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10)

【短篇】最遠的距離(10)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很明顯是鬧脾氣,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手法實在相似度太高又過於拙劣。一邊在心裡批評著少爺的孩子氣,亞瑟想起小時候那些四處尋找逃避家教和作業的少爺的時光,但是如今的少爺已經不是過去逃家半天就會被抓到的小鬼,就算忽然一時興起在國外新買了房子住起來,也絕對沒有問題。

想到這個份上心情就變得無法放鬆,瓊斯家在世界各地名勝都有休閒用的別墅和飯店事業,以及各自的僕庸和雇員,總覺得總管這麼位置在瓊斯家手中太容易被取代或遺忘,即便是牽著少爺的手、看著他長大,也不能保證自己是無可取代的,如果硬要說什麼比其他人還行的地方,大概也只有逮到少爺這一招還算是有點自信。

少爺的脾氣拗,雖然不會自己跑回家,但是亞瑟卻道少爺希望自己是不斷被注意的,因此即使是離家出走,還是會偷偷跑回來附近觀察家裡的變化,希望不要被發現確又期待被在意的矛盾感讓他特別容易在這時候被亞瑟逮到。

只有自己最容易找到少爺──想到這裡亞瑟不自覺地得意起來,這是專屬於自己的優越感,而且這樣的能耐還沒有任何人可以挑戰,即使是在瓊斯家待上一輩子的父親或是瓊斯夫婦都沒辦法,他們總會又驚又喜地看著他帶回「總是讓人找不到」的少爺,即便亞瑟告訴他們秘訣,也還是沒人能猜透阿爾弗雷德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想到要回家偷看一下。

那是當然的,因為沒有人比他和少爺相處的時間更久,只有他最了解少爺──亞瑟忍不住揚起笑意卻又有點心虛自己是否太過張狂。雖然全宅邸的傭人到瓊斯家至今還是認為他最了解少爺,但少爺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漸漸出現了難以理解的變化,而自己也漸漸無法守住身為一個僕人該有的份繼,無法發現到的事情以及自己無法坦然面對的事情,似乎正在一點一滴地切割著兩人的距離,但又有時候被少爺一口氣給拉得太近而令他受驚。

亞瑟撐起傘走出門外,視線中在庭院一邊也撐著傘看著大宅的阿爾弗雷德則身體輕輕震了一下,卻仍是強裝鎮定。

雖然並沒有刻意推想也沒有任何打算,不過「想找就一定可以找得到少爺」這個名號大概還不會丟掉,亞瑟從容地走向阿爾弗雷德,並且做好如果少爺一但想逃跑就要死命追上的覺悟,直到兩人的傘緣幾乎要相互牴觸,庭院提供了足夠的的寬廣,讓阿爾弗雷德的表情隨著亞瑟的接近而收冷成難以親近的冰冷。

「少爺外出工作辛苦了,」亞瑟流利但藏著隱隱顫抖的語氣不著邊際地進行問候,綠色的眼眸表現出非常希望能直視著主人的雙眼,卻又不敵那種刻意製造的距離感而變得閃爍:「雨水的寒氣會傷了身體,還請少爺趕快進屋更衣。」

不知道哪裡出了錯誤,聽過這番話後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變得更加生硬和不悅,因為無法明白而產生的不安讓亞瑟有點不知所措。

「真是勤快呢,不愧是連別家大小姐都可以好好照顧的家僕。」一邊冷眼說著苛薄的話,阿爾弗雷德彷彿沒有發現自己的話有多傷人般地離開了亞瑟身邊,獨自站在庭院內的身影在雨中靜靜地等待主人離自己夠遠時,才緩緩往宅邸移動。

雖然心裡明白當初與道森小姐聊天的目的沒有任何不忠誠的意圖,但這種方法並沒有辦法讓自己感到任何安慰,少爺拒絕家僕送上晚餐,但總管不能省去關心,深知道是刁難卻又不能迴避,讓上樓的雙腿變得沉重,卻又不能阻止自己往前走。

「不是這樣的……」不自覺地自言自語,彷彿只是想讓自己更加心安。

想要盡身為一個家僕的本份、想要幫助少爺、而且有點卑鄙地希望少爺因此而更喜歡自己一點……結果弄巧成拙了。

「少爺。」有點缺乏自信地敲響阿爾弗雷德房間的門口,想要了解少爺鬧脾氣的原因,但同時又害怕少爺說出更傷人的話:「吃不下的話,我做了一些點心。」

反常地沒有回答,阿爾弗雷德親自開了門而讓亞瑟受了點驚嚇,但動作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中很明顯沒有打算讓亞瑟入內的打算。

