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短篇】最遠的距離(3)

【短篇】最遠的距離(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與人民沒有關係。



短暫放縱讓心跳失控般地急速跳動,亞瑟動作有點僵硬地停留在剛親吻完阿爾弗雷德的姿勢,忽然清醒過來的理智在這時後嚴厲且苛刻地責備起自己的輕率,自私而卑鄙的羞恥感讓亞瑟感到難堪而一時無法面對他的少爺。

「你又在為這種小事情為難自己。」阿爾弗雷德故意將額頭前傾好在貼上亞瑟的嘴唇一會,他知道這種小聰明亞瑟並不會發現,出於對亞瑟的了解,那是他自己已經過剩到可悲的自信。

「如果只是親吻額頭就會讓你感到罪惡,那麼我會比誰都想知道……」阿爾弗雷德忽然抬起頭來,但亞瑟在這時候卻變得十分機靈、迅速地閃躲過了阿爾弗雷德幾乎要擦上自己嘴唇的吻。

驚慌的閃躲並不像平時的優雅從容,撞到桌角的大腿側隱隱作痛、衣服同時也掃亂了阿爾弗雷德放置在桌邊的物品,亞瑟知道自己失態,但令他心慌的是自己無法面對少爺現在的表情,傍晚胸口隱隱約約的緊繃感忽然變成強烈的酸楚,不敢面對或是無法承受,最終讓他只能維持著低頭的姿態。

「失禮了,少爺。」盡可能地讓自己的聲音穩重一點,但亞瑟並沒有信心確認自己的確是做到了,他向來不太擅長處理阿爾弗雷德的事情,更不擅長面對阿爾弗雷德的情緒,所謂的冷靜沉著猶如紙糊的一般脆弱,盡管就連阿爾弗雷德都認為亞瑟在這方面表現不錯,但至有亞瑟自己清楚事情並不是那樣。

太在意了,在意到即使有一丁點的變化都會察覺而強烈牽動著,因為所有可以發現的不同而猶豫思考許久,卻總是無法做出最好的應對,每次回想起來總會認為自己哪裡有所疏失而懊悔更久,不知道是品味或檢討地不斷思尋著少爺的一言一行,微妙的緊張和雀躍不明所以地悄悄在心裡纏繞,或苦澀或酸甜。

「對你來說,躲或不躲哪個才是最困難的呢?亞瑟。」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平穩,穩定的音色裡藏著只有亞瑟才聽得出來的憤怒和亞瑟尚未發現的情緒:「我猜一定是不躲。」

不是這樣……雖然在心裡這樣否定,不過在事發的當下的確是躲開了,幾乎出於本能一般地迅速閃躲,雖然不能頂撞也不能說出實話,但無論哪一個都想要否認的焦急感受讓亞瑟寧可維持沉默,因為害怕自己一時脫口而出把心裡話說出來,始終低垂的視線看見阿爾弗雷移動了腳步離開位置,目光追隨著阿爾弗雷德的雙腳直到沒有辦法再看見。

安靜地整理著阿爾弗雷德並不打算繼續處裡的桌面,樓上的關門聲響十分巨大,原先還可以聽見僕傭細微交談聲的大宅內乎然安靜了一陣,亞瑟遲疑了一下後又繼續收拾,左肩的濕濡已經浸入衣物內裏,引起一陣哆嗦,在一陣究竟要不要增加換洗衣物量的猶豫後,他還是為了身體因素而妥協。

或許稍微喘口氣也是好的,輕巧地關上阿爾弗雷德的書房大門,亞瑟彷彿鬆了一口氣地悄悄嘆息,但阿爾弗雷德的身影在他回到房間的路程中不斷出現在腦海裡,先是該提醒自己明日的行程,但接著就會不小心想到在上星期早餐時,阿爾弗雷德提起很喜歡這次作的手做果醬,他是多做了一些,或許明天可以用上,但這樣一來就必須把菜單再改改……

想著想著連自己的房間都走過頭,亞瑟緊張地環顧四周卻認無人,有點困窘地走回自己房忙前。

不同於其他家僕的房間,自己的房間是特別的,光是想到這件事情就有些不自在。少爺是個不明白家僕和主人之間差距的人──雖然長年身兼著家教和僕人的職務,即便接手父親的職務成為總管,但身為下僕的是事實不可能改變的──隨意地就將自己的房間從附近的僕傭專屬住居更換到自己寢室的隔壁,雖然說老爺夫人或父親在知情後並無任何意見,但所有家僕中只有自己可以獲得如此特別的待遇,無論是感激或是不安都是同是摻有的,當然更多的就是緊張。

