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7)(7/17修改)

【短篇】最遠的距離(7)(7/17修改)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心臟彷彿被那隻手給捏起來一樣地收緊,在阿爾弗雷德伸手撫摸起床褥時,心跳又無法控制地一陣燥動且變得劇烈,果真是病得不輕的身體讓亞瑟感到困擾,但每個月慣例的健康檢查的結果,卻沒有任何身體健康異常的數據出現。

「請少爺讓在下更衣……」雖然不說明白點的話少爺一定不會懂,但是當自己清楚明白地提出要求時,卻又已經承認了自己的衣衫不整,必然出現的羞恥敢讓亞瑟覺得臉頰跟耳朵都要燒起來似地灼熱。

「這樣嗎?」阿爾弗雷德回答得輕鬆簡單,他放鬆了背部讓自己可以好好靠在椅背上,輕鬆地盯著亞瑟:「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

「但是……」十分羞恥啊……只有睡袍批在身上,無論什麼姿勢都令人感到難為情,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躲進棉被裡。

小的時候他們常玩得全身泥濘、趕在父母發現前奔回房間裡,一邊脫掉身上髒汙的衣服、洗澡、然後從衣櫃裡拉出乾淨的穿上,當時他們兩人體型相仿,即使穿上對方的衣服也沒有哪裡不適合,但在成長期後就不再在對方面前袒露過身體。

對阿爾弗雷德來說,長大的代價就是失去這些親暱,但現在坐在這裡,並不是想要重溫過往的記憶,而是想要得到更多……更多自己總是希望卻無法得到的,想把眼前的人抱進懷裡、想要親吻對方。

「我就坐在這裡。」

「不……不可以……」反射性地拒絕了少爺,但亞瑟卻一時不知道該拿什麼理由做為合理解釋,他看見厚重的窗簾布,有那麼點衝動想要往那裡面鑽,但那樣丟臉的事情又令他感到遲疑。

「喔?」昂揚的語氣滿是不在意,阿爾弗雷德乾脆站起身來,他寬厚的肩膀讓亞瑟知道自己沒有以力量相博的勝算、充滿侵略氣息地不斷逼近亞瑟:「這種反抗真是少見呢,亞瑟。但是你知道這是不可以的。」

「真是萬分抱歉……」感覺到少爺的逼近,身後就是通往陽台的落地窗,亞瑟一時間不知道該是等著少爺走近或是躲進窗簾中,他聽到阿爾弗雷德的步伐摩擦過地毯的聲音,一步比一步近,在快要無法呼吸的時他終於控制不了躲避危險的本能。

亞瑟迅速地竄進落地的厚重窗簾中,在後背貼上玻璃感覺到一片冰涼時就明白這只是無謂的掙扎,阿爾弗雷德的腳步沒有停歇,遮蓋他的厚重窗簾被猛地拉開。

「令人想到小時後的捉迷藏……」阿爾弗雷德看了看手中的窗簾布,雨天中微弱的日光在他的面容上留下模糊的陰影,阿爾弗雷德的表情不太好看,亞瑟或許多多少少知道原因,但他不懂,如果少爺可以停下腳步就好了,現在的少爺讓他感到害怕,不得體的衣著也讓他感到羞恥

「已、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盡可能地讓自己可以和少爺保持距離,亞瑟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靜,但卻顫抖得不像樣,他甚至不敢直視著阿爾弗雷德:「才剛說過那種話的人……可別忘記、忘記了……玩什麼捉迷藏……」

「記得喔。」阿爾弗雷德來到窗簾後,依然緩慢而從容地往亞瑟靠近,彷彿根本不擔心亞瑟會逃跑地看著亞瑟不斷退縮、直到亞瑟退到沒有任何退路的牆角,巨大後重的窗簾與玻璃讓房間真正地只剩下他們兩人,而且沒有躲避的空間與機會。

