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2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4-2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注意:本篇含有18禁描寫,未達所在地之法定年齡標準請自律



以「主人已經喝醉就不該再打擾」的理由,博納富瓦一家並沒有逗留太久,博納富瓦夫人臨走前還客氣地邀請亞瑟三人參加他們的復活節活動,但真正的主人卻以經沒有辦法好好站在門口向博納富瓦一家道別──他一隻手掛在阿爾弗雷德肩頭、由阿爾弗雷德支撐著他的體重以讓他站立。

亞瑟溫暖的體溫緊緊貼著阿爾弗雷德,他的身體摟起來缺乏觸感而顯得僵硬,阿爾弗雷德暗自在心裡拿亞瑟與那些他親近過的女孩們比較著,猛地被蹭了下頸部時他嚇了一跳。

「亞瑟?」

亞瑟意識渙散地嘟嚷著,說著阿爾弗雷德聽不懂的話,而阿爾弗雷德只覺得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越來越沉,這讓他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亞瑟攙扶進房間,幾乎是扔擲的方式將亞瑟丟到床上。

「真沒想到原來你有這麼重。」阿爾弗雷德大喘著,有點生氣地看著睡得安穩的亞瑟,他手腳俐落地幫亞瑟脫下了鞋襪和領帶,替亞瑟解開了緊緊環在頸部的襯衫鈕扣……阿爾弗雷德堅持一定是自己喝醉了才會這樣毫無節操可言,他怎麼可能會認為亞瑟些許暴露在外的鎖骨和頸部很誘人呢?或許他的確是太縱慾了。

阿爾弗雷德純粹是好奇地伸出手指觸摸著亞瑟的鎖骨,他發現那也就只是鎖骨而已,摸起來並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而幸好亞瑟睡得夠熟而沒有發現,這讓阿爾弗雷德放心地替亞瑟拉起了棉被,他可不希望亞瑟明天起床時不但宿醉還著了涼,他看著亞瑟安穩的睡顏許久,亞瑟在睡夢中自行調整了姿勢,他的臉上有淡淡的微笑。

這該怎麼說呢?那張嘴看起來挺漂亮的,適中的豐滿還有健康的粉色,或許上面還有一點葡萄酒香吧……等等,為什麼會去思考亞瑟的嘴唇是什麼味道呢?阿爾弗雷德對自己一連串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卻又充滿好奇,因為亞瑟睡得太過安穩,害他覺得不做點壞事似乎不太對?

這絕對只是好奇而已──阿爾弗雷德在心中向自己宣告──他將鼻尖輕輕湊上亞瑟的嘴唇,聞到了預期中的葡萄酒香,帶著一點焦糖的甜味和布丁的蛋香,一不小心他的鼻尖竟然觸碰到亞瑟的嘴唇,這嚇得阿爾弗雷德趕快拉開彼此的距離並摀住自己的鼻子,活像是差點被逮的小偷,他的臉頰紅得發燙,沒來由地。

亞瑟咂了咂嘴後又恢復了他安詳的睡眠,阿爾弗雷德為此對亞瑟的酒量大感意外,不過就是兩杯紅葡萄酒!他不可置信地看著熟睡的亞瑟,並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鼻尖,嘴唇柔軟的觸感似乎停在那上面了一樣。

像女孩的嘴唇一樣美好……或是被觸碰到的時間太短暫了,所以他無法分辨差異性──無論是哪個理由,這讓阿爾弗雷德開始壯起了色膽。

是的,他們總愛拿同性戀者來取笑一個沒有性經驗或是沒有女朋友的男性同學,不過真正和男人親熱起來……噢他發誓,他只是純粹好奇,而不是打算傷害亞瑟。

他輕輕撫摸著亞瑟的嘴唇,那柔軟的唇峰濕潤而富有彈性,細細透著亞瑟的呼吸,阿爾弗雷德緩緩靠近熟睡的亞瑟,那張不能再熟悉的臉在自己面前越來越大且越來越模糊,直到只看得見嘴唇,微張的狀態十分適合接吻──如果亞瑟根本沒談過戀愛,那這就是亞瑟的初吻了──阿爾弗雷德忽然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在猶豫之下僅僅在亞瑟的下唇親了一下。

「這樣……就不算是初吻了吧?」確認般地再次撫摸著被自己偷偷親吻過的嘴唇,阿爾弗雷德連耳根都紅得發燙,他幾乎要因為自己的急促呼吸和心跳聲而感到害怕,偷來的親吻是如此輕巧又缺乏真實感,嘴唇相互觸碰而帶來的舒服及愉悅感讓阿爾弗雷德亂了方寸,這讓他想要更進一步來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青少年忘記了法律和道德的存在,他偷偷摸摸地將手摸進了亞瑟的棉被裡,溫暖的溫度讓他因緊張而冰涼的手感到舒適,亞瑟的胸膛隨著呼吸而緩慢起伏著,平板較之女體而言硬實的身體讓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的探索像個笨蛋,卻又覺得充滿新奇感,亞瑟的身體雖不豐腴但足夠精實,緊致而毫無多餘脂肪的體態和亞瑟的個性也有一致性的襯托,亞瑟是個務實的人,阿爾弗雷德這下可真的相信亞瑟大概是真的沒有任何羅曼史可言了。

