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4)

【短篇】最遠的距離(4)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毫無心思在工作上地輾轉難眠,就連覺也無法好好睡,即使經過一夜足夠休息的睡眠,身體卻再再表現出一整晚都沒睡好的痠痛跡象,腦袋微微暈眩的感覺在行走時特別危險,睡前酒的習慣有時會讓亞瑟總無法好好分辨清楚這是宿醉還是休息不夠充足,他總是會在自己的思緒中不小心多喝了幾杯,但其實他並不怎麼能喝。

即使暈眩,亞瑟也仍明白自己的作息規律沒有誤時,時鐘的齒盤彷彿埋進了他的身體一樣,那是他身為總管必須做到的一部分,而他也為自己從沒有失誤過感到驕傲。廚師已經幫他準備好早餐,亞瑟不忘盛上一點上次被稱讚的果醬,當小磁罐被放上餐盤時亞瑟一度猶豫起來,他並不確定阿爾弗雷德是否喜歡這個選項,雖然最好的選擇是把果醬從早餐中移除,但心底竟然非常堅持地希望將這罐果醬呈上。

如果能再看見那天早上看過的笑容,心情一定會跟著好起來,少爺的笑容對於亞瑟來說是最好不過的讚賞,當他笑出來時,亞瑟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真的開心或是做個場面,而少爺從來不會對他有任何虛假,彷彿是溫暖的陽光和平靜的海洋,看著少爺的笑容,亞瑟知道自己可以表現得更好一點、更優秀一點。

敲門進入以前,微微緊繃到有點疼痛的感覺再度浮現在胸口處,細微的痛感與酸楚增加了身體的不適,但這些事情是少爺不需要知道的,他該起床了,早餐必須趁熱端上。

阿爾弗雷德的房間隨著他的年紀增長而變換過一些擺設,不過是內裝潢大體上沒有任何改變的,過去曾經堆放玩具和照片的地方,如今只留下幾張阿爾弗雷德認為重要的。他在原先貼滿照片的牆上釘了一捲軟木片和一幅世界地圖,上面的彩色圖釘各表示了不同的事業體的分公司設點,阿爾弗雷德從小就開始學著接手家族事業,即便年紀不大,但父母提供的舞台讓聰明的他可以恣意發揮,天才般的青年實業家──媒體這麼稱呼這位少爺。

亞瑟安靜地靠近床緣,看著只有在睡覺時少爺才會顯現和年齡相仿的稚氣,亞瑟將這樣的畫面當做自己私藏的珍寶一般。知道如果叫醒了,很快就必須遵守起僕人該有的份際,因此無法阻止自己的小小自私,在將阿爾弗雷德叫醒前,他會坐在床緣靜靜端詳熟睡的少爺。

雖然很明顯是對自己進行無意義的欺騙,但這樣寧靜的時刻會讓亞瑟想起小時後兩人還共睡一張床的日子。阿爾弗雷德的小手緊抱著他的身體,打算偷偷推開時才發現自己的衣服被阿爾弗雷德緊緊地扣牢,只好更小心的一跟一根扳開手指才可以離去,但若無法在阿爾弗雷德醒來錢回到他身旁,宏亮的哭聲就算是最有經驗的僕人也無法平息。

記憶猶如昨天一樣鮮明,如今只能放在心裡細細品味,少爺不喜歡被當小孩子看、也不需要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總管最大的任務,是讓少爺有個舒適的家可以休息。

偶有的放縱也不能被少爺知道……亞瑟輕而緩地握住阿爾弗雷德的手,他還記得這隻手曾經有多小多軟,帶著爽身粉的香氣,不過現在這隻手比自己的手還大還後實了一點,亞瑟用目光閱讀過阿爾弗雷的手上起浮的筋絡,在阿爾弗雷德發出夢囈時迅速抽開了手。