「那麼就別再玩這種……」

「現在玩的可不是小孩子玩得起的遊戲喔,亞瑟。」傾刻間阿爾弗雷德已經來到亞瑟面前,他們的身型已經不再相近,阿爾弗雷德看起來壯碩而難以抗拒,被突破的安全距離讓緊貼著牆角的亞瑟覺得自己幾乎就要緊張到窒息。

少爺的氣息漸漸縈繞在亞瑟周身,阿爾雷德雙手撐在亞瑟身邊兩側,傾身將兩人的距離拉得更加接近,他可以聞到亞瑟身上的味道、感受到亞瑟努力想要控制的顫抖。

「因為我已經是大人了,亞瑟。」下顎輕輕觸到亞瑟柔軟蓬鬆的亞麻色金髮,接著是嘴唇,頭髮拂過唇畔帶起細微的癢感,阿爾弗雷德的嘴唇磨蹭上了亞瑟的臉頰,亞瑟的體溫一直都有點低,但今天更加冰冷,阿爾弗雷德更加往亞瑟靠近,臂彎裡被禁錮的亞瑟又縮了一下身體。

沒有任何預兆──至少對於亞瑟來說的確是這個樣子,即便是已經發生了也無法反應過來──下顎被緊緊掐著,阿爾弗雷德的面容在亞瑟眼前近得讓雙眼無法聚焦而變得模糊,親吻蠻橫且粗暴,緊貼著的嘴唇感覺不到一絲溫柔,不斷地推擠壓迫、亞瑟被吻得疼痛而且驚慌,但驚慌中只能無力地拍打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的親吻怎麼樣也無法從自己的唇上離開,帶著惡劣地噬咬和舔弄,使得亞瑟益加慌張而更缺乏氧氣。

折磨彷彿沒有止境,掙扎之間就連阿爾弗雷德的眼鏡都被抓起丟到一邊去,無論是踢腳或是拍打都不能停下也不斷消耗著殘存的體力,暈眩開始泛上亞瑟腦門使得掙扎變得微弱,在身體幾乎失去力氣只能努力地用鼻息喘氣時,發覺阿爾弗雷德正溫柔地親吻著自己。

被溫柔地擁抱在懷裡、被親吻著,像夢一樣虛幻的幻想怎麼都沒想過會有這一天。

一陣酸楚莫名從胸口泛起,亞瑟痛苦地皺起眉頭,說不清楚是什麼感受,悲傷、抑鬱、驚嚇、喜悅或是感動,各自摻上了一點也各都不是,像地上花紋與織工都複雜地毯一樣令他感到困惑,但無以名狀的感情又像即將在胸口炸列般灌滿了胸腔。

阿爾弗雷德放鬆了擁抱亞瑟的力量,細碎的吻輕輕啄著亞瑟被吻腫帶著一點傷的嘴唇,滿是內疚或是依依不捨,即便停止親吻也還是想摸摸亞瑟,指腹細細描繪著亞瑟的口唇鼻尖,濕熱的喘息吹得他的手發燙。

阿爾弗雷德並不明白亞瑟為什麼落淚、更不明白看見晶瑩水珠的自己竟然被感染了這股強烈的悲傷,他將亞瑟抱回床上,又忍不住學著記憶中亞瑟親吻自己的方式,吻了一下亞瑟的額角。

亞瑟躺自己原先睡著的位置,臉上的濕濡感正在漸漸變得乾燥,他的思緒一切空白又一切滿載,想像著剛睡醒時阿爾弗雷德的手撫摸自己的感覺和剛才奇異的親暱與優傷,但就算以自己的手模仿著少爺來撫摸自己,感覺也不如真正被少爺觸摸親吻時會有的舒服和悸動,雨聲裡打著一個人獨處才有的安全感同時泛著寂寞,但少爺已經離開了房間。

「阿爾弗雷德……」小聲又膽怯地再次偷偷念著有如咒語一般迷人的名字,亞瑟花了一點時間讓自己回到該要工作的狀態中,襯衫、長褲、背心、領結,繁鎖而需要細心整理才會張顯出氣質與素養的衣飾一件又一件地回到自己身上,輕輕撥弄著被睡亂的頭髮,讓自己在穿衣鏡前的模樣更像眾人眼中的柯克蘭總管,將亞瑟給留置在這個房間內,連同被親吻與擁抱的感覺一起留下、小心保存。


