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3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他像個娘娘腔似地堅稱自己不舒服而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整天,只有在維多利亞敲門時才打開小小的細縫──這一整天折騰下來讓他餓壞了肚子,但他情願在亞瑟已經入睡的半夜裡翻找垃圾食物果腹。

阿爾弗雷德深知這樣的反常必須即刻糾正,他翻找著自己電話簿裡與自己最契合的女孩來邀上一砲,他腦袋空白地蠻幹著,女孩子放浪的叫床聲讓他感到極有成就感,他們從進了房間開始直到筋疲力盡才罷休,阿爾弗雷德安慰著自己,至少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種摸過男人後就無法好好品嚐女孩滋味的同性戀,但他也發現並沒有因為好好消解一番慾火後,就讓他忘了亞瑟的身體。

操,他連亞瑟的裸體是什麼模樣都還不知道呢。

阿爾弗雷德煩亂地點起菸──他其實不太抽這玩意,但他覺得這說不定可以舒緩他的心虛和不明焦躁──他沒有拒絕女孩的擁吻,赤裸溫暖的女體貼在身上的感覺很棒,他很喜歡,但該死的他的心底就是惦記著那十分特別的新體驗。

就這麼說吧?他徹徹底底地被挑起了那操他的「好奇心」怎麼樣?

阿爾弗雷德帶著他的困擾回到了家裡,亞瑟正在燉牛肉,若法蘭西斯知道他昨晚帶來的紅酒被這樣使用,八成會馬上把亞瑟列為拒絕往來戶。

「你出去得太久了,如果是這樣應該要告訴我不會回來吃飯。」亞瑟慣例性地碎念,他手上正忙著,微微的焦香正從鍋裡冒出,有什麼直覺讓阿爾弗雷德認為自己必須馬上接手這鍋牛肉,否則他們今晚只有肉炭可以當做晚飯。

「我來吧,亞瑟。」他並不是故意直盯著亞瑟的後頸瞧,那只是因為亞瑟剛好正背對著他,淡金色的稀疏短髮在亞瑟白皙的後頸上立出微弱的陰影,不太長肉的體質讓亞瑟不若實際上的有精神。

「不,這裡一切都很好,博納富瓦太太給了我一份精緻的食譜,我想要親手製作這道菜。」亞瑟將沾水的雙手在圍裙上擦拭過幾次,他拒絕了阿爾弗雷德的熱心,那雙湖水綠的眼眸裡充滿了光彩,亞瑟開心地微笑著,那真是耀眼。

阿爾弗雷德不自覺地嚥了一下口水以壓制下忽然想要親吻那張微笑嘴唇的舉動。

「我就知道,你這餓鬼。」亞瑟寵溺地笑了出來,他將勺子伸進鍋裡挑選了一塊牛肉:「吃過後告訴我味道如何,接下來到晚餐以前都不准碰這道菜,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味道棒透了。」

聞起來真的棒透了,阿爾弗雷德打從心裡讚揚博納富瓦太太的菜單,那奇蹟似地拯救了亞瑟的廚藝,他抓著亞瑟的手以便將勺子內的牛肉送進自己嘴裡,亞瑟骨感僵硬的手透著暖意和粗糙的觸感,將牛肉咬進自己嘴裡時,阿爾弗雷德再次壓下一把將亞瑟攬進懷裡擁抱看看的衝動,更不要說把肉汁沾在亞瑟的嘴唇上品嚐……他可能真的太好奇了,那到底是怎樣渾帳的妄想。

亞瑟滿足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將燉菜吞嚥下並露出滿意的微笑,並將勺子湊近嘴邊嚐試口味,這時他才發現阿爾弗雷德依然站在他身旁,亞瑟注意到他的雙頰發紅。

「你看起來不太好,阿爾弗雷德。」亞瑟伸手想摸摸阿爾弗雷德的臉頰,卻被閃躲開了:「你有看醫生嗎?」

「我很好,亞瑟。」除了腦袋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以外,好得不得了,阿爾弗雷德現在將視線放在亞瑟的嘴唇上,那溫暖而柔軟,均勻且豐滿適中的嘴唇。

「既然你這麼堅持,如果到明天還是這個樣子,我可無法通融了。」亞瑟轉身開始搗起馬鈴薯泥,他捲起了袖子──阿爾弗雷德盡可能地跨大了步伐離開廚房。

他必須把這一切當成是純粹的好奇,那只是因為太新鮮了而已,八成是夾在道德與罪惡之間的特殊經驗讓他把這些感受標記為「特別的」,當然,阿爾弗雷德並不覺得自己有必要找男床伴來試試,這太瘋了,他可不覺得自己有同性戀的潛能,他也查過書,數據顯示及純粹的同性戀與異性戀在光譜上一樣屬於少數,所以忽然喜歡起一兩個同性仍然是自然的事情──前言撤回,他對亞瑟可不是喜歡之類的情感,純粹好奇,僅只如此,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想要再次接觸亞瑟的身體或是看看亞瑟的裸體,但這跟喜歡並不能畫上等號。

他的好奇心和實踐精神很快地就讓他和幾個男同學有過關係,這真是令阿爾弗雷德感到自豪又充滿打擊的經驗──完全、沒有,任何障礙,無法勃起或沒有高潮的問題都不曾存在於這回性事之間,那些男孩滿足的表情甚至讓阿爾弗雷德想要抱頭吶喊。