「如果想去道森家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忙介紹。」阿爾弗雷德雖然面帶微笑卻散發著惡意,他斜過身體擋在門口,比亞瑟高且壯的體型對亞瑟施加了更多壓力:「拿點心討好就太費心力了。」

亞瑟維持了好一陣安靜,阿爾弗雷德帶著一點刁難成功的愉悅看著亞瑟臉色變得越來越沉,接著小小聲地,亞瑟的嘴唇動了幾下,但說了什麼阿爾弗雷德聽不清楚。

「不是……」

「在說什麼呢?」因為欺負亞瑟而稍微氣消的阿爾弗雷德故意壓低了身體靠近亞瑟,這樣的動作讓亞瑟反射性地後退了一下,但因為太清楚而幾乎生氣不起來,或者是其實一直都維持這樣程度的生氣,這種幾乎已經到達習慣的情緒,就連阿爾弗雷德自己也未曾搞清楚過。

「不是這樣的……」太過不安與傷心揉合成的顫抖音色,即便知道自己需要冷靜也不可能真的做到,亞瑟緊繃著身體期待原諒與等待責罰,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無法由他自己選擇,不被信任的挫折感比起少爺的情緒問題更使亞瑟的心情徬徨不安,只希望少爺能夠理解一點點自己的心意就好,一點點就好……

等待的時間彷彿被扭曲了一樣不斷地拉長,因為沒有信心窺視少爺的情緒變化,於是只能不斷等待,已經到達連自己都無法控制內心不斷蔓延的害怕時,阿爾弗雷德讓開了房間門口自行入內,並且留下房門大開的門口,似乎是允許入內的意思。

===

 端午熱死人啦!!!!
 月琴竟然跟我說武漢才十幾度超涼爽!
 快分一點冷空氣給我們啊>"<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6) | 2011/06/06(Mon) 21:59:57

留言:

No title
其實看完了第一個想法是
難道接下來要上演嗶—的劇情了嗎!?(喂)
是說演到了這個地步
進了少爺房間後總不可能只會喝茶聊天吧!!

總之黑鳥大加油XD
[2011/06/06 23:09]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這種微微散髮著S氣息的阿米怎麼莫名其妙地戳了我的萌點啦XXXD
雖然鬧脾氣也不要這樣嘛,感覺亞瑟真的會很桑心,不被信任什麽的@@
超期待兩人什麼時候才能互通心意啊……!總之黑鳥大加油XD

話說四川這邊也相對涼爽呢……灣家熱得苦逼嗎摸摸黑鳥大||||千萬小心不要中暑哦w
[2011/06/06 23:34] URL | 沉暮 #-[編輯]
No title
以及各自的僕庸和雇員→傭
但是亞瑟卻道少爺希望自己是不斷被注意的→知道
希望不要被發現確又期待被在意→卻
身為一個僕人該有的份繼→際
少爺一但想逃跑就要死命追上→旦
一邊冷眼說著苛薄的話→刻

抓錯字什麼的...
我好破壞氣氛對不起><

總支黑鳥大加油!!!(幫忙搧風)
[2011/06/07 00:05] URL | 小傑 #-[編輯]
No title
亞瑟做的點心能吃嗎?
....對不起我是來破壞氣氛的(逃)
反正少爺也不在乎點心,是在乎人
[2011/06/08 12:31]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總覺得總管"這麼"位置→這個?

切入正題什麼的太美好啦啦~~(並沒有XD
亞瑟當然了解阿爾囉!心有靈犀咩~
有線牽著的!!(閃亮眼

黑鳥多多休息~~辛苦了><
[2011/06/08 23:47] URL | 折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Rui:
(茶)

沉暮:
其實並不太覺得有S到...
哈哈現在在30~34度的悶熱天氣之中。

小傑:
錯字糾正謝謝><!
啊啊我希望台灣可以天天都在23~25度Q口Q

Edyth:
聽說只有甜點特別不錯呢(思)

折:
再休息下去我都要天窗啦XD|||
[2011/06/11 23:16]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