※※※


餐桌上阿爾弗雷德看起來並不憤怒、也絲毫感覺不出任何異狀,亞瑟安靜地端上晚餐,他並沒有發現所有的食材都因為心緒不寧而一面倒地配合阿爾弗雷德的喜好,違反了他總要求阿爾弗雷德均衡飲食的原則。

端上的餐盤一共有兩只,另一只餐盤就放在阿爾弗雷德的對面座位,亞瑟知道自己並不願意,但在阿爾弗雷德彷彿不經意地瞥了他一眼時,他馬上明白沒有拒絕或迴避的餘地。

被一記眼神就輕易蠱惑──亞瑟假裝平靜地入座,一邊觀察著眼前的少爺,在阿爾弗雷德又看了他一眼時全身一僵。

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說什麼,甚至連帶著惡意的嘲弄都沒有,亞瑟並不太習慣這樣的安靜,這違反阿爾弗雷德的風格,而且讓他的壓力倍增。

「就這樣好好地坐下了呢,真是少見。」阿爾弗雷德又抬眼看了一下亞瑟,目光裡也充滿審度與猜測,但他的表現遠比亞瑟好多了,彷彿下午的事情根本沒發生一樣地處之泰然。

「如果不這個樣子,你就不願意好好聽我的話。」亞瑟拿起刀叉以自己的方式切開漢堡進食,他抬眼偷偷觀察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看似沒有任何情緒反應的面容上閃過了一絲即為細微的不悅,但他並不介意,身為一個管家並沒有辦法真正做到隨時取悅主人,他有必須考慮到的事、在主人設想到以前先考慮周全。

「相親這件事情不能暫停。」

「這種事情,根本沒有意意。」阿爾弗雷德立即降下音色,但這個舉動並沒有讓亞瑟變得焦躁,他一直都知道這是件苦差事,但為了瓊斯家族他必須堅持。

「結婚那檔事,如果不是對的人還不如不要結。」

被拿起的酒杯很適合掩飾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亞瑟假裝自己正在傾聽,但心臟瞬間緊縮的感覺強烈到幾乎產生痛覺──會是誰呢?這是他一直都無法猜透的問題。

「亞瑟。」非常認真的口氣,就連表情也是,阿爾弗雷德彷彿孤注一擲地正經看向亞瑟而使得亞瑟不得不回應阿爾弗雷德。

「是?」

「你是怎麼想的呢?」

亞瑟垂下眼,並沒有馬上回答,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口中的食物還在咀嚼,但這並不是主要原因,太多的想法而讓進食成為一個製造沉默的好藉口,不過還是必須在吞嚥下之前好好思考一個最安全也方便溝通的答案,其他的並不重要。
尤其是自己的想法,亞瑟特別告誡自己。

「少爺需要一個妻子來掌管這幢宅底,管家的角色終究是輔助。」

阿爾弗雷德回以一個非常清楚而且不屑的鼻音。

「比起不斷被八卦小抱拍攝私生活,不如直接光明正大的逢場作戲來滿足他們。」亞瑟撚起炸得酥脆的薯條,無意義地攪弄著番茄醬:「少爺的身分太顯眼了,如果能保持目前的型像是再好不過,但少爺也到了適婚年齡。」

阿爾弗雷德又做出了不屑的哼聲。

「夫人的做法是對的,但是除了安排親以外她並沒有交代其他事情。」

「蛤?」

「意思是少爺還是必須出席相親活動,同時為了公司本季成果及下一季的目標進行半正式的說明。」

「說明?誰決定這件事的?」阿爾弗雷德不滿地皺起眉來。

「夫人。」亞瑟沉靜地回應,事實上這是他建議的。

「老媽沒有跟我說這件事情。」

「夫人說她打過很多次電話給您,但始終沒有連絡上。順帶一提,當時您因為跟夫人鬧脾氣而幾乎不理會夫人稍來的信息。」

試探一般地抬起綠色的眼睛,對面的少爺雖然一臉不滿,但並沒有再繼續說話,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心情必定不好,不過為了阿爾弗雷德,情緒問題還稱不上是問題。


