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5)

【短篇】最遠的距離(5)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令人不快……自己總像個傻瓜一樣地表示心意,但總被防得死死的。

「我先告退……」心臟劇烈跳動著,彷彿快要炸開一樣地難受,緊張與羞恥感讓亞瑟難以放鬆身上每一寸肌肉,雖然盡可能地讓自己看起來從容,但越是顯得彆扭。

阿爾弗雷德既不答應也不反對,他自顧自地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故意讓亞瑟感到煎熬難耐,並非惡意為難,但忍耐到達一定極限時,即使是破壞的手段也會不惜試試看,或許被迫面對很痛苦,但如果用盡辦法也無法讓亞瑟明白的話,也只好出此下策。

深沉地在心裡想著,但阿爾弗雷德不會料到的是亞瑟並沒有等待他的回答,輕巧的關門聲幾乎難以聽聞卻如此清晰地在身後響起。

窗外的雨聲變得更加嘈雜,但房間內的死寂彷彿連自己的呼吸都已經扼殺掉了。


※※※


是感冒──亞瑟看著溫度顯示略高的溫度計,靜靜地明白了自己一早醒來不明的昏沉,因為太在意了或是太渴求了之類的自我解釋,在看見溫度計的顯示時彷彿被狠狠潑了一頭冷水好讓自己清楚這是怎樣程度的自作多情。

運氣不好的一天,因為淋雨而感冒,又惹少爺生氣……雖然端早餐時不過就只是想要看看少爺的笑容,但很明顯自己搞砸了。即使知道接下來會變得難熬,但沒有請假的話,也不該擅自離開工作崗位。

抱著被懲罰的覺悟,亞瑟回到阿爾弗雷德的房間門前,雖然知道阿爾弗雷德不會理睬,但還是依照習慣敲門入內。

除了咖啡以外,早餐全都沒有動過,阿爾弗雷德看報的模樣彷彿今天正剛開始、一切都沒有異常,但偏偏剩下太多而太過完整的早餐讓亞瑟知道少爺情緒不佳,鬧起脾氣來就不好好吃飯的壞習慣,從小到大都沒變過。

「少爺不吃早餐的話……」話才剛開口,阿爾弗雷德就將手中的還剩一半的咖啡杯沉沉地往餐盤上敲。

「心情太差了,吃不下。」

「不合口味嗎?」

「……」翻閱報紙的動作忽然頓了一下。

「少爺有想吃的東西嗎?」亞瑟謹慎地問著,並一邊觀察阿爾弗雷德的反應。

「……有呢。」從新聞報導上離開的目光,緩緩地轉移到亞瑟的臉上,澄澈的碧藍色眼眸好像會把人給看穿,沒有任何情緒變化的表情帶有威脅般的壓迫感,讓亞瑟無論是呼吸或心跳都不自覺地增快:「有很想吃的東西。」

「少爺……?」

手中的餐盤被端走,阿爾弗雷德拿起麵包並撕開成小塊、慢條斯理地沾取上大量奶油及果醬,果醬和奶油因為過多而沾上手指,阿爾弗雷德毫不在意地舔去,舔拭手指的少爺在亞瑟眼裡遠比果醬或奶油都還誘人。

似乎很清楚自己被亞瑟看著而笑出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吃下麵包,他捏著沾滿果醬和奶油的麵包起身,在亞瑟的注視下將麵包塞入亞瑟的唇齒間,並同時靠近亞瑟,將亞瑟口中的麵包咬走。

柔軟濕潤的果醬和奶油香氣以及沐浴精的香氣混在溫暖的氣息中,微癢的觸感輕輕搔過亞瑟的唇部,他看著少爺忽然靠近自己到視線變得模糊又緩緩變得清晰,阿爾弗雷德故意放慢速度地將麵包含入口中細細嚼嚥,自己的鼻間周身則充斥著和阿爾弗雷德身上一樣的香氣。

寬敞的房間內沒有其他人打擾,靜靜的雨聲彷彿收音機裡總是不斷出現的雜音,幻覺般的暈眩感讓亞瑟陷入迷茫中,雖然甜美但哪裡不對勁。

阿爾弗雷德以手指挖起果醬塗抹在亞瑟的嘴唇上,指腹撫摸過亞瑟柔軟的嘴唇,輕微的喘息搔過指尖引起心頭悸動,亞瑟的呼吸和氣息,可以的話都希望全數占有。

「少爺。」俐落的敲門聲響起,敲門聲彷彿是敲在亞瑟腦門上一般,他迅速地彈開並抹去嘴邊的果醬,負責整理房間的女僕輕巧地打開了門,發現亞瑟在場時她立即明白自己出現的不適時:「……打擾少爺了。」