隔著一堵牆的後面就是少爺,彷彿可以聽到少爺安穩的沉睡聲或翻身的聲音,雖然很清楚這只不過是自己的妄想,不過光是能在自己的陽台看見少爺陽台上由自己培育照料的花卉,這樣就已經太過足夠,亞瑟總是刻意避開和少爺在鄰近陽台上見面的機會,每當確認只有自己一人時才會靜靜依靠在陽台邊發愣,因為總是很警覺,所以也未曾使自己製造出遇上阿爾弗雷德的機會。

雖然明明就很在意,卻用盡一切方法地阻止兩人更加親近,同時又不斷地隨著工作內容而更需要接近著阿爾弗雷德……總是兩難的,但少爺不但發覺了,而且總是試圖製造機會來接近自己,實在想不通為什麼。就連夫人提議過的相親也馬上被要求要代為拒絕,不過身為下僕的自己,又怎麼可能告訴夫人,於是最終的方法是妥協了少爺和夫人,偶爾一次的見面聚餐或許會有陌生女性,少爺必須出席,自己則在與少爺談判的過程中大意,成為非要出席不可的附帶條件內容。

看著梳洗打扮後的少爺和別人家的千金小姐坐在對面,雖然畫面十分相襯但心裡就是一股不對勁的感覺,但逼不得已必須隨侍在少爺身側,於是再想逃也只能想在心裡當作發洩。對於亞瑟來說,近期內最令人困擾的工作便是陪同少爺參家名為聚會時為相親的宴會,每當新的相親對像敲定時,心裡彷彿住了一隻螃蟹一般地用小而尖的八隻腳不斷且急速地敲打著心頭、令人坐立不安,現在的心情也是一樣,夫人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快地物色到了新的對象,隨著日子的接近,隱隱約約也可以感覺到少爺的心煩意亂。

彷彿在過去聚會中聽過的管家們的閒談,雖然不明白主人們的心意,不過這種事務總是讓所有人都心浮氣躁,或許只有主事者才是唯一開心的。


===

 讓大家久等了。O_O
 目前思緒正在整理中,希望不會有大幅刪改的機會><
└最遠的距離 | 引用:(0) | 留言:(7) | 2011/04/05(Tue) 23:55:20

留言:

No title
噢噢真的等好久了
亞瑟心裡好糾結
管家快讓少爺梳開你心中的結啊
[2011/04/06 21:18] URL | Edyth #-[編輯]
No title
來搭訕了(?)

米英大好啊啊(拇指)

唔喔喔喔好萌啊(腦內無限幻想中)
[2011/04/06 21:50] URL | 莉麗絲 #-[編輯]
No title
忽然清醒過來的理智在這時「候」嚴厲且苛刻地責備起自己的輕率
「儘」管就連阿爾弗雷德都認為亞瑟在這方面表現不錯
但「只」有亞瑟自己清楚事情並不是那樣
阿爾弗雷德提起很喜歡這次「做」的手「作」果醬(應該是這樣?)
亞瑟緊張地環顧四周「確」認無人
有點困窘地走回自己房「門」前
近期內最令人困擾的工作便是陪同少爺參「加」名為聚會「實」為相親的宴會

越接近相親的日子就越令少爺想撲倒執事(不是)
越靠近考試的日子也越令人想開電腦看文orz
好,好,我屈服了,反正我就是個沒毅力坐在桌前唸書的傢伙(自暴自棄)
所以,請少爺趕快步上我的後塵吧(歡快的語氣)(喂!)

亞瑟的心思描寫好細膩吶,喜歡。
阿爾養著一隻可愛的眉執事真是令人羨慕www
兩位請加油!(黑鳥也是喔!)
[2011/04/06 21:57] URL | AlbiA #-[編輯]
No title
黑鳥大更新了~~~~(((灑花(≧∀≦)

大大的文是我回覆HP&MP的魔法~~~

請繼續加油!!!


ps.弱弱的問一句,「莫非是愛」不更了嗎......?(對手指)
[2011/04/07 20:43] URL | 小傑 #-[編輯]
No title
終於又看到黑鳥大的更新了XD
對於亞瑟的壓抑還有阿爾的逼近
總覺得這兩位還有的磨阿(默)
[2011/04/09 00:42] URL | Rui #-[編輯]
以下是留言回覆
Edyth:
 其實我也很想趕快寫Q_Q|||
 正在努力調整中。

莉麗絲:
 XD

AlbiA:
 錯字糾正感謝:)
 眉執事聽起來為什麼好像只有兩道眉毛啊啊啊XDDD|||

小傑:
 會更新但是我目前正在調整自己的狀態。
 一直無法好好構思文章算是近期內的瓶頸Orz

Rui:
 的確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XD|||
[2011/04/24 18:24] URL | 黑鳥 #JalddpaA[編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1/06/02 16:53] | #[編輯]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8 | 2017/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