「所以還是個處子嗎……」這句話連阿爾弗雷德自己都覺得相當害臊,他的第一次性事是學姐帶領的,熟練的女孩蹲坐在他的腰上搖晃著她豐滿雪白的胸部,她燦金色的捲髮隨著動作盪漾。阿爾弗雷德觸摸到了亞瑟的乳頭,較為柔軟的觸感使他連想到女孩們粉紅色的乳暈──別開完笑,男人如果有粉紅色的乳暈還真是挺噁心的,但他似乎不太排斥有粉紅色乳暈的亞瑟?──發現正在認真思考的問題之後,阿爾弗雷德可真是有點認真懷疑自己在這部份是不是比自以為的還要吃得開了。

「不,你一定喜歡女孩的不是嗎?我看過你的目光在女孩們身上駐留過。」阿爾弗雷德自言自語著,雖然亞瑟給與了完全無法理解的嘟嚷聲,但阿爾弗雷德確信那也只是亞瑟的夢囈。他不知道亞瑟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他也難以想像中規中舉的亞瑟會如何面對基本的慾望發洩,依照他的個性,只能依靠夢遺的排泄處理大概是最有可能的,或者是亞瑟有先天上的不足?

阿爾弗雷德不自禁地為自己的猜測感到好笑,好奇心卻讓他開始了顯得卑鄙的新冒險──他說服自己,這樣往後才更有理由要求亞瑟敞開心胸去談場戀愛。

老實說這並不是第一次,青春期的少年什麼荒唐事情都做過,包括襲擊同儕的私密處,但認真並帶有挑起情慾目的的觸摸這檔事,這的確是阿爾弗雷德的第一次,他覺得他的呼吸幾乎都要停滯,手指僵硬地拉開亞瑟的褲襠並輕輕觸摸著溫暖的內側。

深怕把亞瑟驚醒,阿爾弗雷德起先只用指腹摸索,漸漸地將整隻手上覆上、輕輕搓揉,他發現這樣的動作似乎並沒有讓亞瑟「清醒」,一不做二不休地把手更探入了亞瑟的內褲──天啊,他的臉就像剛烤好的焦糖一樣炙熱、心臟幾乎跳到喉嚨來,那捲曲略為粗糙的陰毛觸感可真是撩人──漸漸地他感受到那份熟悉的變化,手中的陰莖開始充血發熱並勃發變硬,阿爾弗雷德產生一股有如變態的興奮和成就感,他緊張地看著亞瑟的睡顏並開始進行套弄和搓揉,那具性器順從地任由阿爾弗雷德擺弄,而亞瑟的睡眠之深沉竟然只有試圖調整睡姿以及發出不明又曖昧夢囈。

阿爾弗雷德注意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他緊貼著腰臀的牛仔褲開始讓他感到緊繃與疼痛不堪,他的呼吸急促並且深沉,他解開了自己的褲腰並急促拉下拉鍊,讓自己空閒的另一隻手也開始忙碌起來。因為深怕被發現而不敢過度投入,他始終盯著亞瑟的臉瞧,看著那張臉的細微變化,在可能被發現自己荒唐行徑的風險享受著緊張帶來的刺激快感,他埋在棉被裡的手感覺到了濃稠的濕濡感,自己卻因為太過緊張而無法順利射出。

阿爾弗雷德幾乎是用逃跑的離開了亞瑟的房間,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卻忍不住又再次手淫起來,在高潮的時後腦海裡滿是亞瑟曖昧但又安穩的睡顏。他驚恐地以手背遮住自己的嘴以免太過驚慌而發出奇怪聲響,手上還混著亞瑟與自己的味道,不可思議地、這根本就是詛咒一般,那股精液特有的腥羶氣息竟然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煽情而又再次興起綺想。

像跨過了一道無形的界線,一但跨越後就不可能回頭般。

隔日阿爾弗雷德故意晚起以避免早餐過多相處時間的尷尬,亞瑟看起來與平常無異,但阿爾弗雷德把那一切記得清清楚楚,他甚至可以回憶起亞瑟那裡的溫度和手感。

「親愛的,你的臉色不對。」亞瑟從報紙中抬起頭來,他碧綠色的眼眸稱著淡金色的睫毛是如此耐看,溫和的語氣咬著漂亮的英國腔:「身體不舒服嗎?」

「不,我昨天喝了太多……」阿爾弗雷德把自己縮進沙發內側,他極力避免對上亞瑟的目光。

「我也是。」亞瑟輕輕笑了起來:「當我醒來時,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到底怎麼了。」

真不知道亞瑟是打哪來的能耐,竟然可以把事情含蓄成「只是醉透了」──阿爾弗雷德不自禁回想起自己做了什麼好事而感到心虛。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將姿勢調整成背對著自己,這般不尋常的行為讓他忍不住伸手觸碰阿爾弗雷德:「怎麼了嗎?你看起來不太好。」

「噢、噢!我覺得我的頭還是有那麼點痛,對不起。」阿爾弗雷德大驚小怪地驚呼,他緊張而十分誇張地放下茶杯並起身,後退了幾步讓自己離亞瑟有點距離,並盡力讓自己笑得跟平時一樣迷人:「我想我還是得回去房間裡休息一下,很抱歉我要先離開了,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阿爾弗雷德頓了一下,覆又以極快的速度鐵了心以維持他們以往的習慣:在彼此的兩頰上親吻過後才離開,他覺得自己走進房間的樣子根本就是落荒而逃,卻沒有多餘的選擇餘地。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10/01/16(Sat) 17:59:31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6 | 2017/07 | 08
-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