「這是最後一次,原諒我,亞瑟……我必須搞清楚這一切。」他只是想要真正地確認過,他對於觀察亞瑟這件事情並不是沒有不滿,那種滿腦子都在思考自己可以怎麼攻擊對方的想法、身體近乎本能的衝動,都再再表示了他的確是對亞瑟有反應的,所以何不坦然面對真正的自己?

這是個蠢方法,但很有效。

「我……」阿爾弗雷德不自主地輕喘著,他的心跳因為緊張而加快,他閉上眼睛,但說話的聲音帶著顫抖,而他必須讓自己說出這些話才能知道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喜歡……亞瑟……我喜歡、亞瑟,是的,我喜歡──亞瑟、喜歡……亞瑟……」

阿爾弗雷德反覆並持續地覆述著那樣簡單的文句,他明白在說這些話的同時內心沒有任何排斥感,甚至劇烈地心悸了,於是他再多說幾次,又再多體會了那樣的特殊感受幾次,他甚至把自己臉頰搞得發熱,像有火在燒。

阿爾弗雷德抓著自己胸口,面對這件事對他而言並沒有預期中的困擾卻足以讓他激動,他輕輕喘息著並調整自己的呼吸,他現在想做的只有靠近亞瑟多一點,那種積蓄在胸口過多的情緒會把他的胸腔擠滿到炸開。

所以阿爾弗雷德進了亞瑟的房間,把自己裹在亞瑟的棉被裡,亞瑟帶著檀木和麝香氣味的籠罩了阿爾弗雷德全身,理所當然地他很快地勃起了,阿爾弗雷德無奈地自嘲,他把自己的臉埋進亞瑟的枕頭裡,那上面滿是亞瑟慣用的洗髮精香味和亞瑟的味道。

「嘿,你一定會覺得這真是瘋了,親愛的。」阿爾弗雷德笑著,他自言自語:「你照顧著我,陪我長大,把我當弟弟看,但我卻愛上你了,亞瑟。」

那個名字每念出一次心臟就會劇烈收縮一下。

「我又怎麼知道我會愛上你呢?如果我知道,我今天才不會讓你出門。」阿爾弗雷德拉開他的運動褲和內褲,讓他的老二可以親密接觸著亞瑟的床單和棉被,他親了亞瑟的枕頭一下,就暫且把那當做是亞瑟吧:「我會好好把你操死在床上。」

阿爾弗雷德放任了自己的妄想,他撫摸著自己的下體,在腦海內想像著亞瑟與自己接吻的樣子、回憶著亞瑟赤裸單薄的上半身──天啊,他的乳頭真的是粉紅色的!亞瑟乳頭就已經是十分誘人的存在,因為亞瑟愛極面子而不願表現的不自在或遮遮掩掩,他坦裸在空氣中無辜赤裸而挺立的乳頭會讓人發狂──阿爾弗雷德想像著亞瑟的呻吟和掙扎,猜想亞瑟的後面大概就和那些他經歷過的「實驗品」一樣,經驗是很棒的想像依據,他甚至想像亞瑟不甘願地張口為他舔拭他腫漲的龜頭並進行口交,那些想像的畫面天殺的具體,阿爾弗雷德恨不得能馬上把亞瑟給抓回來好好大幹上一場,射精在亞瑟床單上時他全身顫抖且腦中一片中白,彷彿真正暢快地實戰了一番。

「下次可要真正地對你那樣做。」阿爾弗雷德拿來了亞瑟桌面上其中一個相框,親吻了一下畫面中的亞瑟,相紙的觸感可不若真正的亞瑟嘴唇……噢,他差點忘了他的確親吻過亞瑟,阿爾弗雷德笑了起來,他輕輕觸摸著自己的嘴唇想找回那樣的感受。

他拆下了亞瑟的枕頭套、被單還有床單,在拆下床單時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傑作上好了一會,幻想那是他們親熱過後亞瑟留下的東西,這種想法真是太惹火了,阿爾弗雷德決定還是趕快把這些都清理掉,以免發生意外,他順便也拆下了自己和維多利亞的床具,這樣當亞瑟回家發現床具被更換時,他才可以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亞瑟並沒有在外過夜,他在晚間十點就回到了家,除了不明忙碌於打掃家裡環境的阿爾弗雷德外,一切看起來沒什麼不同。