===

 其實我也覺得很沉,可是因為亞瑟的設定就是這樣...(囧)
 現在整個就是在拿阿爾玩亞瑟攻略1008招!(汗)
 怎麼可以這麼困難~~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5/22(Sun) 23:59:01

留言:

No title
必然出現的羞恥敢→羞恥感
只有睡袍批在身上→披
「雖然自認為說到這裡已經非常清楚明白地表示什麼了,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把握亞瑟的反應會是如何,但就算是出招的自己都很明白應該不會遇上什麼好結果。」
→總覺得這一句少一個"但"會不會比較好?
直到阿爾弗雷德真正將"門間門"關起來為止→?
繁鎖而需要細心整理→繁瑣
張顯出氣質→彰顯
少爺需要一個妻子來掌管這幢宅底→宅邸
不斷被八卦小抱拍攝私生活→報
保持目前的型像→形像
除了安排親以外→安排相親


哇啊!!!好幸福啊~一考完試就可以看到黑鳥增的新文^^
慢慢的攻略嘛......聽起來好像挺不錯,不過希望他們可以盡快切入正題(咦?
話說亞瑟這樣ㄍ一ㄥ連我都覺得胸口好悶><
總覺得阿爾應該要不顧一切主動出擊!!打破亞瑟的心門!!
不過慢慢耗好像也別有情趣~~

黑鳥加油!!ˇ
[2011/05/23 00:46] URL | 折 #-[編輯]
No title
直到阿爾弗雷德真正將"門間門"關起來為止→應該是"房間門"

黑鳥大更新啦~~~
每天都上來看一下是值得的=w=
大大的文是我繼續撐下去的動力!
加油~~~

ps.會有媒體出現啊...阿爾會不會有驚人之舉呢?
[2011/05/23 12:55] URL | 小傑 #-[編輯]
No title
亞瑟攻略1008招?
啊不用怕我想阿爾少爺很快就可以鍛鍊到封頂的!
為了阿爾和亞瑟(以及我們)的幸福請黑鳥加油啊!
[2011/05/23 19:07] URL | Rika #-[編輯]
No title
要攻略亞瑟好難的樣子QwQ(也許已經攻略了,只是這隻傲嬌死不承認?O3O)
少爺請繼續加油!家族的未來就靠你了,果然賢內助是十分必要的呢,打個比方吧,您身邊的柯克蘭總管很適合--(阿爾母:你完全搞錯方向了!!←妳才搞錯方向><)

然後就是,黑鳥工作辛苦了:)
[2011/05/23 20:37] URL | 終於考完試的AlbiA #-[編輯]
No title
如果亞瑟太好攻略也不可以呀XD
這樣故事應該會變極短篇才對ww

阿爾加油吧~撐下去才有甜美的果實唷>w<

但老實說我看到阿爾踢到鐵板心情會很好(被打
[2011/05/23 21:01]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其實個人覺得亞瑟需要的是猛藥XD
話說...阿爾的亞瑟攻略1008招玩到第幾招了!?(喂
[2011/05/23 21:18] URL | Rui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折:
錯字糾正感謝!
趕快切入正題就無法快點攻略啦XD
我會加油><

小傑:
可以直接說不會。
最近更新變得緩慢,每天來看真是辛苦你了><

Rika:
忽然覺得我寫了很了不起的數字(?)

AlbiA:
嗯一開始就是個賢內助呢@_@!

祤:
我現在左寫又寫也都是踢到鐵板Orz

Rui:
第1007招!!!(幹嘛啦!)
[2011/05/25 20:5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因為是大人了,所以要玩大人的遊戲?
可惜沒推倒...(被打)
[2011/07/20 22:32] URL | Samy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