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6)

【短篇】最遠的距離(6)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少爺嘴唇的感覺……

亞瑟一一清點檢查著杯盤,原先該放在工作上的心神一下子飄到了早上時段,沐浴精的香氣、雨的潮濕氣味、果醬、奶油……靜靜地,亞瑟鼻息長嘆了一口氣。

雖然根本說不上是煩惱,卻為此煩惱不已,心像被切成兩半一樣地分別維持著兩種想法,如果能被這樣吻上的話就太好了、如果就這樣被吻上的話就不妙了,少爺少爺少爺,想到少爺就什麼都不對勁,腦海裡浮現的是少爺出門前十分不悅的表情,明顯是不想看見自己所以要求不要送行,閃躲得太過明白過然被討厭了嗎?

心口的疼痛感在這時候竟然變得比平常還要深刻,彷彿被人狠狠擰著心臟一般不適,疼痛得好像連心臟都要停止跳動、呼吸也被壓抑而無法汲取到足夠的氧氣,胸口悶痛的症狀變得更加嚴重,卻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會舒緩,每多想一次少爺,就會多不適一分。

明明只是想要用一點小聰明來取悅少爺的,但越是往特定方向努力,結果總是不盡如意,那一小罐果醬……亞瑟看著硬被自己放進餐盤中的果醬,明明上次還讚不絕口的,但阿爾弗雷德這次連碰都不碰一下。

嚐起來的味道並沒有變,但卻已經不確定少爺是否還願意食用自己作的果醬了,亞瑟默默收起自己製作的果醬,因為身體狀況實在太差而決定讓自己休息一下,以面對晚上因心情差而更加棘手的少爺。

解開領帶並脫下外套、夾在襯衫與外套間的背心、因為較為吸汗所以選擇純棉的汗衫,為了防止皺褶必須用衣架逐一掛好,在這期間心思仍不斷飄向隔壁的少爺房間內,偷偷想著少爺就在隔壁而已、就在一牆之隔的隔壁,雖然十分不得體,不過令人慶幸的是,房間裡只有自己一人。

換上了舒適的睡袍、躺在和少爺使用一模一樣的大床上,亞瑟忍不住閉起眼來想像著少爺身上的味道,沐浴精經由少爺的體溫而釋出只有他自己才獨有的氣味、細小的水滴從少爺的髮梢落下,冰冷地拍打他的肌膚上、蒸騰水氣的熱度與體溫交織,唇盼如此短暫卻又令人流連忘返的輕抹過……

「阿爾弗雷德……」幾乎只有在獨自一人時,鼓起勇氣才呼喚出來的名字,即使最初認識的童年,他也被教導必須呼喚對方為少爺,少爺的名字遠比起少爺更遙不可及,輕短多音節的名字念起來悅耳輕盈,每個重音層層疊疊出更多的親暱感,彷彿思念的線將對方拉近自己一分,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如此精確而明白地傳遞著情緒與感情,或火焰般地炙熱或如嚴冬般冰冷,他喜歡阿爾弗雷德看著他的時候,但卻不能太過明目張膽地引起少爺的注意。

亞瑟將手指探入盛裝果醬的小罐後,將果醬抹上自己的嘴唇,手指的觸感並不如嘴唇般輕柔,濕潤的果醬溫度微涼,雖然與體驗到的幾乎不同,但神經依戀著被接觸的溫度,他的嘴裡沒含著塗上果醬的麵包,也沒有人會在他的嘴唇上取食。

獨自一人時膽子就會異常地大,少爺的身影在閉上眼睛後依然還是明顯清晰,如同早上的畫面一樣地緩緩接近,接著……

亞瑟睜開眼,因為太過希望得到而忽然讓所有的綺想歸於黑暗,在意到胸口又痛了起來。

果醬的香氣還在,甜膩中帶著天然的酸味,調味過程加入了其他水果混合成馥郁香氣,少爺喜歡這味道,即使吃完了早餐也忍不住用茶匙挖取食用,沾在嘴唇上的香氣讓人錯以為可以吸引少爺品嚐,但自己……其實是吃不出其中滋味來的,自己做的東西,雖然能分辨出好壞,但達到連自己都喜歡上這樣的口味,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但即使是自己並不認為十分特別的東西,少爺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彷彿以精神的型態被擁抱著,事實上身體上其實幾乎沒有被觸碰過的奇異感覺,彷彿透過這樣簡單的方法就可以相戀的妄想既真實又虛幻,是無法除去的必需存在。