「我以為你會在外面待一整晚。」阿爾弗雷德一邊擦拭著廚房灶台,他言不由衷。

「正常的交往與濫交有十分大的區別。」

「噢嗚……你倒是找機會教訓我起來了,難道你的約會十分不順利嗎?」

亞瑟輕輕皺起眉頭,他看著漂亮的阿爾弗雷德露出不開心的表情挖苦他,這讓他感到不滿:「我們度過非常愉快的晚上,但我的異性交往可不像你定義在狹隘的床上活動,雖然我一直不想說,但你的性觀念實在太過荒唐了。」

「喔?是嗎?看來我親愛的亞瑟終於有了好機會來對我開起異性交往講座了,但你知道我對男性也可以嗎?」阿爾弗雷德滿意地看見亞瑟征愣的表情,他抓起亞瑟下顎,讓亞瑟看著比他還高的自己,他不斷把臉逼進亞瑟直到可以接吻的距離:「別以為你知道的會比我多,如果你想,我也可以陪你練練接吻的技巧,好讓你的女孩可以順利倒在你懷裡,亞瑟。」

……操他的!他真想就這樣親下去,阿爾弗雷德深信就算是亞瑟,他也一樣有辦法讓對方倒在自己懷裡。阿爾弗雷德用盡了力氣才放開了亞瑟,避免自己真正親吻下去,他的唇畔不經意地擦過了亞瑟的鼻尖。

「如果你覺得噁心,那就少管我一點,以免我以為你喜歡我。」

「不。」亞瑟忽然慌張回應:「我絕對不會感到噁心。」

「你的表情不是這樣說,亞瑟。」阿爾弗雷德還是忍不住摸了摸亞瑟的臉頰,這樣應該不太過份吧?

「老實說,我的確很驚訝。」亞瑟抓住阿爾弗雷德貼在臉頰上的手,他向前抱住了阿爾弗雷德:「但我不會因為這樣就覺得噁心,阿爾。」

「誠實永遠是最好的選擇,亞瑟。」不要、別這樣抱著他,這真的會讓他誤會。

「我的確總是容易被你這種無禮的說話方式激怒,阿爾弗雷德。」亞瑟施加了手臂的擁抱力道,讓阿爾弗雷德能乖乖地被他抱著:「但如果你是因為對自己感到迷惘而對我和維多充滿警戒,這大可不必,我會陪在你身邊,維多也是。」

「喔?是嗎?」阿爾弗雷德苦笑了起來。

「絕對是,你不相信嗎?」

「……我不相信,亞瑟。」阿爾弗雷德緩緩地掙脫了亞瑟的擁抱,那對他而言可是要命的誘惑,他捧著亞瑟的臉頰,認真地欣賞著那雙湖水綠的眼眸,一如他所知道的,那些感情想法都不能去探究分析,因為一但窺見就無法回頭,所以他無法再以家人的目光來看待亞瑟。

他仍然忍不住地在亞瑟臉上親了一下,故意延遲了許久才放開,他的心臟劇烈跳動著,深怕亞瑟發現或是抗拒,但這些恐懼都沒有成真。

「晚安,親愛的。」亞瑟回吻了阿爾弗雷德臉頰,沒來由的讓阿爾弗雷德產生想哭的衝動。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進入自己房間,清清楚摸著自己的嘴唇──他今晚的確和約會的女孩吻別,但只有親吻臉頰而非嘴唇,而令他困擾的是,他竟然不記得女孩身上的香水味,但阿爾弗雷德的體溫和嘴唇擦過鼻間的感覺,卻讓他記著了。

亞瑟緩緩抹了一下自己的臉,他決定替自己沖杯紅茶,那天之後他開始了所謂的戀愛,但他的羅曼史沒有進行太久,一個月後他被很扯的理由給甩了。

「我沒機會接近你弟弟,所以我想或許你是個不錯的選擇,如果你可以讓我認識你那個迷人的弟弟,或是你和他很相似都可以,但是我真是犯了個大錯,我們結束了。」女孩一反初次約會時的羞澀端莊,她塗著亮粉紅色口紅的嘴唇在亞瑟眼裡不斷做出各種誇張的嘴型,而亞瑟並不是很確定自己聽進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反應,他大概正安靜地喝他的紅茶,他沒想過阿爾弗雷德的「名聲」可以跨越校園的圍牆,連女大學生都有耳聞,以至於自己變成這樣的小丑。

阿爾弗雷德難以說明當他聽到消息時是喜悅還是心疼,他只能提供一杯即溶咖啡和兄弟間的安慰,並且對於曾經和女大學生上床這件事保持三緘其口。

「如果你想的話……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不不不,他覺得這樣的亞瑟很好,天啊,他可沒辦法想像亞瑟像自己一樣遨遊在花叢間的畫面,他就是認為亞瑟不適合。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16(Sat) 18:06:3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