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8)

【短篇】最遠的距離(8)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5/26稍做潤飾修改



「就算老媽的消息我沒有理睬,」阿爾弗雷德放下了漢堡,擦淨手指後雙手抱在胸前,亞瑟知道他的憤怒正在轉移焦點,這回的目標是自己:「你也應該告訴我一聲吧?」

被瞪視的感覺是冰冷的,彷彿自己即將要被遺棄似的壓力從少爺的方向緩緩逼壓過來。

少爺在賭氣的當下幾乎不願意理睬任何人,每當應該要告知的事情才說出口就被制止或命令安靜,以至於根本沒有機會──這樣的辯解根本沒有意義,亞瑟認分地沒有開口,任由想解釋一切的想法在腦子裡轉了幾圈,最後仍然維持沉默,但即便可以攬下並不屬於自己的錯誤,亞瑟對於少爺充滿指責的目光卻感到難以承受,彷彿要被拋棄的感覺緩緩地注入血液裡引發緊張,總是筆挺的領口掐在咽喉處,在這種時候特別令人難以呼吸。

「跟老媽說我不會去。」依然是賭氣話,阿爾弗雷德負氣偏過頭,似乎打算和母親反抗到底似地。

「不可以。」明知道全然缺乏說服力而讓拒絕變得有氣無力,但亞瑟並沒有選擇的餘地,特定的反應就像反射動作一樣地迅速表達出來,不過自己其實才是最不想拒絕少爺的人。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亞瑟。」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變得高亢,但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擁有更多決定權地爭論:「相親的事情我會自己跟老媽說清楚,總之我不想再參加那種假裝大會。」

「少爺的……」

「形象那種事情留給藝人做就好了!邀請函都發了的話就當記者會來辦吧。」

「對方小姐已經期待已久……」

「無論對方是誰都不重要,我……」深切的渴望以及差點從心底深處怒吼出來的聲音帶來力量讓阿爾弗雷德激動站起身,但明知道會失敗的事情,就算是現在忽然提起也不可能成功,阿爾弗雷德只能看似憤怒地瞪著亞瑟:「……我早就有喜歡的人……」

即便是這樣看著對方也無法傳遞感情的痛苦之深切,頹喪且挫折地感受重重地壓在身上,像責罰自己喜歡錯了對象似地每天折磨著自己。起初的直來直往在不斷被冷落後漸漸失去勇氣,無法明快表達出來的感情就如同自己的垂頭喪氣一般,阿爾弗雷德緊緊咬著的牙關傳來細微的痠痛感,連同心口的劇痛幾乎要把身體給絞碎:「但是那個人一直不明白……」

亞瑟交疊在膝蓋上的雙手相互緊握起來,湖水綠的眼睛輕輕地眨了眨,盡力平復自己被少爺帶起的激動情緒,。

「這樣嗎……在下從未察覺到少爺的心意……」謊話中的謊話,大概就是這個樣子:「是在下怠慢了。」

「……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呢。」哭不出來所以只能改用笑的,笑得莫名其妙也不明不白,扯著自己的臉頰卻並不是真的那麼確定應該作出怎樣的表情:「真是殘酷的人啊。」

難以言喻的酸楚感受從胸口慢慢擴展到心臟深處,沉重而全然無法以落淚釋懷的情緒逼得令人窒息,亞瑟交疊在桌下的雙手緩緩收緊到指節發白。

為什麼不承認呢?明明是再希望不過的事情,是唾手可得的幸福,但手卻像被釘在膝蓋上了一樣沉重。心裡焦急得很,但又矛盾地不願犧牲任何一個──無論是少爺的想法或是少爺對外的形象。記憶中瓊斯夫婦信任地將年幼少爺的手交到自己手中,當時的自己始終沒想過這隻手會變得如此難以握緊。

「如果始終都沒察覺到的話,少爺還是放棄這樣的對象吧。」靜靜地說著,亞瑟並沒有察覺自己也在這時候逃避現實般地閉上眼,被自己的話狠狠砍了一刀,心口的血不會淌但劇痛難耐。

「誰知道呢……」阿爾弗雷德露出了痛苦的笑容,扭曲的微笑讓他看起來異常哀傷:「我最後會變成你理想的人偶嗎?亞瑟。」

「少爺在說什麼?」

溫柔的手在順著亞瑟的臉頰側邊撫摸起那張臉,充滿著可惡的裝傻和愚弄,但是恨不起來也是最令人痛恨的一部分,觸摸的手也因為情緒激動而變得用力揉著亞瑟的臉頰:「你希望中的少爺是什麼樣子?」