「少爺……」床的尺寸很大所以怎麼翻滾都不用擔心,鬆軟的枕頭和棉被都很適合被擁抱及包裹著身體,亞瑟閉上眼以自己的手撫摸過自己的頸側至裸露在睡袍外的胸口,如果是少爺的手……

黑暗中失去了對時間的概念,以至於醒來的時後仍在思考這到底是夢還是實境。

臉側被溫柔的手掌輕輕撫摸,細碎而均勻的雨聲帶來不真實的幻想,或許是夢,但可以的話希望不要醒來。

撫摸的臉頰的手很溫柔,小心翼翼地撥開的亞瑟臉側的髮絲,指背輕柔地撫摸著亞瑟的頸側,一陣細微的麻癢感……

「少爺!」忽然驚醒的亞瑟迅速從床上彈起,阿爾弗雷德也被亞瑟驚嚇著而錯愕地瞪大了眼,瞬間的清醒讓身體迅速離開了原先的位置,接著亞瑟馬上因為自己睡袍凌亂的模樣感到羞恥。

「讓少爺見笑了……」可以的話,當然少爺能離開是再好不過的了,但亞瑟絕不可能忘記阿爾弗雷德就是宅邸的主人,無論如何都沒有下僕把主人驅趕出去的道理,困窘的處境讓亞瑟只能把睡鬆的睡袍給拉緊一點,但睡袍終究不是什麼正式衣物,胸口和雙腿裸露在空氣裡的感覺令人不安,怎麼樣拉整都讓亞瑟覺得衣不蔽體而更加焦躁。

「請讓亞瑟……」就算非常荒唐也必須試試……否則就只剩下在少爺面前更衣的選擇,想到這種令人難以接受的結果,讓亞瑟不得不大著膽子請少爺離開。

「真是可惜。」在亞瑟把話說完以前,阿爾弗雷德不明不白地自言自語,停在空中的手有些惋惜的緩慢收起:「就差那麼一點……」


===

 少爺應該選:
 
 A)馬上躺到亞瑟床上露出邪佞的笑
 B)馬上吃掉亞瑟作的果醬


別問我為什麼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8) | 2011/05/12(Thu) 20:57:23

留言:

No title
想選A阿~~~

但是我決定還是B好了ww

想看kiss(大笑
[2011/05/12 21:10] URL | 祤 #U5cKwA1c[編輯]
No title
可不可以A+B(毆

是說我看到一半原本以為亞瑟打算要自己......(被思康砸死
[2011/05/12 21:12] URL | 小狼 #-[編輯]
No title
贊成樓上www

閃躲得太過明白「過」然被討厭了嗎?→果
[2011/05/12 21:33] URL | 小傑 #-[編輯]
No title
其實應該是A+B
把果醬塗到身管家上然後給少爺(ry~~~(住口)
[2011/05/12 21:48]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A + B才是王道啊~!!!
[2011/05/13 12:49]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可以選c:推倒
這樣嗎????(奸笑

對不起我糟糕了!可是好有趣xddd
[2011/05/15 00:11] URL | 洢影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祤:
 結果兩個都沒有XD

小狼:
 喔這個...我其實考慮過

小傑:
 不過好梗當然後面用(屁)
 還是先忍耐一下吧XD

Rui:
 ............(轉過頭去)

Edyth:
 所以阿爾要馬上躺到亞瑟床上露出邪佞的笑,一邊吃掉那罐果醬?
 等等這樣還滿好笑的,到底想幹嘛XDDDDD

洢影:
 抱歉推倒從來不是可以給讀者選的選項XDDD||||
[2011/05/23 00:05]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No title
單選是A
多選是A+B
開外掛是C:推倒
最棒的是A+B+C全套(笑)
[2011/07/20 22:25] URL | Samy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7 | 201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