這些常是只讓阿爾弗雷德更增加了對亞瑟的好奇,他喜歡看著亞瑟湖水綠的眼眸染上笑意的樣子,那頭蓬鬆的金髮觸感良好適合揉亂,偶爾他會玩笑性地以手指戳壓亞瑟臉頰,真的,那種感覺和女孩子並沒有兩樣,他喜歡與亞瑟相處的一切,但這些喜歡依然不能表示那是屬於愛情的喜愛,他受夠了三不五時就會砰然心動卻又搞不清楚狀況的反常,但他無力阻止。

「你最近常常發呆。」冬天過得很快,在積雪退去的春天裡,亞瑟的笑容又變得更加溫暖,他將茶杯放在阿爾弗雷德面前,有模有樣地替他斟上一杯茶,他的姿勢真好看,穩定而優雅,下垂的眼瞼和睫毛透著那雙率瑟眼眸的光采,阿爾弗雷德像欣賞一幅畫般地直看著亞瑟。

那些好奇和慾望在慌亂一陣後似乎自行達成了平衡和習慣,阿爾弗雷德並不會刻意阻止自己對亞瑟偶爾閃入腦門裡的妄想,但他已經學會如何更加裝模作樣,而不是急著躲到一邊以免自己衝動行事,他偷偷欣賞著亞瑟的體態和笑容,這些事情無論是亞瑟或維多利亞都不會住意到。

這種微妙的平衡當然還是藉著適當的發洩而得以維持,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約砲的次數已經漸漸少於自我抒發──千萬不要去思考這是為什麼,阿爾弗雷德本能地告訴自己──維多利亞似乎對於他的自我約束感到安心,這是當然的,她終於免於背負阿爾弗雷德的花名連帶罪名了。

「想試試看?」亞瑟的出聲讓阿爾弗雷德回過神來,這真是阿爾弗雷德最慶幸的事,亞瑟一直都錯誤解讀了他的肢體語言,這往往讓阿爾弗雷德幸運避過了尷尬的處境。

「那麼就讓你試試看吧,大情聖。」亞瑟將茶壺放在阿爾弗雷德面前,並把自己的茶杯往前推,亞瑟端起客人的姿態舒服坐在沙發上:「替我斟一杯茶吧,親愛的。」

阿爾弗雷德安靜地接過茶壺,他效仿著亞瑟的動作,但他覺得自己學不像,紅茶滑過杯底濺上了茶盤,這讓阿爾弗雷德因出醜而感到困擾。

「姿勢放低點,再更慢一點。」亞瑟伸手抓住了阿爾弗雷德的雙手,教導阿爾弗雷德的手勢,並調整好阿爾弗雷德雙臂的姿勢,手指帶起的溫暖觸感像是什麼但難以形容。

阿爾弗雷德替亞瑟斟好了另外半杯茶,滿臉困窘地看著亞瑟從容拿起茶杯啜飲,他連喝茶的模樣都優雅有氣質,若他不說,沒人會覺得他是孤兒院出身,至少阿爾弗雷德自己就不會相信。

「阿爾弗雷德……」

「嗯?」

「星期六我有約會……但我不知道該打扮成什麼樣子比較好……」亞瑟的表情帶著困窘,如果可以的話他不想問阿爾弗雷德,但若提問的對象是法蘭西斯,他會做何反應,這不用想都知道,該死的他就是不想讓自己成為法蘭西斯的笑柄,即使是幫助他的恩人也不該這樣取笑他!

「什麼?」阿爾弗雷德聽到了來自天堂的歡慶聲,他忽然充滿了精神,但他知道他似乎沒有預想中的開心:「是女孩嗎?你邀她的?你們開始交往了嗎?」

「總之別多問,我這樣看起來會很土嗎?現在這個樣子。」

「我的天,你土斃了。」並不是那樣的,阿爾弗雷德在心中彎起他的手指,亞瑟這樣很好,但可以更好,忘掉前陣子那些瘋狂的困擾吧,他親愛的亞瑟終於要談戀愛了,說不定這也有助於導正他與亞瑟的關係重建──阿爾弗雷德自己單方面的部分。

他拉著亞瑟四處挑選衣服,總是打辦成濃烈學院氣息的亞瑟看著那些花俏的衣物亂了手腳,但阿爾弗雷德是個擅長把自己裝扮得很酷的傢伙,他一手包辦起了亞瑟的行頭,並教導亞瑟該怎麼穿著,看著亞瑟認真理解並感到困惑的表情,讓他感到有成就,這是少數亞瑟必須閉嘴並乖乖聽他的的時候。

趁著協助更衣之便,阿爾弗雷德抓緊了機會好好瀏覽過了亞瑟的身體一番──操,真是挺不錯的,雖然那副身體沒有什麼份量,但就是好看,對,好看,既然他連對男人都可以,他沒有什麼好隱諱的,他喜歡亞瑟精實帶著骨感的體態,那看起來有點點病態蒼白的膚色一樣也很棒。阿爾弗雷德也順便替自己添了幾件衣服,因此亞瑟也見識到了他結實的肌肉與完美的比例,他可以從亞瑟羨慕的眼光裡讀出那些讚嘆,這部份也讓阿爾弗雷德的心情大好。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16(Sat) 18:03:2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