「……」希望中的少爺……少爺的手、少爺的目光,不斷接近的距離讓亞瑟漸漸可以感覺到阿爾弗雷德的氣息,炙熱而且迫不及待地想要將他吞噬,緊抓住的話一定會烈火焚身。

「現在的少爺……非常優秀。」溫柔地撥開阿爾弗雷德略長的瀏海,就像過去那樣捧著對方的臉頰,略高的體溫燒灼著手並使得心臟感到緊繃。

輕輕的,在阿爾弗雷德的額頭上獎勵似的親吻:「不需要做任何改變。」

「所以我說你是個殘酷的人。」最後還是無法狠心......阿爾弗雷德深深嘆息並將自己的額頭靠在亞瑟的額頭前:「太殘忍了。」

香水的氣味從阿爾弗雷德的領口散出,混著阿爾弗雷德的味道變成令人安穩的氣息,有那麼一瞬間是恨著自己的出身,但小小的自私總是會不斷伺機探出頭來,就那麼一下下就好、就那麼一下下就好的哄著自己,就這麼一下下的放鬆,讓自己屬於少爺一下下……理智就在嘴唇幾乎就要在阿爾弗雷德的唇印上親吻時忽然驚醒過來,有如童話的魔法在鐘聲下忽然消失一般。

「讓少爺見笑,失態了。」身體機靈地迅速從阿爾弗雷德身邊掙脫,沒有想到早上的體驗竟然又會再出現一次,悸動的新情讓嘴唇也跟著發癢起來,確又不好也不希望以手抹去少爺嘴唇的感覺──竟然自己去親吻少爺──一想到自己的失態就讓亞瑟更加緊張。

阿爾弗雷德怔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接著像哭泣一般落寞漾出笑容。溫柔得太過分的笑容中,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失去了希望般地空洞,以了然於胸的無所謂口氣帶著明明不該忽視的事情:「沒關係……」

明明應該令人心情放鬆的回應,卻適得其反地讓亞瑟的心都揪緊起來。

「如果你希望的少爺是那個樣子,」食之無味地嚼著失去新鮮感的薯條,阿爾弗雷德的口氣就和他的眼神一漾空動:「那就照著你的意思做吧。」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5/25(Wed) 01:13:20

留言:

No title
不要啊這兩隻笨蛋~~~~O口Q
互相折磨什麼的最討厭了!(淚奔)

(奔回來)黑鳥大加油!!!
小的繼續趕報告去T_T
[2011/05/25 01:20] URL | 小傑 #-[編輯]
No title
這章....有點沉重
感覺阿爾進入自暴自棄的模式了說(嘆)
阿爾加油(((搖
突然想到日本某作家的主人x執事之米英版
大概也是這樣
非常拘泥主僕身份的亞瑟+對亞瑟非常執著的阿爾
不過在那篇中主人非常的積極主動就是了
[2011/05/25 01:26]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不要啊
黑鳥不要再折磨阿爾亞瑟和我們了
快讓阿爾突破亞瑟的心理防衛吧
明明是相愛的人
這種這麼近那麼遠的關係太鬱悶沉重了
阿爾不要放棄
快把亞瑟打包帶走啊
[2011/05/25 14:05] URL | rika #-[編輯]
No title
……
亞瑟你這樣對嗎?!折磨阿爾就算了(?),竟然連我也一起折磨QwQ
亞瑟心,海底針orz

(腦補小劇場)
阿爾母:你到底想要怎麼樣的對象?
阿爾:這個嘛,我想要眼睛和亞瑟一樣、髮色和亞瑟一樣、眉毛和亞瑟一樣(!)、身材和亞瑟一樣、一舉一動都和亞瑟一樣的--
阿爾母:(默默在相親條件加上「相親時請cos我們家執事」這一條)

不,本質不是亞瑟都是沒辦法的啦O3O
[2011/05/25 21:26]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這樣的阿米真是看得人好心疼啊@@
兩位要加油啊!!亞瑟能夠放開就好啦XXD
黑鳥大也加油哦w
[2011/05/25 22:27] URL | 沉暮 #-[編輯]
No title
阿哈哈哈哈

對不起(土下座

只是每次阿爾輕易就可以釣走亞瑟我很不爽(被打

不過兩人的糾結讓我也好揪心呀
黑鳥大加油!!(咦?!
[2011/05/25 23:00]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筆領的領口→筆挺
頹喪且挫折地感受→的
悸動的新情→心情
確又不好也不希望→卻
就和他的眼神一漾空動→樣、洞


感覺很沉重+1.....胸口有點悶悶的
不過感覺好像快要有下一步了,
這次又是雙單戀嗎??XD
期待期待!!

感謝黑鳥~
[2011/05/26 00:54] URL | 折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小傑:
 報告也請加油喔~~
 我會加油的XD

Rui:
 因為深覺得這樣不行所以我改了一下,
 目前感絕倒事有好一些。
 日本的小說我看不懂...Orz

rika:
 我不會放棄的~~~(誰在說你)

AlbiA:
 小心太入戲XD

沉暮、祤:
 喔喔喔喔喔~~~~(奔)←?

折:
 錯字糾正謝謝:)
 我把這篇稍微修改了一下,應該會比較OK些?
[2011/05/28 01:13]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5 | 2017/06 | 07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