「不,你沒打擾到。」比起真正被打擾到的阿爾弗雷德,亞瑟更快地回應了女僕以掩飾自己的羞赧:「安吉拉,回來做你該做的吧。」

阿爾弗雷德不滿地瞥了女僕一眼,但是比起打擾到自己興致的女僕,亞瑟臉上無法隱藏的羞恥才真正令阿爾弗雷德感到惱怒。

一但有外人在就幾乎無法突破的偽裝就在敲門的瞬間迅速武裝了起來,現在的亞瑟是個完美的總管,彷彿只是不小心出了一點錯誤般的以手帕抹除手背上的果醬。

「少爺的早餐……」看起來雖然理所當然,但心知肚明是為了掩飾難堪的行為,使用了太多次而讓阿爾弗雷德覺得厭煩,但這招在宅邸內不可置否的是出奇的好用。

「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興頭被打壞後,什麼都不想多談,阿爾弗雷德抓起外套就要離開,在轉過身的餘光中撇見亞瑟似乎打算向女僕解釋什麼的身影──宅底的僕人們,除了亞瑟以外,幾乎早就都知道了,近乎公開卻又為了總管大人的尊嚴而不得維持沉默的秘密。

一早的好事被打壞,因此出外時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阿爾弗雷德阻止了亞瑟替他送行,為了不要讓自己更加生氣,卻又在轎車發動的同時後悔無法跟亞瑟進行每日例行的道別,就算是遠遠看著自己,也好過大門邊什麼人也沒有。

雨天的煩悶有如無法斬斷的藤蔓一漾延伸到內心深處,緊緊糾纏著心中好不容易達到的距離,亞瑟的嘴唇和氣息、毫無防備的模樣,如果安吉拉可以不准時一點就好,但她不可能有出這種差錯的,因為她是亞瑟教育出來的僕人……因為亞瑟太過用心對待著宅底,反而使得阿爾弗雷德覺得整個宅底的運作都在跟自己作對──為了避免太多獨處機會,亞瑟以宅底事務的安排創造出了一堵防指自己失態、也拒絕阿爾弗雷德更加靠近的高牆。


===

 奇妙的悶沉感...ˊ_ˋ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6) | 2011/05/01(Sun) 15:42:51

留言:

No title
總管大人差一點就變早餐了啊啊啊~
阿爾做球做得超明顯,亞瑟你這笨蛋還不快接
[2011/05/01 17:23]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早餐當不成可以當晚餐間消夜嗎(欸欸欸欸欸

亞瑟太不懂少爺的心了~
[2011/05/01 19:56] URL | 蛞蝓 #-[編輯]
No title
痾阿 亞瑟越是這樣反而越會刺激阿爾想要鬧他的反應說XD
不過....我比較訝異的是原來大家都知道這兩人的關係了!?
[2011/05/01 20:52] URL | Rui #-[編輯]
No title
wwwww
考前滋潤我乾枯的心靈QvQ
(越來越忙了,好悲劇)

其實我還滿希望自己是宅邸裡的女僕(一飽眼福)
不過看著這兩個笨蛋也會跟著心急呢ˊˇˋ

黑鳥辛苦了><
[2011/05/01 23:33]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不只阿爾急我們也急啊(ry


一但有外人在→旦

最後一段的「宅底」→宅邸
&「防指」→防止
&藤蔓一「漾」→樣
[2011/05/01 23:41] URL | 小傑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Edyth:
 就是不接~就是硬不接~(唱)←被揍

蛞蝓:
 因為我看不慣別人消夜吃得比我好(你滾)

Rui:
 我也不知道這設定會是好助力還是敗筆啊|||
 真是害怕ˊˋ|||

AlbiA:
 考試辛苦了XD
 變成美女與野獸那樣的家具應該很便於偷窺?

小傑:
 錯字糾正謝謝。
 大概只有我不急XD
[2011/05/12 21:05]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4 | 2017/05 |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