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1)

【短篇】最遠的距離(11)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背對著亞瑟並遲遲不轉身,他發現自己充其量只是想為難亞瑟,但這樣的把戲並沒有讓自己開心,雖然輕而以舉地把亞瑟弄得一副傷心的模樣,但看在眼裡只讓他感到更加憤怒卻無處發洩。

「既然做了點心,就拿進來吧。」原先的惡意也開始與自己作對起來,即使起初的想法並不是想要讓亞瑟傷心,但要馬上改變氣氛的難度遠比起建立起令人感到艱困的處境還要令人及感到棘手許多。

餐車車輪推動時發出的嘎吱聲響將混亂的心情攪動得更加雜亂,即使沒有看見,所有細微聲響正一點一滴地在阿爾弗雷德身後拼出畫面:停下來的車輪聲、餐蓋的聲響、杯具輕輕相互碰撞的音調、茶水注入杯中細微而寧靜的流動聲、刀叉已經就位,但亞瑟還是忍不住多碰了幾下好讓它們看起來更順眼,最後亞瑟打開了小圓罐蓋子,花香沒入茶香,柔和地融在剛烤過的麵包香氣中。

阿爾弗雷德忍不住轉過身來,看著亞瑟一如過往那樣完美而從容地準備著自己的點心,如彎下腰的動作讓阿爾弗雷德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過當亞瑟站穩後,目光還是下意識地迴避了阿爾弗雷德:「少爺請用點心……」

不對──心裡很快就發出了不滿的異議聲,他希望的相處方是並不是這個樣子,把卑尊貴賤這種規矩放在自己與亞瑟之間,太過礙事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把點心拿走吧。」一邊扯開緊勒住自己的領帶,阿爾弗雷德非常乾脆地拒絕了才剛決定讓亞瑟端進房間來的點心,反覆無常的態度就連他自己都感到反感,但是對於亞瑟總是有用什麼方法口氣都不對的困擾,造成了一個方法不對後馬上換為另一個的習慣。

「但是……」亞瑟輕輕憋起眉毛,但還是匆匆瞥過阿爾弗雷德一眼後就收下目光。

「少爺少爺的,以前明明就不是這個樣子。」脫下了西裝外套和背心,阿爾弗雷德煩悶地看著玻璃上愁容相對的兩人,窗外的庭院裡,造景燈光在雨中投射出迷濛光影,小時後的自己可以輕易地躲進那些矮樹叢,只有亞瑟的呼喚聲總讓他忍不住想要回應……

與其說亞瑟總是能輕鬆找到自己,不如說自己非常希望被亞瑟給找到……過去的自己總是在庭院中追著亞瑟的聲音小跑步著,到底是誰被找、誰被追著跑……

「以前的少爺還是個孩子。」亞瑟的聲音平靜沉穩,輕遠的音色彷彿就要融入雨聲中:「不懂得僕庸與主人之間的關係,老爺和夫人不介意,但並不代表可以亂來。」

輕輕閉上眼睛,亞瑟並不確定這些話該是說給少爺聽或是自己:「少爺現在是頂尖且年輕的企業家,必須拿出身為第二代負責人的氣勢和手腕,身為瓊斯家的僕從……」

「十分有本事一邊說著大話,一邊把自己的主人推得老遠。」總是不斷拉開彼此距離的亞瑟……每走近一步就會後退三步,如此接近又如此遙遠。

「……並不是這個意思……」背在背被後的雙手輕輕緊握起來,又被苛薄的話給傷了心,一股亟欲哭泣的沖動讓亞瑟不得不再度將雙眼緊閉起,但眼淚卻落不下來:「是為了少爺著想。」

為了少爺著想……

千篇一律,沒有任何改變也沒有任何想法,彷彿背誦課文一樣地覆誦,亞瑟沒有辦法在注視著少爺的同時流暢地說完這整段台詞,他躲避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收起了視線只敢注視著地毯上交錯紡織出來的圖案。

「若能對少爺的事業有所幫助,身為總管該提供少爺所有需要的支援。」亞瑟輕聲地述說著當晚的事情,並且盡可能地收起所有批評性字眼、自己的不滿焦躁和幾乎要穿過喉嚨鑽出的嫉妒:「道森小姐對於少爺的事業很感興趣,因此我擅作主張替少爺向道森小姐做了介紹……」

阿爾弗雷德從鼻梁上拿下了眼鏡,煩躁地揉起臉來,他解開的領子內側可以看見性感的鎖骨起伏,陽剛的頸部線條隨著動作和燈光照射出現不同的迷人畫面,他微微開合的嘴唇彷彿想說什麼話,但在猶豫的瞬間又緊緊抿起,揉臉的手也把他濃金色的頭髮播得凌亂,但又顯得十分有個性。