一瞬間有如夢醒一般,事情馬上回到應該進行的狀態。

「該起床了,少爺。」起身讓自己站在床邊,而不是隨意的坐姿,低頭俯視的角度和距離隨著年紀增加而變大,即使對方就在眼前也有一種無法觸及的距離感,忽遠忽近地搖晃著視線:「早餐已經替您準備好了。」

「少爺……」

阿爾弗雷德翻過身來,緩緩睜開的眼睛帶著失望,亞瑟馬上能讀出阿爾弗雷德並不喜歡這個樣子,他當然知道。

「早安,少爺。」

「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輕聲說。

「該起床了。」

「我希望被這樣叫醒,叫我的名字,亞瑟。」阿爾弗雷德說,他看著亞瑟將方糖投入咖啡中細細攪拌,那雙手有著明顯的指節和筋絡突起,指甲修剪得平整、恰當地在前端留著一小段白色部分,算不上漂亮但是迷人。那雙手懂得許多技巧,從刺繡到園藝,阿爾弗雷德記得那雙手在自己哭泣時撫摸過的溫柔,但在不知不覺中這份溫柔被禁錮了起來,忽然距離他太過遙遠。

亞瑟將銀湯匙抽離咖啡杯,掀開了餐蓋,阿爾弗雷德依然賴在柔軟的枕頭上觀賞亞瑟表演。

彷彿全心為了自己一人般地投入,阿爾弗雷德知道這是奢侈的享受,但亞瑟表現出來的究竟是無法容忍自己有任何錯誤而要求成的優秀,還是對自己的在乎,這個答案他從來就弄不明白。

「少爺?」

「我說了別再叫我少爺。」阿爾弗雷德有點失望地起身,聽到亞瑟這種稱呼他就悶。

「瓊斯先生。」

阿爾弗雷德停下前往浴室的腳步,他碧藍色的眼睛充滿詫異與更多的不滿、最後收起太多的不可置信走進浴室。

亞瑟安靜地收拾起阿爾弗雷德換下的衣物,蓮蓬頭的灑水聲中他聽到阿爾弗雷德要求他先別離開,但亞瑟並沒有完全浮從這個命令,在阿爾弗雷德沖澡間他先拿了衣服出去換洗,接著又弄了杯濃茶讓自己更清醒點,在阿爾弗雷德走出浴室前回到房間內。

當阿爾弗雷德走出浴室時,看起來就像亞瑟答應好的一般,正經又極富耐心地等帶著自己,不過亞瑟並不是永遠都完美。

「你在看什麼?」隨意地擦了擦頭髮又順手剝了幾下,寬鬆的浴袍隨著阿爾弗雷德的動作而出現不同程度的裸露,阿爾弗雷德不斷地偷看亞瑟,但似乎除了亞瑟低下頭並不直視自己以外,什麼破綻都沒有。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3) | 2011/04/24(Sun) 01:34:07

留言:

No title
當小"磁"罐被放上餐盤時→是瓷嗎?
不過"是內"裝潢大體上→室內
很快就必須遵守起僕人該有的份際→可以請問份際是?O//A//O
亞瑟想起小時"後"→候
一"跟"一根扳開手指→根
醒來"錢"回到他身旁→前
這隻手比自己的手還大還"後"實了一點→厚
亞瑟並沒有完全"浮"從這個命令→服


在旁邊默默看著阿爾睡覺的亞瑟好可愛~
(其實有點好奇阿爾是不是裝睡XDD)
討厭啦!!亞瑟還在矜持什麼><
少爺加油快把亞瑟攻破(什麼

黑鳥加油!!☆
[2011/04/24 21:11] URL | 折 #-[編輯]
No title
嗯...管家亞瑟壓抑的很徹底
從個種方面來說....
不過 亞瑟的身體問題 到底是因為宿醉還是....!?
[2011/04/24 23:22] URL | Rui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折:
 錯字糾正謝謝><
 裝睡這個梗我好像用過了耶XD
攻......嗯,你抓到重點了(?)

Rui:
 哈哈那個我差點就離題了,幸好有挽回(?)
[2011/05/01 15:4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10 | 2017/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