「這樣啊……」隨便應和著,阿爾弗雷德放鬆了身體躺在柔軟沙發上,並小幅度地調整自己的姿勢。

「少爺累了嗎?」亞瑟小心翼翼地探問,視線順著阿爾弗雷德掛在沙發兩側扶手的手臂開始向上,爬過寬廣的肩線後又忍不住繞向喉結起伏的頸部。

「或許吧。」阿爾弗雷德高仰起腦袋,碧藍色的眼睛有點無神地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如果能回到以前就好了……」

亞瑟靜靜走到阿爾弗雷德身後,十指熟練地按摩起充滿力量與厚實感的肩膀,在手背貼上少爺的臉頰側時,總是不留神地多蹭了一下,指腹磨過頸部直按到後腦,被按摩著的少爺順從地隨著亞瑟的手勢更改姿勢,意料之外地手掌被阿爾弗雷德反抓住,放在臉頰邊輕蹭。

心頭顫抖起來的強度大到胸口都疼痛起來,雖然知道應該要把手抽開,內心卻又軟弱地無法聽令於理智,手掌中屬於少爺略高於自己的體溫讓亞瑟感到像酒後一樣的暈眩,像回到差點被少爺親吻的那天。

「現在就不說話了呢。」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將亞瑟從回憶中喚醒,仰望著亞瑟的模樣像在思考什麼一樣,沉默又安靜地觀察的他的神情變化。

「對別人說話的時間總是比對我還要多,就算是禮貌性的招待也還是這麼周到。」阿爾弗雷德伸手摸向亞瑟茫然的臉龐,握著亞瑟的手則脫下了手套,金瑟瀏海的尾端輕輕搔癢著掌丘,肌膚相接觸的同時亞瑟忽然覺得應該做些什麼,但又不夠確定。

「管家應該和主人多說一點話的,亞瑟……」阿爾弗雷德的手輕輕壓住亞瑟的後頸,使對方可以彎下腰來:「多做一點什麼……」

直到下顎碰上冰涼的眼鏡為止,亞瑟並沒有發現自己即將要做什麼事情,少爺聲音催眠般地讓他順從著後頸壓下的力量靠近少爺,以至於瞬間的驚醒彷彿被擾了一場好夢。

===

 欸,還是做成少糖了。XD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9) | 2011/06/11(Sat) 23:04:39

留言:

No title
親下去、親下去啦嗚嗚——[够了你
真是反復的焦灼PLAY,但是各種戳人心口……!
果然亞瑟要跨越那個距離是最難的呢@@,主僕之間的等級差異真是讓人各種……憋屈QAQ!
黑鳥大請繼續加油哦ww~
[剛剛刷新一下就看到更新真是超巧的XXXXD
[2011/06/11 23:14] URL | 沉暮 #-[編輯]
No title
恩...喝酒就會跨過拉(被打

阿哈哈好心煩好討厭可是又好好看唷w
少爺到底要怎麼讓總管跨越那條線呢XD
如果來硬的應該有很多方法(大笑
黑鳥大加油ww
[2011/06/11 23:27]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其實叫亞瑟當管家的話他應該是最標準的管家!!
如果反過來的話搞不好進展會超神速(喂)

接下來還是親下去吧!!+1

黑鳥大加油!!
[2011/06/11 23:42]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雖然輕而以舉地→易
令人及感到棘手許多→極
他希望的相處方是→方式
小時後的自己→候
背在背被後的雙手輕輕緊握起來→?
又被苛薄的話給傷了心→刻
亟欲哭泣的沖動→衝
頭髮播得凌亂→撥
金瑟瀏海的尾端→金色

少糖也有淡淡的微妙感=w=
理智什麼的都不要啦~~XD
亞瑟不要再找藉口了♥
黑鳥加油~~~~~
[2011/06/11 23:42] URL | #-[編輯]
No title
是有进展了吗?有了吗?等得好苦哦~~

我来试试看能不能留言,翻墙好痛苦诶
[2011/06/12 01:35] URL | 动感超人 #-[編輯]
No title
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
滾床單!滾床單!滾床單!滾床單!(被拖走)
[2011/06/12 09:58]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現在就滾床單﹒﹒﹒
好像早了點 (雖然我也十分希望早點看到這一幕!!)
畢竟小亞瑟也是世界第一傲嬌嘛

但黑鳥和阿爾加油啊
今次的進展比上次已經行前了
很快就可以攻佔小亞瑟!!
[2011/06/12 23:03] URL |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沉暮:
 很膠著的焦灼啊~XD
 目前也很努力脫離中><
 謝謝打氣,我會加油!

祤:
 結果是倒在酒館前嗎XD
 謝謝打氣~

Rui:
 怎樣反過來?@@
 好的我會加油油油油油~(立馬前往加油站)←冷

匿名留言A:
 忘記留暱稱啦這樣很難稱呼啊XD|||
 謝謝錯字糾正喔。

匿名留言B:
 喔齁被你發現了!XD!!
[2011/06/13 23:38]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多做點什麼...呢?
停在這裡真的很吊胃口.........
所以~就親下去吧~~~~~~~

黑鳥加油!!!
[2011/07/20 22:42] URL | Samy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